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那一袭红衣
别有他意2021-03-02 12:062,574

  什么是自由?怎样算自由?

  阿大并不清楚,但是他讨厌现在自己这卑躬屈膝的样子。

  尽管,他已经卑躬屈膝了一段时间,但是,现在他想要站起来。

  如果不能凭借实力站起来,那么就赌上自己的性命吧!

  阿二在旁边看着,不知为何,眼里两股热泪阻拦不住,拼命地往下掉。那些委屈,那些苦楚,在这一刻似乎全都涌现出来。

  死,可怕吗?

  可怕!

  那有比死更可怕的吗?

  有,失去尊严的活着,活得不如狗,不如猫……

  阿二也做出了选择,他仰天长啸一声,泪水模糊了视线,可他的笑容却是再次浮现在自己的脸上,这笑容,久违了啊!

  “大哥,黄泉路孤,兄弟我陪你一程!”

  阿大没有阻止,强忍住眼泪笑道:“好,你我兄弟二人,黄泉路上走,凡尘莫回头啊!”

  两人以性命为代价,换取了短暂的分魂境修为,换来的还有他们曾经丢下的自由。

  小紫趴在前面,两个分魂境对他来说远远不够,他连出手都是乏味的。

  但是,杨凡阻止了他。

  “我来!”杨凡的声音很淡,可语气里满是重视,这两个人的修为在他眼里不过蝼蚁的实力,他还是重视了。

  洛横看着眼前这一切,他看不懂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会选择这个结果?能够活着难道不应该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吗?

  他终究还小,只是一个欺行霸市的二世祖,他当然想不明白,性命值钱,可比性命值钱的东西大有的是。

  出手了!

  阿大阿二携手而来,同生共死!

  这些年来的磨合已经让他们二人有了一套最为默契的配合,在如今情况下,他们的默契达到了心意相通。

  剑光浮现,整个葬心宗笼罩在一片剑光之下,杨凡在这剑光的中心,可他巍然不惧。

  看当年,风华貌,论今朝,谁为雄?

  当是我!

  当是我!

  当是我!

  天空似有龙吟,杨凡一跃而上,临空立,手掐诀。

  “镇!”

  一声令下,风云聚起,巨大手印凭空现,仿佛要镇压此方世界一般。

  五指做山!

  围观的人呆了,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周围的灵气如同被吸干一般,他们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这小叫花子,怎有如此实力!

  阿大阿二看着头顶上那手印如盖,对视一笑,拔剑而去。

  此去,却无回头路!

  可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喽!

  剑光被手印摧毁,阿大阿二终于是在那手印下寻得曾经抛下的自由,在离开这尘世的最后一刻,两人欣慰的笑了。

  这个世界他们来过了,爱过了,伤过了,现在就到要离开的时候了。

  “老二,若有来世,你我兄弟二人携手与那命运斗上一斗,如何?”

  “哈哈哈,那样岂不美哉!”

  嘭!天空炸响,若惊雷。

  阿大阿二离开了,与这个世界说了再见,剩下的人却沉默了。

  沉默的原因有很多,可最多的还是阿大阿二那奋不顾身的选择,自由真的有那么重要?

  这是那些尚还自由的人所迷茫的问题。

  有些东西,唯有失去方知珍贵!

  这一点,杨凡是最清楚不过的。此时,他落在那葬心宗大殿楼顶,目光望向远方,神情一改常态。

  小紫看到这样的杨凡却是又蹦又跳,毫无顾忌的大笑,“他回来了,他回来了。”

  或许,现在这个世界里稍微懂杨凡的人就只剩下小紫了。

  秦五的手心里满是汗,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过这么紧张。自己算是赌对了吗?杨凡的实力的确如同所想那般,甚至比他预料的还要强上不少。

  只是这样的人,自己有资格跟随吗?

  秦五再次迷茫起来。

  杨凡站在屋顶,感受着大自然带来的清风,心里突然一下敞开了。

  其实,这些年来,杨凡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在逃避,当年的事情最大的罪人就是自己若不是自己的一意孤行,他们又怎么会陨落,神魂又怎么会在那个地方受尽折磨这么多年。

  自己靠着大家的努力活下来,可自己却逃避了这个世界这么些年,是他杨凡对不起诸位啊!

  泪花浮现,杨凡却没有让他们掉下,该哭的他早就哭过了,现在他要拼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来努力,来挽回当年的过错。

  “小年……我回来了……”

  “小年……我回来了……”

  “小年……我回来了……”

  一连三声,杨凡的声音直接是传遍了这葬心宗整座山峰,那些来宾都在疑惑这人到底是在叫谁?

  答案,已经呼啸而至。

  暖阳下,一袭红衣临空踏步而来,那高挑的身姿,绝世的容颜都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他们都在疑惑这人到底是谁?

  红衣停下就临空站在杨凡跟前,她眉峰微皱,脸上略有疑惑,“你是谁?”

  多年未见,杨凡也不识得眼前这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孩居然就是曾经那个爱哭鼻子的丫头。杨凡能确定这人便是小年也只能从小年那与小时候有些相像的五官以及小年身上那熟悉的灵力波动。

  “你不记得我是谁了?那你总能记得这个东西吧!”杨凡的样貌已经与之前那个他有了天壤之别,所以小年认不出他来,他也是理解的。

  杨凡从怀里掏出一截断了的木棍,正是这木棍让小年整个人恍若遭受了雷击一般,木讷当场。

  “你……你是……小凡爹……”

  “是我,丫头。”

  “小凡爹……”

  乳鸽投林,小年紧紧抱住杨凡,嘴里一直呼着小凡爹。

  这么多年了,她在那死亡之岭待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见有人回来寻自己,她以为自己被父母抛弃,被小凡爹抛弃,可谁曾想今日她还能见到自己的小凡爹了。

  葬心宗内已经有人认出这一袭红衣的女子正是他们宗主今日要迎娶的新娘,可是眼前这一幕却是让他们不明白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这新娘居然叫一个看起来年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爹?难不成这少年是某个修炼了几百年的老怪物,返老还童了?

  这个猜测目前算是人群里最多也最能让他们接受的猜测。

  小紫也跃到了空中,看着相拥的两人特别想加入进去,可是完全没有找到机会的他只能是在空中又急又燥,“还有我,还有我,小年姐姐,我也在啊!”

  小年听到有人唤自己小年姐姐,那熟悉的声音让小年很快就想起了是谁,“小紫?你是小紫?”

  “是我,嘿嘿是我,小年姐姐我没骗你吧,我真的很可爱的。”

  杨凡听到小紫这自夸真想一脚把这家伙踹下去,不过一想到这么多年来唯一陪在小年身边的就只有当年被自己欺负了的小紫也就心软了。

  “嗯,确实很可爱,没有想到你这么小啊,我还以为你有多大了。”

  曾经的小年是被封印的,能与她沟通的就只有小紫,不过这么些年来小年一直是意识形态苏醒,人却没有醒过来,所以她和小紫一直是以神魂沟通,并不知道小紫到底长了个什么模样。

  “哼,还不是怪你的小凡爹,说什么我要是现出真身会惹麻烦,结果惹麻烦的是他自己。”小紫抓住这个机会可是好好地损了损杨凡,仗着他在小年那里的宠爱,现在小紫可不怕杨凡发怒。

  杨凡也只能在心里暗暗记下这一笔仇恨,等以后有机会再找这小子算账。

  见到小年后,杨凡最想知道的还是为什么小年会出现在这里,可还没等他开口问,半空中却是响起一道闷哼。

  “阁下好大的胆子啊,胆敢闯我葬心宗,莫非是欺我葬心宗无人?”

  殿外弟子听到这声音,皆是欣喜若狂,因为他们的掌门终于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婿是条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