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昙花宴
悠闲羽2021-05-03 12:003,417

  川珺打开锦盒,只见是一支白玉昙花簪,他拿起簪子,白玉昙花冰冰凉凉的,“昙花一现,刹那永恒;但这支簪子却可以永远开在你的发稍!”说着便给洛小攸插上。

  洛小攸轻轻摸了下发间的白玉昙花,碰触之时,那股冰凉浸入手指,心里却是暖暖的。

  “刚才那盆昙花是祖母赏赐的,着人精心侍养多年。今晚便是昙花开放的时日,一会儿我们一起去赏如何?”

  “好啊!”洛小攸眼里绽放着笑容。

  些微休整,川珺携了洛小攸前往乾安殿后的花园凉亭,没有宫女跟随在侧,这是属于两个人的恬静时光。

  月光轻柔洒下,照在他们身上,也给那棵昙花蒙上轻纱。

  洛小攸细细数了那棵昙花,有三十二个花苞,此时正娇羞低垂,含苞待放。

  川珺找了个观赏的绝佳位置与洛小攸同坐,洛小攸凝神,静候端详,不想错过那美妙的刹那。

  想来是月下精华吸够了,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终于准备昂首。洛小攸看见那花瓣微微颤动,徐徐展开,当淡紫色的外层舒展后,一片片洁白如雪如玉的大片花瓣次地绽放,金黄色的花蕊及洁白的花柱也轻轻探出来,御风轻摇,淡淡的幽香四散开来,真是一位卓绝的月下美人。

  洛小攸脸上的笑容一直浮现着,盯着昙花一动不动,川珺则盯着她,仿佛她脸上的笑容比昙花美多了,洛小攸才是他心中的月下美人。

  洛小攸远观近看,觉得各有美感,远观昙花,像是忽然绽放的睡莲,一回头就给人一大片惊喜;近赏昙花,带着小心谨慎,生怕呼吸重了些,就会惊动它们,从而收拢起那难以绽放的容颜,看久了,又有一种炫目的美。

  这一晚的时光是静的,带着洁净的幽渺香味。

  翌日,洛小攸晨起格外早,将师父所授的拳法一一温习,许久未练,竟有些生疏,洛小攸想日后可不能再如此这般懈怠,在宫里的这段日子,就当闭关了,定要勤加练习。

  温习一遍,通体舒畅,洛小攸想到昨晚那些凋谢的昙花,便去了凉亭,将它们摘下,准备做一小桌昙花宴。

  棘手的是她不知道这帝宫里的膳房在何处。

  她端着一碟昙花往回走,前方出现一个在打扫的宫女,洛小攸好奇,才一会儿功夫她是从哪冒出来的。

  四下可以问路的也就只有那个宫女,洛小攸过去问路。

  宫女见到她赶忙退避一旁行礼。

  洛小攸让她起身,问道:“你可知宫里的司膳房在何处?”

  “回禀洛小姐,奴婢知道!”

  “如何去?离乾安殿远吗?”

  “有些距离,恕奴婢斗胆,小姐是否饿了,奴婢代小姐去传膳。”

  洛小攸一听有些远,顿时犯难,自己在人家的地盘上,也不好造次随便溜达,何况司膳房也是守卫森严之地,自己能随便进出么。唉,在帝宫里,也有不便的地方,想亲自下厨都不一定轮得到自己!

  只听那宫女又说:“只怕小姐还得稍微等会儿,这时天还尚早,若没有提前交代,司膳房的御厨想必还没有上工呢。不过,小姐若是想早点用膳,可以吩咐乾安殿的御厨稍微做些,只是食材没有司膳房丰富。”

  “你是说乾安殿也有膳房?”

  “是的,后宫的三大主殿都有,只是规模稍小,以备主子们的膳食急需。”

  “那劳烦你带我去一下!”

  宫女哆嗦了一下:“奴婢可不敢担小姐的‘劳烦’二字,奴婢遵命就是!”

  宫女主动接过洛小攸手里捧着的碟子,洛小攸不好推辞,只好让她拿着。一路上,洛小攸又向她问了些事。知道她叫凌欢,而后宫的三大主殿则是帝后的知谏殿、川珺的乾安殿以及川珺祖母隆裕帝后所居的慈庆殿,除了这三大殿,其他都是称为宫、楼、阁、居等,以供后妃居住,但是川帝只有帝后一位妻子,并无其他妃嫔,所以其他地方都是空置,怪不得川珺带她去看的那几个地方都只有少数宫女打扫照料。

  听那宫女说,隆裕帝后不苟言笑,十分严肃,对自己的孙子也是相当严苛,洛小攸默默记下,心想这不就是后宫的反派人物么,决定以后避着她走,省得惹祸挨罚,好在她常年避居慈庆殿,不轻易出来。

  乾安殿的厨房坐落在一个偏辟小院,里面居然还有一小座冰窖。已经有人在打扫收拾,乾安殿宫人众多,洛小攸也懒得留意谁,所以大部分人即使见过,她也不记得。但是乾安殿的宫人几乎都认识她,对她异常恭敬。因此这片厨房小天地暂时就任由她发挥。

  当川珺洗漱妥当,来到大殿时,就看到一桌热气腾腾的佳肴,洛小攸朝他莞尔一笑,招呼他落座。

  “我看那棵昙花凋谢,任由它们零落,不如物尽其用,将它们做成一桌美味菜肴,你尝尝味道如何。”

  采摘的三十二朵昙花,在洛小攸的巧手下,被做成了一桌丰盛的昙花宴:昙花粥、昙花面饼、昙花炖鸡、昙花小炒肉、昙花凉拌鸡丝、昙花蛋花汤、昙花糕、炸昙花、昙花冰糖羹。

  主菜、凉菜、羹汤、甜品、糕点等一应俱全,摆盘虽不如司膳房那般讲究、精致,但也有自己的特色风格,“昙花炖鸡”这道菜里的昙花一整朵浮在汤面,异常鲜活,仿佛有了生命,重新绽放,犹如盛开在金池里的莲;炸过的昙花裹了鸡蛋液,已经成了金黄色,食之酥脆,带着淡香,被洛小攸拼成一大朵,开在玉盘中……

  川珺初见这一桌昙花盛宴时,心里叫苦,祖母让人辛苦培育多年的昙花竟让洛小攸一桌端了,他叫苦主要是听祖母说这昙花可以连续三个夜晚绽放,当晚绽放凋谢后,第二个晚上会再次绽开。昨晚他没向洛小攸说明,打算今晚再让她惊喜一次,没想到洛小攸先给了他一个惊喜。

  片刻痛心后,川珺是高兴的,终于又可以吃到洛小攸亲手做的饭菜。

  事已如此,也只好却之不恭,川珺落筷,对菜肴赞不绝口,洛小攸的笑容一直绽放,常开不败。

  早膳后,川珺又带洛小攸到其他地方闲逛游览。

  逛至幽篁居,这是坐落在青翠竹林中的一座小院,多由竹子搭建,格外别致、幽静。

  林中很是清凉舒爽,但这里离慈庆殿不远,因此,当他们愉快在此纳凉时,就与隆裕帝后不期而遇。

  隆裕帝后因昨晚川珺的一番话,今日突发奇想,遂到乾安殿去见识一下这个洛小攸,没想到两人却出来闲逛了;但她也听闻了一些闲言碎语,那就是洛小攸将她赏赐给川珺的昙花做成了昙花宴,听闻当时稍有恼怒。

  现下在此相遇,川珺等人给隆裕帝后行礼,洛小攸又是一阵茫然,只好照川珺的礼仪行礼,心里暗暗叫苦,看来得回去好好学学礼仪了。

  隆裕帝后落座,打量了洛小攸一番,跟官家小姐、富家小姐不同,她身上有一种别样的魅力。不像她见过的那些小姐一般娇弱或是蛮横,虽然也不端庄,但隆裕帝后对她倒也不讨厌,甚至觉得还有些新鲜,毕竟见惯了千篇一律。

  她听川珺说洛小攸来自江湖,是个飒爽的姑娘,性情豪爽不羁、不卑不亢,看来确实如此,面对威严的她,洛小攸居然没有惧怕,但也没有不敬。不过从刚才她行礼来看,似乎也不懂礼仪,想到她才来几日,又有川珺的宠爱,还没来得及学习,此次便作罢,也不想在此事上与她多计较。

  于是她转向川珺说:“珺儿,昨日祖母送你的昙花如何?”

  “祖母差人专门培养的,定然是极好的品种,昨晚那昙花开得繁密曼妙,朵朵洁净芬芳,让人流连!”

  “那品尝起来又如何?”

  川珺一时语塞,一脸错愕的对上隆裕帝后的目光。

  川珺看着祖母的目光又落在洛小攸身上,想来早上的事已传到祖母耳中,只好说道:“菜色各异,食之,鲜美、酥脆、爽口、香甜皆有之!”

  隆裕帝后淡淡微笑道:“看来你确实宠爱她啊,也罢,既然给你了那便是你的,随你处置。”她又看向洛小攸,“祖母也只能爱屋及乌了!”

  洛小攸一脸茫然,也不敢随意说话。

  “不过,既然入了宫,该学的礼仪还是要学!”

  川珺赶忙道:“是,祖母。孙儿一定差人好好教她。”

  洛小攸一听,说的是自己呀,于是赶紧表态,“我一定好好学!”希望不要惹怒隆裕帝后,否则日子不好过。

  终于等到隆裕帝后离开,洛小攸暗自松了一口气。觉得这隆裕帝后看上去并不像宫女说的那么严厉,但也不敢小觑,说不定今日是她心情好。

  此后几日,川珺没有整日陪洛小攸,只偶尔带她逛逛,虽然答应了隆裕帝后学礼仪,但川珺看来并不着急,洛小攸都急了,跟川珺说了几次,川珺总笑着说“不急,等确定好你的位分再学!你那么聪明,片刻就能学会。”

  川珺一连数日有大半日都不在乾安殿,因为这几日他都在和川帝、大臣商议继位以及洛小攸之事。主要僵持不下的是洛小攸的事,想要立洛小攸为帝后是不可能了,那帮老臣引经据典,祖宗家法、国法律法、星宿天象全都搬出来了,司天鉴那帮人还老拿一些虚无缥缈的话来蛊惑人心、极力反对,说什么若立洛小攸一个他国女子为后,将来定要天下大乱云云。

  川珺退了一步,但他执意要立洛小攸为帝妃,仅次于帝后之下,且继位大典后的第二日不立帝后,只立帝妃,也别想让其他人给他塞帝后。

  但川国历来的后妃位分依次是:帝后、贤妃、华妃、荣妃、贵嫔、淑媛、容华、昭华、淑仪、贵姬、御女、少仪;从没有帝妃这一品级。

  经过几日的唇枪舌剑,那帮大臣算是同意了,只要不立为帝后,后宫的品级爱如何折腾就如何折腾吧。川帝、帝后及隆裕帝后也皆认可,由此,算是告一段落,赶紧让司礼监去准备相应事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妃作呆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