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茶叶蛋2021-02-10 10:552,990

  月亮从乌云后方一跃而出,将月光撒向大地,终于可以稍稍看清周围的环境了。

  这也为躲在废墟内瑟瑟发抖的幸存者拂去一丝心头的阴霾。

  月光照耀着这片满目疮痍的大陆。在这个遍地黄沙的星球上,这样的夜晚很难得了。

  一栋破旧不堪的大厦里。

  侯峰最后检查了一遍这个记录。取得了这段记录,他就掌握了他们阴谋的全部证据。

  “嘭”的一下,这个房间的电被断掉了。

  不用想也知道,他带来的临时电源已经被破坏了。

  但是太迟了,他已经拿到了想要拿到的资料。

  门口出现了一个黑影。

  不用看,他也知道,来的是什么。

  他猛的转身,将手中的尖刀奋力刺向黑影。

  黑影极速闪身,要避过这直冲他的脑门的一刀。

  他手腕一抖,强行将尖刀的力度改变了方向。

  尖刀追着黑影,来自他强大的力道,让尖刀顺势刺入了黑影的胸膛。

  然而这点伤口对于眼前这个黑影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黑影抬起他的右手,一掌挥向侯峰的面门。

  严苛的训练让侯峰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反应过来。

  他抬起左手中一直紧握的刀鞘,封向了黑影的攻击路线,身体向下弯去。

  黑影凶猛的一爪拍来,打在了刀鞘之上。

  原本被侯峰牢牢紧握的刀鞘,被黑影拍的猛的一个摆动。

  强大的惯性带动的侯峰手腕都险些扭伤!

  而黑影无往不利的一掌,也被刀鞘这么一下阻挠,微微改变了方向。

  刀鞘挡得住黑影凶猛攻来的手臂,却挡不住它的利爪。

  锋利漆黑而又弯曲的爪子在黑影手指中刺了出来,直接扑向侯峰。

  堪堪擦着他的头盔划过,一爪打在了侯峰右侧的墙上。

  原本布满灰尘的空心砖墙体,被划出了三条深深的印记!

  碎裂的空心砖如同粉末般纷纷落下,露出了墙体中被利爪切断的钢筋!

  如果这一爪打了个结实的话,如此单薄的头盔,根本无法给他提供有效的防护。

  刀鞘上传来的强大反震,让侯峰明白,根本不能给黑影第二次出手的机会。

  他向右跨一步,踩住摆在旁边的沙发,向起一跃,左脚踩在黑影身上他插入的那把尖刀上面。

  右脚向上攀去,猛的一脚的蹬到了黑影的额头之上。

  黑影的脑袋被他这一脚踢的向后仰去。它不禁张开它那张大到不像话的嘴巴,发出了一声如野兽般的咆哮。

  黑影露出了他口中的利齿!这是怎样一嘴的口牙啊!

  利齿颗颗都在十厘米以上。原本犬牙的地方,张开的利齿甚至达到了二十厘米!

  如剑齿虎一般的牙齿,突出了黑影的嘴巴,在月光的反射下,露出了它原本的锋芒。

  利齿根根黝黑尖锐,在月光下反射着森寒的光芒。黄褐色的粘液,顺着嘴中的缝隙流了出来。

  侯峰借着蹬在黑影脑门上一脚的反作用力,向后翻身,伸手右扯住了天花板上的灯管。

  灯管的一根线不堪重负,已经绷断了,而另一根线还在苦苦支撑。

  他在刀鞘上按了一个键,一根连着刀柄的细线“呲啦”一下收回。

  细线连接的刀柄被从黑影身上抽出。再看黑影的身上,完全没有任何伤痕!

  刀柄被反着插入刀鞘内,刀刃和刀鞘连成一体,变成了一把短矛。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他将短矛卡在腰间,抓着灯管像荡秋千一样,从窗户中一跃而出。

  这座早已死寂的大厦,十二层的位置上,一个身影破窗而出,从十二楼的高度上飞扑而下。

  这人正是侯峰。

  他从腰间取下了一个发射器,对着大楼扣下了扳机。

  噗的一下,一支强劲的箭矢射穿了楼板,钉入了大厦内。

  箭矢后方带着一根抗拉体制作的抗拉线。

  这种丝线虽然细小,却能承受高达四吨的拉力。一千人一起拉扯,都不一定能拉断它。

  而丝线的另一头,连在侯峰腰间的一个盘子上面。抗拉线提供给他的拉力,使他下坠的速度缓缓降低。

  十二楼的窗户上,紧跟着那个黑影一跃而出。

  黑影没有侯峰的灵敏,也没有他的装备。越出窗户后,从十二楼飞跃而下。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把水泥地都砸出了一个大坑。

  黑夜中,月色照射不到的阴影中,伸出了一只脚,踩在了黑影的头颅之上。一支枪管顶在了黑影头上,吐出了一长串的火舌。

  特制的枪,配上特制的子弹,射穿了黑影坚硬的头颅。黑影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再看侯峰那边。

  随着圆盘内的线越放越多,侯峰下降到低于三楼的高度。

  松开了腰间的圆盘,他跳了下去,稳稳的落到的地上。

  鞋底特殊的材料让他即便从五米高落下,也没有任何不适。

  他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黑影被射杀,也知道谁会在下面等着他。

  他没有逃跑,也没有移动。落地后,就静静的站在了原地。

  那月光照射不到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手中拿着一把造型古怪的枪,枪头对着侯峰。

  他谨慎的一步步向侯峰走来。

  “哼!”侯峰一声冷哼,接着说:“你心虚了?”

  从阴影中走出的中年男子幽幽的说:“我知道,不可能让你放弃你的任务。但我想知道,是谁,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让你来寻找这些证据?我听说,你向来不忌讳告诉别人这些信息的。”

  “我自己!”侯峰说:“这件事,还需要接受委托?”

  “怎么可能!”中年人挥了挥拳头,说:“向来无利不出手的亡灵,怎么可能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呵呵!”侯峰嘲笑般的干笑了两声:“六十五亿人类的生命,不计其数的生灵!都是因为你,和你背后组织的贪婪,造就了这场无法挽回的灾难!”

  “不!你误会了我!”中年人为自己辩解:“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我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他从身上掏出了一部手机,左手抓着手机,右手吃力的高举着枪,继续说:“看,这里有整个事件全过程的记录!”

  他没有动,哈哈大笑,说:“放心,你的罪孽,终将迎来审判!”

  “审判?”中年人有些歇斯底里,他抬了抬有些偏移的枪口,将枪重新对准他的脑门,说:“信不信我现在就审判了你!这两年来,亡灵,你的手敢说是绝对干净的么?”

  侯峰依旧没有动。

  他知道,他有个兄弟,一定会来的。

  果然,与此同时,地面传来了微微的震动。

  想起了某些传言,中年人连忙扣动手中的扳机,却已经来不及了。

  侯峰面前的土地之下,突的升气一只柔软却结实的触手,挡住了射向他的子弹。

  一瞬间,四面八方,早已埋伏起来的中年人的军队,同时向他开火。

  却被及时形成的一个肉盾尽数挡了下来。

  肉盾后面,侯峰大喊:“可不止有你有小弟,我的亡灵军团早已经包围了你们,就等着你们开火,暴露你们的位置!哈哈哈哈!”

  伴随着他的这句话,突然,周围喊杀声四起,一个个埋伏起来的亡灵教成员,或拿着长刀,或拿着步枪,一瞬间包围了这个大厦的下面,打了中年人军队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的军队怎会是亡灵教的对手?也就在一眨眼间,军队被俘虏的被俘虏,被击杀的被击杀。

  中年人一看大势已去,颓然的扔下了枪。

  侯峰一个箭步冲上前来,将手中的短矛顶在中年人脖颈上。

  中年人还想辩解什么,但只是抿了抿嘴唇,什么也没有说。

  他一矛刺入了中年人的脖子,手臂用力上抬,翘起了中年人的脑袋。

  “啪啦啦”一声,那个所谓有记录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侯峰弯腰捡起那部手机,对刚刚救了他一命的兄弟说;“好不容易见一面,不留下来叙叙旧么?”

  他的兄弟下半身还在地下,只露出了上半身。他浑身上下有十多条不属于人类的触手,身躯也比普通人大很多。

  侯峰看向了自己的这个兄弟。

  在离开人类社会以后,他已经不再刻意控制自己的面容。

  现在他的长相更加接近一只丧尸。

  干瘪的脸颊,暗淡无光的眼神,和光秃秃的脑袋,还有那隐隐透露着残暴的口器。

  现在,那个器官也只能被称为口器了。

  “不了。”他收回了浑身的触手,说:“我还有个客人。先走了。”

  说罢,挥动他那早已变了模样的双手,遁地而去。

  侯峰试着将手中的手机开机,却发现这个手机早已没电了。

  他环顾四周,看了看周围围上来的亡灵教帮众,说:“走!回据点!”

  两年了。末日爆发两年了。

  若不是那帮人的贪婪,人类怎么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迎接末日?人类也不需要承担这么大的损失。

  两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两年前……

  侯峰默默念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叫我亡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叫我亡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