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脖子
铁龄2021-07-16 09:512,914

  闲着没事,脸子在院子里来回转悠。

  院门口墙边有个横腿的旧沙发椅,坐一会儿吧。脸子坐在椅子上不老实,用脚蹬着椅子前面的树,稍使一点劲那椅子就慢慢顺坡向后滑动,最后撞在墙上一震。再将椅子挪回坐在上面登着树继续向后滑动,再撞在墙上。那椅子的铆钉已经松散,向后滑动时晃来晃去,脸子饶有兴趣地跟着摆着头身子也随着椅子晃来晃去。摇头晃脑觉得好玩,不停地反复进行着。直到椅子晃得散了架子了,脸子突然被摔了下来,被妈妈狠打了一撇子。

  脸子妈妈看见脸子摔了的窘态,板不住被逗乐了。回头再看了一下被晃悠坏散了架子的沙发椅子,又来了气,按住脸子暴打他的屁股。

  哎!总惹祸,还是老实巴交地待一会儿吧。脸子蹲在院子里拄着下巴,傻呆呆地发愣。

  天气有些暖和。奶奶怕把脸子闷坏了,看得也不紧了,说:“别总在院子里待着了,出去走走,到外头透透风,找般对般的孩子们玩去吧。”

  “不要走得太远。”奶奶又补充说。

  脸子懒洋洋地出去走,在大门口无所事事地遛达。往东一看,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孩子,在路边用手挖泥,堵井边由于挑水洒在地上的水流。

  他一抬头看见脸子,冲脸子乐着,满手满脸的泥,像个泥猴。小眼睛咪咪的,弯弯的。脸子见状,也乐了起来,走了过去:“你在干啥?”

  “哈哈,我在修水库呢。看,这水都让我憋住了。”

  “你叫啥?”脸子问道。

  “我叫脖子。”

  “啊?脖子,这名字呀!”

  他弓着腰,抬着头,用手一面抹着自己的脖子,一面看着脸子,做着鬼脸说:“是,脖子,脖子。哈哈哈……”

  脸子也乐了,一蹦一蹦地说:“哈哈!脖子,小脖子!”

  “哈哈,哈哈哈……”他们俩前仰后合地笑着。

  “那你叫什么名字”小脖子问。

  “我叫脸子。”

  “哎呀妈呀——脸子?脖子上面就是脸子!哈哈哈……”

  “哈哈哈……”

  小脖子不修“水库了”,把满手的泥,在干干的土墙上蹭了蹭,抹了抹,他们俩一前一后的在院门外跑着。

  小脖子家的孩子一顺顺的全是男丁,哥六个。出生之后他爸妈也没顾得起个什么名字,他排行老五,一直到五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脖子感染了,也可能是蚊子叮咬的,那时也不知道讲卫生,消炎之类的也不懂,反正脖子右面有一部分溃烂了。后来小脖子这个名字就产生了,他的脖子也好了,留了一块像花儿似的不太引人注意的疤。

  小脖子家没有女孩,一顺顺儿六个男孩,这在当时他家还真不算多,前街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小继家更多,十个孩子。小继的大名叫李德继,他家也全是男丁。起名竟然排出了一句很经典词条: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他们家哥们太多,加上他爸妈,爷爷奶奶,一家人整个十四口,他们全家吃饭的时候,全家围着桌子站满一屋,那简直就是一个加强班。

  脸子和脖子在一起玩耍,疯跑疯跳。一面走路一面说笑,脸子说:“我们走路都是往前走,为什么不往后走呢?”

  脖子说:“不知道。那你说,为什么人走路不横着走呢?”

  “横着走不成螃蟹了。”

  “就是呀!螃蟹能横着走,人为什么不能横着走呢?”

  “是呀,多么有意思。你说能不能有人走路干走不挪地方的。”

  “那当然,我就能。”说着,小脖子原地高抬腿踏步走着。

  脸子又满有兴趣地说:“那,能不能有人一面踢着腿一面走。”脸子一面说一面学着小朋友们踢毽的“大踢”的动作,拐了拐了地走着。

  “哈哈,哈哈……。那,能不能有人一面‘打’着一面走。”小脖子乐着说,并走着做着踢毽的“老干打”晃悠着蹦起来的动作。

  “哈哈…… 哈哈……”

  他们乐得前仰后合的,小脖子的眼睛小,席糜儿拉的眼睛乐得眼睛一条缝隙,如闭上一般,脸子以为他乐得眼睛已经看不到人,于是就跑到他的身后藏起来,结果他还是能看到,眼睛小看人聚光,更准。

  他们常在一起玩,已经是最好朋友。

  平时走路,脸子从他后面突然捂住他的眼睛,让他猜出是谁,他就凭赶觉一下子就能猜到是脸子。

  脖子在脸子后面拍左肩膀躲到右面蹲下猫起来装不知道,脸子不用看,没有别人,就知道是脖子在捣蛋。

  脖子喜欢踢毽子,和脸子谈论踢毽子眉飞色舞,特别兴奋。后来,他每一走路时就走着踢着,也不用毽子,只是动作。只要他们在一块就经常一面走一面做着各种踢毽子的动作,大人们看见都觉得好笑,乐呲呲地看着他俩,他们俩个也嘻嘻哈哈不停地玩着闹着。

  习惯了,小脖子走起路来经常用踢毽子“老干奔”的姿势。一次,碰巧被他妈妈看见了,呆呆地看小脖子半天。上前问儿子怎么了,小脖子翻着眼睛梗着脖子不吱声。吓得他妈赶紧跑回去,跟他爹爹说:“他爹呀,坏了,坏了!咱家小五腿脚有毛病,走路一颠一拐的。”

  有时他们比力气,“拔大葱”,就是两个人对着搂住对方的腰,谁把对方拔起,谁就算胜。脸子比不过脖子,他比脸子劲大,每次都是他赢。不过后来脸子掌握了窍门,脸子死死地搂住他不放松,他也赢不了脸子了,最后结果是他们一起摔倒地上。

  他们还经常撸起胳膊袖子,胳膊弯起用力攥紧拳头,看谁的肌肉块大和硬,谁的肌肉块大和硬说明谁锻炼得好,谁就有力气。他们还经常一起掰腕子比赛。当然,脖子比脸子强,几乎都是他赢,因此他总是奚落脸子,说脸子是面片子、小面瓜。小脖子一提和比劲,立刻就神气起来,高兴时一乐,眼睛就呈现出一条缝。

  家里有一张不知是谁拿回来的报纸,他们俩一起看。上面的一个图片是下雨后省城城门楼前的马路,他们左看右看。马路光光亮亮,平平整整的,如同镜子,映着街边城楼的倒影。

  脸子说:“省城的马路这么亮,是不是彩色玻璃做成的呢?”

  “不能吧,那玻璃的太贵了。”脖子说。

  “你没听广播说:城门楼金碧辉煌吗?马路镶玻璃算啥呀!”

  “那也不能,如玻璃的小朋友在马路上一蹦,不就打坏

  了吗,还有那汽车上去一刹车,玻璃不就震碎了吗。”

  “是厚玻璃的吧。”

  “不是玻璃的。”

  “那你说是什么的?”

  “我说是化学的,塑料的!”

  “不对!是玻璃的,明明看见报纸的图片上泛着玻璃一样的光。你是知识短浅。”

  “哎呀妈呀——谁知识短还浅啊?就是塑料的!”小脖子推了脸子一下。

  脸子气急败坏地说:“玻璃的!推我干嘛?没有理了吧。随手狠狠地推了他一下。

  “玻璃的!玻璃的!……”

  “塑料的!塑料的!……”

  推推搡搡,他们俩都发了火,因此而打架。平时脖子和脸子很友善,可这时他却变成了凶神恶煞,扑过来与脸子扭作一团。

  脸子有一个甩起来特响的鞭子,平时甩起来“啪啪”响,是脸子奶奶给做的。有人说,这鞭子抽人可是厉害的。这鞭子这么厉害,脸子很长时间都觉得自己很威武。说:“谁敢欺负我,我就拿鞭子收拾他!”

  脸子推开小脖子,跑回家取来鞭子,就以他的鞭子为仗势,说:“你小脖子如果继续和我打架,我就用鞭子抽你!”

  见小脖子满不在乎的样子,脸子又加强一句提醒他说:“我的鞭子可真是相当地厉害,别说我没告诉你,你要是不怕牺牲;不怕丢掉你的那条小命,那你就准备去死!”

  小脖子愣了一下,不服气大声地说:“哎呀妈呀——那你抽死我看看!”

  “我可真的要抽你了!……”

  结果脖子根本没理那个茬,没等脸子把话说完,他迅速嗷嗷地窜了上来,把脸子搂住,用他那很久没有剪指甲的手狠狠地抓挠脸子的脸和脖子,这时候,脸子用那鞭子也不顶用了。

  那鞭子在一定的距离起作用,脖子猛地到脸子身边拥着脸子,脸子还用鞭子不停地抽打他,根本不解决问题。咳!这是“鞭长莫及”呀,那鞭子怎么厉害也抽不到近处,一点也起不了作用。

  鞭子不管用,也不知道运用什么办法打击他,还舍不得丢下鞭子,只是拿着鞭子互相扭打、撕扯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