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行动
北域冰山边2020-09-07 14:332,998

  行动

  夜晚的盛安城褪去繁华,像七八岁淘气的孩子终于睡下,大人们也得以悠闲地做些自己的事情。当然,“自己的事情”也包括爬地道。

  言道和楚阔一前一后将楚阁夹在中间,言道果然打了头阵。“这里面竟然这么空旷的?我看睡一觉都没什么事儿呢!”言道笑道:“睡一觉,可能就醒不过来了。”楚阔低低地说到:“的确,这里安全得奇怪,言道。”走在前面的人听到楚阔叫他,回过头来尴尬一笑。言道想了想,说道:“楚阔,你和楚阁替皇上办事,没有人敢轻易动你们的命,我第一个不答应。”楚阁听出了言道话里有话,但是不全明白突然的表忠心是怎么回事。“你们且专心走吧!本姑娘还没见够太阳呢,不想死在这鸟飞不进的暗道里。”

  靠近出口时,忘仙楼的喧闹声比那日还要细微,仿佛离得更远。言道向后示意,楚阔和楚阁点头,楚阁干净利落的从后腰摸出飞镖状铁器,在言道小心地开启石砖后,飞快地向上扔去。飞镖的速度快到银光一闪便直扎到屋顶上,随着其悄无声息地着陆,内芯的一根针稳稳当当地落在地砖中心,随即便有气体弥漫开来。

  楚阁给这暗器命名为“泄气镖”,名字比其本身要无害的多,而飞镖里的气体,闻少使人昏厥,闻多使人疯癫,若是长期闻,便会丧命。过了好一会儿,内里并无动静,楚阁示意楚、言二人屏气,之后小心地搬开石砖,先将针回收,而楚阔右手按住剑柄,时刻保护着她。三人悄无声息地进入屋内,内里无人,天花板也极低,楚阁一伸手,也回收了自己的镖。

  和自己想的一样,楚阔暗想。

  言道指了指前面,他们面前是一道狭长的走廊,两边是一间间的小屋子,其中一间透出光来。

  楚阔将楚阁往自己身后推了推,后者虽然不服气地甩了白眼,但也默默地站到了后面。然后,楚阔便定定地看着言道。言道无奈地笑笑,去打头阵了。

  言道侧身挪到那间屋子旁,竖耳朵听听,又掏出匕首蹭开一条裂缝,向内看去。他回身,两手向楚阔楚阁比了个“十六”。楚阔朝他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只见言道全然将剑亮出,剑尖划过门缝,一脚踹开门。楚阔冲进去时,言道已经解决了一个。言道剑柄在楚阔眼前一闪而过,仿佛是龙腾紫云的图案。

  “楚阔,别手软,有哥保护你。”这时候的言道还不忘不着调。

  楚阔见招拆招,剑锋四走,却只见寒光闪过。诸位却说楚阔为何不着急杀人?原来他还要分着精神观察屋子,内里不大,甚至还雅致地摆了书籍并青花瓷的瓶子,而一个黑衣人正在最前面坐在椅子上,此时正在敲击自己的剑柄,并不起来过招儿。另一方面,楚阔还需分着精神给楚阁,她已经手起镖落解决了两个,楚阔言道在前厮杀,虽少人能近她身,但暗器也难使出来,避免投鼠忌器,伤了他二人。楚阔暗在心中掂量,眼前对手确实好功夫,但都不是杀人的招式。

  突然,楚阁见到了一个空当儿,手中急腾出四个镖,叫一声“哪儿走”,上前便要治那坐在椅子上的人。那人一挪椅子,直接跳了下去!楚阁扑了空,心内一惊,急忙回头,一个黑衣人的剑尖已经要到她的喉咙了!楚阁退无可退,而地砖已经恢复,直往墙上扑去,谁承想那墙也是活动的,楚阁直接被送了进去,石头关闭得极为快速,将楚阔那一声“楚阁”的吼声都给割裂成两半。楚阔从后面直接解决了那威胁楚阁的人,此时方才杀红了眼。

  楚阁进了墙的后面,内心泛出寒意。

  坎离要发作了。

  楚阁赶快收住心神,尽力拖住坎离发作的速度。

  面前有一小屋,楚阁爬着推门而入,里面躺在地下的人突然起身,剑锋对准楚阁,而楚阁直接送出一镖,那人就没了声音。

  楚阁再没气力,躺在地上,这时有人说话:“姑娘,你脸色特别不好,我为你看看可好?”楚阁朝上抬眼,是一眉清目秀的大夫。这时那躺着的人又起了来,被那大夫一针扎下去,彻底消停了。

  “竟然还想在我面前杀人,真是欺人太甚。”那人气鼓鼓地说道。

  楚阁感受正在向上攀爬到手臂的寒意,觉得好笑,说道:“你要是也想杀我,就动手吧,给个痛快也好。但别忘了跟楚阔说,他得活着。”

  那人急急地走过来,蹲下给楚阁号脉,过了好一会儿,眉头皱成一团,脸上乌云密布。“这位姑娘,你这个病,长青没见过,但你别着急,不会死的。”说罢,他去自己那里兀自翻找,找了一丸药,端过水,扶楚阁起来,说道:“你先把这个镇定神思的药吃了,你的脉象纠结矛盾无比,似有水火在内里打架,都不肯退让,这怎么行呢。”

  楚阁听了讶异,没说什么,直接吃了药。她并不怕死,更不怕再吃一种毒药。

  药一下肚,寒冷依旧在蔓延,但是的确蔓延到四肢的速度慢了一些,她能感觉得到。

  “忘了说,我是盛长青,是看病的,你杀我还差不多,我杀不了你。”楚阁听了越发觉得有趣。“你好好歇着,不能现在想死这死那的,更该难受了。”

  “你给坏人看病,的确该杀。”“我是被他们拘在这儿的,他们又送来人,我总不能看着人死在我这儿吧,那那,那是大罪过。”盛长青耳朵都憋红了,一字一字认真得为自己辩护。“况且谁为好人,谁为坏人,我又不知道,我就知道该救人罢了。”

  楚阁认真看着他,问他:“你说,他们拘你来,‘他们’是谁?”“不知道。”

  楚阁白了白眼,想着自己比他知道的都多。

  就算蔓延得慢,寒冷还是到了指尖,马上,冰冷就要翻成炙烤,火也烧尽了,死生就真的听天由命了。

  楚阁没有力气再搭话,而盛长青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看得出眼前的姑娘在受着大折磨,而自己却束手无策。

  外面过招的声音被隔绝得彻底,楚阁还是和盛长青说了句:“告诉楚阔活着。”盛长青又来为楚阁号脉,丧气地说道:“吃清凉解热的药可有用?”楚阁笑着摇了摇头。

  火烧的感觉自指尖起,每行一寸,楚阁的一寸肌肤腠理就开始分崩离析,灼烧蔓延,这还是开始,再过一会儿,就似架起油锅煮般翻腾滚沸,叫人只求速死。盛长青说得没错,坎离坎离,水火不容,肉体只是他们打架的容器而已。

  盛长青抿了抿嘴说道:“你等我出去看看,你说的楚阔是不是在外面打架?”楚阁的意识游离时,还是不由得被他逗笑了,她只是默默地朝他摇头,意思是他别去。

  然而盛长青这个傻子还是去开了石门。万幸,外面的一切都复归平静,楚阔正在门前,满头大汗地找机关。“快进来吧,剑收一收,我打不过你们。”楚阔一个箭步跳了进来,左后摸进衣服,掏出了药。

  “楚阁,快。”盛长青连忙赶来扶着,赶在楚阁全然被火吞噬前把药给她喂了下去。

  楚阔瘫倒在地,像是经过了一场大病,不过他马上便站了起来,走向言道,伸手拽起后者的领子,冷冷地问他:“一切都顺利,偏偏楚阁有事,谁授意你的!说!”

  “别吵了二位,这位姑娘听不得吵闹。”盛长青嫌弃地叫停。“你是谁?”“你就是楚阔吧?怪不得她这么惦记你,但是你有火儿也不能乱撒,还不是只能叫她心烦。”

  楚阔被这两句话说的安静了下来,言道说:“楚阔,在之后你会知道一切,但你信我,我绝不会伤害楚阁,我也想知道,是谁要害楚阁。”

  楚阔不再说话,言道走过去蹲下,又将杯子递到楚阁手里,轻声问她感觉怎么样,楚阁点点头,言道便走至盛长青跟前,行了礼,说道:“多谢救我妹妹的命,大夫可看的出来,这是什么病?”盛长青无奈道:“肯定是毒药了,只是我不知解法。”言道轻笑说:“那不知大夫可愿意跟我们一起,慢慢研究方子?”

  楚阁、盛长青还有楚阔的眼神都看向言道,楚阁的眼神亮了亮,被言道捕捉到了。

  “先生,我们管吃管住,还有药铺,随便你折腾,可好?”

  就这样,言道成功拐了一位“医呆子”。

  傍晚时候,忘仙楼楼主卢照宾在地道中,冲眼前背对着他的人跪下,许久没有说话。

  赵靖的眼自始至终没有睁开,冲左边挥手,随即有人从两侧出来,将卢照宾架了下去。

  盛安城极大,可以容得下繁华鼎盛的忘仙楼,也可以容得下消失的忘仙楼楼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火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