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侯三的桃木剑上的铃铛响了起来,剧烈而急促
风雨如书2021-03-05 10:452,765

  从陈记同出来,赵珊直接回了派出所,她要去派出所档案室查下秦爱珍的具体地址。我和黄雷也分道扬镳,各自离开了。

  走到古玩城门口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枚云鹤梅花扣竟然在我口袋里,我这才想起来刚才陈老板给扣子的时候,黄雷和赵珊光顾着看陈记同的记录册,那个扣子被我收起来了。不过也好,是个古物件,正好可以让更叔瞅瞅。

  一进清雅斋的门,我看见侯三正和更叔在下棋,两人争论的面红耳赤。看见我,侯三顿时像遇到了救星。

  “来,快来,小冷,你看这棋,谁赢了。”

  我走过去看了一眼,棋盘上的棋子所剩无几,就是一盘死棋。可是这两人却非要分个胜负。

  “我给你们看个好东西。”我拿起了那枚云鹤梅花扣。

  果然,这扣子要比棋子吸引人。更叔和侯三放下了争论,仔细端详起那枚扣子来。更叔一边看一边赞许的讲着扣子的一些历史和鉴别方法。

  “小冷,你从哪找的这东西?”侯三盯着那扣子问。

  “这,说来话长。”我简单说了下和赵珊遇到的事。

  “这么说,你们遇到的东西还是硬茬子。”侯三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更叔没有说话,走到桌子后面拿着一个放大镜仔细看着一个盒子,然后又从里面抽出一根线比对着。

  我本来不想跟侯三说那么多的,但是侯三说是更叔喊他过来帮我。于是将事情原原本本跟侯三说了下。

  这时候,更叔站了起来,他又拿起那枚扣子看了看,然后表情凝重的看着我,“这扣子确定是从衣服上拉下来的?”

  我愣了下,旁边的侯三也有些惊讶。

  “扣子的确是云鹤梅花扣,但是扣子上有一丝线,这丝线可不是古物。”更叔拿着放大镜给我们看。

  “这没什么吧,也许是扣子用现代的线缝上去的。”侯三说。

  “不,云鹤是从明朝嘉靖年间开始陆陆续续出现在一些古物上的,寓意吉祥。梅花则是晚清时期和喜鹊一起被刻在物件上,寓意为喜上眉梢。本来这两件是不会联系到一起的,真正能联系到一起的云鹤和梅花只在一种情况下,那就是陪葬。大家都知道嘉靖黄帝注重道家,崇尚仙家之物。据说他曾经秘密组织了一支全部都是道士的军队,专门寻仙问神。后来那支军队也在嘉靖驾崩后陪葬,所有陪葬之人着金丝道袍,道袍上结的就是云鹤梅花扣。

  据说乾隆皇帝当初去挖嘉靖皇帝的陵墓,并不是传说中只是为了挖走墓前神兽,而是要找到那几个陪葬的道士。从那以后,云鹤梅花扣也才从古物市场里出现。”更叔说道。

  我和侯三听得目瞠口呆,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扣子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

  “所以说,谁会拿着这种扣子用现代丝线缝到衣服上呢?”更叔看着我们问。

  “那会不会是不懂的人呢?”侯三说。

  “小冷也说了,扣子是从神秘人身上拽下来的,如果是不懂的人,又怎么会掺和在这个事里呢?我看这个事不简单。这样,侯三,你带着小冷去看看,争取帮赵珊解决了这个事。”

  “说半天,还是关心你闺女啊。”侯三笑了起来。

  “你奶奶个腿儿,你要不愿意,就回去吧。”更叔眼睛一瞪,有些急了。

  “你个老更,说你句都不行。我又没说不去。”侯三耸了耸肩肩膀,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离开了。

  侯三让我带他去发现那个神秘人的屋子看看。这一路,我可够苦了。侯三跟只猴子一样,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更叔也跟他说了我已经知道他们的事情的事,他除了将自己以前怎么寻找古物,驱除古物上的诡异灵事讲了个底朝天外,还把更叔很多事也告诉了我。说到最后,实在没啥说了,竟然说到赵珊身上了。

  “赵珊这姑娘不错的,我可是从下看着她长大的。这几年出落的是越来越漂亮了,她就比你大三岁吧。我看老更对你还不错,话说女大三,还能抱金砖。”

  “三叔,你胡说什么?”听到这里,我脸都红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子里总想起赵珊贴在我身上的那一幕。

  “哈哈,别怪三叔嘴碎。不过赵珊这丫头可不是好驯服的,她之前有过一个男朋友……。”

  “什么?”这还真意外,我之前听陈牧说赵珊从来不谈恋爱的。

  “没什么。对了,你问问赵珊找到那个秦爱珍了没。”侯三呵呵一笑,转移了话题。

  我看他不想说,也没在继续问。

  赵珊一直没接电话。

  我和侯三下了公交车,来到北环路的时候,我接到了赵珊的短信。

  “我们找到秦爱珍了。”

  我立刻给给赵珊拨过去,但是她却关机了。看着那条短信,她说我们,莫非是和黄雷在一起?于是我又给黄雷打了个电话。

  黄雷很快接了电话,还没有等我问,黄雷便给我说了个地方,解放一号。

  “这是什么地方?”我再问,黄雷却挂了电话。

  “不用问了,我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旁边的侯三说话了。

  “解放一号?我没听过这个地方啊!”我疑惑的看着他。

  “就是豫城墓园旁边的一号墓园。”侯三说,“豫城的墓园之前叫解放一号,后来规划后,那里便冷清了。加上解放初,那里还发生了一些命案,后来那里便彻底被荒废了。”

  我的眉头皱紧了,他们怎么会去找到那里?莫非秦爱珍的坟墓在那?

  我和侯三坐车赶了过去。

  豫城墓园附近到处都是花圈寿衣店,就连路边都挤满了兜售纸钱花圈的小商贩。我跟着侯三沿着墓园后门,钻进了一条林荫小道,然后看到了一个长满荒草的园子。园子里郁郁葱葱的长满了四季青,隐约可以看到一些隐藏在荒草里的黑色墓碑。

  我拿起电话给黄雷拨了过去。

  “我们在守灵房里。”黄雷说。

  侯三努了努嘴,前面不远处一座孤零零的房子矗立在那,那就是守灵房。

  穿过荒草和墓碑,我的心忽然有种莫名的恐惧。虽然园子外面不远处就是人群熙攘的豫城墓园,但是深处这样的环境,还是有一些恐惧。

  “有些不太对。”侯三忽然停住了脚步,从他的包里拿出了桃木剑,只见他桃木剑上的铃铛响个不停。

  “怎么了?”我警惕的看着四周。

  “哈哈,看你吓的,以后真遇到事怎么办?”侯三笑了起来,“我这个桃木剑,凡是到阴邪的地方,都会这样。”

  也许守灵房比较阴,进去后,侯三桃木剑上的铃铛响个不停。在里面,我看到了黄雷和赵珊。不过奇怪的是赵珊坐在一边一语不发,黄雷则木然的站在她身边。

  “黄雷。”我喊了一下,与此同时,我的手腕上的玄武神链开始收缩,用力箍着,这种感觉在上次天台和更叔遇到林涵的时候出现过。现在又出现了。

  侯三的表情也凝重起来,他手里的桃木剑上的铃铛响个不停,急急促促。

  “赵珊,你在做什么?”侯三走过去问道。

  “看她的头上。”黄雷忽然说话了。

  侯三探头往了过去,我往前刚走了两步,侯三旁边的黄雷却突然冲着侯三的脖子后面用力打了一拳。

  这一下,侯三声都没出便倒地上了。

  “黄雷,你干什么?”我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

  “干什么?马上你就知道了。”黄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阴测测的笑容。

  “你到底是谁?你是人吗?”我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自己跳出来找你们。”黄雷说。

  说话间,地上的侯三站了起来,然后拿着手里的桃木剑砍向了黄雷。结果黄雷却一点事都没有,照着侯三一脚踹去,这一下,侯三彻底动不了了。

  “三叔,你怎么样?”我急的满头大汗,侯三过来帮忙的,结果还没开始便被人打倒了。

  “拿个桃木剑,以为我是鬼啊。”黄雷冲着侯三喊道,“小冷,我问你个问题,你喜欢赵珊吗?”

  “你要干什么?”我心里一缩。

  “嘿嘿。”黄雷笑了起来,阴森森的笑容回荡在守灵房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除灵法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