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秃子
铁龄2021-07-18 11:183,200

  院子前面对过刘家后窗子突然打开,露出一个年龄和脸子差不多大脑壳的秃老亮,冲着脸子笑,用他那贼溜溜的眼睛冲脸子一会儿一眨么着,亮光光的秃头有些晃眼睛。

  哪来的秃小子?脸子不搭理他。

  前院刘家的不认识的秃头小子,后来知道他的名字叫秃子。秃子家原是在市里,因脸子家对过前街刘家没有孩子,秃子的亲爸爸和对过秃子现在的爸爸是哥俩,家里又有两个男孩子,所以秃子从市里过续到刘家。

  那时因秃子是外来的,没有几个小朋友和他玩。刘家后窗户直接就看到脸子家,所以也经常见到院子里的脸子,秃子也经常跳过他家的后窗户来到脸子身边。来到近处看着秃子圆圆的脑袋更加亮光,嘴唇很厚,人长得较胖,大眼睛叽里咕噜的,傻傻地站着看脸子和妹妹小多一起玩。脸子一瞅他,他立刻冲脸子笑,总在身边转悠,于是不知不觉就和脸子他们一起玩了。

  秃子比较拧,脸子到哪他就跟到哪,有时不想带他,他也跟着,脸子就是斥责他,他也一如既往地不离不弃,简直就是脸子的尾巴。

  一次秃子他不吱声不吭气跟着脸子,脸子压根儿就不知道,抽冷子一回头看见他,把脸子吓了一跳。

  脸子生气了,回头狠狠地瞪着他半天,大声说:“你一点声音都没有,你是鬼呀?”

  他看着脸子也不说话,就是傻傻地乐。

  见他头剃得倍儿亮,脸子大声说:“你瞧你个秃头,秃了光叽的样子!”

  “嘻嘻!秃头的人聪明,大家都这么说。”

  “是吗?没听说过。”

  “嘻嘻嘻……”

  见他嬉皮笑脸的样子脸子更生气了:“你混蛋,你就是个跟屁虫!”

  一听说“跟屁虫”他还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前仰后合。脸子见他那个样子,瞅瞅他,也板不住“哈哈哈……”笑了起来。他们俩对着大笑了半天。

  “脸子,能不能带我去卖店。”秃子恳求脸子说。

  脸子说:“你自己去吧,我不愿意去。”

  也不是什么卖店,村西胡大伯家谁去市里办事,带一些小吃,村里谁买就卖给谁,赚个路费钱。

  “带我去吧,我不认识,不知道怎么走,再说卖店也不知道我是谁,我一个人去不能卖给我东西。”

  “你非要去卖店吗?”脸子有些不愿意去。

  实在是没办法,脸子答应了他去了卖店。他高兴了跟脸子说:“我二妈给我五元钱,让我买糖吃。”他管他现在的妈叫二妈,管他现在的爸爸叫二爸。

  脸子很惊讶的是他二妈给他五元钱买糖,那时的五元钱可是个大数目,能买很多很多的糖呢。

  到了卖店,那五元钱秃子全买了当时最好吃的糖——小人酥。他给脸子一大把,脸子不要。脸子不好意思要他那么多的糖,虽然很想尝一尝。他非常固执,热情地拿出一大把硬塞进脸子的兜里。经不住糖的诱惑,脸子收留下来。

  小人酥真是好吃,脸子舍不得吃,慢慢地,拿着一块糖一会儿吃一点,还慷慨地给妹妹小多留了一块。

  秃子在他们去卖店回来的路上一面走他一面不停地吃,不长时间,竟然把那么一大包子的小人酥糖全吃了。吃得直打嗝,直喊胃痛,打出的嗝放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脸子看他有些不行了,找妈妈求助,到了脸子家,妈妈给吃了一点胃药,好了一些。

  过了好长时间,听说刘家丢了五元钱,后来又听说发现就是秃子偷了他二妈的五元钱。

  脸子想起来,原来秃子买小人酥糖的钱是偷出来的。还好,幸亏秃子没有提到脸子,因为脸子跟着吃了那么多的小人酥,如果说脸子是共犯,脸子也是说不清吧。

  秃子真是坚决,就是不说那钱干什么了。还狡辩,说是那钱在柜子底下放着看到了,拿出来玩一玩就放了回去,其它一概不知。这样的解释大人谁信呢,岂不知那时的五元钱,能够刘家生活十来天。他的二爸二妈没辙,气得直发昏。

  秃子当时之所以把糖一股脑儿全吃了,他是怕别人问他哪来的那么多的钱买糖说不清,更是怕他二妈二爸发现他偷拿家里的钱。

  后来好长时间,脸子坚决不带秃子玩。再后来不知是什么时候,他们又好了。秃子有个粘糊劲,他跟着脸子的屁股后头喋喋不休地解释是他从柜子里拿衣服,从柜子里带出一张五元钱,那五元钱飘飘悠悠直往他跟前落,竟然落在他的脚面子上,他实在没有板住钱的诱惑,偷偷藏了起来,并不是故意偷钱。

  因为五元事,他二妈打他,不依不饶。

  因为是过续过来的,又有传闻说秃子在家里偷钱,有不少伙伴不但不和他一起玩,还不搭理他。

  脸子没有顾忌那么多,立场不坚定没有和他划清界限,仍然和秃子很好。秃子很感激,总想报答脸子,又没有什么可给脸子的,于是他说请脸子去他家园子里吃杏,还有西红柿、茄子。脸子高兴地答应了。

   他们进到他家院子南面的园子里,那是一个用竹杆子修的栅子围起来很整齐的大园子,里面有桃树、梨树,花生、西红柿、茄子等等。呵!真是一个好地方,脸子又高兴又有些担心,说:“你二妈能不能说你呢?”

  “没关系的,我二妈让我来园子吃东西的。再说,这园子里这么多的东西,我们能吃多少?你不但可以吃,还可以拿。”

  “那我就吃了。”脸子不客气地说。

  脸子很高兴,肆无忌惮地挑拣自己喜欢的东西采摘。

  “你左右看啥呢,怎么你不吃呀?”脸子惊奇地看着他。

  “我不吃,我都有些吃够了。”

  不一会儿,秃子吃了个生茄子,绿色的。脸子挑一个红红的西红柿摘下来吃。

  脸子拔了一束花生,底下的细细的根须长得不少,那花生角儿还没有长,闻着细细的根须有股浓烈的土湿气味。

  那园子里有一颗小小的桑树,树上面长满了桑葚,紫得发黑发亮,被他们俩连锅端了,吃得脸子满嘴的紫色。

  脸子又上他家的一颗杏树上,可劲地选最好的杏儿,左挑右选就树尖上的一个杏儿最大还是熟透了的,颜色橙黄带红点点,可是就是够不着,没办法只得放弃。脸子愤恨地说:那杏肯定不好吃,又涩又酸,不稀罕。

  脸子一面在树上唱歌,一面吃着他左挑右选还没有太熟的杏儿,高兴时候在树上不停地晃悠着树枝。

  正高兴着,突然于三的妈妈于大婶拿着笤帚疙瘩跑了出来,大喊:“小兔崽子们,竟然偷我家园子里的东西,那杏子还没有熟呢,你们就来祸害,看我找你们算账!”

  脸子还在傻愣着,秃子招呼脸子赶紧跑。

  脸子慌忙中几乎是从树上掉落下来,他们莫名其妙地被连追带打地撵了出去。这真是猖狂出逃,逃跑时不注意脸子一脚踩在了一枝落地的干槐树枝的刺上,扎得他一瘸一拐地跑着,“哎呦,哎呦!”地直叫。真是狼狈不堪。

  往家跑恰巧碰见了脖子,他看见脸子这种样子,笑得眼睛又变成了弯弯的一条缝。脸子痛得嗷嗷叫,他看着脸子哈哈笑。脸子嗷嗷地叫着,一瘸一拐地回家去,真是倒霉得都冒烟了。

  幸亏于大婶有肚量,没有告诉他们家大人。

  在院子里没事做,闲的有些五脊六兽的,来回在院子里面遛达。

  老花猫好像也闲的没事,围绕着奶奶“喵喵”地叫,奶奶烦了,大声说:“叫什么叫?饿了赶紧去抓耗子去!”

  老花猫最懒惰了,它一听说奶奶喊它去抓耗子,“咣当”一声,马上就地倒下,爱怎怎的,不动了。真是个惯得成成的大懒猫。

  脸子看着顺着园子边的秫秸栅子下面种的各种花,叫不出来花的名字,闲得拿树枝儿挨个拍打,抚弄。

  奶奶过来说,栅子边的这些花都是奶奶费了好大劲和邻居要来栽种的,要爱护,不要搞破坏。还挨个告诉脸子,这些花的名字,什么步登高、芨芨草、吊钟花,还有斗篷花,还有什么一串红等等。脸子觉得很奇妙的名字,也记不住。

  院子里飞来飞去的两只蝴蝶。它们不停地来回飞着,最后缠绵着双双飞到园子里的黄瓜架下,去幽会去了。

  脸子在院子里遛达,站一会儿,又坐一会儿,没事来回折腾着。妈妈趁生产队里干活歇气时间回来看一看,见脸子待得难受,没有什么可玩的,随手找来一个大钮扣子,拿来一条结实的线,穿在纽扣的对称的两个孔里,两个食指拉住绳套的两端,向一个方向不停地摇,待到摇差不多时候开始一抻一缩地拉动,那纽扣发出嗡嗡声急速地旋转起来。脸子高兴地蹦了起来:“好玩,好玩!”

  妈妈给脸子做的玩具真是好玩,脸子在院子里不停地拉着线,那大纽扣快速不停地旋转着,发出“嗡嗡嗡嗡……”的旋转声响,这玩具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就是特别好玩。不停地玩,那扯拉的绳子最后被脸子拉断了。

  奶奶又想出一个好主意,拿来绳子和板子。院门旁老柳树的一个斜杈,长得较平,在上面系了两道绳子,底下搭了一块木板,打秋千。

  “脸子脸子!脸子!”只听到院门外的街道上,有人急急叨叨地喊。谁有什么急事,这么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