第十七章 杨凡的疑惑
别有他意2021-03-02 12:062,236

  散尽一身的修为,挖掉右眼,断掉一只手臂。

  一开始,所有人都是觉得这只是秦五的顺口一说,可秦五麻利的动作却是让所有人都自惭形愧。

  他居然说到做到了。

  方巧也不会想到秦五会真的这么做,可如今面对这躺在血泊中疼得翻滚的男人,她又慌了。

  “救救他,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

  慌乱之下,方巧开口求助起了杨凡,她很清楚在场能够救下秦五的人,或许就只有他了。

  杨凡没有拒绝方巧的请求,即便是没有方巧的请求,杨凡也没有打算置秦五不顾。

  散尽自己一身修为的秦五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在面对这样剧烈的疼痛之下,他还能咬牙坚持足以说明这人的心性绝对不一般。

  疼痛最后还是让秦五昏迷过去。

  “你现在算是葬心宗的话事人了,让他们下山去吧,全都留在这里看笑话不成。”目前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杨凡不得不推迟自己做好的打算,决定还在葬心宗留一晚。

  方巧听到杨凡这话,目光看着他满是复杂,最后她还是深吸一口气,对着那些前来参加婚宴的人一拱手,“诸位,我葬心宗今日遭遇变故对各位招待不周,若诸位有何不满还请多加宽容,时候也不早了,诸位还是早些下山去吧!”

  有何不满?在场的人又有几人有胆说自己不满了,那个男人就站在那里不发一言,可却是一座不可攀越的大山,他们不敢多言。

  曾经热闹的山头行人如流水,匆匆来,匆匆去。

  杨凡拎着已经昏迷过去的秦五对方巧说道:“今晚,借你门派一用。”

  方巧的心里充满了复杂,眼前这人可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啊,可如今他却是救治秦五的唯一希望,何况自己能有勇气活下去,也是因为他的原因。

  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方巧做不出选择,只能是含泪说道:“我又能如何,你若是愿意,这座山不都是你的嘛,我一个女子又能做些什么。”

  杨凡看到方巧那委屈的样子,低声一叹:“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父亲的罪恶你难以想象,何况你……算了,这件事情我想以后还是等秦五再告诉你吧,若是现在对你来说,恐怕对你的打击更大。”

  杨凡的话让方巧很疑惑,她不明白杨凡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方巧望着杨凡离开的背影,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最后,她的目光落到大殿前自己父亲的尸体上,这些疑惑也就瞬间被抛之脑后。

  “爹……”

  方巧感觉自己整个世界里都没有了光,父亲身死,所爱的人成为了自己杀父仇人的帮手,而自己面对这一切还无能为力。

  这便是命运吗?这就是所谓让人不能抗拒的命运吗?自己还有机会给父亲报仇吗?

  此时对方巧来说是最无助的时候,所有曾经帮助他的人现在都没有在她身边,她需要独立思考,她需要自己拿主意。

  这样的环境是最折磨人的,方巧就处在了这样的环境里,要么成长,要么沉沦。

  杨凡很清楚现在的方巧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可是他又能做什么了?有些人,有些事,即便别人清楚,可要承受的还是你自己。他没有选择帮助方巧,因为他也没有办法可以帮助方巧,他现在同样也很苦恼,也很繁忙。

  葬心宗是一个以毒闻名的门派,所以杨凡最后寻了一个药园子,而小紫和小年早就赶到了这里。

  小紫看到杨凡到来,忙是四只脚扑腾扑腾地往他奔去,“凡哥,凡哥……”

  “小年的情况怎么样?”杨凡担忧地问道,小年灵台处的那蛊子现在还在,而蛊母则是被杨凡妥善保管着,丝毫不敢对那蛊母怎么样。

  “小年姐姐现在还在昏迷,只是那毛毛虫太过分了,我居然压制不了它。”小紫越想越气,他很不明白那毛毛虫明明就没有多少灵力,可为什么会不受自己的压制了?

  杨凡知道这是因为什么,而这也是杨凡所担心的问题。他想要压制那毛毛虫也不是不可以做到,可是如果自己真的一意孤行,那么小年的灵台一定会崩碎的,这蛊虫之所以这么难解,便是因为它已经和小年的灵台融为一体,一荣则荣,一损则损。

  “看来,我必须得去一趟南疆妖域了。”

  “南疆妖域?”小紫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疑惑地问道:“凡哥,那是妖怪集中生活的地方吗?”

  “不算是,南疆妖域虽然名为妖域,可却是人与妖共同居住的地方。”

  “人与妖共同居住的地方,真有这种地方?人与妖可以和谐共处?”小紫是不理解的,在小紫的印象里,人类素来是以捕捉妖兽为趣,而妖兽成精后也以虐杀人类为乐,这两者真的可以和谐共处吗?

  杨凡明白小紫的疑惑,笑着点点头,“当然有,南疆妖域算是最出名的一块地方,在那里人类大多数生活在丛林,而妖兽则是他们最好的同伴。”

  “妖兽是他们最好的同伴!”小紫的目光满怀期待,问道:“是不是就是像我和凡哥这样啊?”

  杨凡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对对对,就像你和我这样……”

  小紫很满意杨凡的回答,继续趴在小年的身边,观察小年的情况,随时准备向杨凡汇报。

  而杨凡则是将目光落到被自己安置在药园子里那大块光滑石头上的秦五,其实杨凡也明白秦五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全是因为自己,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他一定的补偿了?可什么样的补偿才合适了?

  杨凡心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可是他却不敢轻易决定,那件事情所关系的东西太多太远了,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就在杨凡沉默的时间里,秦五却是逐渐苏醒过来,他疲惫地睁开自己的双眼看到站在自己面前发愣的杨凡,惨笑一声,“我还没死啊!”

  “你当然没死,如果你死了,岂不是说我能力不够。”

  “你完全可以不用救我的。”秦五已经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那不行,这件事因我而起,你不能死。”

  “可我终究是对不起巧儿,没有了她,我活着又还有什么意思了。”秦五一个大男人,说到这里居然潸然泪下,由此可见方巧在他的心里分量有多重。

  杨凡看着他,目光里带着些疑惑,“她到底跟你什么关系?你们仅仅是互相喜欢吗?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杨凡的话让秦五的瞳孔紧跟着一缩,他望着杨凡,最后无奈一笑,

  “果然,没有什么能瞒住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