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七日之约
十二良弓2021-01-30 21:592,071

  王直不予理睬,径直走过去打开房门,果不其然,在一仗余三尺处地上横着一个图纸。草冠道长将信将疑地走过去拾了起来,果然是自己的相面图谱,草冠道长心道:“这是为何?难不成真有什么‘鬼眼’之说?”

  草冠道长低着头,边思索边走回房间,这时听到王直朝自己大呼:“道长小心!切莫再行走!立停!”

  草冠道长听罢,已然深信王直所言之实,立马止行,霎时一根穿云箭“嗖”的一声,从自己发髻中穿过,直插房门,箭头入木,钉死在木头中。

  蓑笠道长忙走至房门,只见穿云箭还在门上摇摆不定。

  蓑笠道长和草冠道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出一身冷汗。草冠道长此刻仍然惊魂未定。

  蓑笠道长定了定神,欲仔细察看箭羽。此时,王直大喊一声:不好!通玄观有变!”

  说罢,飞似地跑出客房,直往山门处赶去。

  “难不成通玄观中另有事端?草冠,你我也快去看看。”

  “是!师兄。”

  两人脚上生力,追赶王直而去。一路上又有些许箭雨不停飞下,两人躲闪之余,速度竟然没有丝毫减慢,只是蓑笠道长中得蛇毒,不得运功,速度稍慢于草冠道长。少时,两人便赶至通玄观山门,只见山门处,道士和一帮看似寻常老百姓分头列阵,双方在通玄观前笔直大道两端各占据一方。对面那帮人时不时地放出箭来,并朝对面喊道:“贼道士!快快将王直交出来!”

  蓑笠道长听罢,心道:“这帮人不擅用弓矢,应是没习过内功之人,不难对付。只是为何要寻王直,王直与这些人莫非有些渊源?此事稍后再理会,先化解眼前危机要紧。”

  来不及多想,蓑笠一掌拍在草冠肩上,对他说道:“师弟,我身中‘七七百步蟒’之毒。不得运功。以你一人之力,对付这帮不懂武功之人应不是难事。但是切记,莫杀生,将其赶走即可。”

  “师兄,交给我吧!”话音刚落,草冠道长俯身各手捡起一枚不大的石块,朝着笔直的山门通道跑去。那帮人见来人速度极快,赶忙拿起弓箭就朝草冠道长射去。草冠道长毫不畏惧,身形灵巧地躲避飞来的箭矢。

  待接近通道一端,道长运气至“涌泉穴”。飞身跃起,将手中两枚石块分击两个人的胸膛,这两人被击中,捂住胸口趔趄倒退。道长再次捡起地上的石块瞬间出手,“嗖”的一声,又击中一人的心门,那人顿时跪地动弹不得。一人拉起弓箭,对准草冠道长命门。道长急身捡起一根树枝,朝此人掷去,树枝直直插入拉弓之人的手心。此人吃痛,手劲一松,弓矢软绵绵地掉落至地上。

  “此妖道有邪法,我们敌不过他,快跑!”众人抬起地上之人,头也不回地退将下去。

  草冠道长不费吹灰之力就收拾了这帮人,心道:“说得什么邪法?!此‘百花拂柳手’岂是你们凡人所能悟透。”

  待草冠道长回到观中,见到师兄在和王直攀谈,便走过去。蓑笠道长见草冠道长走过来,问道:“师弟,这帮人走否?”

  草冠道长回道:“已被师弟赶走,但是看其动作,丝毫不懂武功心法,不像有门有派之人。”

  王直插话道:“这帮人都是寻常平民。他们来此观,都是为擒我而来。”

  草冠道长问道:“这是为何?”

  王直叹了口气,说道:“蓟州知府,遍城贴出告示,‘谁擒得王直,无论死活,皆可得白银一百两。’这才引得无数人前来擒我去换白银。在下之前所受之伤,皆因被人陷害,城中已不能容我,我这才攀至盘山顶,竟发现了通玄观。幸得道长救了我,否则我早已命丧山野。”

  蓑笠道长掐指一算,随即摇了摇头,问道:“出家人从不问他人来由,恕贫道无礼,敢问兄台可是犯了朝廷罪责?”

  “哎,一切皆因我随性妄自推命引来的杀身之祸。那日,一人找我算命,我推出那人全家除了他皆遭灭顶之灾,但我害怕如实道说此人承受不住,便刻意隐瞒,说道‘全家遇病疾,或福或祸,皆听天命’。”

  “兄台心思却也缜密。”

  “哎,下句话着实不该说。那人听后便让我施法避之,我开口说‘此命不可易’。说实话,在下鬼眼算命的法门,看似厉害,却只能算出命理,却不懂改命之法。用鬼眼看出的命相,寻常避法皆不灵验。”

  “看来兄台鬼眼推命之法也有缺陷。”

  “正是。”

  “而后呢?”

  “后来我才知晓,此要算命之人竟是堂堂蓟州知府。如在下所料,第二日除了他尚有公务在蓟州留守,家中其余老小均乘马车外出游玩,走至一山崖,不幸坠崖。全家老小皆丧命。从此以后,他便认为我其一,算命不准;其二,故意不施解救之法。总之,将一切因果推至在下身上。这才遍贴告示,要拿我是问。”

  “世道竟有如此迂腐之人。”

  “哎,这都是天意。如今在下其实伤已无大碍,本应就此离去,免得让贵观再遭受灾祸。但吾有重要之事需在通玄观中待至七日,不知可否?”

  “尚可,待我稍后通报主持便可。”

  ……

  王灶听到此处,想了一想,问道:“我太爷爷要在观中待至七日。这是为何?难不成是要在七日之内救蓑笠道长么?”

  “灶儿聪慧至极,确是如此。你太爷爷看我中蛇毒时就已算出,老衲七日之后不会死,而是他救得我,而他也将丧命于通玄观。”

  “我太爷爷既然如此厉害,为何自己的命反而没有算到?”王灶疑惑道。

  “此事我后来才知晓,即鬼眼不可相全自身之面貌,自己永远也看不到自己的相貌,故算不得。”

  “那若从水之倒影或者铜镜中观相呢?”

  “不可,水有波形,铜镜不可得肤色,故用此法观自身,不仅算得不准,还可能天差地别。”

  “原来如此。难道我太爷爷这七日内丝毫没有想法避此灾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