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魔鬼城
韩兮2021-02-21 09:272,619

  正当王轶疑惑担心之时,前方的巨无霸突然停了下来,王轶也急忙将车停下。

  只见阿木汗从车中钻了出来,冒雨趟水奔了过来,拽开了王轶的车门,向旁边一指,喊道:“快下来,这里能避雨。”

  王轶一愣,循着阿木汗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借着闪电的光,只见一座土台在离地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开了一个洞,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盒子侧倒着一般,容身之处看起来还真是宽敞。

  来不及细想,王轶与佟雨两人拿了必备的东西后,便也冲出了汽车来到了那个土台前,不顾台前的泥泞,与阿木汗一起费力地爬进了洞中。

  这个洞高有一丈左右,面积约五六十平米,别说容三个人,即便是两三辆越野车放进去都不成问题,王轶怎么也没有想到土台之中竟然有这样的避风港,真是令人惊叹。

  阿木汗仿佛看出了王轶与佟雨惊讶的表情,颇为得意地说道:“罗布泊附近的居民都知道这个洞,据说是古楼兰人掏挖出来的,供那些丝绸之路上的商队歇脚用,避风挡雨自然不用说,还冬暖夏凉,就象陕北的窑洞一般。”

  王轶看了看洞口的边缘,经过上千年的风雨侵蚀,早已没有了人工修整过的痕迹,再仔细看那墙壁,一层层的岩石积累,想必这里的地质已有数万年的历史了,之所以能够形成一个个土台,恐怕是由于水河冲蚀的缘故,所以这些土台大都是偏东西走向的。

  虽然暴雨依旧在狂泄着,雷电仿佛就在身边一般,但进了洞中,三个人的心情立即放松了许多。阿木汗看来早有准备,从随身的包里拿出几盏固体酒精灯来点燃,整个洞中顿时明亮了起来。

  三个人围着酒精灯坐了下来,佟雨问道:“当初楼兰人只挖了这么一个避风雨的洞吗?”

  阿木汗点了点头:“大概只有这么一个。”

  “为什么不多挖几个,如果一个商队人太多了,恐怕还装不下呢!”佟雨说道。

  王轶心中一动,的确,佟雨所说的是一个问题,为什么整个魔鬼城只掏挖了这么一个地方?

  阿木汗想了想说道:“古时候,这里毕竟还是荒原,也没有什么人经过,掏挖这么一个肯定也动用了不少人工,再多挖恐怕过于费事,真是没有什么必要吧!”

  “阿木汗大哥,魔鬼城你来过几次?”王轶问道。

  阿木汗似乎回忆了一下说道:“三四次吧,怎么?”

  王轶笑了笑:“您真是好记性,不但在黑夜中能够找到魔鬼城,进入了魔鬼城后还能立即找到这个避难所在,真了不起。”

  火光中,阿木汗愣了一下,笑道:“你哪里知道,生存在荒原中的人,方向感是最重要的,福全村的人一生下来就训练方向感,所以来过一次就能记住了。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和索查图大叔一起呢,当时我岁数不算大,只是有股子闯劲,但索查图大叔教会了我在荒野中生存的本事。”

  说到生存,王轶二人的心情不免都有些沉重,看了一眼洞外的暴雨,佟雨问道:“阿木汗大哥,这雨停了以后,咱们能走出罗布泊吗?”

  阿木汗叹了口气,说道:“实话实说,我看有些悬,这雨得下多久很难说,再有多久积水才能完全渗入地下也不好说,那时咱们才能出发,不过前提是咱们的车没有问题,不过看这情形,水一会涨上来,这两辆车的排气管会不会被淹着就很难料了。”

  雨中,两辆越野车停在土台之间,道路上的水流更深了。

  “那怎么办?”佟雨担心地问道。

  阿木汗摇了摇头:“车没有坏,咱们可以闯一下,两天的行程,即便油耗尽了,离罗布泊边缘也不会太远了,但如果车坏了,那只能在这里等了,这个季节,应该还有穿越的车队,而魔鬼城是必经之地,倒也没有什么担心的。”

  佟雨看了一眼王轶,没再说话,阿木汗的话并不能真正地让人舒缓紧张的心情。

  想着即将身处绝境的可能,王轶也不免担起心来,却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只好盯着酒精灯的火苗发呆。

  突然间,王轶发现酒精灯下面的地面上似乎刻着某种图案,于是急忙把一盏酒精灯拿了起来。阿木汗与佟雨发现王轶的奇怪举动,都睁大了眼睛盯着他。

  抹去浮土,地面一块岩石板上出现了一个半圆体的图案,显然是有人避难于此闲得无聊在地上划出来的,想到自己坐过的地方在若干年前也曾有他人坐过,王轶心中不禁感慨,也不知当初划出这个图案的人现在如何了?而这个图案又是什么意思呢?

  王轶有些纳闷,一旁的阿木汗却笑了:“你们没有听说过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有卫星照片,说干涸的罗布泊整个形状就象一只耳朵一样。”

  “耳朵?怎么个耳朵法?”王轶问道,经阿木汗这么一说,这图案的确象只耳朵一般。

  阿木汗捡起一块小石头在地上一边划着一边说道:“罗布泊分东湖与西湖,东湖要比西湖年代更久远一些,据说东湖很早就干涸了,后来又有了西湖,在东湖的河基上形成的,这两个湖的湖岸线交措,地质年代不同,所以从卫星上看,就形成了耳朵的边缘,画出来就象个大耳朵一样。”

  王轶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阿木汗所画的耳朵图案,嘴里却在默默地念着什么。

  阿木汗与佟雨不禁都盯着王轶,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突然,王轶从怀里拿出了那张阴阳双鱼图的拓本,展开了铺在地上:“你们看,右边的这条鱼象不象一只耳朵?”

  阿木汗与佟雨看了半天,佟雨先叫了起来:“真的啊,上面是鱼头,下面是鱼尾,鱼尾向左摆动着。”

  王轶并不兴奋,皱着眉头说道:“如果说左边这条鱼是指西湖,右边这条鱼是指古代东湖,这张图是年大将军所绘,难道当时他已经完全掌握了罗布泊的地貌特征?”

  “这个人果然有异术,三百年前就知道这里的地貌,比美国卫星还厉害。”佟雨竟然有些兴奋。

  王轶却高兴不起来,他叹了口气:“可惜了!”

  “怎么?”佟雨不解地问道。

  阿木汗突然沉声说道:“咱们找的是双鱼军事基地,而不是古罗布泊的湖岸线。”

  王轶点了点头,沮丧地看着佟雨。

  听到王轶这么一分析,佟雨也是十分失落,但又不太甘心:“但是索村长说了,当年福全就是凭借这张图找到那个地方的啊?”

  经佟雨这么一说,本已失望的王轶猛然惊醒,盯着阿木汗问道:“关于这张图,你们那些先祖还说过什么没有?”

  阿木汗面露难色,摇了摇头说道:“只说过这张图藏着秘密,剩下没听说过什么。”

  “原件是绘在羊皮上的,那么用火烤过吗?或用水浸泡过吗?”

  阿木汗笑了:“你能想到的方法,我们这些后人都试过了,根本就没发现什么隐藏的文字啊,图案啥的,就是这么一张图,所以索大叔把这个拓本给你,就是觉得秘密藏在图案本身中,和用什么材料应该没有关系。”

  王轶盯着手中的阴阳双鱼图纸,半晌没有说话。

  这张阴阳双鱼图画得很简单,两条鱼都是头大尾小,身子曲起,贴在一起,首尾相交,形成了一个圆,由于眼睛画得都比较大,猛得看上去就如同八卦图案一样,左边的那条鱼线条要细一些,淡墨,右边那条线条很粗,浓墨绘成,鱼的眼睛正好相反,正是合了阴阳之意,所以称之为阴阳双鱼图。

  这么普通的一张图,网上随处可见,哪里会隐藏着秘密呢?王轶感觉有些头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