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奇怪的发展
花生酱料2021-06-21 10:473,218

  注意,在书架里的『死亡赌徒』书籍的编号为02。

  “还算是挺顺利的,尽管摩登他可不怎么认为。”

  蔡从赌场离开,慵懒地笑道。

  到现在,他已经成功对摩登【死亡赌徒】02、镇长【血肉爵士】01,进行访问成功。

  除此之外,另两本书,名为『黑色吉他』、『地下医师』,这两位其所在的位置,也就不需要过多谈论。

  医师则居住是小镇里一家医院,另一位则处在酒厅。

  但是蔡先去拜访哪一个,在书的名字、内容中已经给予答案。

  灰,是小镇的保护色,雾将眼前的视野限制在五米左右。

  走在由石板铺成的长道,蔡抬起低下的头,一座座房屋里的人类都躲在窗户下,观看他。

  这令他表情有点不适,胸脯如被石头压住一样沉闷。

  “咳咳,错觉吗?这雾气越来越厚了……”

  可是别无他法,必须揭开这座小镇的秘密。

  蔡按照地图,来到了地图上标识的医院,其位置特意用红色标记了,仿佛是镇长也在提醒着他。

  前往医院的一路上,蔡尽量避免人群,渐渐的精神值也恢复到了65左右。

  “嗯?来到医院周围的雾气明显稀薄了,这一条跟之前的地方不太一样,小镇中心的雾气反而很浓重。”

  随着视野变得开阔,蔡敏锐地察觉不对劲,于是留了个心眼。

  他明白精神值的下降是带有一定幅度,离弃者在表演之台要尽快按照要求,饰演成合格的演员,也就是达成约翰应该拥有的结局。

  然而,完成考验的提示「血腥杀戮」,令蔡至今也没有太明确的想法。

  看上去,拜访镇长和摩登成功,只是走了个好的开头罢了。

  慢跑的脚步停止,视线从地图抽回,蔡知道,面前这就是医院了。

  观察环境。

  医院附近到处是房屋,蔡走近窗户看望(没有玻璃),房屋里面没有人居住,看上去废弃了很久,内部乱糟糟,摆放着陈旧的家具。

  没有一点生息的气味。

  而脚下,都长满了黑色丝状不怎么的杂草。

  蔡眉头紧锁,鞋子踩上去,厚厚的草溢出了黏糊糊的褐色汁液,很恶心。

  不过,他好歹也是经历过刻苦生涯的男人,更是待在监狱一个多月不洗漱的狠人,这不是小菜一碟?

  “啧,看来这所医院的主人,不太欢迎别人啊?”

  蔡调侃一句,打着小手电筒就是那么走了进去。

  医院外表并不算太破。

  因为没有人维修,大块墙皮因为老旧,落在了墙沿。

  陈列在走廊的水池里,稀碎的滴水声在幽暗漆黑的环境中,让人不寒而栗。

  “没人吗……滴水声?不,这里有人来过。”

  地面上的没有脚印,但水池一列,只有一个水龙头在滴水,而且在一段时间前,水渍也溅射到了地板上,让那一块显得更干净。

  有人在长时间于此用水洗过东西,在不久前,甚至还忘了关紧水龙头。

  推断完毕,蔡屏住呼吸,迈入更深部仔细查看。

  很快,一个意外之喜。

  “哦豁,人品爆发,7果然是我的幸运数字,瞧瞧,这是什么玩意?”

  模样古怪的棍型物吊挂在眼前,蔡犹豫几秒,手刚触摸到,接下来一道信息就是涌入他的大脑。

  法克朗「古老的钥匙,考验特殊物品,备注:插入鲜血之门,理智的心,可以唤醒钥匙的力量。」

  「指示二,小心镜子。

  指示三,疯狂的面孔下,目睹光于影处熄灭,沉默不语。」

  思考片刻,试着解读句子意义。

  蔡下意识扶着下巴,砸吧嘴。

  “之前的指示一,是——独步寻觅的人才能找寻幸福。

  可为什么在医院这里,会接连遇见指示?

  不管如何,这一串暗示,已经让我快要摸到这座小镇的事实了。嘿嘿,还真是挺兴奋啊。”

  说完,蔡手放在裤子边,兜里鼓鼓的,是左轮手枪,指尖感受到金属的冰冷,他得意地哼唧小曲。

  可谓,安全感十足。

  没错,他又跟摩登玩了几把,赢到左轮和三十颗子弹后,摩登便推辞溜了,这还真是可惜,蔡还没利用摩登到最大化。

  大步向前走,在整座幽静的医院,蔡开始了翻箱倒柜地搜查,进行了三个小时多的搜查。

  很可惜,一无所获。

  而此刻,蔡终于有点发愣,在病房31号门口,被一个破旧的木门死死关着,可尝试多次打不开后,让他深深记住了这个房间号。

  这他喵莫非是这个游戏,在致敬某公司的bug吗?

  “敢让我吃瘪,等着瞧!”

  随后,过了1个多小时,也不知道他从哪顺来一把消防斧,对着就是一斧头,然而砍在上面,就好像砍在空气上。

  蔡不得不放弃追究,深情望了眼这木门,“你等着,亲爱的。”

  便拍拍屁股就走了,继续一层一层的晃悠着,只不过肩上扛了一把消防斧。

  随着晃悠,时间也不断流逝,蔡也发现了他现在的奇异之处,不禁别人都以为他是约翰,同时蔡也感觉不到饥饿,疲惫也没有一点点的感受。

  不过,他也渐渐意识到这所医院里,相当寒冷。

  “精神值降低到60了,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推开最后一间病房,蔡感觉很累,差不多一样的陈设不要再来了昂!你好歹多个人,给点刺激好不好。

  也许是吐槽起了作用,当蔡推门一看,角落蹲着的不明生物,让他当场精神百倍,头也不昏了,脚也不乱了,腰也不麻了,恨不得抡起斧头就是一顿无脑输出。

  但是蔡还是冷静住了,没有狠下手,因为……这玩意好像是个人?

  “呜呜呜!救我!”

  对方口里吐着模糊不清的字句。

  蔡姑且把他当做一个人。

  (虽说他肉脑子有大半部分从脑壳里透着气,或许是他生来不同,浑身扎满了现实主义风格的绿色输液管,下半身拖着还带着一团团血膜肠子,手挤成畸形的肉瘤,让蔡一开始差点当成了异形。

  蔡的内心不免一阵阵泪目,真不愧是非酋,这座小镇奇怪的地方太多了。)

  恐怖游戏法则第二条,友好对待任何看上去能交谈,无论他长成啥玩意。

  想着,蔡便就是二话不说,弯腰,伸手就把那一大团肠子塞回了肚子,但好像还是会流出来。

  他很快,弄的一手血污,还热情地说道:“哦豁,先生别怕,我帮你暂时弄回去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如果蔡另一只手不举着消防斧说话,他已经成功营造好人的人设,并绝对感化到对方。

  “我不是坏人哦。”蔡甚至还强调说。

  似乎没有想到蔡如此“善良”,并不是来抓自己回去的,那人不由差点激动流泪,语句也顺畅不少。

  “噢,谢谢!你可不可以帮我拿个布,帮我包扎一下。”

  比了个OK的手势,蔡迅速抓起一坨现场的床单,再一次把肠子完整麻利地塞了进去后,这么流畅的手法,也多亏了,他多年处理各种内脏,并整个都掏出的老练手法。

  呼呼呼,这么久,我还是老刀未老啊!

  啊,什么?你说掏跟这不一样对吧,怎么可能?逆着来不可以就是了吗!

  然后就是一个八字包扎法,打了个满意的死结。

  蔡不由心中给自己打了个九分,扣的一分是,他包扎的手法因为一个月都没有亲自做香料包了,难免有些生疏。

  “实在是,太谢谢你了。”那人看到蔡如此细微的帮助,看来是他果然没有看错,这真的是一个带好人,“陌生人,很感谢你,不过,我们最好不要待在这太久,我们去地下三层,那里更安全。”

  蔡有些疑惑,刚刚他已经顺着第一楼搜查到顶楼,哪冒出来一个地下?

  莫非……思考只是一刹那,蔡也没迟疑,点点头,“好的,我背着你,这样,你也不要剧烈运动,否则肠子流出来不好收拾。对了,我叫约翰,你是?”

  “路得。”那人回答道。

  听到名字后,蔡的眼神闪动,但没有表达出来,这是忏悔医师那一本书里的人物。

  “那么,路德,我带你下去,来。”

  “约翰很高兴认识你,太感谢你了。”

  蔡麻溜背起路得,一路小跑,走向了顶楼楼梯口边,慢慢的,随着向下移动。

  “呼,总感觉这个重要线索,怎么说也太轻易了吧……”

  flag刚立,蔡立刻感觉,楼梯上一面面灰暗的镜子,似乎有眼睛盯着自己。

  他不由想到了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速度瞬间加快了不少。

  指示二,叫他小心镜子,镜子是玻璃的,而且一瞬间的联想,他惊人发现了一个小细节,似乎赌坊是密闭着的,镇长大厅也没有窗户,因此屋子昏暗,不采光,都点着油灯(前文提到过)。

  同时,蔡来到过的两个地点都是安全区域,而废弃医院到处是窗户,法克朗的寻找安全区域地提醒也是证明了一点,加上书中【地下医生】说明而真正的医院在地下,路得也告诉他地下三层更安全,那自然也没有窗户,相反的,小镇房屋都安有玻璃窗户,包括小丑(考验中除了离弃者,都无法看得见)都提示他小声说话,会被发现(前文提到)。

  “玻璃,正窥探着我!”

  指示的提醒下,得到答案的蔡终于明白了,他不由冷汗直冒,但是已经晚了,从身后隐隐传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同时有脚步声踏在地板上踏踏作响,响声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那入骨的幽暗冰冷的气息让蔡的心咯噔一下,一直很安静的路得也不由喊出声。

  声音尖锐。

  “他们来了!快走!约翰,背后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神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神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