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涟漪浅染2020-11-30 19:484,239

  墨简坚定的拉着他的手道:“放心吧,以后有我陪着你。”

  “阿简可要说话算话。”

  “当然。”墨简从来不骗他,若不是中间的误会,小药罐儿也不会这么没有安全感。

  一个月的李府又一件喜事临门,李家公子竟然娶亲了,几乎是所有人都没料到的事,哪怕是男子,众人也只敢私下议论,却并不敢出言不讳。

  房里下人们给两个新人更衣,两人眼里都是彼此最明艳的样子,眼睛里除了对方就再也挤不进别人。

  “少爷,好了。”丫鬟拿着镜子照着两人,镜子里的两人风华绝代各有千秋,眸中面上挂着笑意,风姿绰约。

  “小药罐儿,你准备好了吗?”墨简笑嘻嘻的转头看向他。

  两人都是男子,一切从简,自然也没那么多规矩。

  “嗯。”李子君坚定的握着他的手,伸手给他看了两样东西。

  墨简认出来了,是上次长街上他们看上的发簪,不过那老头不愿意卖,如今李子君却拿出了两根,墨简有些意外:“你是怎么说服那老头的。”

  “送给夫人,自然不一样。”他替墨简戴上发簪,墨简也同样给他换上。

  李子君自然无比的低头亲了他一下,然后同没事人一般道:“走吧。”

  墨简只觉脸上烧了三把火烫得慌,小药罐儿这人却和没事人一样,捂着脸都不敢直视他,任由他牵着走,旁边的小丫鬟又何尝不是捂着脸面红耳赤的。

  两人走过高堂,迎着众人的目光,在司仪的唱礼下行礼。

  “一拜天地!”

  一拜天地之灵气,三生石上有姻缘;——一鞠躬!

  二拜日月之精华,万物生长全靠他;——二鞠躬!

  再拜春夏和秋冬,风调雨顺五谷丰!——三鞠躬!

  水有源,树有根,儿女不忘养育恩,今朝结婚成家业,尊老敬贤白发双亲,接下来是二拜高堂。

  “二拜高堂!”

  一拜父母养我身,——一鞠躬!

  再拜爹娘教我心,——二鞠躬!

  尊老爱幼当铭记,和睦黄土变成金!——三鞠躬!

  两人拜完了起身,缓缓转身看着对方,眼里尽是对方的满目柔情,随着唱礼缓缓对拜。

  “新人对拜!”

  一拜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白头偕老,风雨同舟——一鞠躬;喜结良缘;

  二拜夫妻恩爱,相敬如宾;早生贵子,光耀门庭——再鞠躬,白头偕老;

  三拜勤俭持家,同工同酬;志同道合,尊老爱幼 ——三鞠躬,永结同心!

  “ 欢迎一对新人入洞房!”

  前院的喧嚣被挡在了门外,两人此刻独自待在房里看着对方,什么也不说,就那么看着。

  “噗嗤。”墨简突然笑出声,“小药罐儿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阿简很好看。”李子君笑,也不避开他的视线。

  同样的,墨简又何尝不是在看他。他们三拜九叩了,记在一个族谱上,是夫妻了,为什么不可以看。

  墨简从来不吝啬于接受夸奖,趾高气昂道:“那当然,我可是唯一一只有苏式的九尾狐!”

  “阿简是不是忘了什么,我们该喝合卺酒了。”李子君起身倒了两杯酒。

  墨简接过,两人喝下,李子君又取了二人的发丝绑在一起放入荷包里,再由两个人一起放在了枕头下。

  “这就是你们凡人的“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是吧。”墨简头一回见到,还是在自己身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样两个人就绑在一起了,是夫妻了。

  “嗯。”李子君点头。

  两个人今日视线格外黏糊,对上了就移不开,墨简刚要凑上去,措不及防的有人来敲门:“少爷,少夫人,该去接待宾客了。”

  没亲着的墨简撇了撇嘴,李子君却是直接低头亲了他一口道:“好了,先出去吧。”

  早上那种被火烧的感觉又起来了,捂着脸瞎道:“走走走!”

  大厅里热闹至极,宾客如云,喜气非常,李子君的父亲也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与宾客交谈。

  “父亲。”两人一起向李父行礼。

  “你们二人来啦,好好接待宾客。”李父挥挥手示意他们随意。

  墨简由李子君带着四处与宾客敬酒。

  “少爷!少夫人!”管家自一侧上前来,神色古怪。

  “何事?”李子君问。

  “外头有一僧人模样的和尚说要找少夫人,却怎么也不肯进来,说是寂禅师父门下弟子,有要事找少夫人。”

  墨简没忘记那个和尚,似乎是被青丘那些狐狸诓骗过的,“走吧,去看看。”

  “阿简认识?”

  “见过几次,被青丘那群老不死的狐狸诓骗来找我麻烦的。”墨简也是不解他为什么突然来找自己,总不能在他大喜之日又来找他麻烦。

  门口那小僧人见了二人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你的师傅找我何事?”墨简也不多事,直接干脆的问。

  “见过墨简上仙,师傅被困北海,我的无力对付北海水蛟龙,只能出此下策请上仙相助。”小沙弥说话间直接弯下腰,以恳求的姿态相求。

  墨简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李子君,“北海的蛟龙当初被青丘那群狐狸打到北海去的,如今出来必定为祸四方危及人间,想来那群狐狸是故意的,他们早就算好了我们下凡历劫会遇到蛟龙为祸!”

  他迟早都要收拾青丘那群老狐狸!

  “小药罐儿,我去去就回,你在这儿等我回来!”墨简说着转身便催着那小沙弥往北海赶。

  李子君伸手拉住他的手,墨简被他拉住以为他有什么事,回头看到他皱眉很是担心的样子却只说:“你要小心。”

  墨简匆匆在他额间落下一吻笑道:“我会的,等我。”

  李子君身为凡人看不到神仙的神通,看着墨简从自己面前直接消失了心里很是担心,但除了等他回来也没有别的办法,再去接待宾客也没有了心情。

  入夜时分,终于送走了全部宾客后李子君终于可以回房休息。

  不出意料的,他推开门没有看见墨简的身影,不禁有些担心,他还没有回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屋里点满了烛火,显得太亮堂反而有些空荡荡的,他走过去想要掐断火苗,忽然窗外刮进来一阵风,一个红影扑了他满怀,两人“咚”的一下摔到了地上。

  墨简当即发觉自己力道大了,这小胳膊小腿的哪禁得起摔啊,心疼死了:“哎呦我看看,哪里摔疼了没有?”

  李子君摇摇头,吃了墨简带回来的药以后经过调养,他的身体已经和常人无异,没有那么娇弱。

  墨简松了一口气,没从他身上起来,而且撑着他的上方笑意吟吟:“我回来了,想我没有?”

  “嗯。”李子君点头,翻身过来两人换了位置,用行动证明了到底有多想。

  若是连心意都不敢表明或许是怯懦,可是若是付出不求回报那便是傻,不过好在李子君不是怯懦的人,墨简也不是,那样热烈的感情只适合时刻纠缠在一起,哪怕一个对视,都是盛满了如对方一样的感情。

  疼是不疼,可是都是第一回,显得生涩又美好,既然说出口了,那就得拿当下说的来还。

  墨简伸手去推他,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下来,他还是要说:“我跟你说……我今天差点……以为会回不来。”

  李子君抓住他的手按回去,眸光深不见底,低声问:“为何?”

  他好像生气了,格外的用力,墨简失神了片刻,摇了摇头,“青丘那些……老狐狸,给我使,使绊子,幸好鹿姐姐……给我的法器挡了一下,司命跟我说……你命里有劫,我得,看着你点儿。”

  李子君心中一软,低头堵他的嘴,心道没关系,以后时间很长,有的是时间。

  墨简手都是软的提不起力气,但是对小药罐儿格外的纵容,做什么都可以,每次都被逼到绝路,蜡烛都燃尽了,连喊都喊不出声,还要抬手把蜡烛灭了。

  墨简睡觉格外不安分,动手动脚的,偏偏人又睡死了,李子君把人抱紧了,随他去了。

  第二天早上人都没有起来,也没有人催,李子君就由他去了。

  “过两天你想去哪里玩?”墨简托着下巴看他,嗓子还有些沙哑,张口就吞下了李子君递过来的清凉糖,摇着脑袋瓜一晃一晃的十分惬意,“我们天上的神仙有新人成亲他们都要出门游玩的,时间不定,有些好几百年都见不着人呢,你们呢?”

  “夫人三日后回门。”李子君拍了拍他的脑袋,示意他起来给他梳头。

  墨简坐在镜子前,坐没有个坐样,懒懒散散的靠着椅子让他给梳头,“我才不回去呢,等我回来了你不定又得急死。”

  李子君神情算得上很温柔的给他束发,道:“我会同父亲说的。”

  墨简就知道他想出去玩,乐道:“没关系,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后来两个人一起去过了很多地方,走过了千山万水,每天都在一起,没有忧愁烦恼。墨简还奇怪小药罐儿命中的大劫怎么还没有来,可李子君活到了一百零八岁也没有遇到什么大灾大难,甚至生意都比以前更红火。

  可是一百零八也算高寿了,墨简陪着他走了那么多个年头,刻意陪他一起慢慢变老,李子君也到了快要撑不住的那一天。

  两个人坐在屋檐下,看着夕阳,没有难过,也没有哀伤,李子君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却只是笑笑:“时间好快啊阿简。”

  墨简也笑笑说:“是啊小药罐儿,我很高兴捡到我的是你。”

  “是吗,我好想,时间再久一点,可惜了。”

  墨简看着他的脑袋,忍不住鼻子一酸:“不可惜,足够了。”

  他明知道小药罐儿马上就要回归天界,可是小药罐儿和莲灼会一样吗?

  “阿简,我爱你。”

  “是,我也爱你。”

  这些话在漫长的陪伴中他们说过无数次,可这一次,是死别。

  李子君的温度渐渐流失,墨简闭上眼,陪他走完了最后一程,后事会有人料理他,他们的名字会写在一起,两人也埋在一起,一直不会分开。

  墨简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回天界。

  小药罐儿哪有什么生气劫!鹿姐姐怎么也不说清楚!

  “墨简上仙这么快就回来了。”正在去莲华殿的药神见了他笑脸相迎,没想到墨简风风火火的冲进去根本没理会他,让他好一阵尴尬。

  不过按理来说这调皮鬼回来了,莲华殿的正主也该回来了。

  “莲灼!”墨简雷厉风行的直冲莲灼寝宫,小仙娥拦都拦不住,结果到了殿里却没发现人,回头就问那小仙娥,“你们家上仙呢?”

  小仙娥被他吓了一跳,结巴道:“君上……在莲池。”

  墨简半点也不犹豫的直往莲池冲过去,他对这莲华殿无比了解,就像自己的狐狸洞一样,如疾风闪电一般就飞了过去。

  他到的时候莲灼正与药神交谈,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墨简觉得恍如隔世,却又好像有些不一样,这是莲灼。

  他淡然的和药神交谈着,和从前没有不一样,像个木头一样,没有小药罐儿爱笑,不过笑起来是顶好看的。

  药神抬头瞥见他,调笑道:“墨简上仙来了,那小仙就不打扰二位了,告辞。”

  药神走得干脆,墨简这才靠过去,却没有了以前的急躁,缓缓走过去蹲下与他平视,也没说话,但眼眶微红,他看到了莲灼头上戴的玉簪,那是小药罐儿和他的定情信物。

  莲灼身上的伤已经看不到了,却还要泡在池子里修养,可见伤得有多重。

  看了一阵,墨简终于开口问:“你是小药罐儿吗?”

  莲灼无奈叹了一口气:“你我已经成婚,你说呢?”

  墨简欣喜若狂,扑上去就搂着人一顿狂亲。不管是小药罐儿还是莲灼,那份感情没变,那就是一个人,没有区别。

  后来莲灼与墨简一同到天君面前告了青丘的状,理论一番后青丘不得不派人去彻底击杀那蛟龙,该贬下凡的贬下凡,该罚的罚了,墨简这才满意,顺理成章的住进了莲华殿,不过却意外的收敛了很多。

  “你……”墨简的惊呼被堵住,想喊也喊不了。

  莲灼压着人一刻也不松开,却很是轻柔的吻他。

  对比起人间的放肆的爱,莲灼从相识开始便一直隐忍,从不说破,纵容着他,如今明白了心意,墨简也纵容着他,二人如天地间的风,时刻交缠在一起才是最大的宽慰,也不需要多说,就是无限的纵容。

  “我爱你。”

  “嗯,我知道。”

  喜欢这种事,什么也说不定,但似乎是化不开的执念,刻在骨子里来爱你,你在那里,我就会不顾一切的来见你,至死不渝。

  ——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言乱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言乱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