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后塄子
铁龄2021-07-18 11:183,385

   “我们到后塄子玩吧。”找到小脖子,脸子跟小脖子说。

  后塄子是他们小伙伴自己起的名字,所谓后塄子就是脸子、脖子家房后菜园子外的一条土塄,土塄子下面是一条水沟。土塄子上长有很多柳树、刺槐和榆树,除了树之外还自然长满了各种灌木。平时水沟是干涸的,布满了落叶,长有一些不知名的杂草。小伙伴们经常在那儿玩耍。

  脸子和脖子去后塄子,前街胡同边的宝子也来和他们一起玩。他们一起在塄边大树下抓“小红牛”(一种红色的圆形小虫);翻开去年的枯草,看看下面发出的绿色嫩芽;在葱地里揪两支刚发出的大葱叶插在鼻子孔里,装大象。

  后塄子的柳树垂出了长长的柳条,柳条上长着嫩绿细长的叶子。风轻轻地吹来,站在柳树下,柳树的柔软的枝条慢慢地轻轻地飘荡着,不时轻抚着他们的肩胛。那风夹带着柳树枝叶散发的清香,吹着脸颊,灌入口鼻,沁入心扉,爽快极了。

  这个时候顶数刺槐树发芽比较晚,还没有一点绿的表现。杏花和樱桃花已经落了,丁香花刚开,最能炫耀自己的是迎春花,她已经把漂亮嫩黄的花展现好多日子了,黄色的小花一直也没有落,枝条上间或长起了绿叶。

  他们用迎春花又嫩又柔软的枝条,编起了帽圈,戴在头上,在树棵子间,奔跑着,跳跃着。

  用嫩柳枝做个柳笛。剪一段柳枝条,用手一拧,抽出白色的柳条杆,用小刀将嫩绿的柳皮切一下,削一削,柳笛就做成了。在柳树下,他们几个小朋友一个跟一个学,都做了个柳笛,大家都吹了起来。

  鸟儿正在柳树间相聚,阵阵柳笛声打扰了它们的雅兴,愤愤地飞跑了。

  后塄子的榆树也很多,没过几天榆树长满了榆树钱,圆圆的一串串的。大家试着吃一些,感觉比较清爽,有点甜。这么好吃,他们个个都吃了好多。

  脸子又试着吃一下刚刚发出的榆树叶,没有什么味道,不苦也不甜。

  有一种带刺类似榆树的树棵子,它的嫩叶有些清香,人们叫它刺叶子,将刚发出的叶子采摘回家,做刺叶子鸡蛋甩袖汤,清润滑口,很好喝。

  天开始渐渐暖和,房后面菜园子地里的菜都长了起来。

  后塄子上面的植物也开始争相生长,特别是草儿长得可真快,铺满了整个塄坡,星星点点开起来白的、黄的小花。

  他们每天没事就到后塄子和菜地边玩耍,有时在后塄子边的菜园子里刚刚长出来的土豆秧上捉好看的瓢虫;有时看着,用手点着,一个也不放过地数一数塄边草坡上的小花有多少朵。

  过些时候,刺槐树槐花开始盛开,洁白的,一嘟噜一嘟噜挂满了枝头。槐花放出了沁人肺腑的清新香味,老远就能闻到。

  槐花吸引着成群的蜜蜂来采花蜜,嗡嗡嗡来回飞着,它们很繁忙。

  孩子们整天离不开后塄子。不管衣服是否被弄脏,靠着柳树杆坐在土塄子上说笑,趴在草坡地上看草根旁忙忙碌碌的蚂蚁,有时甚至肆无忌惮地在地上打滚。

  瓢虫知道孩子们喜欢它,主动爬到他们的衣服上亲近,一只黒壳瓢虫更不客气,竟然爬到脸子的衣领子里,亲咬他脖颈子一口,被脸子猛地拨了一边去,翻落在地上。

  这时候最多的是一种黑色躯干的白蝴蝶,它们很漂亮,三三两两的,早早就开始在绿草棵上、花丛间翩翩起舞了。

  轻风拂面,

  杨柳垂肩,

  柳笛声声响,

  鸟儿飞蓝天。

  站在高处望远,

  层层新绿如染。

  翻开枯草看新芽,

  尽数塄坡花点点。

  盘起迎春做帽圈,

  拽把榆钱尝甘甜,

  仰卧草地沐春光,

  蝴蝶翩翩伴身边。

  逐渐夏天临近,各种植物都繁茂地生长起来。

  天气暖和,雨开始多了起来。一场雨过后那后塄子的沟里面全是水,雨大时水简直就是一条狂奔的小溪。上游就是东山冈,雨水从山上倾泻下来。因为有了这条水沟,旁边的园子里的菜和各种农作物才不受山上下来的洪水侵害。

  雨停之后,洪峰过去,这里就是孩子们的乐园。经过洪水的冲刷,后塄子的沟里没有了杂草和落叶,水沟里只有细细的水流。那洪水很会雕琢,急流将那硬实的黄土不停地冲刷后,涡出一个一个各种形状的水洼坑,水洼有的还挺深,最深的地方水竟没到了脸子的大腿根。那水流从上一个水洼缓缓地流向下一个水洼,几乎没有声音。

  天空晴朗,个个水洼里的水清清的静静的,倒映着蓝天白云,美极了。脸子、脖子、宝子他们不惜打破这清静美景,用黄泥摔打成泥坯筑坝,把塄下沟里那仅有的水流憋起来,用倭瓜叶的杆做排水管,那倭瓜叶杆圆圆的空心的,水从空心的茎秆里高处流下就像小瀑布。

  那水被他们憋成个小水塘,他们几个伙伴挽起裤子挤在这个水塘里,尽情地在里面搅合着,翻弄着白白的水花。

  等他们玩累了,放下裤脚静静地坐在小水塘边,谁也不吱声。再看看那水塘,水静了下来,水清了,清得一眼看见底。

  不知洪水从哪儿带过来的几条小鱼,小鱼悠闲地在水里慢慢地游着。

  又一场大雨下了好长时间,脸子没有出去,在暖暖的家里趴在炕上看图书。

  奶奶喊脸子出去:“雨停了,快来看彩虹!”

  下雨后,天很快就晴了,奶奶看着东南方向:“你看那是一道彩虹。”

  脸子顺着奶奶的目光看了半天没有看到,奶奶让他再仔细看看,脸子终于看到了淡淡的有许多种颜色的彩虹,挂在那半晴的空中,不细看还看不到呢。脸子和妹妹小多蹦着喊着:“彩虹!彩虹……”

  那彩虹美极了,脸子一层一层地数着颜色:红色、橙色、黄色、绿色、青色、蓝色、紫色。

  彩虹就是雨后太阳光与细小的雨珠折射形成的自然现象,这是脸子的大姐给他们讲的。

  雨过天晴好长时间,脖子、宝子喊脸子时,脸子才想起来,出去看看后塄子该是什么样子了。

  呵!真是很惊讶。大水把后塄子一部分冲塌了,土给冲跑了,沟边形成一洼大个的水坑,在脸子看来简直就是一个小水库。

  他们还是觉得不理想,又开始了筑坝工程,这次的工程是他们玩得有点大了,大坝建成之后,那水足有几米见方,水深都没他们的胸脯了。

  他们几个脱光了衣服一丝不挂,不顾水还有些凉,光着屁股跳到“小水库”里,又跑来了前街的小继和二蛋,人多水坑还是较比小一些,主要还是水坝砌筑得太薄,又只有黄泥堆积,没有骨架,他们一进去就在水里使劲地玩闹,嬉戏,扑腾了几个来回,水全漾了出来,而且把“小水库”的坝冲垮了。他们顺着决堤的水流连滚带爬全都滑了下去,倒在坍塌的水坝边。

  脸子的衣服因放在水边坝下,水坝冲垮时,被卷入水里,并且沾满了泥。准备挨骂吧。

  小脖子不知是被树枝还是什么东西把腿刮了一个大口子,回家更不好交待,估计可能要挨打。

  水库塌了,没有玩的了。小继发现一个蚂蚁洞,回家取来铁锹大家把它挖了。

  呵!里面还有带翅膀的蚂蚁,还有蚂蚁蛋,他们一把洞挖开,那些蚂蚁慌乱地赶紧抢运它们的蚂蚁蛋。

  脖子说,蚂蚁好吃。他随即拿起一只大肚子大蚂蚁,对着蚂蚁肚子咬去,吸允着。说,你们尝尝,酸溜溜的。大家都跟着效仿起来,都紧着眉头说不好吃。脸子根本就不吃,觉得有些残忍,又有些恶心,什么都能吃呀?这蚂蚁能吃,是小脖子的哥哥告诉他的。

  有的蚂蚁爬上他们的腿上和胳膊上,是一些体型较大的蚂蚁——兵蚁,它们比较好战也有保卫蚁群的责任。一只大个的蚂蚁爬在脸子的腿肚子上,它张开像夹子样的嘴狠狠地咬他一口,还很疼。

  小继也被蚂蚁咬了两下。被蚂蚁咬了之后,不一会儿小继突然昏迷过去,大家以为是吓的,后来听大人说是过敏。蚂蚁咬了之后有少数人蚁酸过敏,因人而异,小继就是蚁酸过敏,所以昏迷。

  蚂蚁这么厉害,还咬人,大家对蚂蚁有些愤恨和惧怕。脖子和宝子狠狠地将地上慌乱爬行的蚂蚁踩死。

  脸子说:“每个蚂蚁也是一条生命,不要害人性命好不好!”大家听后觉得说的对,都停了下来。

  他们玩着闹着不知道回家,都过了晌午大人们开始喊他们才想起回家。山村静静的也没有噪音,家里一喊老远都能听得到,赶紧回家吃饭。

  下午睡醒觉,没找朋友,脸子自己沿着后塄子慢慢地也没有目的走着。跨过后塄子又跨回来,一会儿又跨过去,来回遛达。看看花,看看草,那花草挺拔向上,支支楞楞地生长着。

  脸子自己觉得没趣,顺着后塄向西慢慢地走着。

  突然,好像有种异样似乎使人惊悚眩晕的感觉,猛地一细看,在左面的土塄沟边一条小花蛇盘着,头立着好高,凶凶地看着他,好像是在向脸子示威。脸子没敢惊动它,也没跑,仍然慢慢地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见脸子没有招惹它,那条小花蛇看着脸子慢慢腾腾地走过,也没有恶意,看出来它也很友善,慢慢地跟着脸子爬行了一段。脸子站住回头看着它,它又停下。

  脸子定了定神,壮着胆子转过身向它跟前走了两步,蹲了下来,目视着它。它也抬起头,整个上半截身子立了起来看着脸子,不停地吐着信子。脸子看得那小花蛇清清楚楚,眼睛溜圆冒着光,信子血红,那小花蛇身上浅灰色带有黑色花纹,清晰明快,又细致又均匀,花纹图案伴随着几分威风。

  他们对视几秒钟,脸子还是有些害怕,不敢动作太快,慢慢站起来走了。

  小花蛇在脸子后面跟着,一直跟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