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吴老太伸出双手冲向了我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908

  我没想到更叔带我来到了乡下。这是豫城郊区的一个村子,车子到村口都过不去。更叔让我看着一个箱子,自己先去了里面。

  一直以来下乡都是更叔自己去的,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他喊上了我,并且一脸严肃的说无论今天看见什么事都要守口如瓶,尤其不能跟陈牧说。

  乡村不像城市,虽然天刚擦黑,但是四周已经一片安静,我孤零零的守着面包车,要不是前面还有几家亮着灯的人家,还真有一种自己被世界遗失的感觉。

  我的目光落到了更叔的箱子上,这个箱子是一个老式皮箱,并不是什么古物宝贝,但是它却是更叔的宝贝。每次下乡,他都会带着这个箱子。曾经有一次陈牧想看看箱子里是什么,却被更叔狠狠骂了一顿。我凝视着箱子,不禁伸手抚摸了一下,就在我不自觉的想要启开箱子暗扣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更叔的喊声。

  “下来。”更叔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对我晃了晃。

  我慌忙拎着箱子下了车。

  更叔接过我的箱子,然后向前走去,边走边对我说,“一会你跟着我,一句话也不要说。”

  “好的。”我点了点头。

  走进村里穿过几条漆黑的小道,转过一个弯,我们到了一家灯火通明的人家。我一眼就看到了那家门口两边竖着两个纸人和一匹纸马,门头上还挂着白色的素花。

  这是豫城典型的白事装饰,只是奇怪的是却很安静。

  门口站着一个男人,表情木然,手里拿着一把带着黄穗的桃木剑。看见更叔,他立刻迎了上来。

  “人都走了吗?”更叔问。

  “都按照你说的准备好了。”男人点点头。

  “这是我店里的伙计,年轻人,阳气旺,让他和你在外面吧。”更叔介绍了我一下。

  “带什么物件的?”男人看了我一眼问。

  “奶奶个腿儿,这是小伙计,不懂行的。”更叔瞪了他一眼,走了进去。

  男人冲着我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这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宅院,中间是堂屋,两边是客房。按照豫城习俗,老人去世,都要在堂屋守灵三天。院子里搭着灵棚,上面堆满了各种纸人纸扎。

  我和那个男人跟着更叔走到了左边的客房,然后将他手里的桃木剑递给我,“你拿好这个,要是有什么东西,挥下就行。”

  更叔抬头看了他一眼,“奶奶个腿儿,不是说了他是不懂行的,自己拿着自己的。”

  我坐到了更叔面前,他打开了那个箱子,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东西,竟然是一把扇子。只一眼我就被扇子吸引住了,这绝对是个好东西。首先扇骨是漆黑色的,类似象牙又像是黑玉,扇面是布帛却又比布帛细腻。

  “这就是灵骨扇?果然是好东西啊!”那个男人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更叔的扇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嘴里啧啧称奇。

  “办正事了。”更叔一把收起扇子,站了起来。

  客房就剩下我和那个男人了。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男人叫侯三,也是一个古董商人,不过平常都是自己去乡下收货,碰到合适的再转给更叔,从中赚点差价。今天的事情,在侯三的叙述下我渐渐明白了过来。

  这个村子叫前章村,村里祖上大多人是从陕西迁过来的。要知道,陕西那可是风水宝地,所以祖上藏了不少好东西。其中价值最大便是慈禧太后的四颗夜明珠。

  众所周知,慈禧太后崩于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随即被殓入早已准备好的金丝楠木大棺之中。1928年,孙殿英手下的兵匪悍然盗掘了慈禧陵。将金丝大棺劈开,兵匪们发现慈禧太后竟然像是睡觉一样,栩栩如生。根据孙殿英回忆,慈禧之所以能够肉身不腐,因为她的嘴里含有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对于这颗夜明珠并不是只有一颗,据说在慈禧的凤冠上一共有九颗夜明珠。

  1900年6月,八国联军的侵略军人侵北京,慈禧太后不准许人民反击侵略者,而是大搞卖国活动,从凤冠上取了四颗夜明珠送与外国人,求他们退出北京。当时办事的大太监李莲英不在身旁,叫一个姓王的宫女送往西门宾馆,交与李鸿章派来的人。

  李鸿章正在负责与外国人交涉退兵一事。当时这个宫女才17岁,慈德大后告诫她一路要小心,如有丢失定教脑袋落地。这个宫女藏好珠子,边走边想:‘这是我们国家的宝物,怎能送给外国人?于是便藏了起来。从此杳无音讯。

  直到六十四年后,在西安市柏树林住的一个工人家庭里发现了这四颗夜明珠。这家人姓吴,夫妻都是化工厂的工人。有一次搞清洁卫生,小孩子把一个肮脏油黑的小枕头拆开准备清洗,发现里面有一个红布包,揭开红布又是一层黄布。一层油纸,油纸里面一层绵纸,包着四颗龙眼大、晶莹闪亮的夜明珠。至此,这四颗夜明珠才得以重见光明。

  侯三很早以前便在前章村收到过一个秦朝古物,那次让他大赚一笔,于是他便非常留心这里的家家户户。一星期前,他又经过这里,本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收收。但是却感觉村子里的人都神神秘秘的,在他的连哄带骗下,终于从一个村民口里知道,原来村子里一个吴姓老太太死了,儿女踢她守灵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只夜猫跳过了尸体,结果吴老太睁眼了。更离奇的是,她的嘴里不停的发着一个怪声,两只手也是不是颤抖。

  农村自古都有传说,野猫跳棺诈尸的说法,加上吴老太睁眼后的各种情况,所有的亲戚朋友吓得都跑光了。就连吴老太的儿子也是把堂屋紧锁,不敢进去。村里人报了警,但是吴家人害怕警察对老人采取什么措施,硬着顶着不让进去。

  侯三常年跑古物,经见过不少事。所谓野猫跳棺并不算什么。他去了吴家,透过被锁的门窗,他看见吴老太躺在里面,的确睁着眼。为了更清楚事情的原因,他让人开了锁,自己进去了,仔细打量吴老太的神情现状后,他又问了下吴老太的儿子一些事情。然后说自己可以找到人来帮忙,于是他便兴奋的找到了更叔。

  侯三把情况跟更叔一说的情况,更叔就断定吴老太身上一定有异物。

  所谓异物,古人开始指的是动物,其中以《山海经》最为全面。随着时间流逝,异物在古物件里指的是一些拥有特殊奇效的东西。最简单的来说,夜明珠就是异物,以前还有一种叫寒晶的东西,很小的一块,但是却是避暑的佳品。后来寒晶慢慢减少,演化成现在的水晶。即使是现在最普通的水晶,在酷夏戴上,也会有丝丝凉意。

  更叔跟着侯三来了一趟吴家,吴老太的确跟侯三说的情况一样,眼睁如铃,双手微颤,喉内传音。

  他们对吴老太的儿子说可以帮忙,不过前提是不要对外声张。于是,更叔回去取家伙,让侯三在吴家守着。

  “那到底是什么异物呢?”我问。

  侯三刚想回答我,我们听见隔壁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撞翻了。侯三脸色一变,立刻拿起手里的桃木剑冲了出去。

  我跟在侯三后面,一拉开堂屋的门帘,正好看见东墙角站着一个穿着寿衣,阴森僵直的老太太,她的两只眼睛睁得又圆又大,几缕白发贴在额角,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些白色的粉末,显得狰狞恐怖。最离奇的是,她穿着两只尖尖的黑色寿鞋,像是芭蕾舞演员一样立在那里。

  “怎么诈尸了?”侯三快速站到了更叔旁边。

  “小冷,快出去。”更叔看了我一眼,然后挥了挥他手里的灵骨扇。

  更叔的话似乎一下子提醒了墙角的吴老太,她的身体咯吱咯吱的响了几下,缓缓的面向了我,嘴巴微微动了动,目光刀子般瞬间刺向了我。

  我是第一次见诈尸,以前听人说过,电视上见过,小说里读过,现实却从来没遇到过。现在被这样盯着,我感觉浑身酸软,想跑但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旁边的侯三拿起桃木剑要冲过去,更叔却拦住了他,“别伤了她。”

  这一下,让吴老太钻了空子,几下便蹦到了我面前。

  我顿时瘫到了地上,心里不禁叫苦连天,这下完了。

  “你奶奶个腿儿。”后面的更叔大声骂了起来。

  我感觉眼前一股冷风扑面而来,情急之下,我伸手挡住了自己的头,只好听天由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