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挨揍的皇帝
贺六浑2021-05-24 08:124,473

  高澄的脾气秉性!

  他不会只满足于一个女人,他现在已经接替了父亲高欢,成为东魏国实际上的掌门人,大权在握,便可以随心所欲,可以到民间为非作歹了。

  先前一直被父亲压抑着的欲望,这一下犹如开闸的洪水一般,迅猛的泛滥开来,只要是周边的人,他看上的人,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弄过来。

  高澄专门交代他的亲信,东魏大司马,中军参郎将,崔济舒,要想法设法,克服一切困难。

  “给我去坊间物猎美色”

  领导如此新任和重视自己,又是交给自己这样一个美差,崔济舒自然是乐的表现,高澄至此开始每日莺歌燕舞,不问朝堂之事,这样的生活好不快活。

  高澄本人也没闲着,娶了元季葱那个大美人还不够,相遇总是在春季,有一次在邺城围猎,竟然偶遇了元郁怡,元郁怡是北魏高阳王元邕的女儿,因生的性感迷人,美艳绝伦,一般男人见到这么一个大美人摆在面前都顶不住,让惯看秋月的高为之澄怦然心动,一见生情。

  北魏永兴二年。

  元郁怡的父亲,元邕,死于太原王尔朱荣发动的河阴之变,北魏末期国库空虚殆尽,到处横征暴敛,百姓的日子像松紧带一样,松一天,紧一天,尔朱荣趁国无守军时,自居流民大将军,以三万流军为伍,趁机发动攻势,直捣黄龙,灭了拓跋家族也就是元氏一门,年幼的元郁怡因藏与民间才侥幸逃脱追杀,从此流落烟柳风尘。

  此刻山水相逢,四目相视,擦出爱情的火花,一个馋涎欲滴,哈喇子都流一地,为之色心大动,强压着心中的馋火,一个媚眼桃腮,春心荡漾,羞答答的欲攀高枝,俩人一拍即合,高澄兴高采烈的将郁怡带回了府中。

  日日风流缠绵,如胶似漆,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舒坦和满足,那是一种从内心泛起的快乐,为了避免二人世界感到打扰,高澄搬到了邺北城的安宫去办公,并且下令所有卫士,无国事需来搅扰,皆出于外。

  “都给我在外面守着,别老跟行尸走肉一样在我眼前晃悠,弄得我心烦”

  正沉迷在温柔之乡中的高澄,每天过着吟诗作对的生活,怎么都不会想到不久之后也正是因为一个无意的决定,最终让他身首异处,魂断玉锁。

  对于异性,就像是一头面对猎物,精力充沛,咬合力凶猛的野兽,高澄喜欢女人,更需要女人,这也只是他生活中必须可少的一部分,和许多公侯伯爵一样,视为缓解工作压力和身心疲惫的解压方式,好色并未是他人生的全部。

  年少谁不曾有梦,高澄有着自己的理想,也有着他想超越的目标,就是元善见和他身后的那一面皇宫大院,这个人才是阻挡他攀登人生最高的巅峰的绊脚石,这一点高澄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既然披拂着狼的特性,高澄不希望身边再次出现一群白眼狼,来和他分割食物。

  他一直将元善见当成一块油滋滋的大肥肉,在他的心里元老板是一只羊,或者是一只胆小,柔弱,又十分听话,任人摆布的乖乖兔。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乃必败也,元善见显然不符合他祭刀的对象,这位大侄子一样的年轻,一样的精力充沛,一样的对各种新鲜事物充满着诱惑和期待,还包括对欲望有着特浓的权利。

  有时候高澄听到第一手的汇报,竟能压住自己的杀心,暂时放下对元善见的行动,平时回到晋阳,还要不断的写信给崔济舒,问他。

  “见痴复合似?痴势小差以”

  意思就是说,元善见那个傻子最近在干什么,老实不老实,有没有闲来无事之时,想一些对高家不利的事。

  再儒雅本分之人,内心也会有本性狂野的一面,正如一个再坏的人偶尔也会动出恻隐之心。

  朝堂之上凭空多出了一双眼睛,这让元善见感到很不舒服,在高欢的时代,虽然说他不自由,起码自己一言九鼎,有属于个人的独立空间,可以安安静静的待着,做一些喜欢的与国家毫无关系的事,来排遣朝堂上的压力和苦恼。

  可如今和从前不一样了,在名义上虽然还贵为皇帝,一举一动却受到监视,就如同一个人被剥夺掉一切,暴露在烈日之下,承受着另一个人的指指点点和品头论足。

  作为一个身体和思想都已经趋于成熟的热血青年,元善见不想被关在金丝笼里毫无作为。

  只是目前高家的势力太大,他惹不起,也没有办法让高家内部土崩瓦解,只能暂时忍气吞声的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王朝迅速更替的情况下,也不容许元善见有任的何非分之想。

  高澄并自封为皇姑父兼晋阳大司马。

  高氏家族的铁骑雄兵。

  一直都在西北方向虎视眈眈的张望,而高家的另外一头猛兽,高家的三公子高洋,则掌控了京畿,时刻威胁着邺城的安全,无论元善见怎么出兵征讨,高洋对此事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东魏天平三年,民间出现一个星象奇观。

  七星连珠,地月双星系统开始不间断的向银河系外以每小时3厘米的推进。

  况且当时的国际形势也不容乐观,南有西魏,南齐,南梁,南陈,北有西域众国,因为高欢的死,河南大邢台尚书令侯景欲已叛国,勾结西魏和南梁,从西北两个方向对东魏展开疯狂的围攻。

  东魏帝国所享受的一切,都离不开高氏家族的汗马功劳,倒不如做个顺手推舟,希望高澄能通过封赏变得安稳点,元善见下诏晋封高澄。

  “持使节,官拜大司徒,大都督,西路军大司马,加爵渤海王”

  赐金丝九珠冕冠,承袭父职,将高欢生前的职位全转给他。

  高澄受封后,并没有居功自傲,反倒行事低调起来,时刻铭记着父亲生前的教诲,要想得民心,便以笼络人心为首要目的,假模假样的上书。

  主动要求辞掉这些职务,还高风亮节表示愿意让皇帝停止帝国对功臣封爵的实意。

  “陛下,臣澄未有建功,这些奖赏不应归臣,陛下何不论功行赏,将臣的这些职位,赏给那些为国拼搏的将士们”

  将这些好处分给那些保护边疆安全的大将和都督。

  高澄此举所谓是一箭双雕,把名钓来了,把人钓来了,把元善见给钓出去了,一来他是人心工程师,故意做给众人看。

  二来也是为了考验元善见,看他作何答复,高澄的心里跟明镜一样。

  “我手里有兵,国事还不得我说了算?”就是想试验看看皇帝怎么想。

  自古糊涂蛋当不上皇帝,元善见喜欢心里做事,明白这是高澄使的障眼法,想试探自己的态度,并非对王侯之爵不感兴趣,所以坚决的不予理睬,开始玩起闷声发大财。

  过了一阵子,见元善见没任何反应,高澄坐不住了,再次上书提出要辞掉大丞相的职位。

  “臣澄敢请陛下,辞掉臣的大丞相之位”

  这一下元善见不能再装傻了,而且态度不明是为帝者的大忌,没态度,不发表意见,或者藏在心里不说,就是一种对当事人不利的意见。

  元善见赶紧下诏,以高居天位的口吻训斥说。

  “尔为朝堂擎天博玉柱,架海紫金梁之臣,肩负着国家安危的使命,不可轻易耍性,功还是要封赏给尔,这些职位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这可不为了你,而是关乎于东魏国的命运”

  皇帝言词之切切,态度之鲜明,让高澄着实暗喜了一把。

  对于元善见来说,加官,封赏,这些都是小事,官位和权利以前就是人家高家的,现在换了个人也不能说有多糟糕,只是没有达到理想预期而已。

  最让元老板不能容忍的就是,连玩的时间都没了,平时发个脾气,连很自然的情感宣泄都得往肚里咽。

  小元是个苦命人啊。

  有一天高澄心血来潮,邀请元善见一起去邺城西苑围猎,皇帝初出皇宫牢笼,狠狠的呼吸了几口自由的空气,一时玩心大盛,搭弓拉剑,腾身跃马,狂步如飞,于天地间遨游,倒把那些监卫都督乌那罗受工伐给吓坏了,吓坏可不是为皇帝的安危着想,并不是怕元善见有什么闪失,而是害怕高澄见元善见撒欢式的玩怪罪他。

  敏锐的嗅觉告诉高澄,如此出风头的事情,是不应该属于元善见这个痴人的,乌那罗受工伐见状,赶紧在后面狂追狂喊。

  “天子莫走马,大将军愤”意思是如果皇帝玩的太毕露锋芒,高澄自然会不高兴的。

  让玩兴正在劲头上的元善见大扫其兴,只能一把扯住缰绳,怅然若失的溜达着回来了。

  人在长期的压抑之后,一定会出现一些反常的表现,要么是不爱说话,要么是出现哀伤,愤恨,呆滞的形态,总之不会像平常人一样自然,元善见这种出气筒的角色并不好当,当他拼命试图忘记这个角色时,旁边还有人不时的提醒他,让他摆正位置,对号入座。

  有一次高澄心情不错,与元善见一起饮酒,也可能是喝多了,也可能像元善见一样长久伪装的和蔼需要适当的得到释放,高澄举着杯说。

  “臣,澄,劝陛下酒,陛下为何不饮,料知酒里有毒乃?”

  本来元善见对生活还抱有一丝希望,高澄成了击垮皇帝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是称臣,却刻取恭敬,也全然是一副上司高高在上对待下属的语气,元善见这一下触及了生命的底线,血往脑子里冲,破口而出。

  “自古无不亡国之,寡人亦何用如此生,意思是说,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不会灭亡的国家,我作为国家之主,东魏的老大,干嘛要活在人别人的操控之下”

  习惯众星捧月的人,会对持有反对的声音特别敏感,从而做出激烈的反应。

  向来都是低眉顺眼,唯唯诺诺的元善见竟敢如此的出言不逊。

  高澄一听就炸毛了,说。

  “小儿不知丑颜,敬尔酒乃是赏你容之也。”

  接下来又说了一句历史上最著名的话

  “朕,朕,乃狗脚朕”

  高澄怒目圆睁,还不解气,命令到。

  “崔济舒,你给我揍他,狠狠的揍他,什么狗屁天子,今个就打他泄愤了”

  领导发话了,不执行没办法,老崔也不含糊,迎面就是几记重拳,看着在崔济舒的组合拳下踉跄欲倒,再也威风不起来的元善见。

  高澄大笑一阵,拍拍衣襟走人了。

  酒醒之后,高澄有些后悔,赏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我干的这叫什么事,怎么能殴打皇帝呢。”

  虽然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东魏国的隐形老大,实际掌权人。

  在名义上和元善见毕竟还是君臣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现在还需要注重自己的形象,朝中还有很多需要拉拢的人,万不可有低级鲁莽的行事风格。

  第二天,高澄让崔济舒带着重礼去拜访元善见,为自己的过失表示道歉。

  窝在金丝笼里,正苦闷的元善见,没有想到高澄会回头,摸着隐隐作痛的脸,受宠若惊,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忙不禁的握住崔济舒的袖圈,笑容拂面,说着感谢的话。

  “没想到我小姑父还惦记着寡人,姑父的心意寡人领了,替我回谢小姑父”

  在一派虚怀若谷,谦虚,大气的领导风范之下光说感谢可不行,还要有所实际行动。

  元善见命人取来两盏玉雕聊表心意,无论如何都要让崔济舒收下。

  “玉雕乃精美皇器,出自皇匠之手,赏与渤海王赏知”

  老崔不敢轻易做主,便推回去请示高澄。

  高澄闻言一笑。

  “陛下既然懂得孝敬,你不拿也不合适,可以拿一盏雕,不要太折了皇帝的面子”

  见崔济舒去而复还,元善见大喜过望,既以三百盏予之,一下给了三百盏玉雕,和蔼可亲的说。

  “一盏也好,三百盏也罢,都是玉雕嘛,又没有超标,不算违背大将军的旨意”

  看看人家元老板的魄力,有大领导的风范,搁到现在那是前途不可限量。

  崔济舒微微一笑,连句感谢的话都没说,就接下了,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走出皇宫,元善见一直强颜欢笑的表情,才逐渐放开,元善见流着泪,围着龙椅走了几圈。

  吟诗道“韩亡子房恨,秦帝知廉耻,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

  这会他也没心情称呼自己朕了,做为一个皇帝,天之骄子,九五之尊,这种事情本来应该有人向他作礼,有如先前的上司巴结已升高位的下属,各种滋味隔谁身上都难以言表。

  元善见的心情失落到极点,五味杂陈涌上心头。

  唉“高家势力太大,东魏不久将亡于寡人,我死后又有何颜面去黄泉见大魏13位先帝也”

  说完狠狠的击打着自己,放声大哭起来,便带着哭腔说。

  “如闵帝不亡,汉人便可解也,皆胡岂敢作乱,今闵帝已不复,华夏大地又重蹈覆辙”

  意思就是说十六国时期的皇帝冉闵建立的国家也叫大魏,史称冉魏,如果他要是还活着,胡人一定不敢再次祸乱中原,让华夏大地满面疮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