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死亡旅行
王冠企鹅2021-03-12 10:043,257

  “滴答……滴答……滴答”漆黑冰冷如泼墨般浓重的颜色反射在段锦虚弱半睁的眸子里,眼睫毛承受了几滴雨水下落的重力而弯曲触碰到眼球。

  “……已经……天黑了吗?”模糊不清的呢喃声从段锦苍白的唇间泄露出来,继而一个巨大的闪电从天穹直坠而下劈开漆黑的夜色,也让他凝滞的思维瞬间回笼。

  “我这是在哪?!”段锦身体如同一条岸边拍打的鱼一下惊跳起来,他茫然四顾。

  在没有人声,没有灯光,没有任何现代痕迹存在的黑暗里卧伏着几个巨大的黑影。雨越下越急,被完全浸透的发丝一丝一缕纠缠在段锦冷到毫无知觉的脸上。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离开家门的时候看到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是十点十五分,现在……

  段锦想要拿手机看时间,却骤然想起自己并没有携带手机,用手机上的手电筒来照亮的计划自然也就泡汤了。

  难道是绑架?可是自己既不是家财万贯也不是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甚至自己都没有得罪过人,再说绑架的话绑匪在哪里?哪有绑了人自己就一走了之的?

  “有人吗?”脚下的路不是沥青水泥的,而是古旧的黄泥路,这一下雨就变得粘稠不方便。空旷的道路上徒留一丝有些不可察觉颤抖的回音,这里是山里吧,那重重高大诡秘的黑影应该是山。自己最后的记忆是……

  段锦一想到这里脑袋就会尖锐的刺痛,啊!对了!那封信,穆本兮给寄过来了一封古怪的信!借着些微的月光,段锦眼角瞟到一小块微微发亮的东西在他脚边。很容易忽略,他做出弯腰的动作,但是随即就静止住了——那分明是穆本兮寄过来的那封信。

  它是怎么到这里的?那封信再也不让人觉得温暖反而给他一种恐怖的跟踪者的感觉,但是不知出于什么想法,他快速把那封信从沾着雨水的泥地里捞了起来。他总觉得,自己这一切的遭遇都和这封信脱离不了关系。

  因为早上那让人难忘的寒冷,段锦特意穿的特别厚的大衣,这时候已经吸满了寒气十足的雨水变得不再保暖反而愈发冰寒。在这荒郊野岭,再感冒的话……段锦脱下湿透的大衣,哆嗦着深一脚浅一脚向前走。

  很庆幸的是这路虽然有些滑,但是很平坦。希望有谁经过,现在哪怕给我一杯温水也好,段锦想。

  可是一个人也没有,越走越绝望。

  安静又黑暗的环境里特别容易勾起人类的想象力,尤其是段锦现在感觉自己浑身发烫好像发了烧,神思更加飘忽。

  死寂的黑夜里仿佛传来了某种奇怪的稀唆声,那声音就像是小虫钻入你的耳道。

  依稀间段锦又仿佛听见了谁喊叫他名字的声音,他忍不住抬头四顾想要从这无边的黑暗里瞧出什么来。在段锦抬头的一瞬间,一道强烈的光束照射到他眼睛上,他反射性闭上眼睛。

  等等!灯光?是远光灯!

  他反应过来就朝悄无声息开过来的一辆大型巴士招起手来,他忍不住极度的欣喜,那是获救的希望。但是巴士并不做停留就要从他身边开过,难道是天太黑以至于没留意到他吗?

  段锦不想要这突如其来的希望从手中流走,他有直觉——这是唯一一辆能把他带离这里的车了。漫长的黑暗中跋涉已经让段锦失去对时间的概念,他慌了!

  身体已经自动做出反应,他急忙拦到那辆巴士的前面。强烈的灯光照射的他眼睛睁不开,他忽然想到,如果这车从他身上开过去也许这荒郊野岭会神不知过不觉。这想法瞬间升起,段锦这时闪避也不可能。

  一道拉长并刺耳的刹车声撕裂安静,那巴士就停在段锦额头前不到几厘米!

  后怕的感觉还没来的急升起就变成冷汗从他脸上滑下,那辆巴士前脸上装饰白花,那分明是一辆灵车!

  不知道什么的原因,段锦并不能看见车里的情形,甚至连司机的脸都看不清楚,就像隔着一个世界。本能的警告甚至高过于他对黑暗的山里有可能的低温和野兽的威胁,让他踌躇起来。

  “汪!汪!”一个高声的犬吠吸引住段锦注意力,他看过去。一个穿着黑色棉夹克牛仔裤的年轻人牵了一条狗站在他旁边想要上大巴车,段锦想难道他一直在我身后?

  那年轻人看见段锦眼神奇怪看他就热情笑:“你也是游客?”段锦闻言更加奇怪了,黑暗的山中自己走过来的游客?不过好歹是活生生的人,让段锦安心不少。这一安心下来,发烧的病情让他大脑持续晕眩起来。

  “你不上车吗?”那年轻人使劲安抚着那只金毛,看段锦样子:“这山里估计只有这一辆大巴,一晚上下雨……”段锦想想也是,与其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坐进去——就算喝杯热水也好。

  那年轻人反复安抚狗无效只好一把抱起自家狗跨上巴士,段锦紧跟其后,巴士在他们上车后就马上开起来了。

  “我叫薛明,是个IT工作者。当然啦,你也可以称之为码农,哈哈。”薛明上了车就把狗放下来,金毛进了巴士就收了声,夹起尾巴凑在主人腿边乖觉的样子。薛明拍拍金毛脑袋,对段锦说。

  段锦毫无回应,他呆呆的看着司机的脸——那是一张比之普通人苍白许多但形容端丽的脸,那是穆本兮的脸。

  穆本兮的脸一半掩藏在司机的大盖帽的阴影下面,他看见段锦注视他没什么反应的样子。

  “你看什么呢?”薛明看段锦又看穆本兮,随即古怪的咳嗽下:“那我先坐下去了。”气氛一时有些莫名,段锦无奈回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薛明已经走去寻找座位了。等等,哥们,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等薛明和他的狗走了,段锦心情复杂看着穆本兮:“你在这里干什么?“穆本兮淡定的挑挑眉毛:“如你所见,我现在是司机。”

  “这是怎么回事儿?”段锦拿出沾满了泥水的信封,穆本兮神色一变快速踩了刹车。全车人随着惯性向前倾斜,顿时怨声道哉。

  穆本兮没有理会,一把劈手夺过段锦手中的信封藏好,恶狠狠在他耳边小声吼道:“不要把它拿出来!”

  段锦看穆本兮郑重其事的样子一愣,下意识点点头。他和一个中年人说了几句话就拉了段锦到后排空座坐下,那中年人则替换了穆本兮的职责开起了巴士。

  段锦看着他的脸,有千万个疑问想要问出口。穆本兮仿佛知道段锦心中所想,他抢先出口:“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句话就堵住了段锦千万个疑问,他气急反笑:“你写信你自己不知道?你开车你自己不知道?你失踪你自己不知道?”

  穆本兮顿时沉默了,他低着头不说话。“那这辆车是怎么回事儿你不会不知道吧?”段锦最后无奈叹口气,和缓了语气道。

  穆本兮顿了顿还没说出话来,前排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短发女生回过头来:“还能是什么啊,这巴士是死亡之旅哟~”说着话还露出一个调皮的微笑,两个小虎牙闪闪发亮。旁边长发的女孩子不好意思一笑:“明明!不好意思,失礼了。”

  段锦赶忙摆摆手:“哪有的事儿,你说的死亡之旅是?”叫明明的短发女孩夸张张大嘴:“你不知道死亡之旅怎么上车的啊?”段锦尴尬,那女孩也估计没兴趣知道段锦的私事就继续兴致勃勃的说话:“就是啊……”一脸故弄玄虚的样子被长发女孩打断:“又在说那些奇怪的事情了,和陌生人不要开这样恶劣的玩笑啊。”明明吐舌头嘻嘻一笑,明眸清澈。

  黑色长发女孩一席话令段锦有些不知如何接话,直白的点出他的陌生人得身份,看似温柔有礼的样子其实充满警惕。倒是那个明明……段锦心有所感看过去,那个短发女孩却极其巧合般的看过来。四目相对,段锦像被水蛇咬到一样快速低下头,他看到她的眼神冰冷逼人。

  穆本兮朝向窗户的脸神色莫测,眼神藏有些让人看不透的东西。一时气氛有些过于安静,段锦想问穆本兮这几年过得怎么样,倒底在干什么,但是却也知道他不没人能从他嘴里套出话来。但是一些基本的寒暄,他说不出口。

  “暴风雨要来了。”穆本兮倚在玻璃上忽然来了一句,段锦看看窗外黑压压的云层还有越刮越大的风。他觉得自己有些口渴脑袋发胀:“有温水和退烧药吗?”“有。”穆本兮从巨大的旅行包里掏出一个保温杯,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板白色的药。”

  段锦吃了药,喝了温水,终于感觉好受些了。感觉穆本兮有些关切的神色顿时心里一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情也被他搁置在身后。

  巴士又停住了,门一开,一股几乎要潮气扑面而来。段锦看去,并没有人进来。

  一只金毛趁机溜了出去,薛明只好起身去追。段锦看着深沉的黑暗,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不能出去。这么想着他竟然叫了出来,一车人都回头看过来。

  薛明的身影已经滑入黑暗,他抱着狂吠的金毛回头。那司机却看也不看直接开了起来。

  “还有人啊,喂!”段锦激动的站起来大喊,所有人窃窃私语。前排的明明奇怪回头:“哪有人啊?”

  穆本兮一把按住段锦肩膀迫使他坐稳在座位上,双眼直视着段锦的眼睛,不易察觉的颤抖和疼痛从他按住段锦的肩膀传递过来。他口气强硬的压低声音命令:“没有……记住,没有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尸体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尸体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