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陌生人
韩兮2021-02-21 13:002,415

  跑过来的是五男一女,为首的男人身材魁梧,长相彪悍,背着一支双管猎枪。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三个人,中间一个被两名同伴搀扶着,他面色苍白,很痛苦的样子,一只手捂在腹部,象是受了伤,左边那个人身材高大,显得十分壮实,右边那个人却瘦小了许多,戴着一顶帽子,低着头,看不清长相。那名女人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长得成熟而有韵味,但眉宇间多少有些愁意。

  走在最后的一个人大概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虽然在雨中,却步履沉稳,手中拎着一个金属箱子,看上去很有份量。

  看来这群人也是避雨于此的,王轶与阿木汗不再犹豫,将六个人都拽进了洞里。

  为首的那个人看了一眼王轶三个人,首先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语气中怀有深深的敌意,这令王轶有些莫名其妙,他刚要说话,却被阿木汗一把拽到身后:“朋友,一块避雨,就不要问了,反正不是巡查队的。”

  为首那个人点了点头,然后指着身后那五个人说道:“他们和我不是一伙的。”说罢,便走到一边倚着墙角坐了下来,把身上的猎枪摘下倚在膝头。

  另外五个人却显得很客气,冲着王轶等人点头微笑了一下,便走到了旁边。那个受伤的人显然已经坚持不住了,一下子便栽倒在墙角。

  九个人分成了三拨,洞内的空气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王轶与佟雨都有些纳闷,阿木汗低声说道:“那个拿猎枪的是盗猎人,皮卡一定是他的,另外五个人我看不出来路,不过看上去也不太象好人。”

  王轶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碰上盗猎的人,在他印象中,盗猎人背后都有黑市的支持,这些人向来是心狠手黑,看来这次旅程无意中又多了几分危险。

  “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盗猎人不会做什么的,只要咱们不是巡查队的,他们向来也不愿惹事。”阿木汗看到佟雨有些慌张便安慰道。

  这时,那个手提金属箱的人走了过来,冲着阿木汗一笑:“您是本地人吧?”

  阿木汗点了点头,那个人接着说道:“不好意思,我一个朋友受伤了,请问您有没有专治跌打损伤的药?”

  在野外荒地,最重要的便是急救药品,阿木汗当然准备了,于是拿出一瓶云南白药散末交给这个人,这个人拿在手里看了一眼,表示感谢转身便向回走。

  “那是枪伤吧?”倚在墙角的盗猎人突然说道。

  拿药的中年人停下脚步,眼睛死盯着盗猎人,他还没有说些什么,伤员旁边的高大汉子突然大声喝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虎子!”拿药的中年人喝斥了一声,然后转向盗猎人:“兄弟,您让我们搭车,还没来得及感谢呢,怎么称呼?”

  “赵岳!”盗猎人懒洋洋地说道。

  中年汉子笑了笑:“朋友实在!可惜我不能告诉你我们的真名实姓,你就叫我老狼好了。既然让你看出了是枪伤,那我也不必隐瞒了,我们几个是犯了事的,在罗布泊迷了路,没想到又遇到这场暴雨,若不是您仗义,我们肯定完了。今天大家都困在这里,最好相安无事,雨停了,还免不了麻烦兄弟送我们走出去,钱方面一定会让您满意的。”说着,他又看了眼阿木汗三人。

  赵岳微微一笑:“你们做过什么我不关心,我要告诉你的是,那伤有好几天了吧?腐肉不挖出来,再好的药也没有用。”

  老狼面露难色:“这个我也知道,不过没有人会动这个刀子,否则也不会耽误到现在。”

  赵岳淡淡地说道:“信得过我吗?信得过我就试试!”

  老狼又盯着赵岳看了好一会,仿佛这才相信,他转向受伤的那个人:“豹子,忍得住不?”

  绰号叫豹子的年轻人咬着牙,苍白的脸上不知是汗还是雨,使劲地点了下头。

  听过这番言语,王轶与阿木汗相互看了一眼,阿木汗拿起一盏酒精灯来递给赵岳:“消毒用吧!”

  赵岳并没有伸手接过,目光扫视了洞内的每一个人,然后落在了佟雨的身上,他站起身来走到佟雨的面前,将猎枪拿了下来,递给佟雨:“帮我看着,好吗?”

  佟雨怎么也没有料到赵岳会找上她,虽然她并不是一个完全娇生惯养的人,但这种情形还是头一次遇到,不禁有些迟疑地看了一眼王轶,面对这群彪悍的人,王轶也只好点了点头。

  赵岳抽出一柄匕首来,先用白酒清洗了一下,然后放在酒精灯上燎了几个来回,算是消了毒。然后走到那名伤员的面前,叫老狼虎子阿木汗还有那个一直低头戴帽的人分别按住了伤员的四肢,嘴里堵上东西,开始动手术。

  佟雨拿着猎枪与王轶坐得远远的,那名三十多岁的女子走了过来,冲着佟雨一笑:“妹子,你不用怕,雨停了,我们就会离开。”

  佟雨冷笑了一下,并没有搭言。

  那名女子接着看了一眼王轶:“你们怎么被困在这里了?”

  王轶刚才还有些慌张,但现在已经心绪平稳了,说道:“我们是越野车队的,车子出了点问题,耽误了,结果赶上这场雨。”

  女子看了看洞外,雨依旧没有停的意思,叹了口气,然后很不好意思地问道:“他们都叫我花蛇,你们也这么叫吧,有件事想求求你们,还有吃的吗?我们有一天多都没吃东西了。”

  佟雨仔细看了一眼花蛇,见她果然是疲惫之极,想到刚才老狼说他们在罗布泊迷了路,看来是真的,于是忙打开包裹,从里面拿出一块面包和香肠来递了过去。花蛇眼中顿时放出光来,拿过面包香肠便大嚼了起来,几次险些咽到,佟雨急忙又递上了水。

  王轶没有说什么,心中却在担心,这几个人不以真名示人,看来所犯的事肯定不小,他们都饿着肚子,阿木汗准备的干粮也不多,分下去,恐怕真的就谁也走不出罗布泊了,说不定还会因食物短缺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切外来的灾难倒也罢了,其实最难测的还是人心。

  赵岳给豹子打了一剂麻醉针,这是他盗猎时用的,剂量不大,药效很快就过去了,豹子再次被疼醒,若不是嘴里堵着东西,他一定大声叫起来,即便这样,腐肉挖净之后,他还是又疼晕了过去。

  上完药,赵岳拿回自己的猎枪依旧倚着墙角坐下。

  阿木汗也回来了,坐在王轶的身旁,低声说道:“沙金海在那边!”

  王轶顿时吃了一惊,难道就是福全村最好的向导沙金海吗?既然有沙金海在,这群人怎么还会迷路呢?沙金海不是没有鼻子吗,刚才怎么没有发现呢?想着,他便望了过去,借着洞外闪电的光,只见那戴帽子的人脸上绷着两道细线,原来是戴了一个假鼻子,所以刚才忙乱间并没有发现。

  仔细辩认,此人果然与在旅店里站在窗台上的那个人有些相像,他怎么会与这些人混在一起呢?

  佟雨也立时警觉了起来,用目光询问着王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