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当场自闭
鞓红魏紫2021-08-26 08:482,209

  萧几何心头一震,WC,不会吧。一转头只见自己的小推车屁颠屁颠地跑着。萧几何看见了,急忙跨下楼梯,一阵狂追。小车磕磕碰碰,一路散落了不少东西,萧几何也顾不上了,想,我等一下在回来捡这些东西。萧几何看见坡底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急忙大喊道:“鱼儿,快拦着老子的车!”

  敖聿听到熟悉的声音,一抬头,就看见一辆车飞驰而下,萧几何在后面使劲地追,敖聿下意识听了萧几何的鬼话,走上去抵住了下滑的车。结果,下一瞬,被车一下子拽到了地上,幸好车子停了下来。敖聿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被震出来了,懵懵地看着萧几何。

  “老哥”敖聿动了动嘴唇,“您在玩飞驰人生吗?怎么还飙上车了。”

  “对不起,亲爱的鱼儿宝贝,爸爸错了,爸爸不应该让你一个绝世小甜o去徒手拦拖车。你还能站起来吗?”萧几何难得展示出了他的父爱,然而在拉起负伤的鱼儿同志后,终于维持不下去慈祥的笑容,说道“请快点带路啊!亲爱的鱼儿同志,你怎么来这么晚。”

  听到“晚”这个字,敖聿一下子蹦了起来,气冲冲说道“你还好意思说,让我来接你结果自己又不说在哪里,打电话又不接,要不是我机智,翻了翻校园贴吧,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你现在还在树底下乘凉呢。”

  萧几何一听就知道如果再不打断他,他一定会噼里啪啦地说下去,还没来得及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就急忙认错,“好吧。是我的错。”

  敖聿摆了摆手,大气说:“难得认一次错,原谅你了,走吧!我带你去你的宿舍,我都提前帮你看好了,好好记路啊,咱两这次不是一个班,以后可能没法给你带路了。”萧几何乖乖拉上了小拖车。

  “啊?咱两这次不在一个班。你在几班啊?”

  “一班。”敖聿说“但凡你数学,物理和化学往上蹦一蹦,你也不至于在二班了。”

  “数学,物理和化学那是人该学的吗?幸好这次中考语文和英语也难,可以给我填一填理科的坑,不然我想进一中都有点困难。”萧几何撇撇嘴。

  “哦,对了,你知道吗,这次中考数学和物理堪称地狱级别,就只有几个满分。化学还好,跟往年差不多。”萧几何想起了费墨,刚准备问什么,敖聿就滔滔不绝的继续讲起来,“但是,理科满分,就难得的只有费墨一个人。费墨,就是我们这届第一名,但可惜文科不太拔尖,要不然也不会是市第四了。”

  “啊?这次市前三都不在一中?”萧几何疑惑道。

  “对啊!这次中考第二第三都被橘颂,就是那个私立高中给挖走了,第一家里找了点关系去了汉城的华阳附中。”敖聿一脸花痴地说“对了,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什么”萧几何疑惑道。

  “帅啊!还是个Alpha。我的天啊,这是什么男主剧本啊!”然后,敖聿滔滔不绝地夸了费墨一路。

  费墨站在楼梯上,看见远处两人打闹的身影,歇下了去帮助萧几何的心思。正准备回教室时,路上晃过一道光,费墨顿了顿,思索了片刻,还是抬脚去了柏油路上,弯腰拾起地上的一支通体黑色的钢笔,笔盖上镶着一颗钻石,将阳光分割出了色彩,往前走,又捡到了一个怀表,里面裱着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照片上的萧几何大概只有五六岁,整个人都是白嫩嫩的一团,跟现在的样貌有些出入,照片已经磨损了不少,只能隐隐约约看见萧几何两个爸爸的轮廓,费墨看着,只觉得十分面善,将钢笔和怀表收好,刚站起来,又是一个小物件,于是乎,费墨就这么捡了一路,有皮卡丘挂件,铃铛,笔筒,甚至还有一个摘头发用的发带,千奇百怪,但都透露着一个字“贵”,当费墨见到一个镶着金饰的手链时,彻底的沉默了。在确定没有东西遗漏了,握了一把的小物件,朝宿舍走去。

  正当正午,费墨选了一条石子小路,小路两侧种满了供观赏的灌木丛,难得吹来一阵风,费墨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铃铛清脆的声响,又走了几步,才发现是手中的那一条挂着金饰的手链,费墨仔细一看,才发现手链上面是一个雕刻的极其精细的金算盘,想到自己听到萧几何的话,想到,几何几何,按他的说法他理科不应该很好吗,可又想到自己听到他和敖聿的对话,好像也不是这么一回事,想着想着,不由得笑了 ……

  直到走到了寝室门口,萧几何见敖聿又将诞生一个排比句,将手一下子拍到寝室门上,说道:“亲爱的鱼儿同志,你当着我的面夸了费墨整整十分钟,比喻,排比 ,对偶,双关,以及通篇的夸张,你要是把这些用到你作文里,你说不定也不在一中,也被人挖到附中去专攻宁大文学系了。你夸他,你为什么不鼓励鼓励我,我这次要不是语文和英语是市第一,我在暑假又卧薪尝胆,苦学数理化整整两个月,今儿早上我还在补课呢!而且这两个月我除了空调冰箱我就没见过其他带电的东西了,这才让我两个爸爸觉得我还有希望,要不然我现在就已经在国外数星星去了。我跟他们说数学难,他们还不信,说有一个人数理化还得了满分,可不就是费墨吗?你说但凡他稍微差那么一点点,我是不是就可以看到其他带电的东西,比如我的宝贝手机。”

  在听完萧几何的诉苦后,敖聿很想安慰一下萧几何,可一想到萧几何孤苦伶仃的样子,整个人都憋不住了。敖聿放弃了挣扎,笑出了声,说道:“谁教你中考数学只有71分,好歹蹦个及格线啊,要不是71这个迷人的数字,艾叔叔也不会这么生气,艾叔叔要是不生气,萧叔叔会这样对你?不过我听我爸妈说,当时艾叔叔和萧叔叔可是华大数学和金融系的排面啊!可你怎么是个71呢?”

  “这个问题自我第一次接触到数学至今,我思考了整整十余年,至今也没有得出结论。”萧几何更加郁闷了。一下子推开寝室的门,望见费墨平静的表情,萧几何和敖聿默契地闭上了嘴,然后开始回忆自己说过的话。费墨旁边的一个男生憋红了脸,嘴角欲扬不扬,好了,不用回忆了。萧几何当场自闭,敖聿还好,毕竟他是在夸人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互补一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互补一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