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委托人
韩兮2021-02-18 22:002,532

  轶佳咨询事务所是王轶和刘佳合伙开的小公司,业务是寻人。

  寻人绝对是一门好生意。

  一男一女本来过得好好的,男的突然失踪了,这女人能不找吗?

  老太太发现自己得了绝症,猛然想起了五十年前的恋人,临死前的心愿,想见见和她一样老的初恋,当然也得托人去找了!

  王轶与刘佳根据寻找目标的身份,委托人与目标之间的关系,将寻人的工作分为几大类,其中接手最多的一类便是情感寻人,几乎都是情侣之间产生了矛盾,一方以失踪的方式逃避责任。

  情怀寻人,接手这样的活儿难度比较大,目标的信息往往都是几十年前的了,但任务完成后,王轶与刘佳总会感概万千,造化弄人啊!

  当然,还有欠债寻人,血亲寻人等等。

  接的活儿多了,王轶与刘佳的见识也广了,他们觉得这是一项很牛逼的工作,不但自由而且让人保持一种探索精神,比起那些上班族来说要有趣得多。

  当然,寻人这事也经常会遇到危险,好在两个人打小都练过功夫,而且机智,反应也快,嗅到苗头不对,先安排后路,再及时联系警方,每逢这种情况,警察总会把两个人教育一番,但寻人并不违法,拿点报酬也在情理之中,所以警察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不过一来二去,王轶和刘佳倒也认识了不少当警察的朋友,甚至有时候,警察在破案时不方便大肆寻找线索时,也会叫两个人帮忙,这样,王轶和刘佳就偶尔地也会充当警方的线人。

  经过两三年的努力,王轶和刘佳在寻人方向已经小有名气,生意自然不断了。

  今天早上十点钟,王轶被刘佳的电话吵醒,说是有个美女找上门要请他们寻人,至于具体什么事情,刘佳则卖了个关子,电话里不肯讲,只说和美女雇主约在串府,时间是下午五点钟。

  起床后,王轶吃了早午饭,洗了一个澡,然后玩了会寻宝的游戏,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往串府赶。

  在前往串府的路上,王轶就琢磨了,刘佳这是接了一个什么样的活儿呢?

  美女上门,该不是一个怨妇,花钱寻找移情别恋的老公吧?

  不会的,这种案子太多了,刘佳肯定不会搞得那么神秘,早就在电话里泄底了。

  那么,一个美女还能寻什么呢?亲生父亲?这种案子虽然不常见,但也没啥特别的。

  王轶有些猜不透,他只好把注意力放在美女本身上,怀疑刘佳所说的美女是假的,也许只是个噱头,让自己有所期待罢了,刘佳这个人和自己不一样,满嘴跑火车,也不知哪句话是真的。

  王轶直奔和刘佳约好的串府,夏末秋初,天气已经微凉,但排档的生意还很红火,刚近五点钟,就已经上座了。

  远远的,王轶就看到大树下,刘佳一个人把着一张桌子正在低头玩手机,他大步走了过去,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刘佳的对面:“人呢,还没到吗?”

  刘佳吓了一跳,抬头见是王轶,这才收起手机,贱贱地一笑:“急什么,急着看美女呢?”

  王轶有点被诓来的感觉:“当然不是急着看你了,早知道还得等,我就晚点来了!什么活儿?她跟你说清楚了吗?”

  刘佳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叫来了服务员,开始点菜,点的都是王轶喜欢吃的,这小子在吃方面从来不含糊,对己对朋友都是如此。

  点完菜,刘佳这才看着王轶说道:“美女名叫佟雨,是某大学的助教,她说她的导师,是某大学的教授,一个人去了罗布泊,结果失联了,让咱们帮着找一下!”

  “你说哪?罗布泊?”王轶怀疑自己听错了。

  “对,罗布泊,怎么了?”刘佳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

  王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你知道罗布泊是怎么回事吗?那个地方没有人,危险系数十级,你竟然敢接这样的活儿?”

  “有钱赚啊,为什么不接呢?再说了,我记得你好象曾说过,想去西北玩一圈,这不正好吗?有人掏钱,咱们权当一次旅行了。”

  “那倒是……”王轶知道,在刘佳的心中,赚钱是可以不要命的,他沉思了片刻,“那不对啊,这事就算警察不管,她也应该找有经验的驴友才对啊,干嘛找咱们呢?”

  “那谁知道,也许现在咱们名气比较大吧!”刘佳恬不知耻地说道。

  王轶刚想说些什么,刘佳突然站了起来:“来了!”

  顺着刘佳眼神的方向,一辆奶白色的猎豹越野车慢慢地停靠在了马路边上,车门一开,从里面走下来一名年轻女子。

  刘佳涎着脸冲王轶一笑,问道:“长得不赖吧?”

  年轻女子长发,穿着一身的运动装,显得健美有活力,放在人群中,的确算是一名美女,她看到刘佳,立即向这边快步走了过来。

  王轶心中一动,凭这个客户的长相,这个活儿,哪怕再危险,还是得接。

  年轻女子走近了,刘佳立即迎了上去:“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王轶,我的搭档,这位是佟雨,某大学助教。”

  王轶其实并不内向,但他很少与女人接触,此时不禁有些腼腆,慌忙伸出手来。

  名叫佟雨的女人并不急于与王轶握手,而是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王轶片刻,这才把手伸了出来。

  这是一双冰凉有力的手,手指纤细,并没有多少肉,甚至让王轶感到有些硌得慌。

  在握手的瞬间,王轶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个女人以前见过似的,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似曾相识的心理感受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尤其面对一个美女的时候。

  佟雨属于冷美人的类型,坐下来,不笑,几乎面无表情,透着一股子女强人的精明劲。

  “饭不吃了,先把事情向你们说清楚。”佟雨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失踪的人是我的导师,李凤英教授,今年43岁,她也是我们学校物理系的副主任,我现在的身份是她的助教。大概今年4月份,毫无预兆的,李教授就不见了,没有跟我们任何人打过招呼,我在抽屉里发现一封信,上面写得很简单,就是说她要去趟罗布泊,没有说干什么去,也没有说怎么去,和谁去,我联系了她的家人,也查看了她的东西,收拾得很整齐,只是少了几件衣服,信用卡银行卡都放在家里,身份证和驾驶证不见了,应该是随身带走了,手机也带走了,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联系不上。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报警,但警察那边说了,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已经留下字条说明自己的行踪了,所以暂时不能将其列入失踪名单,就是不予立案。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办法,我们只能等,问题是一直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所以,我通过朋友找到了你们,请你们帮忙!”

  “让我俩去趟罗布泊?”王轶问道。

  佟雨点了点头:“不是你俩,是咱们三个人!”

  “你?”美女同行,王轶心里当然很高兴,但理智告诉他这样会添麻烦的,于是说道,“恐怕不方便吧,一般我们接到活儿,都不希望委托人参与寻找的过程,主要怕委托人会将自己的意见强压过来,影响了我们的专业判断。”

  佟雨又是打量了一下王轶,冷笑道:“问题是我怎么能知道你们去西北到底干了些什么,也许用我付的钱去玩了一趟也说不定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