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湖心亭巧遇梅仙
痞子拜格2021-06-28 20:593,112

  八月十四。洛阳城。

  “小姐,我们终于到洛阳城了。”一着粉色衣衫的姑娘喜笑颜开。

  “是啊。终于到了。”那被叫做小姐的姑娘穿了一身青色裙装,额间印着一只鸢尾花。

  “这洛阳城可真热闹……”莺儿笑道。

  “快走,快走……”

  “哎,你这么急着去哪儿呀?”

  “你还不知道呀?”

  “什么?”

  “湖心亭近日请了一位说是什么歌声天外来的什么姑娘,今日要在湖心亭唱曲,我们都赶着去听呢。”

  “哦,不就是个唱曲的吗,有什么了不起?”

  “听说那姑娘不仅曲唱得好,长得更是人间绝色啊。”

  “哦哦,原来你是为这般,哈哈……”

  “你不去我可就去了。”

  “去,当然去啊,干嘛不去?”

  ……

  两个布衣的青年男人匆匆从紫鸢和莺儿身边走过。

  “哎,小姐,他们急匆匆地这是要去哪儿呀?”莺儿微笑。

  “湖心亭。”紫鸢唇角勾起。

  “湖心亭?”莺儿呢喃。

  “走吧,我们也去湖心亭。”紫鸢柔声道。

  “是。”莺儿一笑。

  湖心亭本是一座建在一片湖中的一座凉亭,因为两岸高山巍峨,湖水清澈,风光秀雅,因此常有文人墨客在此相聚,饮酒赋诗,后来,有人依水而建,建了一座酒楼。酒楼环境清幽、装饰雅致,很受洛阳人民喜爱。

  “小姐,我们到了。”莺儿喜笑颜开。

  “恩。”紫鸢轻轻道。

  两人走了进去,才发现这湖心亭今日客已爆满,一个空座都没有,别说是想独坐一张桌了,就是想与人拼张桌子,都难。

  “小姐,我们坐哪儿呀?”

  紫鸢举目四望,却发现座无虚席。

  “哎,小姐,你看,那张桌子只坐了一人。”莺儿喜道,以手指了指。

  紫鸢顺着莺儿指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那恰好位于亭中的一张方桌,里面坐了一位白衣公子,虽远远看不清容貌,却气质出尘。

  “走吧。”紫鸢微微一笑。

  “真过去呀?”莺儿面露难色,其实她仔细一想,这酒楼名唤湖心亭,而那亭中只摆有一张桌子,那公子能够在那落座,想必也不是凡人,况且他此刻虽然只有一个人,却也未见得不是在等人。

  “恩。”紫鸢抬脚,走了过去。

  “好吧。”莺儿忐忑不安地跟了过去。

  紫鸢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走到那方桌跟前,并未说些什么,只是优雅地挑了那白衣公子侧面的椅子坐下,莺儿则拘谨地立在一边。

  那白衣公子手里把玩着一把折扇,眼神看向远处山水,虽觉有人落座,却并不以为意。

  没过一会儿,一位掌柜模样的人走了出来。

  “欢迎各位客官今日惠临湖心亭,想必大家都为天籁歌声而来,那么我就不再多说废话,下面有请莹蓉姑娘。”掌柜朗声高呼,四座客人皆是鼓掌欢迎。

  不一会儿,一位红衣女子手抱琵琶而出。

  “各位客官有礼,莹蓉初到湖心亭,便受众位盛情,那么,我便唱一曲我最拿手的曲子来回报各位吧。”那红衣女子说完,坐了下来。

  轻拢慢捻抹复挑,待到琴音调好,一缕清音伴随着碧波幽幽而来。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声音清越,宛如山涧流水。

  众人皆屏气凝神,注视着那红衣女子。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唱到此处,又柔情似水,粉腮含笑。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那女子越唱越急,声音中含了几许哀怨,仿佛她已成了那身葬马嵬坡的杨玉环。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声音陡然一转,仿若银瓶乍破,满腔的痴缠和怨怼撒了一地。

  ……

  琵琶声断,那女子的泪也干了。

  四座皆惊,满腹哀愁,一时不能语。

  紫鸢不由一阵长叹,轻道,“花在枝头枝不惜,花落流水枝方知。”

  那白衣公子听的此言,握着折扇的手忍不住微微一动。

  “大家说,莹蓉姑娘唱得好不好?”掌柜高声道。

  “好是好,可这太伤感了。”

  “是啊,明日中秋,莹蓉姑娘不如为我们唱点儿祝团圆的曲子吧。”

  “好,那莹蓉就再唱一曲《但愿人长久》吧。”那红衣女子展颜一笑,眼神看向某个人。

  那人仿佛感受到她的注视,停了手中的笔,转眼冲她微微一笑。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琵琶轻拨,莹蓉声起。

   

  “莺儿,曲已听罢,我们走吧。”紫鸢起身。

  “是。”

  紫鸢走了两步,转头微微一笑,轻声开口,“叨扰多时了,公子不恼,紫鸢十分感激。”说着,冲那白衣公子微微作了一个揖。

  行完礼,款款离去。

  “紫鸢姑娘。”那白衣公子见她就要走远,轻轻唤了一声。

  “公子,有何事?”紫鸢侧身。

  “花在枝头枝不惜,花落落水枝方知?”那公子轻轻扬眉。

  “紫鸢偶有所感,不知公子有何指教?”紫鸢微笑。

  “洛梅无意指教,只是姑娘所想,正和我心。”白衣公子缓缓展开折扇,白色的扇面上画有一副落梅图,上书两行小字,恰好是这两句。

  “天下竟有如此巧的事情。”紫鸢转过身,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我这幅落梅图昨日刚刚完成,并未有谁见过。”洛梅心中疑惑。

  “紫鸢冒昧,不知道这算不算心有灵犀一点通?”紫鸢展颜一笑,额间的鸢尾花仿佛也粲然盛开。

  “心有灵犀一点通?”洛梅呢喃,而后一笑。

  “不对不对。”紫鸢见那白衣公子一笑,仿佛很是赞同,反而却摇了摇头否定自己方才所说。

  “哪里不对?”洛梅笑问。

  “心有灵犀一点通,说是两人心有灵犀,旁人一点拨,便心意相通,可是,我与公子初见,湖心亭中共同听曲,并未有旁人点拨。”紫鸢娓娓而谈。

  “那依紫鸢姑娘而言,该叫什么?”洛梅仿佛很有兴致,听她说下去。

  “心有灵犀不点通。”紫鸢展颜一笑。

  “不点通?”洛梅大笑。“姑娘此言,闻所未闻。”

  “紫鸢陋识,让公子见笑了。”紫鸢垂眸,佯装害羞。

  “紫鸢姑娘不如坐下来,洛梅愿闻奇音。”

  “好。”紫鸢听得此言,也不扭捏,优雅坐了下去。

  “知音难觅,我敬紫鸢姑娘一杯。”

  “好。”

  两人皆是一饮而尽。

  “花在枝头枝不惜,花落落水枝方知,不知紫鸢姑娘如何想?”

  “树荣树枯,花开花谢,本是自然规律,可文人骚客因了自己内心的情绪,所以才会把花落流水也看做伤怀之景。我方才一时心中悲恸,才会说出这种话来。公子天人之姿,又何必如此介怀?”紫鸢面色平淡。

  “姑娘所言有理。树荣树枯,花开花谢,确是自然规律,可倘若没有了文人这些惜花的情怀,这些花草岂不寂寞,人间也少了些乐趣?”

  “呵呵。听公子这么一说,紫鸢竟觉得那些花草是何等的幸福,能得公子这样的人垂爱。”紫鸢展颜一笑。

  “花草有人怜,人间自安乐。”洛梅一笑。

  “好个花草有人怜,人间自安乐,公子胸襟,紫鸢折服。”紫鸢眼里,满是赞赏。

  洛梅一笑,并不言语。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亭台对面,那红衣女子已歌罢,正在收琵琶。

  “累不累?”一个蓝色布衣的公子走了过来,递给她一杯茶水,然后小心翼翼地替她擦了擦额上细细密密的汗珠。

  “不累。”莹蓉温柔一笑。

  四目相对,笑满柔情,缱绻之意,羡煞旁人。

  此刻幸福满怀的莹蓉,不会想到那年冬天,有一个名叫五爷的男子身着大红袍,骑坐在高头大马上,于漫天飞雪之中,携锣鼓声声,八抬大轿,行了几百里,欢欢喜喜地去风雅楼迎她。

  却换来一句,她已随别人走了。

  那男子颓然而坐,在风雪中坐了良久,两鬓都已花白,不知是一瞬白了头,还是大雪沾了发?

  锣鼓已远,八抬大轿亦走,来时浩浩荡荡,走时,形单影只,一匹孤马,一个人,漫天飞雪中那沉重的脚印,带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死灰的心。

  也许,你说的对,就算我来了,你也不一定还会在原地等我啊……

  “莹蓉,我们回家吧。”

  “好。”

  说着,那身着蓝色布衣的公子背起莹蓉的琵琶,莹蓉拿着公子的画筒,相挽而去。

  后来,莹蓉常驻湖心亭唱曲,而公子则在湖心亭帮人作画,这一对湖心亭的佳偶美名远传,遂有好事者追寻他们的前尘往事,编著成说,一时在洛阳城广为流传。

  “他本洛阳贵公子,云游远至风雅楼。风雅楼中遇莹蓉,春心皆动两相拥。奈何天公不作美,家道至中落清贫。双亲难度齐赴亡,留他茕茕孑然身。公子悲痛欲自绝,奈何不舍莹蓉深。蓝色布衣如初见,不远万里赴雅楼。情人两相见,双双清泪现,啊,清泪现……

  她本官家大小姐,奈何沦落风尘身。孤高自傲守玉洁,终遇良人成双蝶,啊,成双蝶……

  携手双双归洛阳,湖心亭中共景赏。你自唱曲我不语,丹青一幅碧水图,曲罢图成共还家,啊,共还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杏花枝头听春雨——我在江湖捡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