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7 月光之下
炎旭2021-06-09 11:052,175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

  张叔从白斩鸡上拽下一条腿,连着好大一块鸡胸肉,撕碎后放入碗中,鸡肉均匀的浸沾了酱料,用筷子夹了一大块,仰着头把它放入口咀嚼。

  然后他呡了一口高度女儿红,肉香还存留于口腔,酒的辛辣更增添了美味滋润着味蕾,令他不能吸气,迷醉着眼,亦如桌子上的煤油灯摇曳,鼻子里慢慢沁出酒香。

  灯光从纸窗渗透出来,远处俯瞰是隐隐的橘黄。

  “啊~~~好酒!”

  谭文宗斜躺在高原土坡上学着张叔喝完一口酒后那声啊字。

  “张叔不愧是爱酒之人,享受的样子让我又想痛饮一壶高粱酒了!”

  烧烤聚会,叶文杰提到张叔最近老念叨想吃白斩鸡,可自己老是忘记给他买。

  谭文宗临时起意要去看望张叔,订购了两只又肥又嫩的白斩鸡,还买了高价女儿红来看望。

  “你酒量真不错,半斤酒下肚现在还很精神。”

  呕~~

  叶文杰说完又吐了一地。

  “都说了白酒加啤的劲大,你非学我。”

  叶文杰扶着土坡上的迎客松:

  “我感觉酒劲上来了,待会你把他们三个送回去吧。”

  “你不用管了,一会你回去睡觉,我开Jeep带她们回家。”

  “我酒量其实挺好的,也经常陪张叔喝。”

  “还说呢,经常喝酒应该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我真奇怪了,感觉你不像能喝酒的人呀!我是打算陪你喝好,然后带着醉的不省人事的你回去,怎么我反而倒了?”

  “哈哈,有些人天生就能喝酒,你别看我少喝酒,但是我遗传了家族喝酒的技能,千杯不醉!”

  “要不是和你喝过,我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叶文杰一个踉跄,右脚碰到谭文宗从JEEP上拿来的吉他,发出砰的响声。

  谭文宗仰着头看挂在天上的月亮:“你们有谁会弹吉他的?”

  “我会”夏雨蝶忽然变的主动。

  她从谭文宗手中接过吉他,手指熟练的调音,那是谭文宗买车后顺路去乐器店买的。

  要说弹奏,他也能弹奏一两曲,但是好听就说不上了。

  “我弹奏的不好听,那就你来吧,你看今晚月光多好,给它加点背景音乐,增加点浪漫。”

  “弹的好不好听有什么关系,大家都喝了酒,就是不好听,我们也会感觉好听的。”吴小迪很有兴趣听谭文宗弹吉他。

  “算了,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你们喝了酒我还是会献丑,等哪天我学到家了,再给你们表演。”

  吉他调好音,很快优美的《黄昏》由夏雨蝶弹了出来。

  声音时而叮咚,时而幽深婉约,配合静谧的夜感觉舒适度刚刚好。

  第一个音符响起就能展现出专业性,让人不由的沉浸在曲子的情思中,敬佩夏的吉他技艺。

  她眼睛看的方向一直是谭文宗躺着的地方,那眼神中有一种外人不易察觉的期盼,她渴望谭文宗会看她。

  “能加入乌贼漫画屋是我从小到大最开心的事情,能赚到钱买喜欢的漂亮衣服是小乐趣,能认识你们这些朋友是大大的快乐。”

  谭文宗慢慢地翻转让身体趴在坡上,他托着腮看夏雨蝶。

  两人双眸相对,也许是因为酒精,互相看了很久。

  最后夏雨蝶还是败下阵,害羞的把眼睛转到一边。

  “他也喜欢我吧?”

  篝火对面李梅和吴小迪两人开始聊天。

  火苗炙热,枯木发出爆裂焦灼的啪啦声,咖啡顶着破烧杯呲呲冒热气:

  “这是我第一天上班,没想到一天时间就换了工作,真是奇怪的经历。”

  “那你现在开心吗?”

  “开心,离开公司的那一刻我就很开心,虽然刚开始有些担忧前程,但选择比努力重要!”

  “谢叔叔也说过多次,选择比努力重要!”

  “听你说,你妈妈都和谢叔叔在一起很久了,你应该改口叫爸爸呀。”

  “不习惯,谢叔叔人很通融,他并不介意我叫叔叔。”

  黄昏一曲弹完,夏雨蝶接话道:

  “怎么可能不介意,依我看,他一直想融入你的生活,不然你提出让谢叔叔帮谭文宗写策划方案,他真的抽出大块时间来店里指导,中间总是主动和你聊天,关心你吃的好不好,足见他不想只做叔叔那么简单。”

  “也许吧,可我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适应?这个怎么能用适应呢,要么直接改口,要么就叫谢叔叔永远不再变。”

  “就像我,今天上午被师傅刁难,下午加入乌贼漫画店,从痛苦到开心,两种处境,两种心情,快乐是自然而然的,难道我适应了4S店师傅的刁难,我就能开心了吗?”

  吴小迪看夏雨蝶和李梅都在点头,接着说:“你太为难自己他反而感觉是自己对你做的不够好,如果他太过于在乎你,双方的关系会变尴尬。”

  “那还是叫谢叔叔吧,我感觉这个称呼很舒服,叫爸爸真的太难为情了。”

  呕~~

  叶文杰又吐了一滩

  “兄弟,你这吐的太严重了,我搀你回去睡觉。”

  谭文宗接着提醒道:

  “你们三个准备下,咱们回家吧,时候不早了。”

  月亮照的旷野宛如白昼,众人回到院子,叶文杰敲门,张叔已是鼾声四起,推开门,谭文宗看到酒已喝尽,两只鸡的骨头架子抗议着食客的残暴。

  “张叔胃口真不错。”

  Jeep车先送夏雨蝶回村庄,李梅要回都市谢叔叔的家,便一道先送吴小迪。

  “回去早点休息!”

  李梅坐在后排透过窗户给吴小迪告别,谭文宗点燃一支烟,他有些疲惫。

  “老板,路上开车慢点。”

  谭文宗双手夹着香烟摆了摆手,让她不用担心,车子启动。

  “明天我想去唐戚寺,你用车载我去行吗?谢叔叔带着母亲去玩,我也想去。”

  “那里有什么好玩的,求签吗?”

  “嗯,听说很灵验!”

  “也帮我算一下,看我们的生意会不会飞黄腾达!”

  “你答应了?”

  “这Jeep车就是给你服务的,有什么事吩咐就行,公主!”

  “三德子,说话算话?”

  “主子,小人不敢说一个不字!”

  “那你陪我去求签!”

  “得嘞!老佛爷,你看我这嘴,把自己给卖了。”

  “臭贫!”

  “见面我该怎么称呼你爸爸和妈妈?”

  “和我一样叫就行。”

  “那感情好,我成你老公了,来,叫声亲爱的。”

  “亲爱的。”

  “你应该反抗一下,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了”

  “滚~~”

  Jeep车绕着转盘跑了一圈,

  “得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道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道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