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城堡
笑惊鸿2021-02-02 22:001,379

  他是一个孤独的老人,一直厮守在这座城堡的旁边。其实,城堡已经失去了曾经的高大与繁华,而今只剩下一片废墟,到处是残壁颓垣,狼藉一片。

  这片废墟曾是一座古老而神秘的城堡,它神秘面纱背后的历史和秘密也没有人知晓,也许只有这位老人知道……

  过路人常常议论这位老人,为何没日没夜地守在这些破烂不堪的石头旁呢?难道这里曾是他的家园?或者是他失去了家园,流离失所,只能落脚在这里?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恐怕也没有人去追根究底,大概会有人认为这不过只是一个疯老头。

  这位老人看起来并不像是疯老头,他有一张镇静沉着的面孔,他的面孔皱褶不堪,就像这片废墟一样荒凉而又苍老。他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握着一根弯曲的拐杖,拐杖扎进了土里。

  废墟上,冷风带着尘土到处肆虐,老人的嘴被风吹得龟裂了。他手里的拐杖是用一根脱了皮的树枝做的,拐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手心,或者老人用它来保护这座城堡。他成天静静地坐在那里,像这座风尘下静默的废墟一样安详宁静。

  为何守着这片废墟呢?一个像他一样年纪的老人这样问过他,他默默不语。良久,他告诉问者,他一无所有,他只有这座城堡,城堡就是他的生命和灵魂。问者告诉他这里只有废石头,并没有什么城堡。老人转过头出神地张望了一会儿,告诉来者,还在,城堡还在。问者摇了摇头离开了。

  据说这附近闹狼的时候,很少有人行走夜路,说这里的野狼在夜里嚎叫得让人不寒战栗。

  可是,老人并没有离开城堡半步,还是日日夜夜地守着城堡。有一天早晨,有人发现废墟的周围有狼群的足迹,而且老人坐着的地方有更密集的狼脚印,小块小块的狼脚印凌乱又深凹。

  老人依旧坐在那里,上身的黑棉衣撕掉了好几块,老人的手杖已经断了一截,上面明显有啃啮的痕迹。有人说头天夜里,老人举着手杖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疯狂地大叫着唬狼。他本可以捡起废墟里的石头砸那些畜生,可他没有。最后狼群还是跑了,却没有人看到老人是怎样战胜狼群的。也许出于侥幸,狼群被吓跑了;也许老人骨瘦如柴,没有被狼看上眼;也许就是因为这座城堡的英灵在保护他,也同样保护着这座城堡。

  这座城堡始终充满神秘,而老人一直在这神秘中执着,他好像是一把开启这座神秘城堡大门的钥匙,在等待他的主人或者命运;或者他的执着是在履行一份无人知晓的诺言;或者他在无声无息中追求着难以实现的理想。

  终有一天,这片废墟来了许多辆汽车,有搬运车、吊车等一大堆车,还有一群戴着硬帽子的人。

  老人早就站到了汽车的前面,像他赶狼群一样,举着手杖,手杖不停地挥舞。

  来人开始动工的时候,老人冲向他们用手杖狠狠地抽打,老人斗不过,被几个人死死按在地上。老人趴在地上,工人们按住了他的手和脚,老人一边声嘶力竭地嚎叫一边拼命地挣扎,却始终动弹不得。老人吃力地侧过头,看着一块块的石头被搬走,老人心痛,像是利刃正在一块块拆卸他的肉体一样。

  老人的眼角还是涌出了泪水,老人哭了,放声地哭了,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无助地哭了,老人涕泪纵横,泪水填满了他深深的皱纹。他的脸被按在了地上,愤怒中他的嘴含满了泥土,老人龟裂的嘴唇紫出了血,鲜血和着泥土凝固在他的嘴角。

  最后,老人被关进一辆像笼子一样的车里,汽车慢慢驶离城堡。老人跪在颠簸的车厢里,双手握着笼子的铁栏杆,静静地凝望着那座城堡,城堡却越来越远。

  汽车扬起了尘土,迷蒙了老人的视线,城堡若隐若现。老人忽然看到城堡并没有变得渺小和遥远,而是越来越高大和辉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人与城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人与城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