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她的笑声叮当悦耳,但是更叔却脸色大变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267

  回去的路上,更叔跟我说起了福伯的事情。还灵会分为两派后,更叔的祖上一直联系的人便是福伯这条线。福伯是还灵会的老成员,他的级别比更叔高。更叔遇到事都是找福伯帮忙。但是福伯并不好说话,还灵会北路人多口杂,分布在各个地方。福伯的下线也不止更叔一个人,虽然福伯也在豫城,距离更叔也不远,但是以前更叔经常无功而返,不过这一次,没想到福伯竟然答应了。

  我没有告诉更叔福伯给我东西的事。只是说福伯问了一下那个南行客人的事情。也许是有了福伯的支持,更叔之前对那个南行客人忌惮的表情一扫而光。

  回到清雅斋,陈牧竟然在门口等我们。

  看到更叔,他一脸焦急的跑了过来。

  “干什么,火急火燎的。”更叔瞪了他一眼。

  “更叔,你得救我啊。”陈牧几乎要哭了出来,嘴唇都在微微颤抖。

  “进去说。”看这样,似乎陈牧真遇到什么事了。

  进去刚坐下,陈牧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那是一把黑色光亮的梳子,我看着眼熟,再看,忽然想起来,那不是之前秦素华手里拿的那个梳子。

  “巫骨梳?”更叔惊讶的喊了一句。

  原来这是巫骨梳,我惊讶不已。

  “小冷,我骗了你。你不要怪我。当时那个老妖婆被人打倒后,这把梳子摔倒了我旁边,我看东西不错,便藏了起来。”陈牧看着我,愧疚的说道。

  “你说秦素华被人打倒?被谁打倒的呀!”我好奇的问道,那天我晕倒后,很多事都不清楚。后来去问过赵珊和陈牧,都没给我说。

  “那天我也没看清是谁打倒老妖婆的,只记得隐约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孩。”陈牧说。

  “你这毛头小子,偷偷藏着这个邪物,还好你聪明,不然小心没命。”更叔拿起那把巫骨梳。

  “可不是啊,这两天我可是天天做梦,每次睡着都感觉有人压在我身上,还能看清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可是就是推不开她。醒过来我发现这梳子就放在床头。我思来想去,肯定是这个梳子惹的祸。”陈牧苦逼的说道。

  “好了,交给我就没事了。”更叔拍了拍陈牧的肩膀。

  之前更叔说过,聚魂珠和巫骨梳肯定是在一起的。相比这两个东西是被人发现,后来分开出售,辗转流窜,一个到了吴老太的手里,一个到了秦素华的手里。现在总算两个到了一起。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

  更叔将从福伯那里找来的药给侯三喝下后,他很快康复了。

  侯三离开的第二天,更叔一个人在里屋,我在外面接待客人。

  下午的时候,来了不少人。不过古物这东西,对人对眼,有的觉得一文不值,有的却觉得千金无价,除了品质,更多的是注重文化和情怀。

  天黑的时候,我开始收拾东西。那些被客人翻动的物件需要一个一个按照分类整理好。有的用盒子罩着,有的是要收起来。所有东西收拾好的时候,我发现桌子上竟然多了一个黑盒子。

  盒子看起来很华丽,上面还绣了一条金丝盘龙,光看盒子的做工就很不一般。这肯定是哪个客人忘在这里的。

  我拿着盒子看了看,然后走进去交给了更叔。

  “兴许是客人忘这了,等明天有人来找了,还给人家。”更叔看了看说。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呀?看着盒子怪精致的。”我说。

  更叔点点头,仔细看了看那个盒子,眉头忽然皱了起来,他快速打开了那个盒子。

  我看更叔打开了那个盒子,于是凑了过去。

  盒子里放了三枚铜钱,上面分别是顺治通宝、雍正通宝、和嘉庆通宝。

  这是五帝钱。

  古物里最常见的。

  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五帝处于中国国力最强大的年代,时代相连,国运昌盛,社会安定繁荣,帝王独尊,百姓乐业,钱币铸造精良,流通时久,得“天、地、人”之精气,故能镇宅、化煞,并兼具旺财功能。所以古物市场经常有人买来避煞、旺财,助运。

  可是这个盒子里的五帝钱却少两个,一个是康熙通宝,另外一个是乾隆通宝。这是什么意思呢?

  更叔的脸色变成了猪肝,走到我身边,盯着那三枚铜钱,仿佛那是三个炸弹一样。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这三枚铜钱的确有些问题,每个铜钱上面都有一个红点,像是锈迹,颜色却又深了很多。

  “这铜钱有问题啊。”我说。

  “何止,五帝钱只留下三个,偏偏是中间的康熙和乾隆,顺治没了儿子,雍正没了爹和儿子,嘉庆没了爹。要知道,五帝钱是不能错位的,否则吉物变凶物。”更叔说道。

  我这才明白了过来,五帝钱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五个是不能分开,并且顺序不能乱,要用红色的绳子编缠在一起。现在对方留下来三个,并且拿走的还是中间的康熙和乾隆,摆明了这是一个大大的凶物。

  “这不会是有人故意放这的吧?”我脱口说道。

  更叔收起那三枚铜钱,站起来,推开了旁边的一个墙壁隐形门。

  来到请雅阁时间不算短,但是我还从来没进去过那道隐形门里面。通常都是更叔一个人在里面,即使是侯三也没进去过。

  里屋大约十平方,依靠墙打了一排柜子,上面放满了各种古物,瓶瓶罐罐。旁边有一张古香古色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些平常鉴物的工具,后面挂着几幅字画。

  更叔把三枚铜钱放到桌子上,然后从旁边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楠木色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两枚铜钱,那分别是康熙通宝和乾隆通宝。

  坐到桌子前,他将两枚铜钱放平,拿出两根红线分别沿着铜钱的内孔往外缠绕,密密匝匝的缠紧,最后将多余的红线引出来,来回编织,形成一条密实的绳子。

  “这个你赵珊送过去,另外一个你带着。”更叔将编好的绳结递给我。

  我点了点头。

  “你现在就去吧,我要去找福伯一趟。如果没猜错,这肯定是南行的人放这的。”更叔挥了挥手。

  离开清雅斋,我直接去了赵珊工作的派出所。在公交车上,我看着手里用红线缠绕的康熙通宝,心里五味陈杂。仔细想来,如果不是我和陈牧跟着赵珊去陈寨4号楼,也不至于引发后面的一堆事,本以为秦素华伏法了,事情结束了。没想到巫骨梳竟然引来了这样一个隐患。

  是的,那时我没想到,更没有想到巫骨梳只是一个开始,而从此以后,我们就踏上了一个不归的旅程。

  命运按照自己的方向,早已经将我们锁定,谁都无法逃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