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报复
铁龄2021-07-17 14:153,207

  等到大人把他们拉开,发现脸子的脖颈子留下几处指甲抠破的伤痕,脸子吃了大亏。

  脸子和脖子打仗吃了亏,又不敢声张,怕被爹爹发现挨打。在他爹爹面前,只要是跟人打仗你尽管吃了多少亏也不会原谅。

  脸子气得昏了头,在奶奶面前哇哇地叫,把奶奶吓了一大跳。脸子这是感觉郁闷,叫完了还挺舒服。

  打仗的事,奶奶帮脸子隐瞒着,谁也不知道,如果爹爹知道了,因为跟别人打仗挨收拾不算,还会新账老帐一起算。

  后来过了好长时间,大人让脸子剪指甲,就是不剪。脸子心里想:没留长指甲吃了亏,这回我也留指甲,随时随地报仇。

  对小脖子用指甲挠人恨之入骨。大人非逼着脸子剪,脸子就只把大拇指的指甲修剪了,应付差事。

  有一天,脸子爹爹看见了说:“这小子,只剪大拇哥的手指甲,是不是想挠人哪?”

  脸子说:“你怎么知道的?不……不是!我这不是还没有倒开功夫剪吗!”

  甚至脸子用了三十几个图钉在外衣的胳膊袖子里面向外钉上,图钉的尖都露在外面,不细看看不出来。想:如果再打架,我就是用胳膊搪着,也让你受伤。

  心里恨,口中说:“图钉扎死你!”

  被奶奶发现,问脸子:“你自己在那儿说什么呢?干什么把图钉都反着钉在衣服上?”

  脸子说:“看见我身上有图钉吗?你看见了!我没看见,我不知道。”

  奶奶笑着说:“又是想报小脖子挠你脖子的仇,出的怪招!”

  他们就省城马路问题,没有论出结果。却因为打仗,脸子受了伤。脸子暗地里做了很多报仇准备,可最后都没有用上。

  后来,脸子爹爹去省城出差,问爹才知道,省城的马路都是沥青铺成的,只不过马路比较平坦,下雨反光,有倒影而已。

  和脖子打仗之后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又和好了。是一次机会小脖子主动搭讪,他拿来一把花生粒给脸子吃。打架的事也忘了。

  他们相互故意说一些笑谈以示近乎,相互面对面“哈哈哈”地大笑着。

  脸子和脖子仍然是好朋友,总在一起玩,形影不离。

  一起在一块儿走,突然脖子大笑起来,把脸子吓了一跳。脸子看着他,他更加笑得厉害,他竟然倒地大笑,打起滚来笑个不止,笑得眼泪直流。

  原来,脖子想起,他因为和脸子打仗他爹爹打他,他一躲,一巴掌竟然打到了他妈妈,他妈和他爹撕巴起来,他趁机逃跑。想起此事大笑不停。

  脸子说:“你还好意思笑,你挠人的本领可真是不小呢,害得我疼了好几天。看你挠人的能耐,你就是个剃了毛的猴子,猴子才挠人!”

  脸子一想起小脖子挠人,胸中闷气还是消不掉,心怀不满,总想着报复小脖子。

  不知道脖子什么亲戚来串门给他买了件新秋衣,天气都暖和了,他上身还穿着那新衣服在脸子面前晃来晃去显摆。那衣服好像有些短,他习惯性地挺着肚子,衣服下面露出一个大肚囊子。那大肚囊子吃饱了圆鼓鼓的,又好气又好笑。

  看着小脖子趾高气昂的样子,脸子气不打一处来,突然驱动上来报复想法,喊:“小脖子,来,我告诉你秘密。”

  小脖子乐呵呵地跑来站在脸子面前:“你要说啥秘密?”

  “哇啦哇啦哇啦……”

  “哎呀妈呀——这是啥话呀,哈哈!是外国话呀?”

  小脖子还在傻乐着。这时脸子早已经准备好,足足一泡尿,说时迟那时快,浇在他的新衣服和圆溜溜的大肚囊子上。秋衣、肚子湿了好大一片。让你显摆!脸子赶紧猖狂逃跑了。

  “啊!啊——”小脖子怪叫着。……

  过不长时间他们又和好了。

  他们在一起玩,推铁环,踢毽子,疯闹疯淘,跟着其他小朋友前街后街的来回奔跑。脸子和小脖子不计前嫌,也不记得一些过去的个人的过错。

  脸子家在园子边缘用树枝夹栅子,那栅子围绕园子一周很长很长,爹妈忙得不可开交,脸子在一边站着看着爹妈干活,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觉得这夹栅栏的活,挺有意思。

  “这活我也能干!”脸子看着看着就往前凑。

  爹爹拿起一捆树枝差点刮了脸子,顺手推一把:“去去去!到一边去,在这里大人干活碍事!到一边去背小九九去,什么时候背得熟练了,我还要考考你。”

  “我都背过了,背了好几遍呢。”

  “背不熟练,我就打你板子!”爹爹狠狠地说。

  “我都背得滚瓜乱熟,让我也帮你们忙吧!”脸子大声说。脸子觉得夹栅栏这活有意思,也想跟着一起干活,“我一定能干好,我可以帮你们刨沟,缕树枝……”

  “我也能干!我和脸子一副架,我在家干过!”小脖子过来凑趣。

  “你们能行吗?不用你们,去一边玩去!”脸子爹爹不信任他们。

  “咱们家院子里的栅子都是我跟着爹一起夹起来的!”小脖子申辩着,还提到自己的业绩。

  脸子妈妈见他们俩很想帮忙干活,表扬说:“从小就知道热爱劳动,好样的。”跟脸子爹爹说,“就让他们跟着干吧!从后面另起一趟。”

  脸子看着脖子,脖子善意地和脸子笑了一笑,眯着小眼睛。他们俩很有劲头,一起干了起来。

  看来小脖子说他在家干过,还真的干过。他们先刨沟,整理好树枝,搭伙一起干了起来。

  脸子在外面,小脖子在里面,在刨好的土沟里立着摆好树枝后,底下用土填埋,埋好树枝还要整体勒一道横筋,用铁丝拧紧。勒铁丝的时候脖子扶着,脸子用钳子拧。

  脖子在栅子里面说勒,脸子就开始勒拧铁丝。脖子大声喊:“勒!勒!勒……”脸子动作很麻利,赶紧使劲地勒紧,快速地拧着。

  脖子着急脸憋通红大声说:“勒……勒——”

  脸子又加把劲使劲勒着拧着说:“这是我最大的劲了!”

  这时脖子已经倒在地上,哇哇地哭起来:“哎呦妈呀!勒——手了——”身体颤抖着两腿左右扭动,手还挂着被勒在栅子上。

  脸子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时刚学会用钳子拧铁丝,还不太知道紧或者松的反正拧转的方向,赶紧拧铁丝松开,慌乱中一使劲却拧反了,更加紧勒起来。

  “嗷呀呀……嗷……”小脖子凄惨地叫着。当时脸子看着他勒着的手不知所措,只是傻站着看着。幸亏爹爹跑过来,几下把铁丝松开了。

  脸子吓坏了,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缝偷偷地看着小脖子哭唧唧的痛苦表情和那破了的手。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脸子一见他的伤口,急得脸也红了,不知如何是好。

  小脖子一面捂着手一面哭唧唧地用红红的眼睛翻楞着脸子:“哎呀妈呀——你……你还报复啊?”

  说脸子还是因为上次打仗报复他。脸子赶紧解释说:“不是净引儿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听你说勒我就赶紧勒,我根本就没有……”

  没等脸子解释完,脖子就用头狠狠地对脸子胸口撞过来,劲好大,立刻给脸子来个大腚蹲。

  他们俩干了不点活,把小脖子的手拧破了不算,那点树枝立起的栅子干得突鲁反仗也不合格,被脸子爹爹拆了。

  不几天小脖子的手好了,他们又一起玩了。

  脸子和脖子变着花样玩。他们化妆,脸子用姐姐练书法的墨拿毛笔蘸着给小脖子画眉毛,眉毛越画越宽,画得歪一边还不对称,最后干脆把脸全涂成黑色,拽两个蒿子捆里的“毛毛狗”塞在他鼻子孔里当胡子;脸子自己用一张16开的纸画上鼻子和嘴,抠两个窟窿留着眼睛看人,把整张的纸贴在脸上。戴上帽子,咋一瞅起来,好大一张脸,还真吓人一跳。

  他们从草棵子里突然出现,恰巧于三的妹妹于老四路过,她正低头走路,一抬头突然出来个大黑脸,惊恐地一趔趄当场吓了一个跟头,竟然把头磕破了。

  在脸子家院子里不停地闹着,在一起大声说呀,笑呀,吵得奶奶心烦。奶奶生气地说:“你们俩这么闹腾,烦死人了,没完没了的!”

  “嘻嘻……哈哈哈……”他们真的就没完没了,一面说着一面笑着,越笑越来劲。见脸子奶奶说他们,小脖子又板不住大笑起来,他倒地上打滚,打滚还解决不了乐的激动情绪,坐起来用手不停地拍着地。

  “哈哈哈哈……”

  见这情景,脸子也实在板不住坐在地上跟着大笑起来。

  他们更加没完没了地笑个不停,脖子和脸子都笑得流出了眼泪,最后都上不来气了。

  脖子家东面的邻居女孩黑子过来,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小脖子翘着他那两撇“毛毛狗”假胡子凑到黑子跟前,几乎要贴在黑子脸上,粗嗓子叫:“我是老——妖。”还故意拐着弯,抻长声。

  “我是,小——鬼——”脸子带着纸做的面具勒着嗓子细细的声音也往前凑。

  这怪怪的样子,黑子看着都愣住了。

  过了半天,黑子弯着腰抻着脖子冲着他俩大叫:“哇哇哇哇,哇哇哇哇!”一甩袖子一扭头,走了。

  这时候脸子和脖子反倒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脖子疑惑地说:“可能是被我们连吓再气,不会说话了,冒出了鸟语。岔气了,魔怔了,哈哈哈!”

  他们追过去,想再听听,吓得黑子“妈呀!妈呀……”直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八岁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