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原界
鎏雨2021-01-28 15:032,901

  万人空巷的颛顼大典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千米见方的场地之上。

  场地左右,各站了一位年轻人。左边一人面色肃然,赤发白衣,左手上持着一把赤金色的利剑,全身都围绕着青色的火焰,浑身上下不断散发出灼热的气息。

  右边那人则是白发黑袍,脸上带有浓重的杀伐之气,右手上一把半截的断剑,断剑的前端,淡金色的光芒若隐若现,而他的脚下,一个无形的风旋将他的身子微微托起。

  赤发青年语气平静的道:“没想到,多年不见,你我竟会在这决斗场中重逢。”

  白发青年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我们之间迟早会有一战,不在这颛顼大典,也会在未来的战场上。”

  “那么今日,你是要找死不成了!”话一出口,赤发青年的脸上多了抹狞厉之色。

  “多说无益,亮剑吧!”

  两人之间的距离虽然隔着一整片场地,但却丝毫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流。

  下一瞬,赤金色的利刃便与断剑碰撞在场地的中央。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碰撞掀起的狂风将两人的长发吹向各自的脑后。

  力拼一记之后,二人同时后跳出数米。

  赤发青年周身的火焰全部向他的右手中汇拢,一瞬间便形成了一团巨大的青色火焰;而白发青年的左手上,一道闪烁着耀眼银白色光芒的风刃也眨眼成型。

  双方同时大喝一声“破!”

  风与火的撞击,像是两颗流星间的碰撞,万道霞光从碰撞的焦点传出,冲击波将他们脚下所站的场地摧毁成齑粉,周围的空间甚至都出现了细小的黑色裂纹。

  那赤发青年大惊失色,指着白发青年颤抖的说道:“这,这不可能,你的力量,怎么会是……”

  “没错,沧海化桑田,日月皆可逆。这,就是我的道!”

  话音一落,白发青年手中断剑如雷霆霹雳一般,摇曳着银白色的光芒,向着他的对手疾驰而去……

  … … … …

  “嘿,小孩,对对对,就是你,来来,爷爷这里有糖给你吃。”

  凌曦城外城东门外,是一片巨大的开放交易市场,此时此刻,一处不起眼的摊位前,打扮的脏兮兮的糟老头,正摇晃着手里的一块波板糖,对着一个呆头呆脑的小孩子,用他那极具诱惑力的声音,向他发出了召唤。

  而这个小孩子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红扑扑的小脸上长着一双比常人稍大的眼睛,稍稍泛黄的头发中还有一缕直立着的呆毛,看起来甚是可爱,要说唯一与其他同龄孩子不同之处,就在于他的胸口处挂着一块散发着淡淡荧光的石头,使人一看便知,此物并非凡品。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小孩四下张望了一番,看向了那糟老头的摊位,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是再说“是在叫我么?”

  “对,没错,就是你,来,爷爷这里有好吃的糖糖哦。”那老头看小孩迟迟不过来,便又加重了诱惑的语气,

  小男孩犹豫了再三,终于迈着小步子朝那糟老头走了过去,老头见男孩乖乖过来,嘴角不禁漏出了几分微笑,当然,还顺便漏出了几颗灰黄的烂牙。

  “小朋友,我观你眉心之间隐隐有紫气流淌,举手投足间大有与众不同之势,定是那天上的紫微帝星转世,今生必将不凡,不是做那一方之主,也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元帅。”这套说辞好像已经被老头说烂了一般,这一套话说下来一口大气都没喘,说到这里,这糟老头不自觉的咽了口涂抹,带着贪婪的目光望向了男孩胸口挂着的那块发着荧光的石头。

  “只要你将这胸口的小破石头送给我,我便给你我手中这块天下第一甜的波板糖,你看怎么样呀?”言罢,还不自觉的搓了搓双手,用那昏黄的眼珠子紧盯着男孩胸口的石头不放。

  男孩好似没听到他讲话一般,伸手便要拿那老头手里的波板糖,老头将手一缩,“想要这糖,就快拿你胸口的石头来换呀!”

  小男孩恋恋不舍的看向胸口的小石头,对着老头发出奶声奶气的声音:“这可是我娘亲留给我的宝贝,我,我,我才不跟你换!”

  嘴里说着不换,眼睛却一刻不停的盯着那块波板糖,刚满四岁的他,显然眼前的这块糖对他有着超乎想象的吸引力。

  听完男孩的话,老头子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

  “诶,不换不要紧,那你让老头子好好看看那块小石头,我就把这糖给你吃,如何?”

  男孩听闻事有转机,心中大喜,圆滚滚的小脸蛋漏出甜甜的一笑,一边“嗯”了一声,一边向那糟老头多行了一步,以便他把玩自己胸口的小石头。

  老头看这孩子如此听话,心中按捺不住欢喜,一把便将手中的波板糖塞给了他,双手捧着男孩胸口的小石头,仿佛那是人间至宝一般,死死地盯着它看。

  男孩见他一把抓住了石头,脸上立刻浮现出不敢置信的表情,这石头乃是他娘亲留给他护身的宝贝,寻常之人碰之,便觉全身疼痛难忍,曾经有伺候他的婢女想要偷了石头换钱,一碰这小石头便疼的满地打滚,差点丢了性命。

  这时见那老头碰了,却一点事儿都没有,不禁出声询问到“你,你怎么一点事儿都没有?”

  “嘿嘿,区区两阶的痛心咒,能耐我何,小子,我见你如此听话,不妨多告诉你几句天机,你这一生将来定会坎坷不断,半生漂泊无依,在你16岁那年,人生将逢大难,到时切记不可继续呆在这凌曦城附近,若你我二人有缘,或许他日还能再见上一见,诶,你看,那不是你父王么!”

  说罢便朝男孩身后随意一指,男孩听到他说“父王”二字,瞬间心头一紧,连忙看向身后,却并没有发现那平日里颇为苛刻的父王,再回首之时,那脏兮兮的糟老头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摸胸口,母亲留给他的那块小石头也跟着消失不见了,男孩心中大乱,一想到丢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当即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凌曦城,尊王殿内。

  “风儿,你又偷跑出去玩闹,平日里我是怎么教育你的!”

  古朴庄严的大殿之内,面色严肃的中年男子正训斥着刚刚在城外大哭大闹的男孩。这中年男子容貌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仿佛洞悉了尘世一般,一身黑金色的长袍加身,散发出专属于帝王将相的傲气,他正是当今原界的最高统治者——原尊凌霄,也是原界七族之中最为强大的凌家的家主,而大殿之中跪着的男孩,正是他的膝下独子,凌风,若无意外,待得凌霄退位之后,凌风便将继承他的位置,成为下一任的原尊,统领原界。

  “如此顽劣,将来如何继承大统,我往常是如何教导你的,今天不仅偷跑出去,还弄丢了你娘亲留给你的‘护心石’,我看你是越来越没有做皇子的样子了,来人,将这不孝子给我带下去,罚他禁足平心殿六个月。”凌霄的语气之中包含着不容反驳的威严,凌风听到要被禁足,大眼睛里又泛出了晶莹的泪花,却仍向凌霄鞠了一躬,奶声奶气的说道:

  “是,孩儿知错了。”之后便诺诺的随着仆人回去了平心殿。

  凌霄的语气虽严,却并未重重责罚于他,只是将他禁足数月。等到凌风一走,他便看向了跪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张嬷嬷。

  “另外,看护风儿的张嬷嬷,今日你看管不力,错使风儿偷跑出城,还遗失了风儿母亲留给他的护心石,我便将你逐出凌曦城,命你穷尽此生也要找到那块丢失的护心石,若是找不到它,从今以后就再别回来了!”

  听闻此话,张嬷嬷的心中大松了一口气,原尊平日里一向仁慈待人,即便对待地位卑贱的侍者,也从未说杀便杀,在这修炼者的世界之中,有一位仁慈的帝王,实乃万民之福,然而这次她犯下的乃是滔天大祸,不仅没有看住小皇子,还弄丢了小皇子的母亲留给他的护心石,本以为这次难逃一死,没想到却只是被逐出凌曦城而已,张嬷嬷连忙谢过原尊,好像生怕他反悔,给她加重罪罚一般,三步并作两步,欠身退出了尊王殿。

  张嬷嬷一走,空荡荡的大殿里就只剩下了凌霄一人,刚才还面色冷厉的他,此时也渐渐舒展开眉头,只不过眼神之中却多了几分空洞与想念。

  “念儿,两年了。离我们约定之期还有整整十年,这十年,你可叫我如何度过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海牧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海牧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