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梦境
韩兮2021-04-08 11:002,192

  回到宾馆,王轶再也记不得自己说过什么了,酒精以及这两天的劳碌让他很快就睡着了,并且做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梦。

  阴霾的天空,下着灰色的雪,如冰晶一般,寒冷入骨。

  隍都城外废弃的一个防空洞中,一名身穿白裙的女子横倒在地上,蜷成一团,她仿佛不是真实的,直到身下溢出了血,洁白的雪,鲜红的血。

  积雪已经融化,冒出热气腾腾的青烟,血包裹在这个女人蜷缩着却十分曼妙的躯体,如果从天空看下去,宛若一朵正在盛开的美丽的花,红的花瓣白色的蕊,在这雪中恣意地绽放。

  这是谁?王轶并不认识,却感到阵阵地心痛。

  一扇窗子,正对着防空洞口,透过淡淡的窗雾可以看到窗前站着一个人,他正冷漠地看着这一切,也可以说是冷静,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的变化。

  这个人身材很瘦小,却留着长发,他正是关涛。

  关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王轶思忖着,转瞬间,他突然发现这是不可能的,自己又处于什么地方呢?却能将这个场景看得清清楚楚。

  王轶觉得自己置身在事外,却似乎已经融入到了这个场景中,透过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观察着所发生的一切。

  关涛的心脏在跳动,带动了他脸上的肌肉,悸动着,发出刺耳的笑声,那笑声似乎并不是来自于胸腔最阴暗的深处,而是他的身后,一只手,从秀发中伸出来的手,一根手指,长长的指甲上画着奇怪的图案呢?女人的笑嘶哑可怖。

  王轶想上前阻止,但任凭他怎么喊,关涛似乎都无法摆脱那只手。

  一条翠绿色的蛇,吐着火红的芯子,在女人的指甲上游动着,仿佛活的一般,根本不是画上去的,而是隐藏在那个指甲的下面。

  苍白的手掌从后面转过来,指尖轻轻地触在关涛的额头,想必是痒痒地,微微有些疼痛,仿佛是一种幸福的挑逗,血液从额头与那指尖的接触点渗了出来,慢慢地流到了关涛的胸前,还有肩头,接着,关涛的长发在空中飞舞,散乱着,张扬着,天灵盖慢慢地,象合页一样被那指尖轻轻地掀起了一道缝,赤红的血色闪了出来。

  王轶感到浑身发冷,难道这就是关涛大脑被取走的场景吗?

  但很快的,他否认了这个说法,眼前的一切过于诡异,太不真实了。

  最初的时候,关涛看上去还有所警觉,但渐渐地,他仿佛毫无知觉了,脸上表情十分淡然,转过身子离开了那个窗口。

  他要去哪里?王轶着急地想着,于是,便也跟在了关涛的身后,是的,他意外地发现,原来自己竟然能够穿过那扇窗子,进入到关涛的卧室,这是一套一居室,王轶自信从来没有来过,也许,这就是关涛现在的住处。

  关涛死后,为什么没有去他家看过呢?

  王轶觉得自己过于失职了,也许在关涛的家里会隐藏着什么线索。如果这个梦醒来,我一定要去关涛的家里看看。

  此时的关涛已经走进了洗手间,打开了灯,站在镜子的前面。

  镜子中的关涛显得有些憔悴,两只眼睛红肿着,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赤裸着上半身,苍白而瘦弱的身体,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额头有一道血纹,但他似乎根本没有理会,而是弯下了腰,仿佛是发泄一样,狠劲地洗了一把脸,冰凉的水扑在脸上,血止住了,他整个人一下子也似乎清醒了许多。

  但身后的王轶却看到另一幅可怕的景象。

  当关涛弯下腰的时候,镜中出现了一个身影,竟然是王轶自己,没有丝毫的动作,站在那里,瞪着一双失神的眼睛盯着镜子,仿佛在看着什么,也仿佛在想着什么。

  如果关涛看不见我,那么,我怎么可能出现在镜子中呢?王轶百思不得其解。

  这场景令人匪夷所思,再看关涛,伏在水池上,依旧在随意地放松地洗着脸,直到他突然看到了水池中的流水在清亮中慢慢地泛起了红色的水沫。

  血,关涛睁大了眼睛,他急忙抬起头来,遮住了镜子中的王轶,也许,此时镜中的王轶已经自行消失了。

  镜中的那个年轻人额头被完全割开,伤口夸张得像鲶鱼的嘴一样张开着,十分难看。

  此时的关涛应该十分害怕才对,但他没有,只是木然地伸出手来,拽了拽自己的头发,将天灵盖就这样慢慢地掀了起来,露出了自己的大脑,象正在冒着热气的豆腐脑一样鼓了出来。

  王轶感到这个景象万分恐怖,他不禁啊了一声。

  这一声来得很突然,关涛似乎有了警觉,他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眼角动了一下,接着,两腮堆了起来,竟然笑了。

  关涛的眼神转动了一下,王轶觉得那是在看自己,难道他已经发现自己了吗?

  正想着的时候,突然,只见关涛的大脑如同一个球一般,从脑颅中滚了出来,沉重地掉在了水池中,发出一声巨响,慑人心魄,就如同死人的心跳一般!

  王轶猛地惊醒了,浑身出了一场透汗。

  梦,这肯定是一个梦。

  睁开眼睛,对面坐着五个人,刘佳和陈千,还有刘晨东,柳菁菁以及一个长着国字脸的中年人。

  摆脱了恶梦,这种感觉真好,但眼前怎么会出现刘晨东和柳菁菁,还有,这个长着国字脸的中年人又是谁呢?

  王轶努力地不再去想那个梦,而是把目光投向刘晨东,眼角的余光可以看到,陈千与刘佳的表情都十分难看,两个人脸色有些发白,一看就是宿醉后的样子,那个长着国字脸的人面无表情,而刘晨东则满脸的怒容。

  “你们睡得倒挺香吗?”刘晨东的语气中带着嘲讽的意味,旁边柳菁菁的脸上也愠色。

  王轶此时才完全清醒了,他立即明白了,自己与刘佳陈千喝了酒回到宾馆睡觉,结果刘晨东柳菁菁带着这个国字脸来了,先是叫起了他们两个,最后才把自己叫起来,他瞄了眼窗外,漆黑一片,已经夜里了。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某部队的调查专员。”刘晨东说得竟然是“某部队”,没有任何解释,很显然,这个国字脸的身份比较特殊。

  王轶等三个人木讷的点了点头。

  “上面已经决定了,让咱们退出关涛的案子,已经交给他来处理。”

  “为什么?”王轶急忙问道,看了眼刘佳与陈千,两个人的表情也证明了他们在想同一个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离境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