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前進福虎山
昔昔酉酉vinegar2021-07-25 21:513,124

  定安進到大帳,「二哥。」平紹瑞正在安排後續收復狄人部落的事宜,見到定安和高桓邦進來,忙招呼兩人坐下。

  「殿下要和我們一起回京嗎?」

  「不,我和木頭安兩人要一起去福虎山一趟。」高桓邦仍舊繼續叫著晨桉的綽號,不過也剛好可以成為定安的綽號。

  「我沒有說要和你一起去啊。」定安不滿的說道。

  平紹瑞滿面疑惑,定安趕緊向他解釋,她從斷妙毒、墜子上的機關、庫蘭海曼的供詞,講到他們要去福虎山找到東冕大師,並且調查究竟是誰操控這一切。

  「怎麼不先去查送毒人,而是先去找什麼東冕大師呢?」

  「這東冕在兩年前好巧不巧就來到這辰丘部落,又好巧不巧送給庫蘭海曼一個會發射暗器的墜子,又好巧不巧讓放進可以抹毒的銀針,又好巧不巧庫蘭海曼得到斷妙毒。我是覺得這東冕那必定有些什麼是值得追查的。」高桓邦一連好幾個好巧不巧,就這樣將他們兩人其實想去查東冕是不是羅文宇的目的給遮掩過去了。

  「你們怎麼就這麼確定東冕大師是在福虎山?」

  「因為往南邊只有福虎山這一座山符合他的需求。」這山終年雲霧繚繞、樹影重重,進山後不走幾圈冤枉路是出不來的,而這很難不讓人懷疑其中被人設有迷宮、機關。

  平紹瑞沉思了一會,「確定要去嗎?」

  「確定。」定安答道,畢竟還有找到羅文宇這件事情要辦,但她並沒有和二哥說明這點,「雖然我所統領的火攻部隊和步兵隊傷亡慘重,是應該回京親自撫卹軍士們的家屬,但眼前這件事情是不辦不行。也好在因為士兵變少了,可以先併入其他部隊,委由其他統領代為管理。」

  「交給我吧。」平紹瑞說道,「何時出發?」

  「待會就會走,我差不多都收拾好了。」

  「恩。大軍會在兩個時辰之後會拔營啟程回京。先走也是好,掩人耳目之類的。恩……找一小隊輕騎跟著吧。」

  「不用了二哥,這一趟出行我不希望引起太大注意。」

  「那行吧。」平紹瑞也不堅持,「不過……殿下當真要隨行嗎?實在是不希望打擾到您的安排。」

  「那當然,我得保護木頭安才行。」

  「這……」平紹瑞遲疑的看向定安。

  定安回以一個無奈的眼神,嘟囔著回嘴,「我保護你還差不多。」

   

  「我代父母親多謝殿下,那舍妹就交給您了。」平紹瑞頓了頓,「雖說您乃貴人,這麼說可能有些唐突。但定安是我們家的掌上明珠,還望您能……完璧歸趙。」

  儘管大致上理解二哥要表達的意思,但定安內心仍舊充滿感動,果然還是家人最疼自己,捨不得自己被欺負。

  「哎!那當然!」高桓邦拍了拍胸脯保證道,「回去告訴你大哥,等我拜訪完東冕大師,回京之後會去找他討論新遊戲的。」

  平紹瑞點點頭,心裡只想著自己大哥怎麼就交了這麼一個吊兒啷噹的朋友。

  「謝謝二哥,也麻煩二哥和父親母親說一聲。」

  平紹瑞答應下來,轉向高桓邦說道,「殿下,末將想單獨和定安說一兩句話,不知可否?」

  「沒問題,我去帳外等你們。」

   

  「怎麼了嗎二哥?」

  「恩……」平紹瑞猶豫著,看著定安姣好的面容,思索著。

  這寶貝妹妹是他從小看到大的,雖說個性有些冷淡,在朝野、軍中以及一些閨中還是有些朋友的。不過這妹妹究竟是什麼時候認識高桓邦這個不能說荒唐但也不是很正經的親王,他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就連大哥平紹清平時和高桓邦見面,自己都很少和高桓邦打到招呼了,何況是定安呢。

  而且……雖然平紹瑞不敢講出來,但這高桓邦似乎和定安很是親近,定安也沒有想要迴避的意思,但這親王的風評也沒有到多好啊,再說了,祖訓明文規定著不可捲入朝堂政黨爭鬥,萬一……萬一這高桓邦看上了自己家妹妹那該怎麼辦!從他來之後就一直把親家親家的掛在嘴邊,我家妹妹不管是相貌、資質、武功那都是一等一的好,嫁給這沒未來的親王可不是糟蹋了?

  想著想著,平紹瑞一時出了神,只顧著在心中物色一個他自己也滿意的妹婿,渾然忘記定安就站在自己面前等著。

  「二哥!」定安忍不住出聲叫道。

  平紹瑞沉浸在妹婿物色中,戚耐耒的話長得一表人才,帶兵打仗的能力也是不下於我,算是可以託付的對象,不過他是不是有個姑姑在宮中做了貴妃阿,等等!哎呀不行不行,他那姑姑是高桓邦的母親呢,這可不行,儘管高桓邦和大哥的友情挺不錯的,但實在是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牽扯了。

  「二哥!」定安大聲喊道。

  「哎!」平紹瑞這才回過神來,「抱歉抱歉,二哥恍神了。」平紹瑞滿臉歉意。

  「二哥留我下來是有什麼話交代嗎?」

  平紹瑞擠了擠鼻子,有些為難的問道,「你看這靖永王……靠譜嗎?」

  定安笑了出聲,「二哥,別擔心,他雖然看著不甚正經,但是還是個遇事沉著冷靜的靠譜之人,再說了,就他這貧嘴,這一路上大概是不會無聊了。」

  「究竟是什麼時候認識的,我怎麼都沒印象你認識靖永王阿?」

  定安想了想要怎麼回答,「恩……這算是個說來話長的故事,不過簡單說的話,我剛認識他的時候還不知道他是靖永王,他那時也不知道我的身分,而他那時候就很照顧我了。我們算是……市井中的患難之交?所以別擔心。」這算是實話吧。

  「行吧,你覺得沒問題就沒問題吧!」平紹瑞嘆了口氣,「但還是不放心自己妹妹這樣單獨和男人出遠門阿。」他有些惆悵的說,想來這還是定安第一次單獨行動。

  定安失笑,「我這行軍打仗不都和幾千幾萬個大男人一起出遠門了嗎?二哥就別擔心啦!」

  「這不一樣嘛!」平紹瑞在嘴裡督囔著,接著從懷中掏出一塊小玉,方方正正的,底部飾以紅穗子,看著像是個令牌,「你把這個帶在身上,若是遇到事情需要協助就到有這個標記的店面裡,出示這塊令牌,整個城市的土衛門便都會聽你調遣。」

  定安接過令牌,又是一股熱流暖在心中,二哥竟然將土衛門最高指揮的令牌交給了他,可見他有多麼為自己擔心,父親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有讓自己知道怎麼操縱土衛門呢。

  「這件事情可不能讓父親知道,」定安打趣的說道,「要不父親一定會說你公器私用。」

  「不。」平紹瑞搖了搖頭,「父親也會這麼做的,我們養了這麼多暗衛,就是為了保護你們保護平家。」

  定安摸著玉牌上的刻紋,上面的符號中間是個『干』字,倒過來看就是個『土』字,兩邊則是各畫了兩個長方形,像是保護著中間的那個『干』。

  這土衛門是他們平家自北鄭開國後就一直養著的一批暗衛,約略有六七百人,其中也包含一些死士,分布在各個城市,甚至還有在南衛裡潛伏著的。

  朝廷應該是知道這批暗衛的存在,不過並未明確表示過什麼。

  這批暗衛不同於正規的平家軍,是只供平家差遣的隱士,且受過極為嚴酷的訓練,被培養成誓死效忠平家的小軍隊。只有平家家主或是小家主可以調派。

  這玉牌便是最高指揮的令牌,在此之前,定安甚至連小隊長配有的檜木令牌都沒有拿到過呢。

  「謝謝二哥。」定安道謝,並沒有想要推辭的意思,畢竟這一趟也實在是禍福難料,但她旋即想道,「但……二哥這樣就會沒有辦法得到土衛門的保護了……」

  「不打緊,你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再說了,你二哥會沒有辦法保護自己?」平紹瑞笑了笑。

  「也是,我二哥那是一個武功蓋世,豈會需要區區暗衛的保護。」定安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說罷,定安便將令牌收進懷中。

  「竟然毫不推辭,很不像你啊。」平紹瑞開著玩笑。

  「那當然,這是二哥的好意呢,而且我從很久以前就想看看土衛門了。」定安難得的像個剛拿到玩具的孩子似露出滿足的表情,「二哥就放心吧,我的名字就叫平安,不會有什麼事的。」

  「我相信你。行吧,你們就趕緊出發吧。」

   

  定安走出大帳,才發現高桓邦一直都在帳外等著她。她步履輕盈的走向高桓邦,拍了拍正參觀著整個營區的高桓邦的後背,「走啦!」

  高桓邦回過神,發現是定安後,給了她一個燦爛至極的笑容,定安忍不住失了神,剛剛都在忙著,這才發現這高桓邦生的真好看,劍眉星目,薄薄的嘴唇笑起來相當性感,高挺的鼻樑,發光的眼睛,以及擁有完美曲線的那笑起來都會向上抬的可愛的耳朵。

  「幹嘛笑成這樣。」即使心中有些怦然,定安仍舊面不改色。

  「看到你啊,看到這麼漂亮的女子阿。」高桓邦戳了戳定安的臉頰,接著低聲說道,「看到老婆啊!」

  定安又翻了白眼沒有理他,轉身快步走回自己的營帳,極力克制浮上臉頰的緋紅,不要一天到晚調戲良家婦女啦!

  「我都拿好了!可以直接上路了!」高桓邦在他身後高聲喊道。

  「小聲一點啦!你是想要全軍都知道我們要離開噢?」定安回身狠狠的念道。

  聞言,高桓邦故意壓低聲音湊近定安的臉,用氣音噴開她的髮絲,「前進福虎山!」語氣中的興奮任誰都聽得出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興邦安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興邦安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