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那一夜,毛骨悚然
任路2021-04-28 11:121,043

  二爷看到白衣人后,吓得心惊肉跳,慌忙跑回祠堂去叫王教授。可是,他发现王教授的铺上是空的——王教授不在祠堂。

  瘆白的月光透过窗棂直射在厅堂的地板地上,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王教授不在,背包也不在。二爷在祠堂里转了一圈也没看见,叫了几声也没有回应,就确定王教授根本不在祠堂。

  他会去哪里?

  二爷原来是教师,虽然退休了,思维还是很敏锐。这是深山老林,深夜外出会有危险。虽没有大型动物,但是豺狼野猪之类的攻击性动物还是有的,难保不会遇到,村人夜晚一般都避免外出。

  不对。他为什么要外出?

  在这深山老林里,夜晚也没有什么风景可看啊,况且还背着包?二爷很是疑惑,越想越不对,想着想着身上就冒出了冷汗。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二爷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王教授回来了。

  难道他就是那个白衣人?二爷这么想。因为他平时穿的就是白衬衣,没错。

  确定后,二爷风风火火地把三个老头叫到一起,把情况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遍。临了还胸有成竹地说:“此人非同一般,深夜外出蛮荒之地,必有阴谋,决不是个简单的写书人。”

  二爷描绘后,爷爷和三爷也顿时吃了一惊,感觉莫名的恐惧在心底蔓延……

  稍一镇定,爷爷便提出质疑:“你说这么大学问的人和鬼有什么关系?活生生的,你看他哪一点像鬼?老二你眼花了吧?”

  二爷急了:“大哥,我们这把年纪啥没遇到过。你身体最棒,阳气足,啥也不怕,你住几天看看”

  二爷说的有鼻子有眼,三爷也旁边附和道:“是啊大哥,他毕竟是个外人,咱万事小心不为错。”

  爷爷半信半疑,三人商量,晚上由爷爷亲自观察,并且安排了几个年轻人在家等信,万一有特殊情况好及时反应。

  那夜,爷爷依然独自在祠堂值更。原本是安排两个年轻人陪着值更,但爷爷怕人多打草惊蛇。同时,安排三爷家的六哥带两个年轻人在房顶观察,以晃动手电筒为信,一切安排妥当。

  据说爷爷年轻时功夫甚是了得,三五人近不得身,所以别看爷爷年纪大,身体却很棒,耳不聋眼不花,鸡蛋粗的红枣木拐杖还能舞得虎虎生风,这一点比二爷三爷都强。所以爷爷决定的事情别人很少能阻拦。

  那一夜是个阴天,安然无事,连个鬼影都没有,王教授在耳房睡得鼾声四起。

  一切照常。王教授每天写写画画,陪老头们老头,然后就去山上转转,反正没闲着。

  但是,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爷爷发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那天晚上是个晴天,月朗星稀。大概凌晨两点左右,爷爷迷迷糊糊有了睡意,就在这时有了动静。

  隐隐约约的脚步声慢慢走近,直到门口出现一个人。背着月光看,白衣白裤,衣冠整洁,背着背包,身影极像王教授。

  白衣人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直直地盯着爷爷足足有三分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老界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