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二度求亲
痞子拜格2021-07-08 12:532,292

  “老爷,少爷回来啦,少爷回来啦。”年轻的门卫还未进府,便兴奋地高声嚷嚷。

  云忠忧心如焚,一直等到侧堂,不安地踱来踱去,此刻一听见云奇回来的消息,匆忙奔了出去,险些撞了门框。

  “奇儿——”

  “我且问你,你曾为我定下的亲事,是否已退?”

  “早已退了。”

  云奇吸了一口冷气,面色看不出的萧索。

  “怎么了?”云忠疑惑。

  “我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什么事?”云忠从未见他如此无助,心里一阵心疼。

  “我想要父亲为我求亲。”

  “求亲?”云忠又惊又喜,“不知奇儿看上了哪家女子,为父一定尽我所能成全你。”

  “洛阳年家之女年春雨。”明知孤注一掷,却为何舍不掉,放不下。

  “年春雨?”云忠皱了眉头,“她不就是被退婚的姑娘吗?”

  “云奇心中所属,便是她。”

  “可……”云忠面露难色。“可奇儿亲口拒绝了这门亲事啊。”他提亲时,言辞凿凿,不容反驳,拒婚本已羞愧难当,如今若再去提亲,让他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云奇此生,非卿不娶。”

  云忠眼神复杂,心底涌起一阵酸楚。情深深几许,对卿无奈何。

  “父亲,我求你。”云奇‘’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心知强人所难,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你……”云忠大惊失色。“你快起来。”

  他却还是端直地跪着,态度决绝。

  “你快起来,我答应你便是。”

  “谢父亲成全。”云奇仰面,眸子里浮起几丝感激的光芒,融化了往日怨的冰雪。

  “我明日一早,便亲自去年府提亲。”云忠慈爱地拉他起身。

  “不,今日便去。我陪父亲一道。”云奇听见明日,心里着急,慌忙站了起来,牵住父亲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奇儿何以如此之急,提亲非儿戏,总要置办些礼物,才合适。”

  “府中定有库存,父亲快派人去取,我们马上就去。”

  “这……”云忠面色尴尬。

  “父亲,我此刻急得很。”

  “罢了。”云忠无奈长叹,吩咐下人取了几份厚礼,随同云奇坐了一辆豪贵的马车,赶往年府去了。

  深红大门,恢弘宅院,虽显富贵之气,却并不十分张扬、陋俗。

  “老爷,户部尚书云忠来访。”

  “他来做什么?”唐素兰近日心情愉悦得很,听见云忠来了,面色却有些不郁。

  “快请尚书大人进来。”年富成喝着茶,微笑道。

  “我总觉得他来,准没好事。”唐素兰皱了眉头。

  “夫人,多虑了。”年富成不以为意地笑笑。

   

  “尚书大人到——”话音刚落,一穿紫衣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脸上虽镇定自若地笑着,却藏着几丝局促。

  “呀,云忠兄来了,欢迎欢迎。”年富成慌忙起身,迎了上来。

  “富成,许久不见,吾弟越发年轻了。”云忠客气地笑笑。

  “不比吾兄忧国忧民之胸怀,想来惭愧。”

  “富成客气了。富成不仅置业有方,难得乐善好施,是洛阳城里有名的大善人,着实令为兄钦佩呀。”

  “吾兄如此说,便折煞我了。”

  “云尚书大驾光临,快请坐吧。”

  “许久不见,弟妹可好?”

  “托尚书大人的福,素兰一切安好。”唐素兰笑笑。

  云忠面色有些尴尬,无言以对。

  “云奇见过年老爷、年夫人。”云奇立在一边,听了半天,见父亲尴尬,忍不住上前一步,恭敬行礼。

  “这位是?”年富成疑惑不解,看向云忠。

  “犬子云奇,当朝骠骑大将军,常年驻守边关,护国安疆土,因我昨日生辰,又是小年,故回来与我祝寿。久闻富成善名,今日特意随我一同来拜访。”

  “云公子不仅少年英才,爱国爱民,又孝顺父母,真是难得的好儿郎。吾兄有这样一子,真是天大的福气。”

  “年老爷谬赞了。云奇今日来,实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云公子请说。”

  “我与令千金春雨边关偶遇,一见钟情,相伴相持,情根深种,希望年老爷将春雨许我为妻,我必一生爱她护她,苦难不舍,生死不弃。”

  “可春雨已有婚约。”年富成一惊。

  “什么时候的事?”云忠大惊失色。

  “腊月初八,便是婚期。”年富成道。

  “呵呵…”云忠面色尴尬,“吾弟嫁女,竟也不通知为兄一声,让我也沾一沾喜气?”

  “实在是小女脾气古怪,不欲操办,只打算府中人一起吃顿喜宴,多有得罪,还望云兄见谅。”年富成赔笑道。

  “无妨无妨。”

  “年老爷,请听云奇一言,我与春雨早有婚约,春雨若嫁人,也该嫁给我。”

  “若我没记错的话,云公子与春雨的婚事,早已退了。”唐素兰一直未开口,此刻见他重提旧事,便想起他父亲初时提亲的蛮横,心中气恼,一口回绝了他。

  “夫人有所不知,我常年驻守边关,对家中事务不熟,父亲写信给我,说是已为云奇慧甄佳人,云奇拒婚书上,言说心有所属,可却不知,所属之人,便是春雨。”

  “这是怎么回事?”年富成糊涂了。

  “我与春雨玉门相遇,一见钟情,拒婚便是因为云奇已属意春雨。那时,春雨化名阿年,我是以不知,便拒绝了这门亲事。”

  年富成和云忠得知事情真相,俱是一阵唏嘘。

  “后来,我遭到埋伏,深受重伤,得春雨相救,桃林四日,两人相守相依,早已情深意重,此生非卿不娶。玉门关前定下婚盟,谁知春雨却独自回了洛阳,几日后竟要嫁做他人妇。”他声音暗哑,说到动情处,险些哽咽,仿佛字字血泪,令听者痛惜。

  “这……”年富成面色尴尬,他竟不知还有这样的事,若真如他所言,春雨岂不成了脚踏两只船的坏心女子。

  “云公子口口声声说与春雨在玉门关前定下婚盟,可有婚书为证?”唐素兰愠怒。

  “口头为凭,并无婚书。若夫人不信云奇诚意,我立即向皇上请命,求他赐婚。”

  “你……”唐素兰大怒。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弟妹别恼,小儿确是对令千金用情至深,才言语唐突。如今诸事还有疑惑,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误会。小儿自幼诚实守礼,不说谎话,他既说与令千金定有婚盟,我相信此事绝非子虚乌有,何以令千金如今要嫁做他人,这其中是否有何隐情,而她所嫁,又是否真是真心?”

  “这……”年富成面色犹疑。

  “春雨此刻不在,无以对证。等到春雨回来,我一定要她给二位一个满意的交代。尚书大人和云公子也累了,就先请回吧。”唐素兰心中不郁,出言赶人。

  “那我和小儿就不再叨扰了。”云忠拱手行礼,举步离开。

  “云奇告辞。老爷夫人保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