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王雪丽的背后也有一只手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577

  这是我第一次录口供。

  以前在电视上见过,总感觉被带到派出所就成了罪犯。不过好在有赵珊帮忙,过程不是那么紧张。

  对于韩佳佳跳楼的细节,赵珊的同事问的比较清楚。我是没办法告诉他们我看到韩佳佳背后有只手,我只能说韩佳佳崴到脚了,我下来找陈牧他们帮忙,没想到韩佳佳从楼上跳了下来。

  从派出所出来,赵珊一把将我拉住,问我到底在楼梯里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已经说了?”我想推开她,她却死死的按着我,整个脸几乎要贴到我脸上,胸前紧绷绷的顶着我,我顿时脸红心跳。

  “姐,别这样,不知道的以为你要干什么?”陈牧在一边说。

  “全让你们搞砸了。”也许看到了我的尴尬,赵珊松开了我,气呼呼的说。

  “怎么能怨我们呢?大半夜没睡觉陪你到现在。”陈牧嘟囔着。

  赵珊没有理我们,自己径直走了。

  “被赵珊无敌双奶顶着,是不是很爽啊!”陈牧捏了我脸一下,笑嘻嘻的说。

  “爽你个头。”我甩开他的手。

  东方已经露出了鱼白肚,天就要亮了。折腾了一晚上,我也有点困了,不过清雅斋八点点就要开门,于是我和陈牧挥了挥手,直接坐上了往古玩城的公交车。

  公交车上人不多,我靠在最后一排的车窗闭上了眼睛想要休息一会,昨天晚上的事情并没有散去,相反却更加清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事情再次回到我们从天台离去开始,赵珊第一个,陈牧第二个,然后是韩佳佳和我。我是在听到后面有脚步声的时候停下来的,那时候韩佳佳问我怎么了,然后她便崴到了脚。也就是那个时候,韩佳佳有些不对劲的。后来陈牧发来短信,我看到韩佳佳的背后多了一只手。

  这种压抑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如同小时候在医院太平间里的时候一样。也许那个时候,韩佳佳已经不是韩佳佳了,她之所以不让我拉她走并不是因为怕尴尬,而是不敢碰触我手腕上的玉龟手链。

  想到这里,我睁开了眼睛,重新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玉龟手链。这是母亲不远千里去洪谷寺帮我求来的。

  我在更叔的收藏笔记里看过关于玉龟的解释。古人喜欢用良玉雕琢龟,或者附与佩饰上,或者悬挂于床幔上。

  龟,同音与归。古时候丈夫从军,在家守的妻子便会赠予玉龟佩饰,期待丈夫平安归来。

  只是我这个玉龟有些不同,我参照了清雅斋好多龟件古物,都没找到一样的。不过之前听更叔说过,古人对于雕刻和绘画的理解,每个朝代甚至每个年份都有不一样的理解。很多文人墨客,在当时所处的环境下,会对自己的作品故意变化,以现实符合自己内心的思想。之前有一个乡下人拿着一副八大山人朱耸的真迹来古玩城兜售,朱耸是明朝皇室后裔,在明朝灭亡后,先是削发为僧,后又改入道教。他一生钟爱绘画,尤其擅长花鸟水墨。因为他对清朝的不满,所以他所有的鸟鹿马鱼全部是翻着白眼的。

  那个乡下人拿着的画全部符合八大山人的画风,无论从笔墨还是装裱,都是古件。但是更叔却说那是一件赝品,之所以是赝品,就是因为上面的鱼太过繁复,因为朱耸的对于动物的勾勒通常都是寥寥几笔,根本不会太重笔墨。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更叔评价古物,虽然他的话并没有几个人听,甚至还有人认为那是更叔的一家之谈。但是我却觉得更叔对古物的喜欢并不像其他古董商人一样,只看中商业利益。

  公交车到站停了下来,门却没开。

  我这才发现窗外面昏沉沉的。

  “古玩城到了,下车的乘客请走后门。”

  公交车广播到站了,但是门却没有开。

  “师傅,开下门。”我喊了下。

  但是司机依然没有开门。

  我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门口。

  “师傅,我要下车。”我又说了一下。

  “你说,她会原谅我吗”司机缓缓转过了头,一双翻白的眼睛看着我,嘴唇周边全是猩红的血,竟然是韩佳佳的脸。

  啊,我一下子叫了起来。

  睁开眼,我看见旁边的人惊讶的看着我。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吸了口气。

  几分钟后,公交车到站了。我立刻下了车。

  整个上午我都在昏昏沉沉中度过,所幸没什么客人。下午的时候,赵珊又来了,不过她还带着一个男孩。

  “这是王雪莉的未婚夫黄雷。”赵珊跟我介绍了下。

  “有什么事吗?”我疑惑的看着他们。

  “是这样的,听赵警官说韩佳佳出事前是和你在一起的,我有些事想问问你。”黄雷说道。

  “哦,该说的我都跟警察说了的。”

  “这我知道,我是说,我该怎么说呢?”黄雷有些着急,他看了看旁边的赵珊说,“赵警官,我可不可以单独和他聊一聊?”

  赵珊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黄雷将门关住,坐到了我面前。

  “你要说什么?”我看着反客为主的他,不禁有些生气。

  “哥们,我想问的是,韩佳佳出事前有什么异常吗?她有没有遇到鬼?”黄雷低声问道。

  “鬼?”我的心咯噔一下。

  “不瞒你说,雪莉在出事前,我跟她在一起的。”黄雷微微抬了抬头,眼神里有一丝淡淡的哀伤,“想必你们听韩佳佳说了,因为雪莉之前的事情,我的母亲极力反对我们结婚,还去雪莉家里取消了婚期。其实我并不介意的,因为我是真的喜欢她。后来我偷偷瞒着家里来豫城找雪莉。好不容易雪莉答应和我重新回家,但是她出事那天晚上却突然约我出来,说要和我分手。当时我看她情绪很不正常,尤其是她离开的时候,我看见有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你说什么?”我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了,当时的确好像看到一只手搭在雪莉的肩膀上。我想追过去,但是雪莉却快速走进了楼梯里。当时我并不知道那个楼就是之前有女孩跳楼的楼,不然我肯定不会让她进去。不过奇怪的是,我不过稍微停了一下,准备上去找她的时候,她竟然已经从楼上跳了下来。”

  黄雷的话说的我心里颤巍巍的。王雪莉的情况和韩佳佳的几乎一样,那只手的确是存在的,我没有看错,黄雷也没有看花眼。

  “当时我很害怕,便悄悄离开了。后来我接到韩佳佳的电话,她说她老是做噩梦,梦到雪莉找她。我想雪莉肯定是被害死的,她不甘心。韩佳佳说她发现了一个秘密,本来要告诉我的,可是没想到却也跳楼了。你是最后一个见她的人,她有对你说什么吗?”黄雷看着我问。

  “她只是问我雪莉会不会原谅她?不过我也不确认当时那个到底是不是韩佳佳。”我犹豫了一下,说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黄雷呆住了。

  “当时我看到韩佳佳的身后也有一只手,我也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我低声说道。

  忽然,门被推开了。

  “我们走了。”赵珊进来了,对着黄雷喊了一声。

  黄雷还想说什么,赵珊似乎有些生气了,自己径直离开了。

  我和黄雷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黄雷还是走了。他们刚走,更叔便进来了。我顿时明白了,想必是赵珊看到更叔回来了,所以才急匆匆的的喊黄雷走。

  “奶奶个腿儿,小冷,收拾下,跟我出去一趟。”更叔风尘仆仆的将行李扔到一边,然后快步钻进了旁边的内堂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