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失踪的未成年少女
举爪爪的猫2021-04-12 19:482,477

  2005年7月6日,川省犍江县光明镇派出所户籍室人声鼎沸,小小的户籍室从内排队到门外,这是派出所建所以来,第一次排队人数超过隔壁农业银行的伟大时刻,而这一天发生的怪异事件也将载入史册。

  “把头发理到后面,耳朵露出来”

  “咔”白光闪烁,一张证件照拍摄完成。

  “警察同志,我的新身份证什么时候来拿?”正在办理二代身份证的女人有些腼腆的问道。

  “40天后,有什么不懂的去问外面的女警,我只负责拍照”

  男警察无奈的回应,每个换新身份证的人都会这么问,看着长长的队伍,他心里嘀咕好想下班啊。

  队伍后面响起骚动声“别挤,你插什么队”。“不好意思,让我先过去”一个65岁左右瘦骨如柴的老头拉大嗓门,他手上提着一个写着猪饲料的尼龙格袋子,里面的物品分量不轻。众人看清老头长相后,纷纷让出空隙,老头双手提起袋子继续往人群中挤。

  “是邹老头,快闪开,别被他碰到了”,一个年轻女人回头轻声道,听到这话,他身后的男人身体本能的跳开,众人在排队方面可没有尊老爱幼之心,实在是心里发毛,这老头是本镇的抬棺手,常年和尸体打交道的主,排队的人可不愿意被他碰到而倒了霉。

  警察看到老人提着袋子不太方便“你把袋子放在墙边就行”

  “这东西不能放”老头委屈道。

  老头靠近户籍室服务台,“警察同志,你们门口贴的告示还作数不?”

  “门口?是什么?”

  “就是去年失踪的人,有消息给2000元奖金的。”

  “你知道他在哪?”警察惊呼。

  听到警察那么大声,老头畏缩“不太确定,但可能是,我就拿过来给你们看下”。

  他把猪饲料袋提上服务台,轻轻的放好。“打开的时候慢点,可别滚下去。”

  女警看到袋里圆滚滚的,这老人不会是拿番薯土豆之类的来贿赂我们吧,又或者拿小狗来恶作剧?好像真听所长说过这种事。

  女警打开口袋,低头憋了一眼,白色的球?不是会咬人的小动物就好。女警提起袋子的后部分,将里面的东西慢慢滑出,排队的人们也好奇老头会给警察带什么,下午全镇的八卦还得靠这袋子了,所有人伸长脖子眼巴巴的看着,正所谓朦朦胧胧最期待。

  一个白色的圆球滚了出来,左右两个深邃的黑洞见证了下一秒的景象,女民警条件反射蹲在地上,瞬间吓哭。

  众人一片尖叫“啊”“救命啊”。

  排队的女人这时瞪大了眼睛,进入她眼帘的是一颗有些斑驳的头骨,一股破土而出的恨意化作凄厉的怨念笼罩着她,简直是死神驾到,女人转头拉着老公的衣角,轻声道“带我跑”“带我跑,带我跑”而后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户籍室门内挤满了往外冲的人。

  “有炸弹,快跑啊。”

  门外排队的人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反应偏慢,里面的众人挤过狭小的门口如塔罗牌般倒下。

  犍江县公安局会议室。

  “这具尸骸至少有10年以上历史,根据骨骼发育情况应该是具未成年的女尸,肯定不是去年失踪的王达。”法医拿着拍摄的照片自信的回答局领导提问。

  “未成年?10年前失踪人口比对过没?”

  “经过几个派出所的排查,有两个少女身份吻合,1990年3月20日北湖镇时年13岁的少女董春梅失踪案,1992年7月12日光明镇东欧村15岁少女郭美媛被拐案。”刑侦副大队长叶宽听到局一哥亲自发问忙回答。

  “这案子闹得很大,县主要领导也很关注,尽快破案”

  夏日午后的阳光透过树荫,照射在光明镇派出所门口贴的悬赏公告上。

  “他说怕有人抢了他的2000块奖金才把头骨提到派出所报案”光明镇派出所民警无奈道。

  “这邹老头胆子够大的,那天去案发现场,他竟然要帮我们挖尸骸,如果不是怕破坏证物,我还真想让他代劳。”老刑警颜勇军对那天下午老头坐在边上抽旱烟,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感到无限惋惜。

  “你今天跟一哥汇报两个案子,先查哪个?”颜勇军回到正题,叶宽指着郭美媛的纸质档案“十多年前我师傅就教我,想升职就得让领导看到你的付出,这几天派出所兄弟伙排查那么辛苦,怎么能只发现一个目标”

  听到这话在场的派出所民警挺直胸膛纷纷投来‘你很会做事’的眼神。

  “如果我没记错,一哥就是你师傅”,叶宽假装没听见揽住年轻民警的肩膀“你刚才说你以前去过郭美媛家?”

  “我和她小学初中都是同学”声音走出门外。

  警车在山路上摇晃着,没开车的两位刑警闭目养神,四川的大部分山路虽没有贵州那般弯道,但也是极具挑战,成年人称之为免费过山车,儿童摇摇乐,两年前3个外地人就因为车速控制不当,体验了一次急速飞车,所幸无一人丧命,车辆前行中远方出现一栋2层水泥民房,房顶上覆盖蓝色彩钢瓦,那是省钱的标志。

  “郭叔,郭叔在屋头没有”

  “哪个?”

  房内传来女人回应,中年农妇打开门缝瞄向外面“警察?”。

  她有些害怕。

  “郭孃孃是我,徐胖娃”年轻民警向前凑了点。

  中年农妇愣是瞧了好一会“徐胖娃?哎哟,胖娃不胖咯,还当警察咯,快进来,一起进来,等下,我去倒水,你们随便坐”。”

  农妇走向厨房,老刑警颜勇军望向农妇好客的背影“小徐,你们很熟?”

  “我小学考试经常在及格线边缘徘徊,就是因为抄了郭美媛的试卷,现在想想还是得靠自己”徐楷一脸我靠自己定得高分的表情。

  颜勇军最看不得装的人“如果不抄你能及格?”

  徐楷白皙的皮肤红润了许多。

  茶杯冒着热气,杯里的胎菊有清心去火的功效。

  “这不可能,你们走,我不相信你们”农妇悲愤道。

  “我们并不是说那具骸骨一定就是郭美媛,今天就是来这里拿点你和你丈夫的头发回去做个比对,如果不是肯定最好”叶宽安抚道。

  “不用比,那个肯定不是我女儿”

  “肯定不是?” 徐楷疑惑道。

  “你们不要乱说,我女儿没有死”

  徐楷走向楼梯,快步往上跑。“郭二娃你个疯女人,老子晓得你被拐卖才拼了命穿上这身警服,你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你凭什么不告诉我!!!”。

  “徐胖娃你吃屎了,快点给我下来”

  徐楷无视楼下的咆哮直上二楼,右拐出现红色的木门贴着香港某明星斑驳的海报,他轻微的喘息,右手颤抖着缓缓推开门,一阵风吹动窗帘,书页翻动几页又合上,房内干净整洁,像是有人常住,壁柜上摆放着女生的梳子,梳妆镜和一个猪型储蓄罐,徐楷拿起储蓄罐摇了摇,“哒啦哒啦”硬币撞击发出脆响。

  “你来啦”熟悉的声音从书桌传来,徐楷僵在原地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我再也不能走路了,没跟你说,你会怪我吗?徐胖娃,你,会怪我吗”如天籁般甜美的声音回荡在徐楷耳边,他鬓额渗汗,转头望向书桌,“徐胖娃,不要动我女儿东西”农妇抢过储蓄罐抱在怀里,风吹动书页,卧室内未见人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者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