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哀悼
刀锋战水2021-04-30 17:092,190

  一个酒坛,两个木箱,一个小身影,四人沿着山路向上走。山路又一转,眼前豁然出现一块儿平坦的空地,空地上有几间大小木屋。

  酒汉子道:“到了,到了。”

  韦追富一听到了,又看到木屋,眼泪又流出来,对儿子韦不凡说道:“不凡,等见到你师父遗体,你好好的拜拜他们,跟两位师父道别。”

  小孩儿根本没听进耳朵,看到眼前一片空地,开始往空地上跑。

  木屋近了,看到一个人站在屋前,头上蒙着一块布,面朝山下。

  酒汉拿出纸条,大声道:“常氏兄弟的酒!”

  那人一转身,酒汉就倒下了。

  韦追富摇着头道:“唉,送到你就累趴。”

  头上蒙布的人低着头,走近酒汉,抱起酒坛,上看下看,似乎在查看酒坛是否损坏。接着,鼻子放在坛口,深深闻几下,发出几声笑声。

  韦追富对蒙头人说道:“请问,常氏兄弟的灵堂在哪?”

  蒙头的人低着头,也不答话,提起鼻子,在空气中一阵乱闻,又发出几声笑声。

  “我家老爷问你话,听到没有?”马夫跟上来,大声嚷道。

  那人抱着酒坛,用鼻子继续在空气中乱闻,又发出笑声。

  马夫举手要打,韦追富伸手拦住,道:“这人又聋又哑,又是神经病。我们找别人问问。”

  两人转身刚走出几步,蒙头那人突然大声叫道:“谁又聋又哑又是神经病?”

  韦追富和马夫被吓一跳。两人转回身,韦追富哈哈一笑,说道:“是我,是我又聋又哑,又是神经病。”

  “我以为你在说我呢。”

  蒙头人还低着头,目光也不和两人接触。

  韦追富笑着问:“向你打听一下,常氏兄弟的灵堂设在哪里?”

  蒙头人低头道:“你找常氏兄弟的灵堂干吗?”

  韦追富道:“唉。我想让儿子拜师日月山的常氏兄弟,学习武功。没想到,先听说常氏兄弟摔残,后又听说常氏兄弟被仇家杀死。我迟来一步。”

  说着,韦追富流下泪水,接着道:“现在,我带着儿子,想到常氏兄弟的灵堂,拜别两位。虽然两位走了,他们两兄弟,永远是我儿子的师父。好好的两个人,摔残还不够,又被仇家杀死,老天太不公平了。”

  几句感人肺腑的话语,听得蒙头人和马夫擦着眼泪。

  蒙头人擦干眼泪,张口道:“这儿没常氏兄弟的灵堂。”

  韦追富道:“难道两位已经下葬?我带着儿子,到他们的墓前拜拜。”

  蒙头人道:“这儿没常氏兄弟的墓。”

  韦追富越听越奇怪,问道:“那常氏兄弟……”

  蒙头人道:“已经说了,这里没常氏兄弟的灵堂,也没常氏兄弟的墓。”

  韦追富想了一会儿,好像明白什么,低声道:“是常氏兄弟怕别人盗墓,秘葬在什么地方了?”

  蒙头人有一点生气,说道:“你总盼着别人死吗?”

  韦追富道:“人已死了,我只想拜拜两位。如果是秘葬,我和儿子拜拜他们居住过的日月山。”

  韦追富拉着儿子韦不凡,两人对着日月山的山顶下拜。蒙头人伸手想拦两人,手缩了回去。

  韦追富拜着拜着,开始哭丧:“你们死的好惨啊!丢下一个年幼的徒弟,就这么去了,祝你们升入天堂。还没见到你们的,你们就去了。……你们死的好惨啊!”

  小孩儿一看,也跟着大哭。马夫在一边站着,手捂着耳朵。

  蒙头人立刻放下酒坛,也捂住耳朵,跑到一间木屋前,大声叫道:“大哥,快出来!我受不了啦!”

  韦追富看到酒坛,拉到身旁,打开酒坛,从箱子拿出一个酒杯,倒出一杯酒,对着山顶说道:“来,我韦追富敬你们兄弟一杯。”

  说完,把酒散在地上。又倒一杯酒,自己喝下。

  蒙头人又对着木屋叫道:“大哥,我们的酒被人喝掉了!”

  木屋的门突然打开,出现一人,头上也蒙着一块布,探头探脑走出。

  “谁喝我们酒?”那人只露两只眼睛。

  叫人的那个蒙头的,把头上的布拉拉,也只露出两眼,答道:“大哥,他在喝。”

  蒙头大哥一把抢走酒坛,对韦追富说道:“你干什么呢?拜山啊?”

  韦追富也没夺酒坛,悲伤的说:“找不到常氏兄弟的墓地,我这么拜拜,心里安稳些。”

  蒙头大哥道:“哦,你要找常氏兄弟的墓地?”

  听这话的语调,这人似乎知道。韦追富转头问道:“你知道在哪?”

  蒙头的大哥道:“你真笨!你找到常氏兄弟,问问他们的墓地在哪,不就知道在哪了?”

  韦追富苦笑一声,说道:“真是个好办法。”说完转过头,面对山顶,又开始哭丧:“你们死的好惨啊!丢下一个年幼的徒弟,就这么去了。……你们死的好惨啊!”

  小孩儿也跟着大哭。

  蒙头的两人双手急忙捂住耳朵,在一旁的马夫,一直捂着耳朵。韦追富一副悲伤痛苦的表情,其他人的表情更痛苦。

  蒙头的那位大哥突然大叫一声:“别哭啦,常氏兄弟没死!”

  韦追富立刻止哭,站起惊讶地问:“你说什么?”

  “我说,常氏兄弟没死!”

  “常氏兄弟在哪?常氏兄弟在哪?”韦追富紧抓着蒙头人的衣服,连问几声。

  蒙头的两人各自右手一伸,揭去蒙在头上的布。

  左边这位,一头银色长发,胡子和眉毛也是银色。右边这位,一头金色长发,胡子和眉毛也是金色。两人的长发,用一根细布条系住,抛在背后。

  “哎呀,常氏兄弟!”

  韦追富听梁镖师说过,日月山的常氏兄弟,一个叫常遇金,一个叫常遇银。常遇金一头金黄色的长发,常遇银一头银色长发。

  韦追富喜出望外,脸上刚呈现出喜悦,立刻又变恐惧,开始后退,嘴里叫道:“鬼!有鬼!”。全身发抖地又后退几步,吓晕在地上。

  小孩儿笑嘻嘻的看着金色和银色的长发。

  常遇银看到马夫还在一旁站着,说道:“这位小哥,我们就是你们要找的常氏兄弟。”说着,向马夫这边走。

  马夫吓得向后一趟,也吓晕在地上。

  常遇银道:“大哥,怎么办?”

  常遇金道:“救人,别出人命。”

  常遇银道:怎么救?”

  常遇金道:“当然是急救,人工呼吸。”

  常遇银道:“啊。不太方便吧。”

  常遇金右手一伸,拿出两个竹管,说道:“用这个。”

  常氏兄弟一人一个竹管,给地上的三个人吹气,一阵忙活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贱侠顷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