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废物看地
铁龄2021-07-18 11:203,347

  小花蛇缓缓在脸子后面跟着,脸子又停下来回头看着它,它也停下来抬头看着脸子,这样反复几次,小花蛇好像想和脸子交朋友。脸子知道蛇的厉害,还是不要和它靠近吧,于是他再没有停下,走远了。

  脸子和脖子去后塄子玩,玩累了他俩坐在塄上闲聊,说说笑笑。脖子看着脚下的塄沟里的草说:“你看,这后塄子不下雨一点水也没有。”

  望着沟里的草儿又望着晴朗的天空脸子说:“是呀,好长时间也没有下雨了,没有水这塄沟里就长满了草。还是有水好,像河流一样。”

  “你说这后塄子的水都流哪儿去了呢?”

  “肯定是流到远处的大河里或者是水库和湖泊、海洋里。”

  “你见过大海吗?听说大海是黑色的,好大好大,一眼望不到边。”

  “没见过,你见过吗?我听说是深蓝色的。”

   “也没见过,我只是听我大哥说过大海。那大海黑黑的深不可测,宽阔无比,就是走多少个月也到不了对岸。”

  “是呀!都说大海是无边无际的。我听姐姐们说,我们国家的海岸线很长很长。”脸子用胳膊向外比划着,“我们祖国很辽阔,有大海,有黄河、长江,还有很多名山大川……”脸子比较激动很神奇地说。

  “很多地方我们都不知道呢!”

  “世界上我们不知道的太多了。”

  “是呀!很多很多。过年我们上学了,好好学习,掌握知识,才会知道得更多。”

  “嗨!我们现在就是井底的蛤蟆,见识太少。”脸子感慨地叹一口气说。

  他们坐在后塄子的塄坡上,谈着山川,说着大海,甚至还谈到地球,谈着现在和将来。

  脸子把偷偷带出来大姐的口琴从兜里掏出,也不会吹曲子,一声一声地反复吹着,觉得也很好听。

  脖子看着脸子很羡慕,没想到脸子还会吹口琴,羡慕得脸都红了。他愣愣地看着脸子,有些张口结舌:“好……好……”他眼睛瞪着看着脸子的身后,眼睛越瞪越圆,越瞪越圆,战战兢兢站起来,哆哆嗦嗦地要跑。

  脸子看着小脖子觉得很奇怪,能吹口琴算什么呀!真是没见过世面,还这么惊讶,不可理解。

  “好好……好一条大长虫!大长虫!”这时候小脖子才把话说完。

  脸子冷不丁一回头:“哎呦妈呀!……”

  在脸子身后不远处,又看见那条小花蛇,比脸子当时看到时候长大一些,它盘着着身子抬着头看着他们,随着口琴的声音身体轻轻摇晃,脸子吹的不咋地的口琴它还很陶醉。原来小花蛇早就来到脸子身后默默地和他们待在一起,听他们唠嗑和吹口琴,脸子和脖子着实都下了一大跳,也很惊讶,这小花蛇怎么这么能凑热闹,还在他们身边翩翩起舞。他们俩有些害怕赶紧躲开它,离开后塄子。

  和小花蛇相遇,使脸子记忆犹新,突然一见觉得有些吓人。因为它没有袭击脸子,而且那次还慢慢地跟着脸子走一会儿,这次又在他们身边待着听吹口琴,脸子觉得蛇也不是那么可怕,好像和他们就是朋友。

  听说脸子遇见了蛇,还两次和蛇近距离在一起,一次和蛇对视好一会儿,这次又和蛇混在一起吹口琴,特别是那蛇竟然还随声伴舞。脸子奶奶可吓坏了,大发雷霆:“混蛋!你个虎了吧唧傻小子,那蛇会咬人致命的,蛇的速度特快,它会突然翻脸袭击你!”

  “没事呀,我蹲着看那蛇,我们距离还很远呢!……这次也离我们很远。”脸子解释着。其实听奶奶这一说,他还真有些后怕。

  后来在后菜地临近后塄子边上大家看见一条蛇,和脸子在后塄子看见的一样的花蛇。是不是曾和我们在一起的那一条蛇呢?是不是它想和我交朋友,来找我了?没等脸子多想,那条可怜的花蛇在脸子“不要杀它!”的喊声中,被路过的村东老袁大伯用铁锹砍死了。等脸子跑过去时候,袁大伯已经在打扫战场,将蛇埋了起来。

  脸子很后悔,那条花蛇脸子应该奋不顾身地再跑快点把它救下来,毕竟和那小花蛇有过两次谋面,而且它还没有伤害脸子,似乎他们已经是朋友了。不过,那条被砍死的蛇,怎么找也没有找到蛇的脑袋和前一段身子,据说当时只看到一截尾巴,是砍蛇时崩一边了还是它自己逃跑了不得而知。

  有蛇大家是人人喊打,因蛇是能伤害人的,脸子想救它也是救不了的,必定脸子人小力微。

  大人知道后塄子看见了蛇,对孩子们看管的比较严了,不让他们去后塄子玩。也不单单是有危险,只要他们去一次后塄子,回来时肯定是按脸子爹爹话说埋汰得像泥猴似的,就这一点,家里也不让脸子去了。

  他们不去后塄子,就在后面的菜园子里玩,这里可以一面玩一面看见后塄子,毕竟后塄子是他们忘不了的快乐场所。

  “咦!这开紫色的花是什么?”

  “这都不认识呀,这是土豆秧子。”

  宝子和脖子的对话,使脸子想起,家里种土豆时候他还跟着一起种的呢。当时种土豆是把土豆切成块,把土豆块拌一下草木灰,一块一块地撒在垄沟里,再将垄沟合拢埋下。脸子特意偷偷拿一块大个的土豆块,在地边埋了起来,插了一个竹棍做了记号。

  脸子来到地边,见那竹棍还在,土豆秧子长得挺高,已经开花了,小小的紫色花,中间长着黄色的花蕊,有只蜜蜂还在上面飞舞,很好看。

  脸子用手把土挖开,还真结了两个小土豆,那小土豆圆圆的白白的。这么小的土豆嫩嫩的还没长成,脸子有些怜悯之心,想让那小土豆继续生长,他又把那土豆秧子用土按原先的样子埋了起来。

  过后去看那土豆秧子根本就没有活,蔫巴死了。

  见脸子挖开一颗土豆,宝子和脖子也在后院菜地里一人找了一个最高的土豆秧子,也连挖再拔起来,比谁挖出来的土豆大,他们几个不一会儿把菜地里的土豆拔了一片,可能也有十几颗土豆秧,最后宝子获胜。

  看见地里长着细细的苗,脖子说这是大蒜,大蒜的苗下,结着蒜头。

  脸子说:“现在能结吗?”

  “能吧,能结的。”脖子和宝子异口齐声地说。

  “我们查看查看。”

  他们几个不知不觉地把大蒜挖出来,一颗结出不大的蒜头,又拔了一颗,也不大,嗨!这些蒜结的都不大。他们不一会儿一连挖了十来颗大蒜。

  这时候地里去年栽的大葱已经开花打籽,一支支硬挺挺的葱杆顶着像圆球样的白花,他们一人掰一支成熟打籽的大葱的杆——他们叫葱拐子,当大刀挥舞着玩。

  他们拔大蒜、挖土豆秧子、揪大葱拐子,破坏了好大一片地,最后大人发现,都挨了家里大人打和训斥。

  到后来,后面的菜地经常受到破坏,不但是小孩们,还有家禽和畜类,甚至还有一些小偷觊觎已经结了蛋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土豆,他们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那是名副其实的偷菜。

  邻居几家决定搭个窝棚轮流看菜地,脸子家孩子当中只有脸子是男丁,他要求去看菜园,奶奶不放心,恰巧小脖子也要求和脸子一起看地,大人们就答应了。

  他们俩看地只是临时充个数,吓唬人的。

  这个看地的窝棚就搭在后塄子边上。那时候没有电,晚上小脖子的哥哥给他们点上了“嘎斯”灯,所谓“嘎斯”灯,就是用电石(工厂里面用的材料)装在一个密封的铁皮盒子里,放进水而产生乙炔气,在上面再扣上个罐头盒子,焊上一个带小孔的管,将漏出的气点燃。别小瞧这个“嘎斯”灯,亮还不算,足能点多半宿。

  脸子和小脖子俩,一面说笑一面吃着他们各自带的零食,什么花生、毛嗑(葵花籽)还有盐豆子等等,小脖子还带了两块硬硬的饭嘎巴。

  夜里有些凉意,微风阵阵吹来,他们唠嗑唠到很晚。伴随着旁边说不出名的昆虫叫声,不知不觉地他们睡着了。第二天天大亮,阳光已经照进窝棚里面,他们才醒来。

  醒来发现,他们周身被蚊子叮咬了多处,刺挠的很。脸子屁股蛋子被叮咬两个大疙瘩,小脖子哈哈地笑脸子。不怪小脖子笑,那蚊子也太狠,叮脸子两个疙瘩太大简直就是大包。不光是狠的问题还有一定的技术性,它能把两瓣屁股对称地一边叮咬一个大包,那包圆圆溜溜地正好等距离对称排列在屁股尖上,多么高超的技术!

  看到脸子的窘态,脖子“哈哈哈哈”大笑不止。笑得有些上不来气了,一面笑一面翻楞眼睛,自己也止不住刺挠起来。

  这回该脸子笑他了。

  脖子尴尬地说:“这蚊子太损了,它叮了我后尾巴根子一个大疙瘩。”

  脸子说:“这岂是损哪,这蚊子简直就是缺德吗!专门叮咬我们的羞处,叮我屁股蛋子,还叮你后腚沟子。”

  一会儿,大人来喊他们,见面就说他们都是废物,让他们看菜园还不如没人看着,土豆地里又丢了好多土豆。他俩出去一看,能有好几垅的土豆被人偷了,扒出好多土坑。

  “让我们看地我们俩就知道呼呼睡觉,还不如窝棚里的蚊子,还可以嗡嗡叫。”脸子说。

  “是,蚊子叮我们就对了,活该!”脖子说。

  “真没有用!”脸子很后悔,也承认,“我们俩真正就是废物!”

  脖子又说句废话:“我们俩加一起就是:废物加废物等于两个废物。”

  脸子低着头默不作声地走回家去,妹妹小多冲着他做鬼脸,羞辱他。一是,脸子看地却看丢了土豆;二是,脸子以看地为借口拿走了家里的一兜毛嗑,小多让他给留一点,脸子来个连锅端,一点也没有剩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