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若水神宫
在下笑春风2020-10-26 21:303,256

  光阴迅速,四时更迭,一晃已是三百年后。

  这一年的桃花开得比往昔皆要早,竟在寒冬腊月开得那叫一个灿烂,依花神府风畔小仙官的说法,是他家花神醉酒掐错了花期的缘故。

  花期一旦掐错,便只能于次年掐回来,是以,这开得灿烂的桃花便成了皑皑白雪中的一道奇景,而在这四海八荒中,东荒若水堪称奇景中的奇景。

  若水,乃天族战神扶风上神的地盘,这位上神无人知其来历,只知其法术高强骁勇善战,连天君都要敬他几分,座下有二十位弟子,个个皆是文能成武能就的上仙,更重要的是,这位上神不仅架打得好,人也长得好看,在四海八荒美男谱中仅被早早避世沧海月明的苍术帝君压了一头,位列第二,故爱慕扶风上神的仙子数不胜数,梦想嫁给扶风上神已然成了天界的一种潮流。

  四万多年前,扶风上神于若水种下千里桃林,每年花期灼灼桃夭绵延千里,如一片浩瀚无际的花海,引得众仙争相拜访,今年的桃花虽被司掌百花的花神掐错了花期,但这并不影响众仙于桃林之中摆上一张小几,同仙友唠嗑八卦的热情。

  姗姗来迟的司命星君方至若水,便听几位仙友正在谈论三百年前的赤水之战那档子事。

  只见武曲星君十分豪爽的饮了一口酒,道:“区区魔族不自量力妄想同天界争这五界之主,大业酝酿了几万年,结果赔了少君又折兵,实在是大快人心!”

  南斗星君慢条斯理的斟了一杯酒,露出惋惜的神色:“只是可惜那魔族少君星旧,是个妙人却生错了地方,最终惨死扶风上神剑下,若果为我仙门中人,必定前途无量。”

  月下仙人往嘴里塞了颗果子,咽下肚后,难得地,露出了担忧的神情:“此番魔族虽是战败的一方,但我方也折损了不少兵将,老夫担心若再起战乱,只怕我们天界心有余而力不足。”

  司命忍不住插嘴:“月下仙人你少乌鸦嘴,你当苍术帝君和扶风上神是摆设?”坐下来倾了杯酒入嗓,道,“你们有空担心别的,不如多担心担心扶风上神,自前次从赤水凯旋后,扶风上神便一直闭关至今,是何缘由若水的弟子们也没个准确说法。”

  月下仙人白了他一眼:“司命你同若水的弟子素来交好,会不晓得扶风上神闭关的缘由?”

  司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假装没看到月下仙人鄙视的目光:“这个……我还真不晓得。”连忙解释道,“诸位有所不知,三百年前大战结束时,恰好有一头九尾银狐在赤水一带历雷劫,但那头狐狸修为稍稍低了那么一丢丢,被天雷劈得半死不活,扶风上神归来碰见,便顺手救了回来,这几百年来若水的弟子正为如何医治照顾那头狐狸伤脑筋,哪里有空理会我?”

  武曲星君笑道:“我早说过你一大把年纪了和那些小辈有代沟,这不,被冷落了。”

  司命眉头一挑,拿出编命盘的小册子,翻到武曲星君那一页:“你说我一大把什么?”

  威胁人,特别是靠职权威胁人,没有哪个神仙比司命更擅长,这是他惯用的手段,百用不厌,百用百灵,被威胁的武曲星君当下就变了脸色,立时改口:“额,我说你风华正茂就该同年轻人多交流交流。”

  “风华正茂谈不上。”司命难得谦虚一次,随后话锋一转,“不过比你年轻那么几万来岁倒是真的。”

  南斗星君端着酒杯打断:“二位,我们并不是来斗嘴的。”

  “这俩人你又不是头一次认识。”月下仙人饮尽杯中酒,说:“俗话说小吵怡情,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你俩斗了十多万年的嘴,这感情也该怡的差不多了。”兴冲冲的掏出根红线,作势就要往斗嘴的二人手上牵,“来来来,老夫送你俩一个人情,本仙线一搭,仇家也能变亲家。”

  南斗星君嘴里的酒喷了一地。

  司命脸上的笑意绷不住了,受了惊似的起身,往后退了几步,道:“我不好男风!”嫌弃道,“你能不能少看一些花容丫头予你的话本?都被她带坏了。”

  司命口中的花容丫头,在若水神宫中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谁在背后说她坏话?

  她吸了吸鼻子,将怀里的小兽递给面前的白衣男子:“清远师兄,这头狐狸什么时候能醒?都睡了三百年了。”

  清远接过狐狸,小心翼翼的揽在怀里,将药碗里的伤药一点点喂入,叹道:“按理说这头狐狸虽伤得重,但不至于药石无医,这几百年来我用了不少仙药为它疗伤,却未见什么起色,兀自昏迷不醒,若非尚存心脉,真要以为这是一只死狐了。”

  星旧不知自己在混沌中沉浮了多久。

  他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亦不知自己是何人,他的识海很乱,就像一团缠缠绕绕的乱麻,直至有人喂他喝了什么东西,苦苦的,很不好喝,但这东西让他很舒服,纷乱的意识也开始凝起来。

  他是魔族少君星旧。

  他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在仙魔大战中因一时分神死于扶风剑下,在魔界他好歹是仅次于他父君的魔,此般死因,委实憋屈得紧。

  憋屈归憋屈,同时他有些奇怪,既然他已经死了,现下应当是在冥界的幽冥司,幽冥司他尝去过一次,仅一次,印象却颇深,那地方寸草不生,死气沉沉,为四海八荒最荒芜之地,然此时他并未感到任何的阴森,莫非是他已经成了一个鬼魂,是以适应了幽冥司的阴气?

  灵台方清明一些,他便听人说了什么什么死狐,想睁开眼睛,奈何眼皮重如千斤。

  又清明一些,便听清凌凌的女声抱怨:“师父也忒会找事儿了,捡什么不好非得捡头半死不活的狐狸回来,捡就捡了,捡回来还一声不吭的扔给我们,然后一声不吭的去闭关,莫非师父觉得我们太闲了?”

  另一个好听的声音回道:“小容,你要多体谅体谅师父,当年大战师父损耗了不少仙力,需好好调养一番,哪里有空养狐狸?我们做徒弟的就该为师父分忧,况近万年来若水拜访师父的仙人只多不少,师父闭关正好能落个清净。”

  听了二人的对话,星旧乱麻般的脑子方有了些头绪,这二人说到仙人常来拜访他们的师父,那此处应该就不是幽冥司了,他不在幽冥司,也就是说他还活着,且在一个叫若水的地方,只是这若水……他一下子忆不起来是个什么地方。

  灵台再清明一些,清凌凌的女声接着道:“师兄你知道为何每年来我们若水观花的多为女仙吗?”不待另一人回答,又道,“那些女仙明面上是来观花,实则是来看师父的,四海八荒谁人不知若水扶风上神的厉害,爱慕师父的女仙那么多,师父能避得了一时,却避不了一世,要我说,师父唯有早日予我们觅个师娘,方能得到长久的清净。”

  听到扶风上神这四个字,星旧这才忆起若水正是扶风那臭神仙的地盘。

  猛然地,他愣住了。

  他的灵台彻底清明了。

  他他他……竟在扶风的地盘?恍若晴空有一记霹雳落下,将他未死的喜悦劈了个一干二净,他攒了攒力气,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第一次,没睁开,缓了一缓,第二次,还是没睁开,耳边传来开门的吱呀声,外头有一阵微风涌入,随即便是脚步声远去的声音。

  星旧再缓了一缓,第三次,终于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空荡无人的寝殿,他一个翻身,许是昏睡太久的缘故,身子有些榆木,这一翻身便从床上啪地掉下来,疼得他龇牙裂嘴,他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自己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有一瞬间的晃神。

  他这是……化回原形了?

  晃了晃脑袋,环顾四周,寝殿里除了他并无别的活物,倏地忆起方才听到的什么什么狐狸,星旧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头狐狸,说的该不会是他吧?

  怀着忐忑的心情,星旧跃上殿内的镜台,看清镜内小兽的真容,他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

  居然真的是一只狐狸!

  他堂堂魔族少君,真身乃一只血统高贵的白狼,这昏睡一觉醒来,怎的就成了头狐狸?还是头九尾银狐?

  他是变异了?

  星旧想不通,他有些昏头,蹲坐在镜前思忖半天,又思忖半天,再思忖半天,他才理清头绪,昏睡一觉不至于让他变了真身,魔族同仙族势如水火,仙族自是不可能救他的,况他现下虽觉得迷惑,但对于战死一事他记忆颇深,被神剑刺穿心脏的痛感,光是忆一忆就让人很上头,加之方才那对师兄妹提及他这头狐狸是扶风半路捡回来的,总结下来就只有一个可能——他重生了。

  赤水之战,他确确实实战死了,而这头狐狸又碰巧没熬过雷劫,是以他借了狐狸的身体,还了他的魂魄,至于所谓的半死不活,不过是他魂魄伤的太重,即使重生也陷入了沉睡,这一睡便睡了三百年。

  不过重生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为何会重生,这,是个谜,若要解谜,寻一个前因后果,他又该从何寻起?

  梳理大半日,重生一事星旧也仅梳理了个七七八八,别的梳理不通的事他也懒得去梳理,凡人有一句俗语:既来之,则安之。他既然重生了,那就说明他这条命老天还不敢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品种什么的……无伤大雅,毕竟都是地上跑的,暂且将就将就吧。

  如此,星旧心里释然了许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噗哈哈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噗哈哈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