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女孩的身上弥漫着血一样的气息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651

  聚魂珠属阴。

  所谓阴者,单指女性。加上聚魂珠刚刚离开吴老太没多久,想起之前吴老太的样子,我就害怕。

  不过更叔并没有打开盒子,因为赵珊快步推开了他。

  “收起你的东西吧,我对这不感兴趣。警察破案讲究的是真凭实据。你这套还是去骗你那些狐朋狗友吧。”

  更叔愕然了,脸上浮现出一股复杂的表情,似乎对自己刚才的冲动有懊悔,也有一丝不甘。他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低下了头,嘴唇嚅嗫着,缓缓的转过了头。

  “小冷,我们走。”更叔没有回头,步履蹒跚的走了出去。

  更叔的样子让赵珊愣住了,可能她没想到这一次更叔竟然没有反驳。我拿起皮箱冲着赵珊点了点头,向外面跑去。

  “小冷。”赵珊忽然拉住了我,犹豫了几秒,吐出了几个字,“照顾好他。”

  外面又传来了更叔的喊声,我立刻跑出门外。

  坐到车上,我看到更叔靠在车座上,闭着眼睛,空气有些沉闷。此时已经是深夜,居民楼前的路灯静静地亮着,仿佛一个垂暮老人在孤独的沉默。

  关于更叔和赵珊的矛盾,我听陈牧说过好像是因为赵珊的母亲。年轻的时候更叔热衷于对古物的研究和追捧,很少回家,这让赵珊的母亲很不满意,在赵珊五岁那年,两人终于离婚了。从此以后,赵珊再也没见过自己的母亲。长大后的赵珊开始对更叔越来越冷漠,到最后竟然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更叔叹了口气,发动了车子。

  我想劝劝他,但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车子从经三路出来,并没有直接向前,而是开向了左边。我不知道更叔要去哪里?问了几次,更叔都没有回答我。

  终于,走到北环路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更叔这是要来陈寨4号楼。

  更叔从皮箱里拿出了灵骨扇,下了车。

  这个位置正是当时韩佳佳跳下来的地方。此刻楼道上了封条,地上韩佳佳跳楼的位置上面的现场线还没完全褪去。

  夜风呜咽,四周死寂。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上去看看。”更叔说着撩开了封条,钻了进去。

  一进楼梯,我就感觉身上有一股莫名的压抑。我紧紧跟着更叔,眼前却又闪过了韩佳佳死前的最后模样。

  走到二楼,更叔停了下来,他打开了手里的扇子,轻轻挥了挥。

  月光从外面渗进来,仿佛有人控制一样,在地上形成一个细小的漩涡。更叔拿起手电蹲到地上,从地面上捡起了一个东西,借着光亮我仔细看了一下,那竟然是一根又长有粗的头发。头发的颜色微微发白。

  更叔的这一个举动让我想起昨天晚上的一个细节。记得我拿手机照明看见韩佳佳的时候,她好像正在梳头。

  莫非这头发是韩佳佳的?但是韩佳佳的头发是黑色的,更叔捡起的头发俨然不是女孩的头发。

  更叔收起头发,继续向楼上走去。

  手电的光芒下,我看到楼梯上竟然有很多头发,都是又长又粗,微微发白。几乎每个阶梯上都有一根或者两根。一直到天台入口,头发才没有了。

  这是我第三次来这个天台,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恐惧。不过想起这里有三个女孩跳下去,尤其是韩佳佳的样子,心里难免还有些不舒服。

  “小冷啊,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时的情形吗?”更叔慢慢走到了天台边忽然说话了。

  “恩,记得。”陈牧第一次带我来清雅斋的时候,更叔正拿着一个放大镜在看一幅画。听到陈牧的来意,更叔打量了一下我,说暂时不需要伙计。陈牧还想说什么,更叔却摆了摆手。可是就在我们走出清雅斋的时候,更叔却把我们喊了进去。

  “当时我看的那幅画名叫孔明排阵图,是一幅古物里说的阴阳图。所谓阴阳图,从技巧上来说,就是用两幅画重叠到一起,并且要求两幅画的笔墨不同,底画一般都是画家的血墨,这种画从表面看看不出什么异常,但是遇到特殊时候,底画里的血墨便会渗出来,将整个画的内容渲染变色。我们看一个人,都是从古物上看。不瞒你说,当时你进来的时候,我没有发现孔明排阵图里的阵型出了变化,阴画血墨渐显。陈牧我见过很多次,所以我断定应该是你的出现让阴阳画有了变化。”更叔说道。

  “哦,怪不得后来你让我看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顿时明白了过来。

  “是的,那时候是在测试你。你手上的玉龟手链我还特意拿走过一天,给你带上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因为有些灵物也会让一些古物发生变化。”更叔点了点头说。

  “啊,我怎么不知道。”我愣住了。

  “我做了一个跟你玉龟手链一模一样的东西。事实证明,对于古物,你有不一样的感觉。这是讲究缘分的,今天我之所以带你去前章村,也是想慢慢让你接触下我们这一行。不过现在我决定先告诉你一些东西。相信你应该也能感觉出来,我和侯三并不是普通的古董商人,我们对外说是古物商,故意区别开古董商。其实我们更是除灵师。灵,这个东西我在车上跟你说过,我们是驱除邪灵的,然后除灵后的古物可以拿回来自己用,维持生活。就像吴老太今天的事,如果没有我们除灵师,吴老太最终会被火化,然后吴家人会被封口。”更叔说着转过了身。

  更叔的这些话确实让我大吃一惊,虽然在前章村,侯三说的一些话让我隐隐有些疑问。但是我没想到背后竟然是这种情况。如果没有看到吴老太的事情,更叔跟我说,我一定会问,这个世界上有邪灵吗?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应该是真的。

  更叔一直说,这世界万物是相克相成,善恶相对,阴阳自由。

  那么既然有邪灵,自然也就有除灵师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更叔竟然说我和他们有缘分。

  “我们不能对外公布自己的身份。这是我们的行规,所以赵珊她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们每个除灵师都有一个护身神器,侯三的是神木剑,我的是灵骨扇,你的就是这个玄武神链。”更叔拉起了我的左手,目光看着玉龟手链。

  “玄武神链?”我第一次听见这个称呼。

  “是的,你可能没注意到。你的这个玉龟和普通的乌龟不太一样。玄武是上古四大神兽,本身是由龟和蛇组成,你这个可能很多人光看到了玉龟,没看到链子其实是蛇形,龟和蛇组合到一起,则是玄武。今天在前章村,吴老太攻击你的时候,你手里的玄武神链便发挥了救主的作用,将聚魂珠凝固,我们才有机会拿出来。”更叔跟我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我之前还以为是更叔和侯三救了我,如此说来,竟是这个玉龟手链的功能。怪不得每次我遇到不安或者危险的时候,它总会有异样。

  “小冷,我看你这孩子胆子也大,应该有灵性。只是做了这一行,要背负很多事,比如可能要像我一样,面对很多压力,不能和最亲的人坦诚相告。”

  “更叔,我不怕。”我顿了一下,“其实我心脏有一个肿瘤,随时都会没命。既然你说我跟除灵师有缘,那就成就这个缘分吧。”

  更叔的表情一片愕然,他显然没想到我之所以胆子大,外表镇定是因为内心早已经绝望。命运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呼呼,楼梯口的风忽然大了,天台旁边的铁门被吹得阵阵作响。

  一个女孩从楼梯口走了出来,步履缓慢,神情僵硬。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鬼魅凄然,仿佛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幽灵。

  “小冷,现在让你真正见一下除灵师的威力。”更叔说着缓缓的打开了手里的灵骨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