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烟尽处关河未冷》
蒙虎2021-07-01 11:462,342

  一九四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在当时的热河省北部宁城县老西沟村,发生了一场实力悬殊的激战。进攻方是一支由八百余伪军组成的“讨伐”大队,而防守方,只有一个八路军冀东军分区三区队的半个排,二十二名勇士。

  激战从日到夜,二十二勇士寡不敌众,不得不借助夜色掩护突围。狡猾的伪军指挥官刘某却不慌不忙,下令麾下爪牙放过已经成功突围的八路战士,只管咬住负责断后的那几名八路战士不放。

  因为经过多年的较量,刘某已经摸清楚共产党部队的传统。他坚信自己老对手,八路军冀东分区的三区队长,共产党员高桥肯定会亲自断后。而根据汉奸们提供的情报,此时的高桥已经染疟疾数月之久,绝对不可能拖累身边的战士们,让大伙抬着他突围。

  非常不幸的是,他全都料中了。天亮后,伪军们将高桥的困在了一座无名小山上。听到伪军们许下的高官厚禄,高桥只是回以轻蔑的冷笑。随即,带领身边最后的同志,举枪向伪军怒射,直到自己和大伙全部以身殉国。

  这场战斗因为规模很小,牺牲的八路军将士也不算多,所以除了当地人之外,很少为外界所知。但是,类似的战斗,类似的牺牲,在十四年抗战期间,在热河、河北、察哈尔等地,却多得数不胜数!

  我最初关注到这场战斗,是在2013年春天。当时,我刚刚写完《隋唐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盛唐烟云》。当时的我,忽然不知道下一部书该写什么?

  继续写历史上的英雄传奇,固然会省心省力,也容易讨好读者。但是,那样的创作,肯定有重复套路之嫌,对我自己来说,也未免乏味。

  于是,在看到高桥殉国的事迹之后,我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强烈的想法,为何不用写历史传奇的手法,写一写近代的英雄?

  这个冲动在心中产生之后,便无法停下来。于是乎,趁着回故乡探亲的闲暇,我开始追随英雄的足迹,在赤峰、宁城等地,收集整理当年抗战健儿的故事。

  很快,我就开始庆幸,自己这次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写过那么多古代英雄传奇的我,竟然一次又一次,被高桥和八路军冀东分区三区队的事迹震撼,进而肃然起敬。

  不同于隋唐时期那些遥远的英雄,高桥等人当年战斗的地方,现在属于内蒙古赤峰市。而赤峰市,恰好是我的故乡。王爷府、黑石、八里罕……,昔日洒满英雄热血的土地,我在少年时代曾经不止一次走过,并且能熟悉地说出关于这些地名的许多掌故。

  中年的我,再度走过同一个地方,一些模糊的记忆,就慢慢现出了轮廓。在有关故乡的记忆中,的确有过一支八路军游击队的影子。但是,这支部队叫什么名字,隶属于那个军分区,有过什么战绩,在我记忆里却几乎是一片空白。

  所以,当看到高桥率领装备低劣的游击队,获得一次又一次胜利,多次将正牌日军打得满地找牙的时候,我惊讶得两眼滚圆。当看到高桥采取灵活战术,将日伪军诱骗出宁城县,随即反手一击拿下的县城之时,我更是许久都合不拢嘴巴!

  被打疼了的日伪军,称高桥所在的八路军冀东军分区三区队为高桥部队。为了尽快平熄抵抗之火,日伪军调集了上万兵马对这支英雄人马展开围追堵截。然而,高桥在当地百姓的帮助下,却一次次从日伪军的缝隙中平安钻出,随即,反手一个漂亮的“大耳光”,抽得日伪军晕头转向!

  习惯了写古代英雄传奇的我,平生第一次,发现自己距离英雄这么近。近到我闭上眼睛,就能想出高桥等人完整的模样。不像秦琼、尉迟敬德那般高大威猛,却令人感觉和蔼可亲。不像李旭、王洵那样完美,却像邻家大叔一样坚韧善良。

  我甚至能想象出,英雄们说话的腔调,带着东北大碴子和山西老陈醋混合味道的赤峰口音,速度很快,却将每一个字都努力吐的清清楚楚。

  追随高桥部队的足迹,我听到了一个又一个比传奇还精彩的真实故事。我开始变得不自信,唯恐自己无法将故事写好,辜负了高桥和他身边那些英雄。而在当时,社会上“民国热”方兴未艾,有关抗日战争的文艺作品中,似乎描写鲜衣怒马的国军将领才是主流,“土八路”的故事,未必受读者欢迎。

  然而,就在旅程快要结束的时候,热心的当地司机,带我去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

  那里叫做无名烈士墓,在宁城县的深山之中。那里立着一百多座没有名字的墓碑,都是八路军冀东军分区三区队的英雄。当年英雄们殉国之时,三区队急着摆脱敌军,无法将他们及时下葬。是当地老乡主动收敛了英雄的遗骸,让他们永远与青山为伴。

  老乡们当年不识字,也不知道烈士的姓甚名谁。所以,一百多座墓碑上,没有碑文,没有姓名,只有一片片空白。而据有关资料记载,没有留下墓碑和尸体落入日寇之手不知去向的烈士人数,是山中墓碑的数倍!

  在日寇的高压政策下,主动为烈士收拢尸骸,极有可能给老乡们带来杀身之祸。然而,善良淳朴的乡亲们,却坚决不肯让烈士牺牲后曝尸荒野。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夜幕的掩护下,送英雄入土为安。

  老乡们不知道这些英雄来自何方,却知道英雄们为何而战。更知道,即便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衣服上补丁摞补丁,英雄们也没拿过他们一文一毫!

  老乡们不知道共产党的章程,却能够看到,英雄队伍头顶上那面随风飘扬镰刀斧头战旗。能够看到,每一名共产党八路军干部战士,当年是怎样做事,怎样做人。

  2013年春天,在故乡的猎猎北风中,面对着无名墓碑,我终于下定决心,将高桥和三区队的英雄们,写下来。

  哪怕书写出来既不较好,也不叫座,至少,可以将书当成一面有字的碑文,不让英雄们的身影被历史彻底埋没。

  高桥原本就是一个化名,所以,在书中,我将几个英雄的事迹捏合在一处,杜撰了一个新的名字。

  那本书的名字,叫做《烽烟尽处》。

  随后,我继续发掘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员的故事,又根据另外一部分真实英雄的身影,写出了《烽烟尽处》的姊妹篇,《关河未冷》。

  这两部网络文学作品,远不如《隋唐三部曲》那样受读者欢迎。因为题材限制,跟我合作了多年,几乎每部作品都第一时间出版的台湾出版商,也委婉地拒绝了将其变成繁体书籍。

  然后,我却知道,我还会继续挖掘下去,继续写下去。

  因为,我曾经亲眼看到,烽烟尽处,关河未冷。

  酒徒

  2021年清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烽烟尽处关河未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烽烟尽处关河未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