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财大气粗
悠闲羽2021-05-04 12:003,188

  文涣和洛小攸进了文府后,就有家丁前去禀报文老爷。

  洛小攸道:“老爷看到我,会不会把我赶出去啊?”毕竟她曾带着文涣出府闯江湖去了,虽然她不是主谋,也没闯几天江湖,但人家也不好责罚自己的亲闺女啊,可不得往她这儿撒气。

  “没事,我都跟他解释过了,是我自己要跑出去的。再说,出去一趟,给他找了个好女婿,他笑得嘴都合不拢呢!还得感谢你来着,何况,没多久,你就是川帝的妃子,他们巴结你还来不及呢。”

  “你回来过?”

  “对啊!庆王送我回来的,顺便来提亲!这不是为了去接你嘛,所以我又溜出去了一趟。当然,这次出去我可是跟他们说过的。”

  正说着,文老爷和夫人就朝她们走来了,文涣的丫鬟洁儿跟在身后,看着一脸委屈样,估计是抱怨她家小姐又把她丢下了。

  文夫人欣喜着加快了步伐:“涣儿,你回来了!这位就是洛小姐?”

  洛小攸当初来文府没待多久,且基本待在后厨,只见过文老爷一次,文夫人却是没有见过。

  “是的!”

  洛小攸也道:“见过老爷和夫人!”

  文夫人又对她客气了一番,让洁儿带两人下去休息,另外让管家去吩咐厨房多加几个菜。

  三人对文涣的住处是轻车熟路的,一路上说笑着。

  文涣安慰洁儿:“别愁眉不展了,我不是回来了嘛,给你带了好东西。多笑笑,你这么黏我,以后有了夫家可怎么办?”

  “小姐,你又打趣我。我还小呢,不着急嫁人。”

  洛小攸道:“你是不是又要当红娘。是这富家小姐当得不舒服吗?”

  “舒是舒服!但人活在世上,总要找点有意义的事吧!我不愁吃喝,不愁穿住,生活上没有什么顾虑。所以,我得追求其他方面的富足,若是能成全一些有缘人,也算是积功德了!”

  回到文涣居住的院子,文涣就把特意给洁儿买的一整套胭脂水粉送给她,“这是小姐我特意从慕胭斋给你买的!”

  一看那礼盒包装就特别华贵,听到“慕胭斋”更是,这是帝都有名的胭脂水粉店铺,价格昂贵,还是上百年的老店,在帝都附近的城镇都有分店,是许多富家小姐争先抢购的首选,有时,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特别是限定的新品。

  洁儿却道:“小姐,你怎么每次都是这招!”

  洛小攸呵呵一笑:“你们家小姐财大气粗!”

  文涣催促洁儿:“给你买你还不乐意?赶快收起来!”

  洁儿接过,“谢谢小姐!我去给洛小姐收拾客房。”

  “不用,她这几天就跟我同吃同住同睡!”文涣一把抱住洛小攸,“从今天起,她是我的人!”

  厨房送来一些冰镇甜品,几人边吃边玩闹,一点也没有舟车劳顿的疲惫。

  洛小攸将带来的东西摆放收拾妥帖,文夫人就让丫鬟来请,说是晚宴已经备好。

  席间,文夫人看着自己女儿那豪放的吃相,苦口婆心劝道:“涣儿,你也是快要嫁人的人了,嫁进王府,可要收敛懂分寸一些。”

  “放心吧,母亲大人,我很懂分寸的。”

  文夫人又说:“还有你那性子,刁蛮的脾性,也要改一改。嫁为人妇,可要处处小心忍让一些,不然落人口实,被拿捏了把柄,可有你好受的。”

  “不会的,我可是嫁过去当王妃的,谁敢整我?”

  “王妃有什么好当的,这是去遭罪呀!”文老爷在一旁似乎没有多高兴,文涣给他夹了一大块肉,“爹,咱们家喜事临门,你应该高兴才是。”

  文夫人在一旁道:“你爹这是舍不得你出嫁呢!”

  “唉,嫁不出去你们愁,我好不容易把自己嫁出去,还是愁,为人子女好难呐,也真是让父亲大人您操碎了心呐!来,父亲大人,我用这碗鲜美的鱼汤敬你一个!我干了啊。”

  “你说你嫁给谁不好,非要嫁给一个纨绔王爷,谁知他对你是不是真心的,万一只是图个新鲜呢。你这刁蛮任性的脾气怎么在那王府里待得下去!以爹给你攒的这些家产,这辈子吃喝不愁,还能平安快乐的过完这辈子!”

  “也许,像我这种刁蛮任性的,也只有他敢娶了。我看着我跟王爷挺般配的呀,简直天作之合。我跟他认识的时候,又不知道他是王爷,而且他对我好不好,我还不清楚吗?难道,爹你比我清楚啊!他娶的是我,又不是你,你知道也没用。”文涣咬下一大块鸡肉,嚼得津津有味。

  文老爷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着了,闭口不言。

  洛小攸看着这一家子,插不上话,只好默默吃饭。心底十分佩服文涣这嫁人的决心。

  文夫人给洛小攸夹完菜,又出来圆场,“一边在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还能滔滔不绝的说着,你是长了两张嘴吗?”

  转而又对文老爷说,“你也少说两句,我看着王爷对我们家涣儿是真心的。明天王府就要来送聘礼了,你这会儿说这些有什么用!”

  清净片刻,文夫人又对文涣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以前让你好好学刺绣,把出嫁的绣品绣好你不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这下好了,距离婚期只有十余日,我看你怎么办!”

  “这不是小悠来了嘛,我们两个相互督促,保证能绣完。我们就绣最简单的样式还不行么,也不用绣多少,就是走个仪式罢了。以后要用,王府会缺绣娘么,再说,我买还不行!”

  洛小攸想,果然有钱!

  文涣喝了口汤,又道,“虽然绣得不好,给您二老丢脸,但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好丢脸就丢脸了。您二老介意我也没法,不妨放宽心,看开点吧!”

  文涣说完又要盛鱼汤,被文夫人抢先一步,给洛小攸盛了一碗,对女儿则道:“你今晚都喝多少了,干什么都不行,就只知道吃吃喝喝!”

  “哪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文涣小声嘀咕,瘪了瘪嘴。

  洛小攸在一家人的欢乐斗嘴中愉快的结束了晚饭。

  文夫人又嘱咐文涣道:“快回去早些休息吧,明日起就要收心准备嫁妆待嫁了!”

  回到院中,洁儿吩咐人去准备热水,让俩人一会儿沐浴。

  两人在园中纳凉,洛小攸问道:“你们这儿成亲要绣些什么?”

  文涣道:“一对枕头,一条腰间的彩带,两对荷包,手巧的呢再做一对绣球!大概就这些。当然,你想多绣些也可以,衣裙、鞋子、被褥,你想绣什么都可以。我呢,手笨,是不可能绣那么多的。”

  洛小攸疑惑道:“这些都有何用?为何荷包要绣两对呢,还有绣球是干什么的?又不用抛绣球。”

  “枕头呢,是新婚之夜要用的;腰带是穿喜服时一起佩戴。至于两对荷包,一对是在洞房时要行交拜礼,女方要将亲自绣的荷包送一个给男方,男方也要送一件礼物做回礼。”文涣得意介绍,表明自己功课做得还挺足,“还有一对呢,其中一个是出嫁那天要用其装满五谷随身携带,另一个装满香草,以防路上遇到别家新娘时,用以相互交换,名“换喜”,以博个好彩头,大家同喜。若没有遇到的话,那就一起带到夫家去。”

  “哦,还有如此讲究呢!”洛小攸作为南陆王朝的人,对自己的本国礼仪都不甚清楚,反正江湖儿女没那么多虚礼,此次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川国的婚礼习俗,此时听得甚是入迷。

  文涣又道:“绣球呢,不是用来抛的,而是要挂在床头床尾。有刺绣功夫了得的小姐呢,还会给夫家的亲戚绣一些绣品,也给娘家长脸面。但对于这种王府贵族,再加上我这手艺,就免了,省得丢人现眼。”文涣倒是豁达。

  这时,洁儿来说,“小姐,都准备好了,可以去沐浴了。”

  文涣遂拉了洛小攸一起,激动道:“看来,我要非礼我们川国殿下的妃子了!”

  “我劝你善良。我可不是你们家王爷,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万一伤着了,小心你们家王爷不要你。”

  “才不会呢!”

  文老爷财大气粗,给文涣建了一个漂亮的大浴池,周围珠帘屏风环绕,还准备了花茶果子,可一边沐浴一边享用。

  浴池氤氲,白雾弥漫,水上漂浮着一层花瓣,香气四散开来。

  洛小攸动作极快,旁人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在水池中了,像一朵盛开的美人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文涣似被她激了一下,衣裙还没解完就急不可耐的跳了下去,溅起一阵阵水花。不由分说便扬起水花将洛小攸打湿,两人戏耍了好一阵。

  文涣似有无尽的力气,闹腾不休。洛小攸轻斥她,“文小姐,你能安静文弱一下吗?温温柔柔的,也许更招你们家王爷喜欢呢。”

  “不,就要闹腾任性,这样他才喜欢。安安静静的多无聊。”

  洛小攸道:“一个刁蛮小姐,一个纨绔王爷,你们两个倒也挺般配。相互博弈,不知你们俩谁能驯服谁啊?”

  “我们取长补短,相互扶持,共同进步,如何!”文涣一脸傲娇相。

  “那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祝福你们百年好合,幸福长长久久了!”

  “同喜同喜!你也不远了。”

  两人又一阵玩闹,才回房休息。洁儿以为终于可以安静了,她去熄灯时,没想到两人精力充沛着呢,又在被窝里絮絮叨叨的说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