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花花的秘密(一)
铁龄2021-07-20 15:153,065

  平时总好在草垛上玩。从一个草垛跳到另一个草垛,顺着草垛脸子可以直接爬上院门前的大柳树上,在树上有三个树杈成弧形并排长着,可做靠背,它们的前面有一条较粗的弯形树干是座,坐在上面悠闲自得向远处望去。

  在高高的树上向四周看,看得很远很远。看着远处的山和村落,看着弯弯曲曲的小路伸向远方,拐进深深的庄稼地里隐藏起来。看着树下经过的行人,有的忙忙碌碌办事,有的悠闲自在溜达。

  在树上坐着靠着,待够了,又回到高高的草垛上蹦着跳着,蹦累了,就地躺在草垛上歇着,享受着阵阵轻风和阳光。

  脸子用纸叠风车,他们叫风转。准备一个大一点的铁钉,再用硬一点的纸,裁成正方形,四角向中心铰开一段,再将铰开的四个角的一侧按顺序向中心弯叠,用铁钉穿上,插在秫秸棍的头上。

  平时拿着做好的风转,顶着风快跑,那风转带着唰唰的声音不停地快速旋转,好看极了。如果用彩色的纸做风转,那就更好看了。

  脸子把风转垂直插在秫秸上,又把秫秸插在草垛顶上。一个人在草垛上静静地躺着,仰壳朝天,裸露着肚囊子,太阳暖洋洋地晒着,甜甜地睡上一觉。草垛顶上有风轻轻地吹,两三个风转在脸子身边不停地转。

  谁要找脸子,一见风转就知道他在草垛上。

  无聊时,经常顺着草捆叠出的坡,双手搂着头仰卧着脚朝下,从草垛上快速滑下来,真是好玩透了。

  在草垛顶上玩够了,脸子一个人又到草垛下面来玩,发现一个草垛底下有一个小小的窝,随即他钻进去,靠着这个小窝他歇着,软软的很舒服。

  在草窝里待着,冷不丁脸子发现了草垛下方有一道缝隙,而且是从草垛的侧面进去,贯穿整个草垛,能从草垛的后面出去。

  这当然是由于大人们堆草捆时的匆忙,堆时草垛底下就有一道窄窄的空隙。脸子把草垛里空隙边缘的草捆一点一点地抽掉,由于有草垛周边的草捆支撑,中间修成一个“小厅”。有进来的门,又有后面的暗门通道,脸子很自豪地觉得这就是他的秘密“宫殿”。 外面有一捆草遮掩着,把门隐藏的严严实实,基本上谁也发现不了。

  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谁也没有告诉,而且,这个草窝是脸子独自拥有,是他的小家。这草窝后面出去可以顺着草垛边的篱笆墙一直钻到他家的大门外,多么好的布局。篱笆墙上爬满了芸豆秧子,还结了一些芸豆,密不透风。

  脸子独自进出了多少次,没有任何人发现。过不久,他将“宫殿”里面又重新修饰一番,里面修得圆圆整整,在面街和院子的一侧还特意修出一个小暗窗户。脸子在里面偷偷的吃奶奶给的糕点和糖;在里面一个人吃黄瓜架上偷摘的没长成的黄瓜刺……

  脸子没事就往他的“宫殿”里面钻。太阳晒得慌,他进去待着,又阴凉又寂静;下雨了,就进草垛里躲风避雨。

  正在玩着,夏天说下雨就下了场雨,脸子赶紧躲进“宫殿”去避雨。是暴雨,很快院里就洼了一大滩水,可这草垛是落在高处,外面街上都积满了水,这草垛里又干又舒适。

  雨点打在水面上起着一个个泡泡,脸子待在草垛里,在面街处扒开暗窗看着雨景。

  有的小孩喊:“下雨了,冒泡了,王八戴草帽了!……”

  人们在雨中匆匆忙忙地走着,有人打伞,有人穿着蓑衣,有人戴着草帽;有人没有带雨具,跑着,浑身被雨淋得精光。

  雨下得越来越大已经下得冒了烟,雨浇在行人的伞上和草帽上哗哗响。

  很快雨又停了,天晴了。脸子离开“宫殿”,他将挡门的一捆草拿下来时把旁边的一捆草带倒了,赶紧扶起来。

  咦!发现草捆旁边有一个鸡蛋。是只红皮鸡蛋,大大的圆光光的。

  脸子赶紧捡起来,用手捧着生怕打碎了。拿到家里交给奶奶,奶奶听说是捡的,也很高兴,随即给脸子煮吃了。

  妈妈派小多喊脸子吃饭,脸子正在“宫殿”里,怕被发现,急忙从后面的通道出去,转到草垛后面,刚要顺着篱笆墙往外走,突然,眼前的景象使脸子惊呆了,篱笆墙的下面有一个草窝,里面竟然有十个鸡蛋。再往前走,又有一窝七、八个鸡蛋,他惊奇的脸都红了。

  吃饭都没有吃好,一面吃一面想着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鸡蛋,急忙把饭吃了几口,就跑了出去。

  不只是有两堆鸡蛋,因篱笆墙里面距离草垛有很长的一道空隙,脸子管这空隙叫夹空(空,第四音),这一道夹空的地面上堆满了干干的杂草,又是个较隐蔽的地方,平时很少有人能到这里来,上面有草垛的草捆挡着,不招风不漏雨。这应该是鸡最好的下蛋场所,两窝鸡蛋之外还有散落的几个鸡蛋。

  怎么回事?脸子没见过这么多的鸡蛋散落地上,是谁家的鸡到这里来下蛋,他不知其解。

  脸子猫在草垛里面扒开一个缝隙,偷偷地观察着,看看是谁家的鸡来下蛋。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等到,难道那鸡蛋没有主人?是哪只鸡下完蛋放弃了?

  打了一个盹,刚刚醒来,一抬头就看到一只母鸡不声不响地急忙走过来,趴在那一堆鸡蛋上。脸子差点叫了起来,原来是他们家的母鸡花花。好长时间奶奶就念叨着,说花花这一阵子不下蛋,经常没有影,可能是天头有些热了,鸡该歇伏了。原来它是到这里偷偷下蛋抱窝来了,花花真聪明。又过了一小会儿花花旁边的一堆七八个鸡蛋也来了主人,是邻居小脖子家的黑母鸡大黑。

  脸子看了一会儿,出来想把花花领走,推着花花,花花一反常态死活就是不动,冲着脸子咯咯地叫着,甚至于要发狠叨他。它是为了孵小鸡在抱窝,它为了自己的孩子是豁出去了,脸子想还是不打扰它们了。这事也没有告诉奶奶和其他人,脸子得替花花它们保守秘密。

  花花和大黑为了孵小鸡,它们实在是渴了出去一会儿就匆忙回来,几乎不吃不喝,多么坚决。脸子不能破坏它们的计划,而且还要支持它,哪只母鸡不想有一群可爱的鸡宝宝围着自己转呢!

  脸子把夹空的外面入口堵死,只留花花它们能走的小小空隙。每次路过夹空,总是看见花花尽心尽力地孵化那十个鸡蛋,脸子很赞成花花和大黑它们,常去看一看,总是轻轻地拍拍花花的后背鼓励它。

  有时候脸子看着它们认真地抱窝,奇怪地想着,为什么母鸡趴在鸡蛋上就能报出小鸡,人趴在上面好不好使呢?如果我把鸡蛋放在肚子上捂着,多捂几天是不是也能孵出小鸡崽呢?脸子想有时间他要试验一下。

  花花和大黑的两窝鸡蛋脸子照应着,夹空中的散落的鸡蛋他就不客气了,煮鸡蛋的香味诱惑着脸子,他真是比较馋。

  经常有一些其它的鸡在这秘密夹空中下蛋,脸子便检走。回家到处显摆,让奶奶看;当着妹妹小多面吹嘘。问脸子在哪捡的,脸子就是不告诉她们。

  脸子每次将零散一边的蛋拣回,拿给妈妈或奶奶,博得大人高兴,脸子也能吃到美味的煮鸡蛋。那煮好的鸡蛋吃起来香味扑鼻,心中觉得还有些便宜味。

  占了便宜还不算,还受到奶奶的赞扬,奶奶双手搂着脸子的脸说:“我大孙子真是好运气,捡到这么大个的鸡蛋!”

  即使捡到两个鸡蛋也都煮了给脸子一个人吃。

  小多很不满意,叽叽歪歪地说,为什么哥哥吃鸡蛋,不给她?奶奶理直气壮地说,那是你哥捡的,当然给你哥吃。

  常言道: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那时奶奶非常宠着脸子这个大孙子。

  两个鸡蛋都让脸子一个人吃了,吃得急,把脸子噎得直打嗝:“哦!哦……哦!哎呦我撤,这鸡蛋真香,哦……真香……”

  脸子一面吃,一面嘴“吧唧吧唧”直响,

  散落的鸡蛋真不少,这么大的幸运脸子有些板不住,忘乎所以,当奶奶和妹妹面高兴地说,还能捡到很多的鸡蛋。大家都不太相信,同时也觉得有些蹊跷。

  两天没有去那秘密夹空,零散的鸡蛋多,脸子竟然一次拣回四个鸡蛋,大家见了更觉得惊奇。

  那天秘密还是被发现了,可能是妹妹偷偷盯梢,妹妹小多就是大人在脸子身边的奸细,脸子有任何过错和特殊情况都会第一时间去向大人汇报,甚至于所作所为、行踪去向。只不过不是大人们特意安插在脸子身边的,是小多自愿的。

  脸子说:“小多她就是愿意做这个特务角色。这回肯定是她告的密。”

  爹爹早就说过,上哪里有那么多的便宜事沾的。

  那天花花可真的惨了,被奶奶扯着膀子拽走并把那鸡蛋连窝端收回去。脸子没有能力也救不了花花它们,眼睁睁地看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