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侯三直直地倒了下去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1,985

  陈牧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秦素华已经倒在了地上,她拿着一把梳子哆嗦着在梳头。陈牧想到自己被她利用,不禁冲过去一把夺走了那把梳子。拿到梳子的那一刻,陈牧觉得手上一沉,仿佛是触摸到了一个冰冷的兵器。

  “还给我。”秦素华艰难的说了三个字。

  陈牧没有理她,低头打量着手里的梳子。等他再抬起头的时候,秦素华已经晕了过去。

  那把梳子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光滑黝黑,散发着诡异的光芒。陈牧不自觉的便想梳头,可是想起刚才自己被秦素华梳头后的事情,他用力抵着心里的冲动。仿佛是陷入了一个对抗的漩涡,陈牧感觉那把梳子的力道越来越大,自己的力道越来越小,眼看梳子就要放到头上了,陈牧身体往后用力退了几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头撞到了旁边的门槛上,再次晕了过去。

  “没了?”我问。

  “没了啊,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秦素华被大刘他们带走了。我回去了。”陈牧点了点头。

  “那把梳子呢?”我忽然想了起来。

  “可能被赵珊他们带走了吧。”陈牧支支吾吾的说。

  “你不会拿走了吧?你也看到了红姨的样子,那梳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说道。

  “我没拿。”陈牧不再理我,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事情虽然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是基本上也算解决了。和陈牧分手后,我回到了清雅斋。更叔出去了,侯三在店里。看见我,他像是看到了救星,笑嘻嘻的跑过来交接了一番便准备离开。

  侯三走后,我才发现刚才他在桌子边看报纸,地上撒了一堆瓜子皮。我咒骂了几句,拿起扫帚清理了一下。收拾好一切,我刚坐下,有人进来了。

  所谓观人看相,普通人看人从衣服外表,首饰装饰,有点行头的人看人则是看谈吐与内涵,再高深点的人则是看气场。进来的客人穿着一件普通的衣服,看上去很旧,头上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整个人看起来风尘仆仆的。但是他的眼睛里却闪着让人敬畏的寒光。这看人的学问,更叔没教过我,但是在清雅斋呆的这段时间,我也有了一些眼界。眼前这个客人来头不会太小。于是,我将他请进了内堂。

  客人坐下来,摘了帽子,露出一张惨白的脸。我这才看清他的样子,他大约四十多岁,眉目慈善,身体似乎不好,时不时会咳嗽一下。

  我给他沏了一杯茶,他也没拒绝,大口大口喝了两杯。

  “先生是出货还是进货?”我问。

  客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四处看了看。

  我站在一边,没有再说话。他大约看了几分钟,说了一句话,“我喝了你两杯茶,你告诉老板,我给他两天时间,让他把聚魂珠和巫骨梳给我准备好。”

  听到对方的话,我心里不禁陡然一惊。他怎么知道聚魂珠和巫骨梳?虽然我并不知道巫骨梳在哪里,但是聚魂珠确实是在我们这里。

  “好大的口气。”忽然,有人走了进来。我抬头看了一眼,竟然是刚才离开的侯三。不过此时他的脸上表情凝重严肃。

  “你是这里的老板?”中年人的目光转到了侯三的身上。

  侯三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两天后,我来取。”中年人经过侯三身边的时候,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冲着我笑了笑,离开了。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人,我看着他走远后,回过了头。侯三还站在那里没有动。

  “三叔,你怎么又回来了?”我问了一下。

  侯三没有动,也没有回答我。

  “你怎么了?”我疑惑的拉了拉他。

  侯三直直地躺到了地上,整个人像是一个僵硬的石块,即使躺在了地上,还保持着刚才站着的姿势。

  我惊呆了,慌忙蹲下身想扶起他,但是侯三的身体却像是一下子增加了几十倍,根本纹丝不动。

  这是怎么了?我立刻拿起电话给更叔拨了过去,又惊又怕的说了一下侯三的情况。

  更叔很快赶了回来。他一进门看到侯三的样子,马上让我关了门。

  我和更叔费了很大劲把侯三扶了起来,然后更叔仔细查看了一下侯三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让我仔细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听到那个人拍了侯三肩膀一下后,他立刻解开了侯三的衣服。

  果然,在侯三的肩膀上,有一个指头大小的红印,看上去就像是一层塑料薄膜,但是却分外瘆人。

  更叔的脸有些白了,愣在了那里。

  “更叔,三叔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刚才那个人搞的鬼?”我问道。

  更叔点了点头。

  “那这个要送医院吗?”

  “不,不用。”更叔说。

  “那怎么办?”我不禁有些迷惑了。

  更叔走到了桌子前坐了下来,眉头紧锁,似乎陷入了一个难以抉择的困境。我看着侯三的样子,心里急坏了。就这样僵持了十几分钟,我直接去房间过去背起了侯三。

  “小冷,你要做什么?”更叔说话了,脸上有些不悦。

  “你光在这干坐着,你不去,我背他去医院。。”我说。

  “你奶奶个腿儿,胡闹。”更叔的脾气一下子上来了,怒视着我。

  “那就这样干等着吗?”我实在无法理解更叔的想法。

  “你放下,过来坐。”更叔摆了摆手,声音也缓和了下来。

  我坐到了更叔的面前。

  更叔盯着那个聚魂珠,说了起来,“还记得那个红姨问过你,你是南行还是北路的话吗?”

  我点了点头。

  “以前也没跟你说过我们除灵师的事情,本来我觉得你是非常适合做除灵师的,可是你说你的胸口有一个肿瘤,这让我有些失望。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我想也许这就是天意吧。现在我跟你讲一下除灵师的历史……。”更叔转动着桌子上的瓷杯,讲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