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理智的疯子
花生酱料2021-06-21 10:537,032

  「多元宇宙有一条至高的规则,每个位面的将死之人会被选中,命中注定将进行一场永无休止的游戏。

  他们是游戏的参与者,亦是各个世界被抛弃的人。」

  联邦元年×××,9月。

  春风柔和,瓣瓣桃花随风飘散,在衣角上粘上几会儿,又是偷偷跑开,跟青春甜美的女生一样,只是悄悄暗香,在身边,并不会驻留太久。

  高楼在此地,花香鸟语,尽是烂漫的绿树,把樱花的残骸在地上铺出极美的青石路……

  然而,没有一个人有闲情,欣赏这美丽的景色。

  “咚~”

  高楼的古铜大钟被敲响,悠悠荡荡的声音在宣告某个时刻到来。

  人们都是纷纷看向那紧闭的大金属门,门足足高有二十来米。

  它在笨重的齿轮转动下,艰难被打开。

  又随着螺旋桨卷动空气的气流声下,密如蜂群的战斗直升机盘绕在空中,成编上排的警戒人员站在高楼上面,黑黝黝的枪口对准大门口。

  人们同一时间屏住了呼吸。

  出现了。

  那是一个密封的铁箱,被一脸重装甲大车装载,车由正门正在运进来。

  车轮缓慢滚动,发出沉闷的蒸汽声。

  在前端,车标是一个燃烧蓝火的骷髅头。

  装甲车长15米,宽4米,规格很大,可不是装货的,它是联邦专门押运重犯的车辆。

  而大门后,便是全球联邦最大的监狱『蓝骷髅』,占地约有一座小镇大小。

  在【蓝骷髅】有一句话,“不要去接近任何一名罪犯,也许你的屁股下一秒就被打爆了”,哦,真是幽默,你笑了吗?

  反正我笑了。

  这句话的背后,可不是面关着的都是将被处以极刑的犯人,更因为这些犯人原来的身份保密。

  不过看今天来迎接罪犯的架势,究竟关押是是谁?

  嘎嘎!

  是乌鸦,叫声惊动了他人,放在车上的视线收回。

  暗处,身着米其色衣物的男人,点了支香烟。

  “我都可以想到今天的事情爆料出去,外界有多么大的轰动了,呵呵,也许,我可以转行当名记者,说不定能大赚一笔。”

  烟雾萦绕。

  身边的同伴,嚼了嚼口里的棒棒糖,就是一脸兴奋地问道。

  “拉瑟,别吐槽了。赶紧,收起你满是铜臭味的嘴巴,快给我说说这级别的排场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真想听?婕斯,你看来很好奇啊。”拉瑟笑了笑,又抿了口烟,一脸神秘。

  婕斯点点头:“说啊,我心里已经做好准备了。”

  “其实,”拉瑟顿了顿,烟头被捏灭。

  “你以为今天有可能是剿灭了某个组织吧。”

  “肯定啊,这么大车,要不然装不下。”

  婕斯纳闷,她觉得拉瑟的语气不太对劲,皱眉道:“难不成?”

  苦笑不得,对方已经隐隐猜到了,拉瑟最终揭晓答案:“这辆车里面只载了一个人。”

  “什么!”婕斯惊呼,她实在想不到这种规格只是为了载一个罪犯!

  她咽了咽口水,“你,你是在开玩笑吧?”

  但拉瑟的表现清醒得很,对于同伴的惊讶,他却早有预料。

  “再重复一遍,里面就真只有一个人,一个…在联邦眼中的疯子。”

  ………

  车驰进门内,终于来到了蓝骷髅监狱内。

  世界各处,关注这场“节目”的存在都松了口气。

  那位,竟然安分到没有一点动作,不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假的。

  在进入门内,警戒部队、暗处隐匿的、飞机、以至于监视,此刻都撤去了。

  大阳光线强烈。

  被重重保护和监视下,铁箱被车被运到了监狱的深处。

  至此,监狱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不过,这座监狱的管理者可是要头疼了。

  “李监狱长,今天监狱可是来了个大人物呢,你有兴趣跟我谈一谈吗?”

  年老的英国绅士,端坐在橡木座椅上,面带微笑说道。

  干净利落的银发被整齐码在头背后,因衰老而瘪下的皮肤,却看上去却很是精神。难以想象如此得体优雅的气质,在这位英国人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收起你那套鬼话吧,巴德。你可是丢给我一个烂摊子。”面对其调侃,李志监狱长,略显苦恼。

  虽话语随意,英国人笑了笑,没过多在意。

  李志倒了杯酒,又将盛好香槟的酒杯递过去,声音带着颤动地说道。

  “我已经看了今天关押犯人的档案,你们倒好,把我忽悠瘸了。”

  “是吗?那真是很抱歉,但这是我的职责。”绅士的手端着酒杯,细细抿着。

  “你们可是莫名其妙,关了个人,而这个人的身份,太……”

  李志扶着额头,骂咧咧的,过于激动的情绪,导致气息突然激荡,酒液泛起波澜。

  该死!他重重拍了下桌面,桌面凹陷下去。

  但突然他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谁,立刻泄了气。

  说完这些话,李志已是气喘吁吁,抓了抓稀疏的头顶,似乎这几天来,又少了不少,他不免心痛:这些联邦的科研家伙,也不知道整天研究啥,研制生发剂多好。

  英国人饶有兴趣观察着,像看一头宠物……

  “冷静点,先生。”​面前的人很平静,似乎毫不在意把口中犯人,关进来的后果。

  只是从西装里掏出一件镶金信封,放在黑色木桌上,手指推过去:“你可以看看。”

  扫完内容,李志不免脸色铁青,“这是高层的指示?”​

  “我想说,是的。”话语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白发在灯光下闪烁,他督了眼监狱长,银色瞳孔缩小,闪而过的是好似奇怪的情绪,但又消失不见。

  他拿起信封,丢入火炉,给予李志深意的眼神后,转身离去。

  李志冷汗低落,他知道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幽暗的走廊​中,缓缓地,有节奏地响起了脚步声,然后隐匿不见。

  李监狱长,望着绅士在地上拉长的影子,低头沉思。

  “最终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吗?甚至连丁点信息都不愿意透露……鲁卡爵士,我真的很难认可啊。”

  他失望地将书桌的档案丟在一旁,头颅无力垂下,手中酒杯,紧握下发出咔咔响声。

  监狱长的身份,只是个摆设。

  那封档案被翻在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信息(内容简略)。

  档案名称【二级神性事件】

  涉及人员——蔡。

  以下为蔡的背景内容:

  他无名无姓,蔡这是他对自己的自我称谓,七岁前的信息在联邦记录库里找不到。(后面该内容被消除)

  毕业于森科拉大学,进修教育学、心理学、哲学,涉及诸多领域,后被学院以其妖言惑众的名义给开除。(具体无权审视)

  曾被选入『道馆』学习,三年后被馆主踢了出来。加入过军队,位职至五星官员,因不明缘由被强制退役。(有关军队内容被加密)

  在谈话中似乎提及过有个养父,但之后撬不出一点信息。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当今联邦名誉教育顾问,闻名遐迩的教育家,身受大量新生代的追捧。

  评价:

  我们怀疑他已经接触禁忌信息【已消除】,被神性同化,派遣爵士抓捕。(过程应爵士要求,不予开放)

  对监狱管理人的建议:我们是经历了第一次接触测评结果,最终决定不要进行任何拷打,少与其谈论,避免人员接触。

  保密等级:绝密

  “怎么会,蔡他不是一个普通人吗?怎么涉及神性?”脸上充斥惊讶。

  这几乎全部被封闭的内容,看不出一点理所然的档案,在李志看来几乎不可思议。

  握拳,他想要做些什么,但手指无力瘫软。

  自己监狱长的身份,如同给【高层】看门的狗,根本做不了什么……

  。

  我们把时间跳跃,命运的轮盘拨动,一个月后。

  头发凌乱的耷拉,很油腻也很脏。

  不知道什么时候洗过头,大概进来就没有洗过吧?那些家伙根本不让我离开这个笼子,太残忍了。

  此刻,蔡先生爬着,然后甩掉脑子的杂念,尽管身体略感无力的躺在床上,可他只想说,那冰凉的橡胶床垫,还真是薄的无情。

  嘀哩嘀哩!嘀哩嘀哩!钟声响起,午餐时间到了。

  “呼~”他爬起来,没有心情梳理衣着,快速趴在栏杆上,放声大喊道:“Mr。White!大胖子,我的小甜点在哪呢!我都饿的觉得屎他妈都可以让你尝尝了!”

  听到抱怨,发送午餐的胖子丝毫没有介意,快步递过去一个盛放糊状的盘子,蔡先生夺过,大口吞咽这以前看都不看的玩意。

  低头看着蔡先生狼狈的模样,胖子不免叹了口气,小声说道,“蔡先生,今天是你入狱以来一个月了,今天你就要被施行【裁断】。真的不清楚你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落入如此境地。”

  听到话,蔡先生头也不抬,回了句:“那么,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这还用说吗?!”胖子忽然激动起来,嘟囔一大段话,“多亏了你,我才能让我那个儿子乖乖回到校读书。你知道你在我们心中有多神吗?不知道你这样伟大的善人为什么会被抓到这个狗地方,要我说,他们根本是毫无公平可言!”

  又继续舀了勺糊糊食物,却是被推了回去。

  “别激动啊,white。”

  蔡先生淡淡的说道,他随意拿起胖子衣角抹了抹嘴,“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想,接我的人已经到了。还是熟人。”说完,眼神略带冷意地对视门口的人,年老的英国人,不知何时一脸微笑地站立在那。

  这个与蔡一个月来,密切接触的胖子愣了会儿,眼睛黯淡下,便直着身体倒了下来。

  “你做了什么?”蔡的眼睛微眯,杀气的寒光闪过,不悦地开口道。

  “没什么。只不过让他晕厥了。”绅士作出简单回答。

  满是皱纹的手指探进笼中,拽拉住蔡先生的衣服,微笑道:“时间快到了,该开始了。。”

  蔡先生冷哼一声,试图脱离,却没有挣脱,因为那干枯的手指有力的难以置信。

  试着观察。

  可绅士脸上的微笑更加琢磨不透,温声道:“监狱滋味待遇不错吧。这个憨厚的胖子被你当做朋友吗?可是我那么不知道在别的地方还是那样呢?这样蛊惑人心的交际,也许能让那些家伙哭着放过你吧。”

  话语满是讥讽味,蔡只是沉默。

  然后,猛的一阵光芒闪过,随着蔡眼前景物扭曲变换,已经出现在一个密封的房间,感觉脑子有些昏昏转,打量了一会儿,“啧啧啧,再次看见,都还是有些迷糊啊,高等的空间技术吗?”

  “我们实际上还处于老地方,监狱内部,这只是,一点小把戏罢了。”空中,回荡话语,绅士的声音继续以淡淡的语气,可听上去,好像就是,如同剧本的出演人员生疏劣质的伪装。同时,带蔡过来的老人于空旷的房间里,蔡并没有见到。

  还没来得及推测,房间里天花板,沙哑悠闲地声音,再次传过来:“蔡先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还请你告诉我!你那张纸那里得到的!”

  蔡眼睛微眯着,笑容难掩的诡异,暗暗羡慕,这就是空间异能吗?被高层封锁的机密。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样不才更加有利于吗没有力量的智慧知识再如何深刻,唯有徒劳无功。

  他静静地盯着墙壁,“爵士先生,我请求一只烟,可以吗?”

  就像是为了满足及时的要求,简单而又正常,稍微有烟瘾的人或许在一个月内,加上监狱的枯燥无味,都忍受不了。

  就在那被注视的,银色金属房间的墙壁上,融化出银白液体,鼓动成一个活人。

  唔,我们应该称呼为,鲁卡爵士更适合。

  他轻松站立着,年老的银色发丝,闪闪发亮。

  利落地舒展开来的稀碎皱纹,在他的脸上,勾勒出明朗色的酒红。

  兴奋的神色挂在他嘴角,是的,兴奋,前所未有的兴奋。

  “已经蒙混过去了,你可以放心了。”他笑着说。

  洁白如玉的香烟,随着一个响指,稳当当,落在食指与中指间,蔡舒畅笑了笑,鞠躬谢礼:“很感激你,那么借个火?”

  鲁卡点点头,蓝色的火焰从指尖飞到,点燃了烟头。

  蔡眯着眼睛,真是方便啊,云雾萦绕在他的面孔,遮蔽了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你知道吗?这几天并不怎么好过。我有些疑惑,我是否会成功了。”蔡只是小抽几口,那呛喉的烟味就让他受不了,无奈掐灭,随手丢在地上,以烟所自附着的苦味,去维护忧郁情绪的表演,这种老掉牙男猪脚人设,他觉得还是算了吧。

  面对蔡仿佛自言自语,鲁卡没有说什么询问,他只是淡淡看着蔡,“先生,你并不习惯抽烟,你的要求不符合自身。”

  好奇和目光扫视蔡的全身,尽管一个月前,他亲手把这个声名远扬的男子,抓进监狱。

  可他还是并不明白,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那么神秘,爵士依稀记得,第一次见面,蔡先生就静静坐在沙发,好像在等候着他的到来。

  不像世人所说的睿智教育家,更像一个——疯子。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不方便透露了。

  “你不了解我,实际上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奇怪,大概一时兴起吧,你不觉得这个场面,搭配烟很有感觉吗?”蔡反问道,幽暗的眼睛中异光闪烁。

  他突然又不安分地抖动起腿了,就像一个多动症的神经病人,紧咬着牙,快速在这里来回踱步。

  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熟悉的人会明白,蔡现在很激动,是只有在面对极其神异的未知,表现的渴求感。

  鲁卡爵士心里,莫名的浮有一股压抑感,就好像背后被什么监视着,仿佛已经有人在催促着他。

  这个银色的房间也是开始颤抖,仿佛遭受到什么奇怪的力量,开始出现某种层面的崩塌。

  有人已经开始入侵他的空间的【领域】了,时间必须抓紧了。

  他不由皱眉,老迈的脸上浮现不悦:“先生,这跟我们约定好的不一样!时间已经快到了,你很快就要面临着,【判决】了。你在人世的威名,完全不影响高层的判断。如果是这样,我要考虑到,舍弃我们的约定了。”

  然后得到他回答不过是,不屑的冷笑,蔡并没有回答。

  消瘦许多的身体倚靠在墙壁上,一只手捂着额头,心里不断质问自己:都这时候了,关入监狱一个月了,难道,那张纸在骗我?不可能!

  “你们啊,真是别着急,我有预感了。”蔡稳住心神,表情不见一点慌张,就是胡捏造一句话,糊弄过去,但凡有人都可以看出他话语中的敷衍。

  期待希望的人就是如此,渴求能在苦苦等待里得到救赎。

  “可是很抱歉了,蔡先生。”鲁卡爵士把右手的手套脱下,已经下了自己的判断,手指的空间力量就是凝聚,就要撤去空间【领域】。

  想到这,心里也是不由奇怪,为什么身为一个久居高位的他,会相信一时间对普通人的判断呢?

  【下层】人民,永远无法逾越到世界的内部。

  鲁卡爵士内心闪过这个念头,同时一些与蔡相见的画面,也是具现。

  都是我判断失误的错觉吗?这家伙总给我一种说不出的古怪。

  “只是有趣的人罢了,算了吧。”爵士摇摇头,报以一笑,只是可惜,这样一来,负责蔡的人,就不是他了,无法第一时间得知【纸】的内容,让他难免有点遗憾。

  蔡闭上眼睛,仿佛放弃了挣扎,也不再狡辩,大脑空空的思考,无法给予他安慰。

  一个月,他有点累了,面对类似死刑重犯的特殊关押,日复一日的疲惫思考。

  世界之中,原来还存在类似异能的魔幻力量,而这些内容都在高层的管理下。

  “我本来只是想单纯地作为一名教育事业的,献身人而已。”他有些魔怔地想起了他的理想。

  但这一切都是骗局,不单身份本没有公平,就连最基本的真相,都无法被揭开!

  “我还是太无力了。”蔡喃喃道,这无名的玻璃破碎了,一瞬间,疯狂的念头扎进了脑海。

  目中原有的和蔼化为了诡异的雾气,他弯起嘴角。

  “或许,我应该做一些改变。”

  大胆的想法滋生在内心,他莫名笑了起来,应该感谢那张纸,他走出来了,从那小小的世界,【下层】的世界。

  “或许,我想你会改变这个想法的,天生的能力不足制约了你的行为。”爵士盯着蔡,径直走到这位的面前。

  蔡笑容裂开了嘴,一丝冷漠的疯狂,蔓延在脸上,“我想做到的,从未失败。”

  鲁卡爵士见过太多这样的表情了,可此刻面对面看着,这位男士,莫名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感觉深入骨髓,他有股错觉,眼前的人好像换了人!

  他看着蔡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突然事情发生了转机。

  就当这位伟人刚想开口说话,脑神经就是剧烈抽搐,疼痛淹没了神智,(这是……)眼睛一闭,彻底,失去了气息。

  蔡,死了,毫无预兆,就像没电的玩具,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大脑猝死,相当潦草,失去了思考。

  但时机却刚刚好,爵士愣神,他看向手腕的铜表,时针与分针刚好重合,时间到达凌晨时分。

  随即这位绅士欢快笑了,满意地看着尸体,银色的光芒在手指散去。

  “啪嗒!”

  响指打起,玩弄空间的小把戏撤去,巴德爵士哼起小曲,手里出现一个礼杖。

  “哈哈哈,我真是失态了。”

  最后回头,望了眼那个虚假的“玩具”,他幽幽说道:“一天两次判断失误,我老了啊,你才是对的,蔡先生。”

  脚步声渐行渐远。

  监狱里,只有胖子眼睛依旧没有神色,好像定格动画,靠在大门的金属管上,手还在空中停留,滑稽的可笑。

  大概又过来半个小时,一个身着黑色礼服的男子,衣服上纹着一个【圆桌】的图案。

  他看上去是匆匆赶过来,还没来得及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就急忙打开监狱的门,慌张地检查着蔡的尸体。

  表情安详,正安静地睡了。

  男子指尖扣对方手腕,脉搏停止,体温已经发冷,皮肤虽然还遗留弹性。

  但多年的经验告诉自己:蔡真的死了。

  “死了…脑溢血猝死?”男子额头滴下汗水。

  慌张的神经,在直到看到,蔡身体胸口上,纹着一个大大的小丑笑脸,下面撰写着英文——Theforsakeman。

  “不可能!这是?”男子愣住,等到手指摸在刻于肉的字迹,需要确认蔡先生的尸体便嘭的一声炸成礼花。

  礼花四处散落着,不少挂在他的身上,可他依旧傻愣着站立,那个词语,深深击垮了心里防线。

  那歪歪扭扭的字迹仿佛是什么大恐怖,仅是看见,就让他颤抖不已,浑身流满了冷汗,无力瘫坐在橡胶床上,“是小丑。新的离弃者来了。”

  终于,害怕的脸恢复了神情,他没来得及扫去身上的礼花带,拨打了电话,话语带着不容置疑:“一级神性事件!该死,这家伙竟然是被【引路人】亲自接取了,现在赶紧给我接通高层,出现了新的【离弃者】!就在蓝骷髅监狱,给快点!”

  “明白,福禄探长先生,【高桌】运营部,为你服务,时间处理为五分钟。”

  一名女士声从电话里传来,语气冰冷。

  一分一秒过去,忐忑等待的过程非常漫长,福禄从未如此慌张过。

  许久,电话里有了回应。

  “这里是高层【裁决】部,福禄,你所说的高层知道了,我们会处理的。”

  闻见这样的回答后,福禄知道,这件事已经不需要自己介入了。

  。

  第二天,事情走向了一个怪异的发展线。

  “各位,我们很抱歉,事情迎来这样的结果……”

  在蓝骷髅监狱的报道出的内容里,来自——蔡被关入然后一个月中的突然猝死的新闻,传遍全世界。

  谁都看出来不对劲,同时也彻底引发了外界轰然巨波,新生代年轻人舆论的攻击和社会各界人士的询问信淹没了联邦的论坛,甚至导致了服务器的崩溃。

  承受巨大压力的李监狱长辞职,就好像是特意准备好似的,监狱也拒绝来者去领取蔡的遗体。

  像极一场意外的巧合。

  但在这个看似很正常的环节里,有一个瑕疵,因为就连高层也不知道,我们的鲁卡爵士,曾经来过这个监狱,但他离开时,就好像抹去了所有痕迹,没人察觉到。

  。(我是分割线)

  某处,昏暗的灯光落隐落现,炽热之火熊熊不灭,宛如地狱恶劣,蜂巢状的坑洞,喷涌足以使得踏足者蒸腾为气体。

  坐于高堂上,男子眼神迷离恍惚,身上的皮衣流淌着熔岩,直到一杯热茶被奴仆端上桌面,水气铺面而来,才缓过神来,燃火的手举杯。

  眼眶滴落下浓稠的熔浆,杯子内,是破烂的手指骨。

  脑中出现一个名字,是凡人的名讳。

  “他已经候场,博弈……正式开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神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伪神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