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姓傅,傅瑾离
梓子一诺2021-03-02 10:521,982

  “李伯,你先下去。”

  “是,少爷!”李伯朝傅瑾离弯腰行了个礼,随后走出套间,关上门。

  而景鹿的目光,也一直跟随着李伯的一举一动,直到他退出房间,看不见身形,才将目光移到傅瑾离身上。

  “坐!”

  仿佛高位上的君王对臣子下达命令,不容许拒绝,由不得反抗。

  这让景鹿很是反感,不由得皱起眉头:“这是我家!”

  傅瑾离挑眉,看了她一眼,似乎没想到景鹿会那么说,冷淡的开口:“不坐便站着。”

  “……”我,我还能说什么?

  景鹿自是不会就那样傻傻的站着,找了个离傅瑾离最远的位置坐下。

  “景小姐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怎么,没找到律师?要不要我借你几个?”

  嘴上虽是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依旧冷淡,眼里有不尽的寒光,仿佛那些话不是自他口里说出。

  他不说还好,一说,景鹿气就不打一处来。

  可在心里,对他莫名的有些害怕,特别是他的眼睛,让她仿佛身处冰窟。

  她只得一双大眼死瞪着他,久久才咬出两字:“不用!”

  “那真是可惜,听闻明天Z市的所有律师所都要关门。”说完还看了眼景鹿的脸色。

  “……”如果说之前是猜测,那么现在就是肯定了。Z市律师所对她的案子概不接受,应都是他做的。

  现在还跑到她家里来,看她笑话。

  “你到底想怎么样?”

  傅瑾离很满意景鹿吃囧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冷笑,并没有回答。

  景鹿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他此时的样子,自是尽收入眼中。脑中有一画面闪过,眼睛微咪,很是疑惑,“我们很久以前见过吗?你的眼睛……让我感觉好熟悉……”

  傅瑾离听后,咧起嘴角,笑容灿烂,却是冷漠至极。随即点燃一支长长的细细的烟,烟在那纤细修长的指间燃烧,烟雾屡屡上升,有点深遂,有点慵懒,有点迷情。

  “没有!”

  决断的话语,立刻打消了景鹿的想法,她不免有些失望。

  也是,她怎么可能认识傅家人呢。

  “只剩一天了,景小姐不要忘了赌注!”

  说完起身,将还剩一大半的烟直接压在桌上捏灭,白净的桌布上,立刻出现一个污点,格外刺眼。

  “我姓傅,傅瑾离,景小姐不是一向讲公平吗,这样可还满意?”

  景鹿嘴张了张,又闭上了,她确实很想问他叫什么,一直没有开口,这人是怎么知道的?

  他知道她的一切,而她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不再看她,大步从她身前走过,走出套间。

  “少爷!”李伯紧紧跟上。

  景鹿反应过来,转头朝他看去,正好看见他那狭长的背影。

  景鹿,这才只是个开始……

  直到电梯门关上,再也看不到傅瑾离的身影,景鹿才放下心里的戒备,瘫坐在沙发上,盯着桌上那根已灭的烟头看了许久,脑海中,‘傅瑾离’三个字一直在回旋着。

  说来也奇怪,傅瑾离明明没做什么,可她却总感觉他看她的眼神很恐怖,让她有些后怕。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起身,将大门关上,不放心的上了锁。

  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关上窗户,拉好窗帘。

  和傅瑾离坐在一块,实在是太累了,她身心都必须戒备起来。

  于是乎,刚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I am feeling really bad right now and um

  I am not sure if i am gonna make it……”

  手机铃声响起,把睡梦中的景鹿惊醒。

  “喂…”

  “好,我半个小时后到。”

  半个多小时后,位于Z市中心的明珠宝楼门口,一辆白色跑车上走下一名靓丽的女子,没有过多的装饰,却瞬间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景鹿并没有理会,径直朝明珠宝楼里走去,随着旋转楼梯走上三楼。

  明珠宝楼位于Z市最繁华的地段,是一座集娱乐于一体的综合大楼,一楼是一个超大的酒吧,里面的灯红酒绿都被大厅侧面的一扇门所隔绝,二三楼都是餐厅,而他们的区别就是二楼没有包厢,而三楼都是包厢房,再往上是客房和ktv。

  她很快便到了三楼,直到走到一个包厢门口才停下脚步,五号。

  轻敲了门,没等里面回应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走进,就被调侃:“不错,还挺快的!”

  她闻声看去,那一头闪亮微卷的金发,不是宫思思是谁,随即回应:

  “我开车来的。”

  “终于舍得开你的小马驹了,你这个大小姐出门从不开车,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她不喜开车出门,即使车库里有很多名贵跑车 ,却很少见她开,真是奇怪。

  景鹿没有回话,打量着包厢,除了宫思思,包厢里还有两位男子,坐在她对面。

  其中一个她倒是认识,宫正凛,宫思思的亲哥,而另一个,却是从未见过。

  “还傻站着干嘛,过来坐呀!”宫思思朝景鹿招了招手。

  景鹿不再探究那人的身份,走到宫思思身旁的位置坐下。

  宫正凛朝景鹿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景鹿和宫正凛从小一起长大,知他不喜说话,不善言辞,所以他的这行为,倒是再正常不过了。

  “思思,刚刚你不是说有急事吗?这是……”

  她很是不解宫思思今天的行为,刚刚在电话里对她说,有急事,让她赶到老地方,如今看着,倒跟个没事人一样。

  “吃饭呀!这可是大事,我们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景鹿没有回话,不想扫她的兴,但也高兴不起来。

  她为后天的官司愁死了,哪还有心情吃大餐啊。

  宫思思没有再接话,轻敲响了桌上的叫餐铃,几分钟后,就有穿着统一制服的服务员往里陆续送餐。

  很快,所有的菜都上齐了,景鹿却没有食欲,久久未动,一直在想着那份文件,那场官司,还有那个叫傅瑾离的男人。

  “噗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繁花入深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