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命案
缪罪2021-08-05 14:442,159

  众人把我从陷阱里拉了上来,我急忙说道:“快点放开我,凶手要跑了!”

  “你就是凶手,你还敢说别人。”

  人群中走出一个长者,看样子是这所苗寨的主人,他身形高大,看样子已经年过七旬,但是精神气很好,说话也雄浑有力。

  我急了:“真不是我,刚刚有个人从这跑了,我正在追他,就落到你们的陷阱里了。”

  老者微微一愣,心头产生一丝疑虑,但还是摇摇头:“不管怎么样,你得跟我们回去,是不是你,我们自有定夺。”

  我还想挣扎,这时走来一个苗家大汉,一记手刀,把我打晕了过去。

  我陷入的昏迷,梦境中,阿莎的容貌浮现在我的脑海,她真的很美,我伸手要摸她的脸的时候,突然那张美丽面孔变成一张干枯的脸,冲我扑了过来。

  “啊!”我从昏迷中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许久才平静下来,刚想活动一下,却发现我此时被绑在一个大木桩上,木桩周围围了好几十个苗家人,他们手持棍棒,冷冷的盯着我。

  我挣扎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放开我!”

  老者缓缓的起身,冷冷的看着我,说道:“你杀了我的儿子,现在,我要你偿命!”

  “那不是我杀的,凶手另有其人啊。”我辩解到。

  老者冷哼一声,拿出我腰间的刀,仍在地上,说:“凶器就在你身上,你还敢狡辩?”

  此时的我有些紧张,因为我身上确实带着刚刚从死去的那人背后拔下来的苗刀,这点就算我解释,他们也不会信的。

  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放弃,我尝试着说道:“他真正的死因不是刀,是蛊。”

  老者听到“蛊”这个字,身形明显颤抖了一下,见他好像知道,我的心头又升起一阵希望。

  “不信你们看看他的尸体,他绝对是被蛊吸干了而死的。”

  老者沉默片刻,挥挥手,让手下的人把尸体抬过来,不一会,两个大汉抬来了一个担架,上面盖着一个白布,看见担架,老者不禁老泪纵横,我知道,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一般人是很难接受的。

  两个苗家大汉走过来,说道:“长老,这具尸体不对劲,太轻了,根本不是一个成年人的重量。”

  老者颤抖着手,揭开白布,一张干枯的如同厉鬼的面孔赫然出现在大家眼前,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后退了一步,老者却并不慌张,他颤抖着抚摸着那张恐怖的脸,说道:“没错,他确实是中蛊而死。”

  我稍稍松了口气,看来事情有了转机。

  老者回过头,目光如炬的盯着我,问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没有选择,只能把这两天来发生的一切告诉老者,老者听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低下头,好像在沉思什么。

  我试探性的说道:“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只要你们能放了我,我就会去查出事情的真相。”

  “不行,别听他说什么蛊不蛊的,凶手肯定是他。”

  “对啊,就是他。”

  老者挥挥手,制止了众人的发言,他淡淡的说道:“关于蛊,我也有一点研究,不过很遗憾,我只是懂些皮毛罢了。如果不尽快找到真相,我想事情会变的不可控制的。”

  接着,他转过头看向我,说:“你就回去好好调查吧,我也会派人帮助你的。”

  这时候,过来一个苗家大汉给我松绑,我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摇头说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件事情危险性很大,还是不要让你们参与进来的好。”

  老者点头:“那我也就不勉强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刚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现在立刻变的和和气气,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天色已晚,我打算在这过夜,明天再出发。

  躺在床上,这两天发生的一切仿佛过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闪过,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反正也睡不着,我起身,去看刚死去那人的尸体,希望从中得出一些线索。

  尸体并没有人把守,我轻轻掀开白布,干枯的尸体此时已经有了些许腐败,我不禁有些恶心的捂住口鼻。

  对了,腐败!

  既然腐败了,就一定会有臭味才是,可是为什么我并没有闻到臭味呢?

  我大惊,低下头,强忍着恶心闻了一下尸体上的粘液。

  果不其然,尸体上粘液的味道正是我在阿莎闺房中所找到的那种奇香。

  看来这件事和阿莎脱不了关系!

  但是转念一想,刚刚那个黑影到底是谁?虽然天色比较暗我没看清,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绝对是一个男人的身影,或者说,那人绝度不是阿莎。

  一种恐怖的假设出现在我的脑海,如果说刚刚落入陷阱的不是我,而是阿莎的话,单凭她身上的香味,就足以定她的罪。

  是的,没错,他们开始想陷害的人并不是我,而是阿莎。而且如果那个神秘人说道是真的,阿莎是人蛊的话,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人蛊可谓千年难遇,控制了人蛊,运用的好的话,就可以获得永生的生命!

  种种迹象表明,阿莎可能真的是人蛊没错,所以才有人想要控制她,设计陷害她。

  无数念头闪过我的脑海,我坐在地上,思索接下来的计划,现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在找不到阿莎的情况下,我只能先回去找那个神秘人了。

  一坐就是一夜,但是彻夜未眠的我却没有丝毫疲惫,反而感觉精神抖擞。直觉告诉我,我已经陷入了一场巨大的阴谋旋涡中,但是我并没有退缩反而心中很是激动,阿爸阿妈的死我必须查清楚,胆敢伤害他们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

  天亮之前,我回到了房间,毕竟让人家看见我在尸体旁边守了一夜不是太好。

  临走之际,老者把两把苗刀还给我,又给了我一个小小的瓷碗,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一般的瓷器。

  果然,老者说道:“这是我年轻的时候学习了一些蛊术制作的‘血瓷’,当你身边出现人蛊的时候就会变红,并对你有一定保护作用。这么多年了,这东西还没有排上用场过,因为毕竟人蛊实在是太过稀少了。”

  我点头道谢,接过老者的东西,离开了寨子。

  现在找阿莎没有任何线索,所以我决定先回到阿莎的寨,看看能不能再遇到那个神秘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疆秘事之情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苗疆秘事之情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