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照皋断时事;圣旨抵京师
褚芝洋2021-01-24 08:222,402

  且不说那小皇子与台吉等隐匿魔皇驾崩消息,晚上依旧举行屠龙宴,与三军将士欢饮,吟诗作对,众将士饮至大醉,不亦乐乎。

  京师之中,那照皋,厘斯等亦时时关注魔皇动静。确如台吉所料,魔皇受伤之后,雕奴中即有一个照皋之远房子侄,架起银翅大雕,向京师急飞而去,没到三日,即已到达京师,向照皋报告了魔皇屠龙,深受重伤之消息。

  那照皋得消息后亦急赴二皇子宫中,与二皇子商议此事。

  “殿下,据雕奴秘报,皇上北海屠龙,深受重伤,恐怕难保万全,若是驾崩在外,我等如何自处。”

  那二皇子闻言大惊,曰:

  “父皇一向身体康健,且自幼习得武功法术,今正值状年,为何会深受重伤?且纵是受伤,因父皇武功高绝,亦可运功自疗,照皋爱卿为何出此不吉之言?”

  “据雕奴报,那孽龙被天蚕丝神网缚住后,陛下亲自持戮龙宝剑劈死孽龙,孰料那戮龙宝剑太过锋利,将神网劈散,孽龙脱缚,以龙尾重击陛下,乃至于此。”

  “那禁卫军指挥使哈依,率半数禁卫军保护陛下,竟然还出此天大纰漏,着实该诛。那随驾大臣,见陛下亲冒弥天大险,竟然不加劝阻,皆有重罪。”

  “殿下,事已发生,再言此已于事无补,若陛下崩殂于外?天下震动,朝中百官群龙无首,如何稳定天下不至生乱,后继之君为谁方是当务之急。”

  “为人臣子,自是依皇上遗旨行事,何虑之有。”

  “若是皇上急崩,来不及写下遗诏,则又如之何。”

  “依朝廷祖制,皇上急崩,未留遗旨,则由太后与众王公大臣商议,确立新君,又何虑之有。”

  “殿下,恕臣直言,若皇上非急崩,留下遗诏,则天位非陛下有也。”

  “为何?吾大兄好武不好文,生平志向欲为将,此天下共知矣。吾弟虽亦聪明仁俊,但其年齿尚幼,不谙朝廷诸事。唯孤文武双全,极类当今,且皇上历次出游,皆是由孤监国理政,而今朝廷诸事,边疆军务,孤皆已谙熟于心,非孤继位谁可继位?”

  “殿下,若在承平时节,陛下崩于京师,则天位殿下固有也,但此一时,彼一时,若陛下此次崩殂,留下遗诏,则殿下当不得承大宝。”

  “为何有此一说?那台吉与哈依二贼,惧国法诛,欲行沙丘之谋乎?秘不发丧,假传圣旨,命孤与汝自裁?再立吾弟为君,受二贼掌控?若如此,孤不奉诏矣,太后与众王公,及满朝文武皆知,孤监国理政,并无过错,那台吉、哈依欲行秦赵高、李斯之事,孤非扶苏也。

  或是那台吉与哈依,伪造遗旨,传位于吾弟?遗诏若无六大臣在场,须皇上亲书,如何作得伪?”

  那二皇子监国日久,早把自己当做后继之君,听了照皋言语,乃不明问道。

  “殿下为何观事不明乎?那台吉老奸巨猾,岂会不知其中厉害,其一彼等不会效法李斯,赵高,行沙丘之谋。其二彼等不会伪作遗诏。乃是陛下临终前亲自书写之真遗旨,陛下不会传位于殿下。”

  二皇子听了照皋这番言语后,越加糊涂,乃问道:

  “照皋爱卿为何有此一说?”

  “若殿下继位后,那随驾之臣台吉、哈依、伯特、布策等如何处之?”

  照皋反问曰。

  二皇子略一思索,曰:

  “皇上去北海乃是围猎,非行军争战也,不可以行军阵斩之法处之。

  但哈依身为禁卫军指挥,护驾不周,至皇上伤重而崩,着斩立决,妻子发配西域为奴。

  台吉乃两朝重臣,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深受皇上恩宠,皇上亲冒如此弥天大险,竟未能劝阻,着斩监侯,抄没其家。

  那伯特,布策皆该下狱,审清其罪后再加处理,其余随驾百官皆降一级。禁卫军将士,雕奴皆降一级,其余三军将士无罪。”

  “殿下如此处置彼等,则是陛下不传位于殿下之故也,若传位于殿下,则有三不便:

  殿下言那台吉、哈依为‘二贼’,陛下却言台吉、哈依为‘爱卿’,乃陛下心腹,国家重臣,圣眷极隆,否则陛下巡游为何屡次都带那二贼?殿下欲其死,陛下却欲其生,此其一也。

  陛下行事,一向乾纲独断,岂有陛下亲冒此险,而台吉等不加阻谏乎?以台吉之老谋深算,断不会有此事,乃是阻谏不成,陛下一意孤行故也,陛下乃一代明君,亦是一代仁君,明君则固知彼等无罪,仁君则易宽宥下臣,彼等纵有小过,陛下未必罪之,而况无罪乎?此其二也。

  纵陛下三子之中,独宠殿下。但若殿下登基,其势必诛那随驾之臣,彼等岂会引颈待戮乎?蝼蚁尚且偷生,而况那巨奸巨滑之台吉,桀骜不驯之哈依,彼等必蒙蔽勒胁三军将士,曰朝廷欲行军法尽诛彼等,呼喝作反,则陈胜,吴广之大泽之乱生也,此其三也。

  有此三不便,则天位固非殿下有也,传位于大皇子,则无此三不便,台吉等高枕,我等亦无忧,此乃陛下为大一朝千秋万代计也。”

  是的,那台吉,与照皋,皆是大一朝最顶尖的智谋之士,虽然争权夺利,结党纷争,但在看问题上,却惊人的一致,他们都看到了事物的真相,只有传位于大皇子,才是大一朝最好的选择。

  二皇子沉吟良久,乃曰:

  “如此,吾等如何处之?”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吾若所料无错,至迟明日当有圣旨到,等圣旨到后再做计议。吾已吩咐传讯雕奴,暗中散布皇上受伤消息。”

  那二皇子听照皋言语后,怏怏不乐回归寝宫。

  且不说二皇子之怏怏不乐,就在照皋与二皇子商议此事没多久后,当晚酉时初刻,送旨雕奴亦已到达京师,将装圣旨的宝匣送到了内阁。

  原来那照皋侄子看见魔皇与孽龙搏斗重伤,驾银翅大雕赶往京师乃是当日卯时。而台吉与小皇子等听完魔皇口述遗诏,小皇子修书完毕,谴雕奴发送京师与西域,已是午时,中间隔了两个时辰。

  那照皋侄子因为是私报消息,事关家族兴衰,所以疲于崩命,驾雕急赶,第三日巳时即达京师。而那送旨雕奴却是公事公办,正常速度,第三日酉时才达京师,中间隔了三个时辰。

  为公家办事和为自己家办事效率就是不一样。

  其时各部大臣皆已散朝归家,唯内阁有大臣值守,按朝廷律令,皇帝在外发回京师之圣旨,若是圣旨到京师已是晚上,则将装圣旨之宝匣交与内阁,内阁查看封条完整后签收,宝匣铜锁钥匙交与太后,第二日上朝再由宣旨太监当文武百官的面,打开铜锁,起了封条,取出圣旨当众宣读。

  此举乃是为了避免圣旨内容提前泄露,妨害国家大事也。

  当晚在内阁值守的恰是照皋,厘斯。

  那厘斯,照皋,台吉皆为内阁大臣,值此非常时节,二人自然是日夜值守,不敢懈怠了。

  那雕奴亦照例,将宝匣交与了军机处,将钥匙交与了太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征魔演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