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紧随而来的女老师
路人星轨乙2021-02-21 15:534,277

  “秋海,你在这儿啊!”一声洪亮的女音在耳边想起,一下盖过了一向细声细语的神崎曲。

  一个身着碎花短裙的成年女性跟着声音走上了天台。

  “葛凉,是你啊。你也来这吹风么?”秋海老师赶紧打住了话题,手也松开了栏杆。然而他的手刚一松,这一截栏杆就从裂缝处断开了。

  “哎呀,太危险啦!”在短裙女子的声音中,神崎曲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秋海老师也凝视着断开的栏杆皱了皱眉。

  “幸亏我来了,不然你的手撑在那里差点掉下去啊。”女子的声音似乎含着一丝得意。

  “啊,哦。是啊是啊,多亏你啦,多谢多谢。”秋海老师看了一眼神崎曲,又转过头说道。

  好一招移花接木啊,神崎曲暗暗想到,明明是自己先出声警示的,就是嗓门没这么大。转念又想,几十岁的人了计较这个干什么,也亏了这个量级的声音,引发了迅速响应,秋海老师才没事。她也冲着短裙女子笑了笑。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葛凉老师,在初中部教化学。也是这学期刚入职。”他似乎看出神崎曲不认识短裙女子。

  “这是我带课班级的语文课代表,神崎曲。我刚来,问问她班里的情况。”

  “葛老师好。”神崎曲赶紧低头致意。心想这个老师蛮漂亮的。又想到自己的名字有些绕口,秋海老师居然第一天就记住了,让她觉得挺神奇。

  “嗯,好。”葛老师似乎不怎么在意这个学生,眼神就没从秋海老师的方向转开,接着对秋海老师说:“对了,我来找你是说办公室的事。今年新来的老师被分到了新盖那栋楼的办公室,比老楼的小一些,不过好在两人一间。我们几个都安排了,但是唯独没有你。我发现你还被安排在以前老师那个旧办公室里,四五个人一间,这不公平啊。”

  “哦,这个我倒没太注意,有个地方就行了。”

  “不是吧,你不会这么与世无争吧。我帮你问了那个分工位的老师,为啥单单把你派那边去。他说你学的不是师范,只能算是借调的,曹老师回来你就走了,不用专门安排位置,就在他原来的地方办公就行。”

  “是这样啊。他说的没错啊,不用专门安排。”秋海老师似乎不怎么关心这个。

  “你这态度可不行啊,老不争会遭人欺负的。职场上最容易被欺负的就是新人,尤其是你这么引人注目的。”

  “哦?我引人注目吗?”

  “嗯,哦我是说,你的发型在男老师里比较特别。”葛老师好像突然脸红了一下。

  “是么?可能是我自来卷,又懒得经常剪。”

  “嗯。咱们一起去教导主任那里说说吧,现在大家座位还没定,谁和谁一间还能自由搭配。我去帮你说说,你自己也提提要求,咱们俩一间呀~”说完她看了一眼旁边的神崎曲。

  神崎曲有感这一眼的火力,立刻识趣地说:“两位老师,那我先走啦。”

  “不用。”秋海老师立刻打断了:“班里情况问完了,我就也下去吧。葛凉,谢谢你的好意哈。我觉得坐哪里都行,人家既然这么分配了,就按规定办吧。才刚开始工作,随便提要求不太好,况且我那个办公室里都是以前这个班的老师,可以顺便聊聊天,了解一下班里的情况,有助于开展工作。你想放放风就先待一会哈。”

  “那,好吧。”葛老师似乎意犹未尽。

  秋海老师礼节性地点点头,而后就径直向楼道走去。神崎曲不知道怎么招呼,就也赶紧跟着走了,她暗暗想到,葛老师的脸色估计不怎么美丽。

  进到教学楼里面,下一节课的铃声响了,神崎曲赶紧给秋海老师打了个招呼,跑进了教室。

  下一节课是政治课,授课的李老师被神崎曲冠以外号“东北人”。她想起那两年流行雪村的《东北人是活雷锋》。而他们班最爱唱这几句的人居然是首席学霸王健鹏。“东北人”讲课很幽默,神崎曲对他的印象挺不错。再次听到了“东北人”就地取材地一指窗台上的一盆花,笑眯眯地开口:“这盆花,是实实在在放在这里的,是它唯物的一面;而它放在这里的实实在在,其实是终究还是你们自己的感觉,这又是它唯心的一面。为什么你们不认为这只是自己的感觉,目前主要的原因是不止自己一人认为这盆花实实在在放在这里,是吧?那么你们认为的其他人的所有反应到底如何被证实并非全都只是你们自己一人的感受呢?这就放给你们下去自行思考吧。总之,我要告诉你们这些小东西,不论看待什么问题,都别太绝对。”

  神崎曲一边觉得这个小东西的称呼对高中生来说是不是有点太幼稚,一边又觉得“东北人”的肚子里还是很有料的。

   

  前脚走出教室,神崎曲下一刻就被围住了。

  “喂喂,神曲,你可真有福气啊,新来的老师多帅啊,你这可是多了不少自然接触的机会哟。”说话的是一个比较时髦的,喜欢打扮的女生。

  “有什么啊,不就是没带眼镜,顶了个泡面头嘛。咱们以前上初中教英语的郑大伯不也没戴眼镜,大眼睛,双眼皮嘛,也没见你花痴成这样。”林鲁一似乎对这花痴态度很是鄙视。

  “去,郑大伯的大眼珠子外凸,黑眼仁没有眼白多,还有那滚圆的身材,哪有秋海老师这般深邃的眼神,再说也不是一个年龄段,没法比。”似乎还是给郑大伯留了点面子。

  “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吧。课代表可是义务劳动,你有兴趣你去当呗。”神崎曲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至少目前她似乎并不太想被换掉。

  “哟哟,炫耀什么那,课代表哪是说当就当。谁让你从初中世袭过来,不用拉票大家就选你了。以后有秋海老师的新动向,可要多给我们说说呀。”

  “哦哦,好啊。”转舵可真快,神崎曲暗暗想到。

  晚上回到家,神崎曲忍不住回想白天的事。她又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决定不要像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女生一样犯花痴。可是秋海老师的那个问题,确实挺奇怪的,世上真有名字一样的姐妹么?

   

  第六章 前赤壁赋

   

  第二天上午,虽然已经决定不要像小女孩那样沉迷于某件不切实际的事,她还是少吃了半根油条,认真挽了一下头发,戴上了太阳帽后才出门。虽然她一直明白目前最重要的是搞清楚状况,找到回去的方法,但是既然有机会重温一遍青少年的时光,何不潇洒一点,认真过好当下的生活,做点当年没能做到尽兴的事。

  到学校上了半天课,班里的女生已经开始流传各种关于秋海老师的信息,虽然不少人一开始是来找神崎曲问,但是发现一无所获后,反而变成给她说她们已经收到的情报:“秋海老师是独自来学校报道的。学校并没有招非师范生的先例,但是也没看出他和哪个领导有关系,小道消息说他能入职和初中部的葛凉老师脱不开干系。他每天都是早到晚走,独来独往,喜欢在校园里到处转悠,不知道在找什么。有几个女老师想和他同行,但似乎都被他找理由婉拒了。”

  “你们这情报真火速,真详尽。”神崎曲真心称赞她们的情报能力。

  “我倒是觉得,这个老师有点来历不明。”难得有话题能引起冠军保持者王健鹏的兴趣:“不过,他提到的学习方法,我倒挺感兴趣。”

  “看看。人家学霸就是大气,哪像你这么小心眼。”有个女生冷不丁指出林鲁一:“嫉妒心这么重干嘛,你又没到能和人家秋海老师比较的段位,至于么?”

  “哎呦喂,我今天可什么也没说啊。既没招惹你们的花美男新老师,也没想过挑战学霸,这么无缘无故躺枪可真是冤枉死了。”林鲁一推出手掌表示不想再介入这个话题。

  神崎曲笑笑,不再参与他们的聊天,转身趴在桌上,把头枕在胳膊上面,看着窗外柔丝一般的云慢慢趟过。细细想着,再次回到这个年龄到底是什么体验呢?她一直都清楚,青少年时期绝对不能说是无忧无虑,每一门课都代表一种属性的技能,只有都擅长时才能轻松度日,就像王建鹏那样。但即便是这样神一般的存在,体育课也有点发愁,唱歌也有点跑调。任何一门不擅长,就会费劲为难,进而带来焦虑。

  不过好在,这些都是同一大类的问题,这个时期大多还未及生老病死的沉重,也没到为生计担忧。其他的问题,比如梦想、爱好、对自我的不如意、对社交关系及异性的懵懂的憧憬,其实都不非必需,而是附加的,所以是可以自己选择的。既然如此,那么何不选择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呢?神崎曲以成年人的头脑把青少年文艺著作中那种淡淡伤感的基调排除了,人生苦短,不要去自找忧伤,而要去寻觅乐趣。

  这么想定以后,她突然觉得眼前的时光挺美好的,亲人健在,自己的成绩不算太差,能应付日常,不会天天被各种批评,也有亲切可爱的同学朋友。

  神崎曲打开了自己眼前的文具盒。那时的文具盒还是喷漆马口铁的材质,有着她最喜爱的触感。发现里面躺着一支黑色磨砂的钢笔,一支金属自动铅笔,和一支透明杆的圆珠笔,笔杆内散落着星星点点的装饰。她拔开笔帽,在课本的空隙处写了写,有清香散发出来,虽然她知道这香味或许不大健康,但是还是喜欢闻。这笔握着粗细正好,写起来字迹纤细而顺滑,感觉真的很好。她已经很久没有用笔写过字了,用心一笔一划慢慢写还凑合,稍微一快就不忍直视了。想来那些年学生们零花钱都差不多,土豪也不怎么炫富,时不时发现一些新出的文具,还能和同学互相交流一下,还真是长期单调学习生活的重要调剂啊,十几年后依然耐人回味。

  圆珠笔太滑,写好不容易。她又拔开了钢笔,吸满了墨水,试了试,笔迹顺滑且稳健,神崎曲很满意。这么好的手感,写点什么吧。然而她突然发现,没有多少让她能记住又觉得值得写的东西。短时间也编不出来啥,这种时候一般都会写点名言警句吧,可是似乎没有几个能令她印象深刻到时刻牢记的座右铭一样的金句。想了半天,还是喜欢古诗词,写哪一首好呢?这回居然没有怎么想,下笔就写出这么一句: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

  “能记住后半句的人,不多啊。”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

  她猛然抬头,就撞上了秋海老师那标志性的沉稳而带着琢磨味道的眼神。

  神崎曲这才发现,在她刚才神游的时候,早读已经开始了。尚贤叔曾发现有人早读时补数学题时大方宣布早自习别管数学,所以早读不是语文就是英语。今天是语文。

  “啊,哦,嘿嘿。”她赶紧坐直身子,摸了摸后脑勺,感觉总要说点什么:“《赤壁赋》是唯一我不用复习就能背下全文的。”

  “哦?那《后赤壁赋》也是吗?”

  这个话题头一次有人这么问,神崎曲还是有点惊奇,头脑也来不及思考,下意识答道:“《后赤壁赋》时,作者苏轼的心境已不如《前赤壁赋》中那般豪迈和意气风发,是一种经历动荡后的沉稳。虽然人生大多要归于这样的心境,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前赤壁赋》中,苏子感慨时光飞逝、个人过于渺小之时自问自答所找到的答案,就是这最后一段,全篇点睛之笔。而《后赤壁赋》,我只能清晰记得与《前赤壁赋》中‘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所对应的一句‘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一口气说完后,神崎曲觉得自己怎么没头没脑地对一个新来的老师说这么一大堆,尽管这想法的确一直是印在脑中的,二十年都未曾减淡。

  秋海老师的眼神似乎定格了一阵,继而嘴角一扬:“你的想法,很特别,让人怀念。”而后再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继续看同学们早读,转身走出了教室。

  神崎曲觉得,秋海老师刚才说话时,眼神里似乎出现了与他一贯的冷峻锐利,还带着一点戏谑的表情中从未出现过的亲切,可能是她的错觉吧。不过他的话总是这么令人摸不着头脑,什么叫让人怀念,是他自己恰好也喜欢《赤壁赋》吗?还是他曾在很在意的人那里,体会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