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血洗蓟州城
十二良弓2021-01-30 20:382,015

  “灶儿,当心!”爹爹喊道。

  王灶抬头,眼看着一劈大刀在其天灵盖上方,正要砍下。王灶暗叹,命归天矣,遂闭上了眼睛等死。

  这时,“嗖”的一声。

  王灶闻声睁眼,只见一金人从马上跌落,木棍从此人胸膛穿过,稳稳地插入土地一寸有余。

  转眼看草冠道长,右手使大力甩出木棍的同时,肩部位置顿感空虚。金人一刀劈在草冠道长右肩,顿时血流不止。草冠道长忍痛一边不停地躲避金人的砍劈,一边飞速地跑过来拔出木棍站至王灶余人的身旁。

  金人余众八人又把王灶等人团团围住。

  王灶一看道长流着血的肩膀,说道:“道长,都怪王灶毫无用处,你的肩部……”

  草冠道长一摆手,说道:“不碍事。王灶,你注意保护你爹和宋迪小儿。看来,老衲要加把劲了。”

  草冠道长说罢,大力矗下木棍,双手盘旋交替在胸前,似是运功,同时念道:“醒非醒,身轻如燕飘云霄;睡非睡,气定神闲显于胸。息息归根藏,绵绵存无极;

  好睡意味长,一梦到云溪。”

  草冠道长再次将木棍拿起,平推胸前,缓缓闭上双眼。

  “臭鼻子老道,命尽之时还念得什么破经。兄弟们上!”

  “定要你们有来无回!”道长依旧紧闭双眼,微微说道。

  两个铁骑一左一右挥刀朝草冠道长劈下。道长闭上眼睛,神情自若。道长左手使得一招“梦如春水”,一掌拍在金人面门;右手用棍划出“凉清鹤梦”扫至黑马前蹄,金人跌落地上,道长随手接上“回空说梦”双指插入金人喉头。道长再运一口气至双掌“劳宫穴”,同双腿盘起木棍,一跃而起,左右手使出“梦中有梦”分击后方马上金人,只打得两金人前仰后翻。道长停歇,左手抓至自己右肩,用血水沾湿手掌,向后面甩去,同时,竖耳闻之。血滴打在后方金人铁甲上,细微回声传至道长耳中。

  “一睡千年!”道长仍闭着双眼大呼道。

  只见其拿起木棍直捅过去,插中两人,前胸穿后背,顿时立毙。

  道长这一串连贯的招式打下来,好生漂亮,看得王灶啧啧称奇。

  剩余两金人见不是老道对手,调转马头欲离开。

  草冠道长睁开眼睛,一个“扫荡棍”击中其中一人的马腿,金人应身跌落至道长面前。另一个金人找准机会,一马鞭甩至马股,飞奔离开。

  草冠道长还欲追赶,奈何右肩血流不止,伤势过重,只好作罢。上前几步将手中粗棍压在地上金人的面门之上,问道:“老衲问你,你们金人来此地作甚?”

  这时,宋迪按捺已久的心情终于爆发,哭出声来:“道长,就是他们血洗了蓟州城。杀了我爹和我娘,我府中不管奴婢劳工,都被他们赶尽杀绝!还望道长和王半仙替宋迪做主!”

  “血洗蓟州城?!宋迪你且一一道来。”

  “是。宋迪的爹是蓟州刺史。舅舅在金国任职,今早我接到舅舅的密报,说金国在三日之后将进攻宋国。我这才着急赶至家中报告爹爹。后来就遇到了王灶给我算命,说我命相不好,我深信不疑,这才着急赶回家中。谁知道,不出一根香的功夫,金人就杀至府上,杀了宋迪全家!”

  王灶闻言颇感羞愧,此时颇为同情宋迪的遭遇。

  道长起身,一手掐住了面前金人的脖子,怒曰:“金贼,说!你们如何进得蓟州城内?”

  “哈哈……”金人奸笑一声,“我们本就有盟约在身,通报一声,就堂而皇之地进来了。”

  “你们为何要背弃盟约进攻我大宋?”

  “宋军打不下辽国,国力甚微,有何颜面称之为金国同盟。等着吧!不出几个月,宋国必被金国所灭!”

  “大胆贼徒,看老衲取你狗命!”说罢,草冠道长一掌将金人拍死。

  “看来,蓟州城内已不易就留,宋迪,你可愿随我们前往盘山顶通玄关,可暂保你性命无忧。”

  “宋迪愿往!宋迪爹娘已死,我愿拜道长为师,学身武艺,替爹娘报仇!”

  “拜师之事,暂且不提,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速速启程回通玄观要紧!”

  “道长,你的伤势如何?”王灶担心地问道。

  “不碍事,待至盘山顶,老衲师兄便能帮我医治。我们走吧。”

  说罢,一行众人加快脚步朝盘山顶走去。

  爹爹腿脚不利索,尤其是山路,走得颇为缓慢。草冠道长右肩仍然不断地渗出血来,走路五步一摇晃。王灶担心道长伤势加重,和宋迪商量妥当罢,各背起一人,继续往盘山顶上走去。

  突然,王灶爹爹猛然说道:“灶儿,爹爹见路边有‘紫珠草’。此草有止血收涩之功效。速将爹爹放下来!”

  王灶一听,将爹爹放下。宋迪将道长扶至一颗老槐树下,让其靠着。

  此刻,道长由于失血过多,有些神志不清。

  王灶在爹爹地指引下,摘得几支“紫珠草”递与爹爹。只见爹爹用手掌不停地搓揉这些山草,直至其繁多绿汁冒出。爹爹遂将山草敷于道长刀伤处,又从衣袖扯下一条布条覆之。

  简易救济后,众人再次上路。

  “爹,孩儿有一事不明。草冠道长算命之术炉火纯青,既能算得孩儿八字及姓名,怎会算不得遇金人之袭?”

  “灶儿,算命之术非天命迎人,而是人算天命。你可懂其意?草冠道长能断你命数,皆因道长乐意为之,遂观你面相才可得你命理。而遇金人之事,道长本就无心推算,何来算不得之说。”

  “原来如此,孩儿懂了,即若想算,便可得;不想算,便不可得,是也不是?”

  “正是。”

  旁边的宋迪听到王灶父子说话,插嘴道:“王灶,这太乙神数好生厉害,你算命的本事我亦明了,确实厉害。哎,命愈算愈薄,如若我不算,家门灾祸寻法避之也说不定。”

  说罢,宋迪眼泪又欲夺眶而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眼葬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