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梦楼谷
炎旭2021-03-30 23:214,329

     “叶文杰,我是李梅,你在不在?人呢?叶文杰… …你不在… …好,我是李梅”

     “叶文杰,如果你听到了啊,我是李梅,你如果听到了啊,请你打医院,如果回来的话,叶文杰,你在不在,我跟你说我是李梅,请你打医院,再见”

     --------------------------------------------------------------

     夜,华灯,火锅店,酒过三巡。

     叶文杰到收银台付了账,顺手把两个一元的硬币扔到夹娃娃机遥感边,拿着新开的一瓶白酒走了回来。

     “陈爽是我新认识的朋友”

     叶文杰话语开始多起来,

     “虽然也就一个星期,但是确实很投机,小我们四岁”

     “这叫无巧不成席,来喝一个”,

     叶文杰说着举起酒杯,

     “前年在大学时候我代理了一个餐饮app”

     和对面长清兄碰了下杯子,声音尽量压低,面色因为回忆喜上眉头变得红润,得意洋洋道:

     “我大一三个月就卖出去两百个会员,赚了十多万”

     叶心生好奇,正想发问他代理了什么软件 就看到陈爽的目光正看向斜对面侍立着的服务员。

     那服务员也冲着他笑,不知道是职业习惯,还是听钱眼开!趁着陈爽灵魂出窍的空档,叶文杰斜转身子和长清兄碰了下杯子。

     “长清兄,我得敬你一杯,你借给我俩住的房子,省了我们不少麻烦”

     “这没啥,你也知道我在这边卖房子,你安心住就是,只是毛坯房没有通水电,不太方便,你要用水就上我住的宿舍接水”

     叶和长青喝了手中的酒,陈爽也回过神来,笑着也一饮而尽。

     “文杰,你还记得李梅吗?听说她自杀了”

     叶倒酒的手抖了下,酒水溢出杯子一点,鼻头发酸,眼睛瞬间红热朦胧起来,赶紧揉眼睛假装火锅热气刺激到的:

     “什么时候发生的?”

     文杰端起酒杯也不等长清兄说话,喝了一口,热辣辣的酒水夹杂着心口的闷痛,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有一年了,因为抑郁症,听说死的时候怀着孩子”

     “怪只怪她鬼迷心窍,爱上了错误的人”叶文杰有点轻蔑的说道。

     火锅店忽然传出孩子的欢呼声和姑娘的笑声,陈爽寻声看过去,一个约莫18,9岁左右的姑娘,它穿了件柔和洁白的毛衫,长长的袖口攥在她纤华的掌心,她的手如凝脂的白玉,举起来挡住笑靥与红艳欲滴的红唇。她的长发秀美亮泽流淌在如雪的身姿之上,咯咯的笑声引着身姿活泼的抖动,火锅店的雾气好像更浓了,只有天真的孩子和姑娘的美丽越发清晰。

     陈爽不由的看的呆了,这让叶文杰想起自己刚进入社会的时候,心想有必要帮陈爽一把。

     叶文杰起身走到收银台,她一定看到了,不仅仅因为距离只有一步之遥,还因为她轻轻撩动肩上秀发时看过来的一个眼神。

     叶文杰拿出钱包,故意露出了里面一打大面额钞票

     “老板,来包烟”,叶文杰指了指货架上的中华。

     依靠在收银台,叶文杰看向进进出出的火锅店大门,

     “朋友正在和我玩007角色扮演的游戏,现在我是对付邦德的坏人,我需要一个美女的帮助,才能让游戏进行下去”女孩环视了下自己的四周,疑惑的道:

     “你和我说话吗?”

     “是的”

     叶文杰依然看着大门,没有看她一眼,

     “这里是一盒中华烟,你拿给7号桌那个黑镜框眼镜的’邦德’”

     叶文杰把一张一百的纸钞同时递给姑娘,起身直接往大门外走去。

     叶文杰的眼神此刻一定充满忧郁,那忧郁的眼神足以打动任何年轻的女孩子,她们单纯的喜欢那些有故事的男人,这一点他非常自信,特别是此刻的忧伤,忧伤的眼神是由心底散发出来的对梅儿的想念,即使相隔十多年的往事,

     犹如一张张翻飞的相片从歌剧院吊顶上飘洒下来,借着舞台的光束,亦如冬雪之夜他漫步在幽深森林,爱恋之越深,心痛之越寒。泪光迷住了眼睛,流出眼眶,他赶紧拭去,一种恶毒的复仇火焰也在此刻燃烧起来,如同十年前种下的那颗复仇的种子,叶不想有人看到眼神有多么冰寒,也不想让沉醉在和平假象里的普通人留下阴影。饭店的音响里:

     “下午六点半,

     秋雨水雾弥漫,

     黑透的夜晚,

     都市的马路上

     水雾中

     拥堵

     停停又走走,

     不愿意迈出一步,

     寂寞将我陪伴”

     当叶文杰心中仇恨之火爆发的时候,都会去看月亮,身体里面的剧变反应出的强大能量仿佛能传送到月球之上,而当他一旦精神不振的时候,他就会去晒太阳,哪怕他再怎么虚弱,只要盯住太阳,一股股的暖流劲力就能在身体里面流淌。

     渐渐的这成了一种习惯,但是也不是每次都有效果,就如今晚,再怎么挣扎好像都没有办法压制,无法改变现实的疼痛感灼烧着心肝脾肺肾,

     “梅,梅,我的梅”

     他能感觉到眼睛的红热感,也能感受到心口燃烧的恶毒复仇计划

     “我要报复,报仇”。

     -------------------------------

     女孩手里拿着中华烟看着叶文杰走出大门,条件反射的想扔回去,还是慢了一个拍子,好奇的看向陈爽,心道:“别的男人看到我都会自卑,他是什么人,怎么那么自信?7号桌的那两个人看起来就很普通,我不如过去套下话,看看什么来头。”

     想罢,对围着她的小孩说:

     “这里有一百元,给你们抓娃娃,一人抓一次,一个一个来,看谁抓的多”

     小孩子开始蹦跳活跃起来:

     “好的… 好的…谢谢诗婉姐姐”

     叫姐姐的是一个长相很可爱的男孩,很聪明的引起注意,得到了那一百元钞票的分派权,并成了孩子的新中心。

     陈爽看到美女径直走来,赶紧转移视线,心狂跳起来,嘟囔道:

     “杰哥说啥了?这女的是要过来呀!”

     长青兄也心怦怦跳,道:

     “嘿,水平越来越好了,不过这女的过来,叶文杰跑哪去了”

     确定美女确实是来到了自己这桌,心跳的更不能自己了,赶紧起身拍了下陈爽:

     “兄弟,我去看下叶文杰跑哪去了”

     也不等回应,站起身子冲姑娘笑了下,绕身快步走向大门。

     “刚才和你们一起吃饭的那个”,

     诗婉转动上半身指了指门口,“说你们是在玩邦德游戏,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还说你是邦德”此时周围声音嘈杂,但诗婉皓齿轻启,话语绵绵入耳竟依然特别受用。

     陈爽反应极快,大学做业务锻炼了他的沟通能力,赶紧整理思路,心道:

     “看杰哥和他搭话时间非常短,应该没有透露更多的信息,照着邦德游戏的话题,应该可以深入下去”为了拖延时间就说:

     “啊,对,我们是在玩这个游戏,你坐下来,我告诉你怎么玩的”

     陈爽说着欠身坐到里面腾出位子。

     诗婉看着陈爽的眼睛,两人四目相接,心里已经把面前的人定义为普通人,心道:

     “眼睛躲闪透露着不自信,应该也是和以往遇到的无聊的人一样没趣,还是赶快问了走人,免得坏了今晚的好心情。”

     陈爽发现诗婉犹豫并不坐下,心里着慌,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的档口,发现叶文杰和长青已经回来了。

     “邦德游戏就是制定一个目标,在一定的时间地点完成任务”

     叶文杰回答完看着诗婉,拍了下陈爽:

     “今晚,他扮演邦德,任务是寻找一个邦德女郎,然后带着她进入最神秘的商业派对——梦楼谷”,稍作停顿,叶文杰压低声音接着道:

     “从事一项间谍任务,具体的任务我会在现场告诉你们”

     诗婉看着叶文杰的认真的眼睛,好奇的问道:

     “梦楼谷不是琴魔醉月和期货圣手佛爷隐居的地方吗?据说是在一个大峡谷之中,进去都需要划船,我们能进得去吗?”

     长青接话道:

     “这个我偶然也听说过一些故事,琴魔醉月十年前是高层极其宠幸的乐师,最鼎盛的时期甚至可以通过自己的人脉参与一些顶级决策。当时他还收了一个女徒弟,但是后来她却背叛了琴魔,甚至下毒让琴魔失去了听力。”

     长青的声音很大,引得邻桌吃饭的人侧目,他也不管,接着说:

     “聋了的乐师失去了可被利用的价值,顺理成章的失去了风光时期所有的人脉,心灰意懒,也厌倦了戏子的生活,退隐到梦楼谷。”

     陈爽也知道一些故事,为了在诗婉面前显示下自己也是百事通,道:

     “琴魔醉月说是退隐其实本质上应该说是被期货圣手佛爷收留,据说他才是首富,只是他资产隐藏起来了,圣手买下了一座山谷,用奇门遁甲布阵做障眼法,外人根本找不到进入的入口。”

     叶文杰接话道:“期货圣手佛爷每年举办一次商会,能够进去的人非富即贵,邦德游戏的任务就是去参加这次商会,进去的方法我来搞定,现在的问题是你们都想参加吗?”

     陈爽兴奋的道:“我当然要参加,听说那里面的雕梁玉器奢侈豪华至极,对赚钱都厌倦的人也绝对是世外高人”

     长青本来讨厌做这些危险的探险活动,但不便于驳大家的兴致,也欣然点头同意,另外也好奇叶文杰是否真的能有办法破奇门遁甲的方法。    

     或许是因为从小到大被男生追的多的缘故,举止投足间不仅能让人神魂颠倒,而且能引导男生做出自己想要的结果,诗婉看向叶文杰的眼睛,那眼神忧郁充满故事,他很自信的回看过来,甚至充满着些许的不屑,这刺激起了诗婉的好胜心:“好啊,我加入,不过如果任务完成了,我要你答应并完成我的一个要求”诗婉用食指抵住叶文杰的下颌:“我的要求会根据你任务的难易程度改变”

     叶文杰也不躲闪,难得遇到这样痛快又敢玩的主,答应的爽快而且能够迅速提出并保护自身在游戏里面的权益,心道:“真是个聪明而且有趣的女孩,进入梦楼谷后,倒是正好可以利用她做为自己的掩护”

     原来叶文杰在门口报仇的想法出现后,并不是说说就算了,他马上意识到梦楼谷或许是他报复的一个切入点,具体的局怎么做,还需要从长计议。

     于此同时长清也从火锅店门口看到了叶文杰,回来又见陈爽在解释邦德游戏,阴差阳错正好可以结合起来。自由的组合各种资源是叶文杰的强项,又或者说他天生就有整合资源的能力,于是道:

     “好,等我们进了梦楼谷,我会根据情况设定这次游戏的任务,到时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不过我能猜的到,你的要求一定不会是寻常的要求,亦如我的游戏一定是个有趣而让人难忘的游戏”

     窗外哔哔啵啵的开始下起大雪,刚开始本来是一点一点的下,然后越来越快,结成一小团一小团的,又变得一片一片,蓬松洁白,砸在窗户上竟然也颇有分量,发出擦擦的声响。

     “好啊,那就这么定下了,我叫王诗婉,155642*****,这是我的手机号”王诗婉点开我ipone的录音功能,说完,又还给我:“周六见,拜——拜拜”

     一个小女孩因为夹娃娃分派不公,有的小孩多夹了,而自己少夹了,跑来拉着王诗婉要去评理。

     三个把所有的酒喝完后,夹着香烟走出火锅店,地面已经被积雪覆盖,酒劲开始上来,陈爽和长清情绪高昂的大声辩论着什么,他已经有点听不清了,叶是有这个毛病,喝完酒之后听力下降的厉害,耳朵嗡嗡的,天旋地转,根据以往经验,能预感到自己要吐了,赶紧找了根路灯,但凡清醒一点是非得找树根的,但是偏偏这一路没有一棵树。扶着路灯杆,倒坐在地上,看陈爽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也坐倒在地,再前面是长清,同样挣扎的爬不起来。

     于是叶文杰去扶陈爽,他太沉,努力了一会就放弃了,躺在雪地上,抬头看天,然后就迷迷糊糊的看到了梅,清清楚楚是梅,记忆中还是初中上学时候的样子,除了她的眼神,别的都很是模糊,雪花飘啊,飘啊,三剑客过了半个小时才缓过劲来,三个人跌跌撞撞的走回住的地方,那个晚上做了很长的梦,梦里都是同一个人,梅!

     星期日

     喝了一点点酒,一点点酒,一点点愁。

     坐上了七路的公交,七路的公交,七点钟了。

     说的是下午七点钟,下午七点钟,下班的时刻。

     晃晃悠悠的一下午,觥筹又交错,星期天。

     Wo wo wo wo wo

     问你为什么心痛,为什么系统,做错了什么?

     上周入职的时候,关注的女孩,被开除了。

     Wowowowowo

     问你为什么心痛,为什么心痛,做错什么?

     看到又一个,撩了一晚上,发现结婚了。

     Wowowowowowow

     Wowowowowoowwow

     问你为什么开心,为什么开心,发现什么?

     还有一个美的人,今天发微信,回复了。

     Wowowowowow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道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道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