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记忆深处
豆糕才不会肝文呢2020-11-23 14:071,092

  一老者端坐正前,手中拂尘搭在胳膊肘上。空闲的手轻而缓地顺着白胡子。他的嘴角板直,眼角染着年岁的沧桑青韵。

  刘少卿先行一步施礼,柳吹年身子还未蹲下,老者便拍案而起,刹那间,桌脚都被拍得腾空。

  拂尘的长须打在柳吹年的脸上。

  “今日《学经》还未抄完为何出去凑那些热闹!”柳老爷狠戾的眼神好像要把柳吹年整身洞穿。

  他吞咽不下这口怨气,扯着嗓子回:“《学经》我早已看了不下十几二十遍,为何还要抄写?你从不教我新鲜的玩意,反倒让我一直在原路踏步!错得不是我!”

  “你……!”

  “柳伯伯,不必如此大动肝火。”刘少卿扶着柳老爷做回位子上,又曰“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毕竟几日后便是论剑会了,让小四放松下好取得好名次。”

  柳老爷一声嗟叹,布满细纹的手轻轻拍打刘少卿的肩膀,继而不抱希望地望了一眼柳吹年。

  “你何时才能像你兄长那般成气。”愈来愈淡的语调,害怕那柳吹年又一次不服气跟自己吵起来。

  “兄长们又何时真正把我当过小幺照顾,父上,你又何时真正了解过我。”柳吹年的声嗓不再大过柳老爷,脑子里混沌一片,思来想去,道出一番委屈的发言。

  柳老爷被这句话噎住了喉,主殿里寂寥出奇。

  刘少卿回到柳吹年身边,像安慰小孩一般用手掌顺背,即便柳吹年眼睛里一滴泪都没有挤出来。

  一柱香。

  “论剑会……应禅会回来。”柳老爷说此抬头瞪了柳吹年一眼,道,“你要回避,别再犯当年之事了,他已成亲,你不给我老头子一个面子,你也得给谢家一个面子。”

  应禅,应禅,柳应禅。

  小石路道旁,刘少卿陪着柳吹年坐在石凳上吹冷风。额发被吹乱,他的表情呆滞,他从未想到有这一天。

  “小四?”刘少卿在一旁唤着他的名字。

  “嗯……在。”

  夜好静啊,夜冷催人倦啊。

  柳吹年把头埋进臂弯里,露了一对耳朵出来。

  “你该不会还……”

  柳吹年颔首,不必等他说完他就全知道了。

  “忘不掉,咸咸淡淡过了五年了,忘不掉。”柳吹年依旧把脸埋在臂弯里头,语调哽咽。

  “不怕被世人论道吗?”

  “这又何妨,自那件事后,谁愿与我搭话?”

  “我啊。”

  “你不算。”

  刘少卿嘴角一勾,耳畔出现断断续续的打更声。宽大的手掌揉乱了柳吹年发顶的青丝。最后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后院。

  木屐踩在青草上的清脆声似远似近,石桌上蓦地出现了响声。

  柳吹年露出发红的眼睛,孔明恰到好处的面孔钻入眼。他把腊座放在桌上,递过一张秀帕。

  “切——”柳吹年不好意思地接过他伸在半空的秀帕。

  “其实我见过柳应禅。”孔明沉稳地说。

  “我讨厌那个人,我啥都不想听。”柳吹年不屑地将视线移到另一处。

  “他去年所放飞的孔明灯,上有一字条,写得是你的名字。”

  “那又如何?”

  “唉。”

  孔明轻轻叹息,不再说下去。

  柳吹年又何尝不知呢,他亲自送他进喜殿,亲自送他入洞房,亲眼看见他搂过新娘的肩,熄了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孔明应从天上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孔明应从天上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