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四柱纯阴 清灯自守
十二良弓2021-01-30 20:432,002

  不好!幻觉又出现了。王灶当下使劲摇头,直摇得头脑发胀,天昏地暗,方才罢休。王灶偷偷眯起一只眼看将过去,幻觉消失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睁开双眼。只见一个糟老头模样的人矗立在眼前,个头只到王灶肩膀。此人头戴草冠,身披麻衣,脚踩木屐,细将看去,只见华发苍颜,雪鬓霜鬟,眉毛极长,眼眶深陷,满脸皱纹,活脱脱的一副棺材瓤子。如果他不自称老道,谁人也看不出他竟是一道士。

  爹爹一看是个老年人,虽说是一枚通宝,但也怕砸伤他,忙说道:“老道士莫见怪,这是家中男娃娃第一次算命,颇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王灶爹忙双手抱拳赔礼道,老道士朝王灶爹点头回礼后问王灶:“老衲问你,你刚才念的咒语莫非道家口诀?”

  “是……也不是。”王灶那两句口诀是他从别家书籍读来,随口拈来,到底是否道家口诀,他也不知。

  老道士双手抱至胸前,笑眯眯地说道:“老衲倒要看看你这个娃娃如何用道家礼数算命。你且继续。”说罢,矗立在算命台前,一言不发,等待着王灶继续算命。

  王灶暗叹不好,这位老道士年岁已高,看似龙钟潦倒,但偏偏这样的人常常法力高深,应深谋阴阳五行之术,我这骗人的伎俩对付宋迪游刃有余,也有望骗过爹爹,可想骗过这位老道岂不比登天还难。转念一想,没有办法了,虎已出山,只能逢树再憩。

  王灶管不得那么多,随手将五枚宣和通宝,按自己心中的规律在算命台上一一摆开,闭上眼睛,假装高深地样子,摇头晃脑,胡言乱语道:“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中间这个便是你宋迪。你八字为癸未、乙卯、甲子,己巳。此命卯刃癸印。不合时上己巳破印,亥卯未合起阳刃;金多见甲,身虽贵,亦遭人祸也。朱雀通宝反面为上,中之通宝亦反,前即北,中反为灾祸,此卦意为祸从北边来。”

  老道人用手捋着胡须,笑眯眯地听着。爹爹却眉头紧蹙,心中疑惑,此算法,有理有据,颇为高深。但书中未及,史上未见,莫非灶儿真有苦心钻研算卦推命之术?

  “我要遭人祸么?且从北方来?”宋迪念念叨叨半天,大喊道,“不好!”随即撒腿就跑……

  “从卦象看,确实如此。但可解之,惟钱财方能化之……”

  “灶儿,不用念了,宋迪已走。”

  灶儿一愣,睁开眼睛。眼看宋迪越跑越远。心中遗憾,怎么就跑了呢,不跑了还能再赚点。

  只见旁边老道,埋头掐指算命起来,只片刻,问道:“王小兄弟,老衲见此幡打王之旗号,敢问祖家是否鬼谷村王家?”

  王灶心中惊奇,回道:“正是。敢问道长如何得知?”

  老道士一背手,缓缓道来:“老衲今年九十有一。早年与你们王家姓王名直之人切磋推命算卦之术,比之十余回合,皆败下阵来。老衲从此拜鬼谷村王直为‘宋朝推命第一人’。”

  王灶楞道:“爹,王直是谁?”

  “是我爷爷,你的太爷爷。”

  王灶一点头:“哦,原来如此,咱们祖家算命真的有这么厉害?我本以为算命之术皆骗钱之图。”

  老道士一摆手,回道:“此言差矣,这位小兄弟,老衲观你算法,知你随意妄为,毫无算卦推命之理。然不可否认算命之术,老衲观你印堂,便知你八字四柱纯阴,且姓王名灶。敢问对否?”

  王灶一听呆若木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遂回道:“道长,王灶生于辛巳年丁酉月癸未日癸丑时,确是八字纯阴。但是灶儿也略读《易术》,知八字纯阴,清灯自守,克父克子不克母,纯阳之人才克母,为何灶儿娘亲却早亡?”

  老道士刚要说话,爹爹边说道:“灶儿,此皆因你爷爷为你取得名字:王灶。火为纯阳,土不阳不阴,本欲用火平衡四柱纯阴以化解克父之命,奈何火之旺盛,盖过八字。这才克死了你的娘亲。”

  老道士又一摇头,回道:“非也。名之阳怎能盖得住四柱纯阴。你可知鬼谷村王家有一双眼,称之‘鬼眼’。算命之时,无需他法,鬼眼观之即可。观此眼可见每个瞳仁内有两圈银线,其一为阳,其一为阴。且王家香火必为独子男童。”

  王灶和爹爹闻言互相观其瞳仁,王灶从爹爹眼里什么也没有发现,相反,只听爹爹说道:“灶儿,你眼里瞳仁果然有银线,但为何每个瞳仁仅有一圈银线。这为何解?”

  老道士一皱眉,继续说道:“你们父子俩竟不知此事,想必是王直故意瞒之。王家鬼眼三代一传,王直是鬼眼,故灶儿你也有鬼眼,鬼眼算命,厉害至极,非你现在所能想。我想缘由是王家香火必为独子男童,若王灶生下纯阴之命,就会克父克子,王家血脉断之。王直不忍,便舍弃祖业为保全王家血脉,这才施法封了王灶瞳仁的阴线,使其阴阳平衡,所以灶儿瞳仁只观得一圈阳线。鬼眼被封,不得算命。”

  “那我娘亲因何而死?”

  老道士掐指一算道:“这只能怪你爷爷好心办坏事。王直想必没有将封你鬼眼之事告知你爷爷。你爷爷出于好心也为了保王家血脉不断,这才取你名为王灶,欲用名之阳平衡你八字纯阴。这下灶儿你体内阴阳失格,本为纯阴,现在却为阳火旺盛,这才克死你的娘亲。你们家贫如洗,这也应了阳火旺盛之理。”

  “原来如此……”知道事情真相后,王灶和爹爹相杵而立。

  “王直恐灶儿终有一日习得鬼眼算命之法,解除封印,那么王直所做一切就将付诸东流。老衲推测,王直将祖传算命之法门藏匿或者销毁以求你们避之,鬼眼之法传至你们早已不伦不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