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假死
锦琬2021-07-27 16:033,185

  崔风“哥哥!哥哥!”

  在营帐中作者看书的周生辰,抬起来了头,见崔风大步流星的跑来。

  崔风“哥,这次都是太后的一个局,他们既然想害死你,让你身败名裂,我们不如也玩点阴招,我们叫沈霖去通知他的哥哥沈策,与我们里应外合,他们不就是想让你死吗,他们又没说不让假死,哥你知道多年以来,不都想过一下逍遥快活的生活,可以有不死的机会,还可以远离了自己的梦想,为何不做呢?哥,哥。”

  周生辰被他晃得头疼,他的确若是有第二种不死的结局,他会选择第二种,因为他知道,若是他死了的话,最难的是周生彻,他点了点头,快笔写下了一封书信。

  周生辰“你明天能回来吗?”

  崔风“哥,你就相信我吧,这伤心的事情我从小到大干过好多次了,我保证明天肯定能回来。”

  最后一次大战定在了三天后,所以崔风要是明天能把信送到的话,那么周生辰肯定能活。

  果不其然,信送到了,沈策撕开了信,“阿策,太后等人欲害我,我们来一场假死的戏码,那致命一箭,由你来射。 周生辰书”

  沈策“临风要用自己的身体来做戏?”

  崔风“沈将军有所不知!这是最后的戏码了,如若失败,哥哥活不成。”

  他左思右想,最终同意了,与其是死还不如受伤,毕竟以他亲弟弟沈霖的医术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这场戏就这么定了下来。

  周生辰和沈策对立而站,两军交战,杀声震天,鲜血满地,尸骨遍地都是,一番凄冷的景象映入眼帘,而周生辰耳边的声音便是那刀剑相碰,鲜血往外喷的声音,他往自家儿子那边一看,发现有一支箭飞了过去,周生辰不会让周生彻受伤的,他不禁暗叹一声沈策真是懂他,没错,这是他的故意的,如果射周生辰的话,同时他在不躲,极有可能被人看出来,所以他选择对周生彻下手,那一只箭破云飞了出来, “嗖”他已经躲不开了,他闭上眼睛感受箭刺破身体的疼痛,却没有感受到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家爹爹站在自己的面前,而那箭正好刺在了周生辰的身后。

  周生彻“爹!”

  周生辰吐出一口血,周生辰被他们扶军营,他早已在中箭的时候,趁众人不注意下吃下了假死药,他在这时醒来,只是递给了周生彻一封信和一只香囊,然后晕死过去,在太医过来把脉的时候,由于假死药的发作,他已经气绝身亡。

  他成功的假死脱身,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正好与沈策交接,个人密谈的时候,周生彻正好经过,他全都听见了,他知道这是个局,可是当周生辰真正的吐血倒在他面前的时候,彻底愣了,那他回了营中,将那封信打开。

  周生辰“彻儿,爹爹已假死脱身,然后整个王府和王朝交给你了,我知道这样对你来说很艰难,但是爹爹相信你,等一切结束了,在明年的中秋佳节,莲花河畔见,切记把香囊交给十一,让她千万要打开。 周生辰书”

  待太子来到的时候,得知周生辰已死,心中暗笑,天助本王也!他一封诏书,将北渊帝赶下王位,自己继位改年后为东陵,他并没有对南辰王府做什么,他知道周生辰是被陷害的,周生辰没罪,他的那些府里的人也没罪。这场局中局,他以为自己赢了。

  清河终究是得到了消息,十一不相信,她紧紧握着周生辰送他的那个簪子,他怎么可能会相信堂堂一不可一世的周生辰会因为一支箭而毙命,以自己师父的本事,除非是他故意想被人刺,不然没有几个人能伤得到他,她崔时宜也不是以前的小十一了,她都已经17岁了,是一个大姑娘,果不其然,在当天晚上,崔风敲了敲她的房门。

  崔时宜“十一,是三哥。“

  十一将门打开,崔风马上进了房间,将门关好,将周生辰准备好的香囊递给了十一。

  崔风“临风给的。”

  十一看着这只沾血的香囊,接了过去,把那只香囊打开,里面装了一张纸条,“十一放心,师父没事,在明年中秋,在莲花河畔,等师父。 周生辰”十一看完这张纸,开心的笑了笑,露出自己的小虎牙,她压低的声音说道。

  崔时宜“我就知道师父没事。”

  崔风摸了摸她,把香囊留给了她,而那纸条被他带走了,十一冲着崔风离开的地方摆了摆手,她已经想好了对策,这时圣旨正好送到了,圣旨的内容是五日后成亲,她称自家父母不注意,偷偷的离开了家,这时的周生彻正好在清河的官驿,她敲了敲房门,周生彻打开了一点,他早就知道十一会来了。

  周生彻“十一,想必爹爹的计谋你已经知道了,你准备怎么脱身呢?”

  崔时宜“大师哥,师父不是有很多暗卫吗?而那些暗卫在其它的官员中并没有露过面,不如让暗卫来刺杀我,让我故意受伤,……”

  她未等说完就被周生彻给打断了。

  周生彻“十一你要好好想想,你是崔家长女又是准太子妃,你若与爹爹一样假死,我们根本控制不了你的身体,后来被发现便成欺君之罪,这样对你我来说都不好,十一,不如这样……”

  十一听后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官驿,她按照周生彻说的一一办好,五日后,整个京城上下一片红纱,这个喜事正好让百姓们从小南辰王的死恢复过来,却不知道十一早已将一切安排好,周生彻的计谋,正在开始一一应验 。

  东陵帝一袭红装走了进来,她牵着十一的手,十一给在一边的崔风使了一个眼色,崔风点了点头,在暗中给在外面的侍卫比了一个手势,正要拜堂的时候,数十个侍卫闯了进来,将他们一一包围,东陵帝想护好十一,却见十一把红妆一解露出了原本的衣袍,被一边的崔风护在了身后,这个东陵帝,自幼被汤药所灌,可毕竟是药三分毒,之所以他没有暴毙而死,是因为两边的毒素平衡,但是如果再加一寸毒,那便不一定了,皇军和崔昭的金吾卫打了起来,在暗中时刻,一直没有出现的周生彻,在高塔上拉弓射箭,一箭正好击中了东陵帝,箭头抹毒,毒飞快入体,不到一刻钟便毒发,而那东陵帝也便毒发身亡,与此同时,沈霖、墨轩、风俏护着刘子烨进来,金吾军和和南辰王府的王军,早已经将以崔广,崔焕,崔文君为首的那些人,一一压住。

  刘子烨“崔广,崔焕,崔文君预谋反,贬为庶民,残害小南辰王,这是一罪;试图挑起战乱,这是第二罪;逼宫,这是第三罪。因此,诛崔家九族,并且,崔家内分两派,一派听从皇命,一派欲谋反,所以以崔昭和崔风为首的免死,可死罪难免,活罪难逃,所以……赏五十大板。同时封周生彻为南辰王。”

  刘子烨慢慢说完,众臣皆领旨。

  那时,既然东陵帝已死,当然由刘子烨继位,他便恢复了“北渊”年号,这一切结束了,让所有人勾心动角所安排的局中局,最后以南辰王府胜利而告终,晚上他们齐聚南辰王府,小皇帝喝了一杯酒。

  刘子烨“朕帮皇叔报仇了,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只不过皇叔……什么时候能回来?”

  周生彻“爹爹跟我说,明年中秋节的时候,在莲花河畔相见。”

  时间飞逝,十一等了周生辰一年,在那个中秋佳节的时候,他们一行人去了莲花河畔,等待着周生辰,果不其然,远处航行过来了一条船,那船上站着的人,一身白衣,时不时风的吹过,吹着他的几缕碎发,是无比的风华绝世,没错,来的便是堂堂的少年将军——周生辰。

  带船靠了岸,沈策也从船里出来,他自己先上了岸,然后伸出手把周生辰拉了上来,十一一下子冲了过来,紧紧的抱住周生辰,声音中略微的带了点哭腔。

  崔时宜“师父……”

  周生辰“我来娶你了。”

  在十一的生活中,再没有任何一句话比这句话好听,十一红着脸点了点头,仍就不肯从周生辰怀中出来。

  周生彻走了过来,带着所有的弟子跪下,“孩儿(弟子)拜见爹爹(师父)。”

  周生辰笑着将周生彻扶了起来。

  周生辰“不错啊,爹爹可以放心的将南辰王府交给你了……这一年苦了你了。”

  他笑着摸了摸周生彻的头,小皇帝也走了上来,他已经并不小了,已经有二十岁了。

  刘子烨“皇叔……”

  周生辰“偌儿做的也不错,果然是长大了,把这个王朝管得井井有条,既然都有长进,既然如此,本王带你们出去观赏这莲花河畔的景观,可好?”

  几个孩子当然很开心了,他们一年都没有见周生辰了,又担忧又想,吃的不好,睡的也不好,终于等到周生辰回来了,他们当然要好好的在周生辰旁边赖个几天。

  当这一切的勾心斗角都散去,留下的人便都是一些良人,所有的计谋都已经应验。

  如今,六朝尽去,仇怨已空,长安仍在。这一切的一切,终究是奔好的发展。

  第二天,刘子烨在众臣面前,为自家皇叔和时宜定下了婚约,而成婚的时间定在了十日后,他们肯定是要大办一场的,毕竟这场婚礼十一等了一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如故芳魂予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安如故芳魂予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