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
绿桥乔2021-03-24 16:429,826

  “你这个毒妇,我做了鬼也不放过你!”一个宫装女子被踩在脚下,血溅起来,那翠白的手镯在染上血后变得通红。

  “来人啊,把这个贱妇的手砍了!”高高在上的女子是那样美丽,那样盛气凌人。大大的丹凤眼斜睨,有说不尽的妩媚。

  “啊——”一只左手活活被砍断,镯子更红了,那断肢女子七窍流血,气犹未断,“我做了鬼,也要来找你!”

  “啊!”翡翠吓醒,怎么又做那个梦了?

  回到了学校,翡翠觉得心烦。今天的课她又逃了,幸得老师通情达理,而且她功课一向很好,如今又和电视台签了约,所以老师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个梦,到底暗示了什么?翡翠越想越不对。尽管在她十五六岁时就经常做这个梦,但她现在已经有三年没做过这个梦了。为什么偏偏是现在?而且那死去的女子和子夫人竟有几分相像。那些怪异的梦是她认识简影以后才开始做的,而她和简影分开后,就很久没梦见过。

  翡翠抬起手上镯子一看。咦,这镯子上那点小小的红色扩大了!

  翡翠无比恐慌,她急忙来到唐宋元借她的镜子前。

  “啊!”尖叫声中,翡翠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竟穿着远古的服装,满头珠钗。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对着她笑,那样诡异。

  “翡翠……翡翠……”

  “谁在叫我?”翡翠惊恐地回头。哪里有什么人,她心想,一定是听了卞和镯的故事,自己吓自己罢了。

  翡翠再看镜子,哪还有什么古代的自己。就是自己在照镜子罢了,只是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一定是自己吓自己了。翡翠一头倒在了被子里,打算睡回笼觉。

  迷迷糊糊中,手机响了。翡翠按下接听键,也没听就睡着了。

  电话是子剔透打来的,他知道她睡着了,只是静静地诉说着,说他会一直等,慢慢等,等她给他一个答案,等她接受他。

  “翡翠,我爱你,永远爱你!”那边传来了子剔透沉重的叹息,他始终没有挂掉电话,那样他就可以感觉到翡翠的心跳和呼吸。

  一个美丽清秀的女子被拉了上来,被侍卫压着跪下。

  “贱婢,你可知罪?”

  “我有什么罪?”那女子还是那样顽固。

  “给我掌嘴,狠狠地打!”

  “不要!”翡翠伸手去拦,却是徒劳。

  “你敢跟皇后娘娘顶嘴?”一旁的侍卫不断地打着她的脸。

  不知道为何,翡翠的心很痛。我到底是在哪里?她越来越惊恐。

  到最后,翡翠已经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当她一步步走近,她的心跳也越快。

  那个跪着的女子,长着与子夫人相似的样貌,只不过她更显年轻罢了。

  “不要,不要砍她的手!”翡翠大叫着醒来。

  “翡翠!翡翠!”

  是谁在叫我?翡翠吓得心神不定,终于看到了枕边的手机。

  “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电话那头的子剔透问。

  “我没事,喝点水就好了。”

  “不行,我不放心你。你还是搬来我这儿住吧,多个照应。”

  翡翠摸了摸脸上的汗水,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迈巴赫,我很好,你不是答应给我时间的吗?”

  子剔透也不说话了,但叹气声却随着电波传到了翡翠耳中。他什么也没说,挂了电话。

  翡翠一看时间,电话接通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他都陪在我身旁吗?忽地,她心里感到了一丝丝甜蜜。但一想起子夫人的脸,她又不禁惊恐地想,子家与我到底有什么恩怨纠葛?

  翡翠终于鼓起了勇气重新站在了镜子前,对着镜子叹了一口气:“你真的是‘先知’吗?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答案?”

  翡翠聚精会神地看着镜子。

  镜子里,翡翠很憔悴,头发凌乱地披在肩上。这时,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子慢慢浮现,很模糊,却好像在哪儿见过。翡翠努力地想去看清,心却一凉,那个模糊的影子没有了,只照出了那个噩梦般的鬼影。

  是她来了!

  风吹开了窗帘,天黑黑的,看样子将会有一场雨。翡翠越来越恐惧了,她为什么来找我?因为我还留着她的镯子吗?翡翠终于想起了那碎成三截的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那个原本属于文颜的镯子。

  突然一个问号出现在翡翠脑海中。她真的是自杀吗?翡翠被自己的假设吓了一跳。抬眼看去,镜中那个女鬼慢慢地越过了窗台,向自己走来。

  翡翠像被定住了一般,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翡翠回过神再看镜子,镜子中除了她自己,并没有什么异样。

  翡翠实在不敢一个人待在宿舍,碰巧乐丝打电话来让她也去听课,听说是位有名的教授来讲课。她赶忙换好了衣服,洗了脸,急急忙忙地出去了。往文博楼走要穿过一条街,因为天快要下雨了,所以她带上了伞。

  走出了怡心小园的学生公寓,翡翠忽然想起了那个奇怪的老头。他或许能给她一点提示。这样想着,她拐向了左边商业区。

  商业区各个店铺里今天的生意都不是很好,冷冷清清的。一家面店老板站在店面外唱起了卖面的小曲儿,以期吸引过路的行人。

  翡翠从面店后拐过去,这一带更是冷清。因为这一带不是商业区,零星有一些手艺人,有帮修车子的、卖纸扎的,还有些小商贩。

  翡翠从淌着沟渠废水的路面走过,地上发出阵阵恶臭,一路走去墙面也是黑黑的,但还好只是一段路。

  翡翠继续往前走,路面干净了许多,一条不深的巷子出现在眼前。

  巷子口那个摆摊的人正是那老头。他坐在店铺外的门边上,手上正扎着一个脸白唇红的纸人。一声巨响,打雷了。闪电划开了天空,如同那纸人的血盆大口。

  翡翠忍住了心头的恐惧,向那老头走去。

  “您好,我有些事情想请您帮忙!”

  那老头看也不看翡翠,只忙着扎他的纸人,翡翠只好在一旁观看。

  忽然觉得身后有种异样的感觉,翡翠刚扭过头,一个人影闪过。

  “啊!”翡翠失声尖叫,一个纸人向她走来,白白的脸、血红的唇。

  翡翠吓得无法迈动双脚,仿佛身后一排排的纸人都在移动,只要她移动了,纸人的眼睛也随着她转动。

  她定定地站着,阴暗的店铺外,流血的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她眼睁睁地看着纸人向她走来,全然忘记了躲避。

  “喵!”黑猫朝着她扑来,她方才回过了神,急急跑开。回头一看,纸人晃晃悠悠地走远了。

  “逃不掉的,逃不掉的。”那沉默的老头终于开口。

  那小黑猫的前腿受了伤,用一双幽绿的眼睛看着翡翠,翡翠走过去把它抱在怀中。她正想走,那老头伸手拦住了她。

  “把这个带走。”他将一个不大的纸人递给了翡翠。正是刚才他做的那一个,心窝处贴着纸,写着“翡翠”二字。

  “这?”翡翠看见并无恼怒。

  那老头抬起了眼:“拿着吧。”

  翡翠疑惑地接过纸人,心想,这不是说我是死人吗?死人?难道他想暗示我什么?那老头不再理她。

  翡翠把纸人折叠好放进了袋子里,打了伞,带着小猫走了。

  “小猫,你痛不痛?”翡翠在一家小药店买了药水和胶布。

  小猫很乖,翡翠帮它上药它也不挣扎。等包扎好了,翡翠抱着它和它说话:“小猫,你跟我回家好不好啊?”

  “喵。”

  “好,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啦。”

  翡翠不想现在回去,就抱着小猫走向学校的文博楼。

  到了那儿,翡翠在文博楼后面的草地上放下了小猫:“小猫,你乖乖在这儿等我,这里暖和,我很快就出来了,好吗?”

  “喵。”

  翡翠拿出了套在手上可以灵活伸缩的小圈子,上面缠着一圈黄蓝相间的布制小花,还有两个很小的铃铛,套在小猫脖子上十分可爱。她蹲下来在那小圈子的一块白色纸片上用水笔写上了自己的联系电话。

  翡翠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小猫,它窝着的那个地方有暖气吹过,舒服又隐蔽。

  走进大堂,翡翠一眼看到了唐宋元,而一旁坐着的还有顾玲珑,这让翡翠更是惊喜。顾玲珑看见了她,温和地朝她笑笑。翡翠在中间的一排座位上坐下,若非乐丝帮她占座位,这堂课她就只有站着听的份儿了。

  唐宋元讲课很有水平,翡翠听得入迷。

  这时,唐宋元站了起来,走到讲台前面放着的一张桌子旁,而顾玲珑帮着把桌上的东西整理好,不多久一件精美的玉器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全场惊呼,这是和氏璧的仿品!国家级文博专员经过几十年的研究,终于成功地做出了这块和氏璧,虽不是真品,但已是二级国宝了。

  唐宋元讲述了一些关于和氏璧的传说,还提到了子夫人所说的故事。全场的学生都听得那么入迷,跟着他低沉的声音走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文博古董世界。翡翠已经完全被唐宋元的讲述给吸引住了,忘了身在何方。她的眼前也出现了那一幅幅生动的画面。

  “和氏璧是一块完美的璞玉,没有一点瑕疵,但就是这样一块美玉却埋下了祸患。那遗下的玉被楚宫廷玉匠子氏家族做成了一对通灵珍宝,子家的任务就是世代捍卫这对珍宝。传说得和氏璧者得天下,而这对通灵珍宝埋藏了有关和氏璧的秘密,所以楚王费尽心思地想要破解里面的秘密,于是娶了子家的女儿子氏为妾。楚王后是善妒之人,她一直想方设法地要知道其中的秘密从而以此来向楚王邀宠,而子氏温柔贤惠,非常美丽,这更刺激了王后对她起了杀心,于是王后逼迫她把手上的玉镯脱下,以为镯子在她手中,找到答案是迟早的事。最后,子氏的手被活活砍下。从此以后,那玉镯便受到了诅咒,只要得到那只玉镯的外姓人都不得善终。当然这都是传说,至于远古的真相早已无人知晓,而和氏璧和这对玉镯的秘密,直到如今也没有人知道。”

  全场人都震住了,尤其是翡翠。她看了看手上的玉镯,原来,这里面还隐藏了这样一个秘密。

  那些学生还在追问一些有关这个故事的各种传说,而唐宋元只简单说了一下,就让大家提出关于学术上的问题。

  唐宋元教了大家一些辨别文物真伪的方法,还对几件私人藏品进行现场解说。他带来的藏品都非常具有研究价值,让学生们大开了眼界。

  他还提问了几个学生,让他们上台来判断藏品真伪。他面前是一块辽代萧太后用过的玉扳子,但却是高仿品。只有少数人说得出它是赝品,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是真品。

  “冷翡翠同学,请你上来说说你的看法。”唐宋元冷不防地推了推眼镜,朗声说道。

  翡翠大方地走上台去,仔细地看了看那件玉器,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辽是少数民族,喜欢雄鹰、海冬青这类威猛的飞兽,玉器上雕的是一只威猛的海冬青来袭,三匹马吓得无处可藏。海冬青那威猛的样子和马的惊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惜细腻有余却失了豪迈。如是真品的话,则用刀更显苍劲有力。之所以断定它为赝品,是因为这件玉器在镂刻高浮雕技艺方面手法有点僵硬,虽是雕刻细腻,却少了栩栩如生的大家手笔,而且有作旧的嫌疑。但它采取了把玉植入马腿的方法,让马血的流动带出了所谓橘红皮色,这样做比起烧皮更自然,色泽也更艳丽,因此,我认为,这是宋代的民间仿品。”

  翡翠说完,只见顾玲珑投来了赞许的目光。唐宋元也非常满意,对翡翠的发言作了一些总结之后便结束了这次的讲课。

  散会的时候,翡翠接到了顾玲珑的短信,邀请她一起吃晚饭,她应下来。

  她急急地跑出了多媒体演示大厅,一路小跑,来到了楼下的草丛中。

  “小猫,快出来!”

  “喵!”那小猫小心地从砖块后面钻出,样子楚楚可怜。

  “小猫乖,我来接你咯。”翡翠快步走上去,把它抱在怀中。

  顾玲珑走过来,把手轻轻按在翡翠肩上打起趣来:“跑得那么快,原来是捡到了只小猫。”说着伸手去逗它。

  小猫“喵”的一声,自个儿爬到了顾玲珑的手上,那样子似乎跟他熟络着呢。它懒懒地在顾玲珑怀里打了个呵欠,用爪子挠了挠耳朵。

  翡翠笑说那小猫和顾玲珑真是有缘,一点也不认生。顾玲珑笑了笑,用手指挠着小猫的脑勺,说唐宋元先走一步在茶馆等他们。于是,他帮翡翠开了车门,然后向茶馆驶去。

  “翡翠,你最近怎样?看起来有点累。”

  翡翠还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顾玲珑笑道:“凡事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他随手一按,一首动听的英文歌曲便响了起来。是70年代十分流行和经典的电影爱情故事主题曲。

  “顾玲珑。”

  “嗯?”

  “你看过这部影片吗?”翡翠靠着车窗,如那慵懒的小猫一样蜷缩着,“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爱情吗?”

  顾玲珑把车靠在路边,扭头认真地看着翡翠:“小丫头,你是不是遇上什么问题了?”

  “没有。”翡翠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低着头看怀里的小黑猫。顾玲珑开了车门走了下去。他去哪儿?翡翠很奇怪。

  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把一块黑森林蛋糕递给她:“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吃点甜食。”

  翡翠谢着接过,那小猫看见有吃的就来了精神。顾玲珑拆开另一个袋子,取出温水把猫粮泡软,放在小盒子里让小猫吃。

  “看不出你还挺细心的嘛。”翡翠笑他。

  那只小猫得了吃食,此刻已把顾玲珑当主人了,赖着不走。翡翠把它抱过来,放在膝上,再拿猫粮喂它,顾玲珑才又开起了车。

  不一会儿,就到了京明轩,这是一家很有名的茶馆。小猫被翡翠装在袋子里悄悄地带了进去。茶馆古色古香,亭台楼阁,鱼池小轩,完全是江南景色。

  “这家老板是苏州人。”顾玲珑谢过服务员,自个儿带着翡翠在馆子里转来转去,看来是老主顾了。

  这里很静,有大片的竹林,被一条条的回廊隔开,还有假山,幽静雅致。红红的灯笼有大有小,挂在树上和回廊里,小河在回廊下静静淌着。看来这儿的老板真是深谙苏州园林的风骨之妙,从菱形窗格往外看,能看清对岸的竹林小径。有时,如意窗格前还摆放着盆景以隔开路人的视线,顿添神秘之感。

  翡翠被带到了“听雨轩”,顾玲珑一推开门,翡翠就闻到了清新的茶香味,是明前龙井。

  大家寒暄了一番后,就各自品起茶来。

  “喵!”小猫在袋子拉链的空隙处拼命地钻出了可怜兮兮的小脑袋。

  “乖,别乱动呀!”翡翠疼爱地摸了摸它的头,打开了袋子放它出来,只是那纸人也随之掉出来了。顾玲珑捡起,关切地看向翡翠:“翡翠,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翡翠看着那纸人很尴尬,但又不愿开口说出真相。左右为难之际,顾玲珑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真诚地说:“翡翠,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你若真遇到什么,我一定帮你!”顾玲珑的沉稳让人很有安全感,在顾玲珑的鼓励下,翡翠终于把一切和盘托出。顾玲珑眉头紧皱,低头沉思。

  唐宋元则由始至终都在沉默。

  最后,还是顾玲珑开口询问:“唐大哥,你认为如何?”

  唐宋元似笑非笑:“顾玲珑,你什么时候变得那样爱管事了?”

  一席话说得顾玲珑红了脸。翡翠疑惑地看着顾玲珑,他只好回答道:“朋友之间应该互相帮忙的。”

  “哦,是吗?”

  翡翠也感到尴尬,连连打圆场:“顾大哥是热心人,您的许多文物不都是他帮着修复了吗?”

  “哈哈,我有说什么吗?怎么像捡到了热芋头,被你们连番攻击啊!”

  一席话把顾玲珑与翡翠说得更是尴尬。

  但唐宋元还是答应帮忙了,毕竟这些事也与他借给翡翠的镜子有关。他严肃地问了翡翠几个问题,翡翠都如实地回答了。

  见唐宋元也陷入了沉思,顾玲珑打破沉默提议:“先吃饭吧,大家都饿了。”于是叫来服务员点了菜。

  饭菜清淡,很适合翡翠的口味。龙井炒鲜虾是这里的招牌菜,顾玲珑点的全是她爱吃的菜。连菜干排骨粥都被他点上了,她很爱喝这种家乡风味的粥。

  唐宋元一直不说话,喝了一口粥,大大地皱起了眉头,嫌粥淡了:“我说顾玲珑,这粥我怎么看着菜谱上没有啊?”

  顾玲珑一听,被热粥呛了个正着。翡翠赶快帮他拍了拍背,让他小心别烫着了。

  等大家吃饱了,唐宋元让人换过茶水,从袋子里掏出了一小包茶叶并示意他自己来,让服务员退下。

  看着唐宋元熟练的沏茶动作,就知道他是爱茶之人。等茶过三巡,翡翠拿起了杯子细品:“金奖0802!”

  “好眼光!”唐宋元点头称赞道。

  顾玲珑喝了一小口,突然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忙拿出放在一旁的礼品盒。打开一看,原来是六堡茶,包装很精美。顾玲珑递给了唐宋元,知道他爱六堡茶,这是特意为他买的。

  “好小子,平常不见你这样好心!”

  顾玲珑听了,只是笑而不答。

  翡翠与唐宋元看过盒子都笑了起来,顾玲珑看着他俩很是奇怪。问唐宋元,他也只笑不说。最后,还是翡翠告诉顾玲珑被骗了,这六堡茶还是梧州产的好,原产地农家六堡的也不错,特别是用竹子装的话茶味道更佳。说着,翡翠当场拆开来泡茶,手法相当娴热,让他大开眼界。

  一壶茶沏好,大家一起品尝。

  “小丫头,能有这手艺,不错,不错!”

  “冷小姐”一下变成了“小丫头”,看来唐宋元已经把翡翠当成知音了,这下顾玲珑也就放心了,在一旁赔着笑。

  “顾玲珑,看来黑茶不是你的强项啊。”

  终于进入了正题,但唐宋元还是玩笑着开场,他很佩服翡翠的不拘小节,刚才的茶说拆就拆了,不需要问过事主。翡翠脸一红,忙说以后不会这样没礼貌了。

  “无妨,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大气。”接着,他说出了如何知道和氏璧故事的原委,其实是听一个姓庄的先生说的。

  “庄叶希?”翡翠脱口而出。

  “是的,你认识吗?”唐宋元也很好奇。翡翠摇了摇头,但唐宋元答应带她去趟庄家。

  听到唐宋元答应帮她,顾玲珑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然后又问起了关于镜子的事。

  “那只是一个传说,我并不能证明它所反映出的就是事实。”唐宋元为难了。

  “你不是说它是‘先知’吗?”翡翠很是着急。

  “听祖父说,它的确具有这样的功能。”他认真地看向翡翠,方才戴着的眼镜早已除下,“翡翠,我觉得目前你最好是先看看心理医生。”

  翡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并不说话。

  “我对玄学是有点研究,但我更相信科学。”唐宋元把一张卡片递给她。

  翡翠没有马上接过来,顾玲珑于是代她接了,并安慰了她几句。

  唐宋元谈及初见翡翠时说她气色不好,是看她的印堂带黑,确实是时运不佳,借她镜子只是想验证一下祖父的话,没想到竟引出了这些奇怪的事,他自己一时也无法解答。但这一系列怪事看来并非偶然,或许能从文颜身上找到线索。

  被唐宋元一席话一点醒,翡翠方才觉得有许多事是自己疏忽了,于是真诚地向他道了谢。

  唐宋元为她联系好庄家就离开了。

  顾玲珑担心翡翠回到学校后再遭遇那些怪事,于是问她是否愿意回到他的店里暂住。翡翠求之不得,一口应承了下来。

  刚坐上车,倒视镜里闪过一个人影,小黑猫警觉地叫了一声,翡翠探出头,却没看到任何异常。顾玲珑把车开出了停车场,朝他的店铺开去。一路上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都没有说话。

  车子停住了,翡翠正要下车。

  “等等!”顾玲珑一把将翡翠拥入怀中。

  翡翠还没明白过来,只见顾玲珑俯下了身子,在她耳旁轻声说了句“我爱你”,随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取下了她的耳环。

  “你……”翡翠脸色微微泛红,看着闪亮的珍珠耳钉不知所措。

  顾玲珑利落地把珍珠剥开,里面竟是一个超小型的窃听器。

  “看来,你是被人跟踪了!”

  翡翠这才明白过来,方才的暧昧是他故意这样做的。

  “抱歉。”顾玲珑别过了脸,只看着窗外。他们的关系在那一刻变得微妙起来,沉默使得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没关系,谢谢你。”翡翠说着下了车,顾玲珑也跟着她往外走。这里离店铺还要走上五分钟的路,顾玲珑让她扣紧衣服别着凉,自己提着大包小包,怀里还抱着只小猫。淘气的小猫一下子跳到了顾玲珑的头上,尾巴挡住了他的视线。翡翠回头看见了忍不住笑出声来。顾玲珑只言这小猫如此淘气,就叫它“淘气”吧。

  翡翠却不肯,说小猫和他有缘,应该叫它“玲珑”。顾玲珑只是笑了笑,没有反对。门开了,小猫玲珑一头扎了进去,灯没开,它那绿幽幽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十分诡异。

  “玲珑,你别跑那么快,等等我。”翡翠也一溜烟地跑了进去。

  等一切都安排好,顾玲珑想了想,对还在逗小猫玩的翡翠说道:“我到商店买点东西,你在这儿等我。”

  “哎!”翡翠和小猫玲珑玩得正起劲,也没听清楚就答应了。

  顾玲珑转身出了门,翡翠打开袋子想泡点猫粮。

  手机忽然响了。翡翠拿过来一看,是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下还是接了。

  “冷翡翠!救我!救我!”

  “喂,是文颜吗?喂,你在哪儿?”

  “我知道了一个秘密,快来救我……”

  还没等翡翠再开口,电话却被挂断了。

  翡翠在慌乱中看到了放在桌上的车钥匙,拿起来就往外跑,急忙开车赶往怡心小园学生公寓。路上,手机响了,翡翠接起耳麦,是顾玲珑。

  大致说了情况,翡翠就挂了电话。

  来到学生公寓楼下,她却不知道文颜住哪儿。想到文颜上次换鞋子的地方,她走去二楼也并无文颜的踪影。

  翡翠急中生智,对,问管理员。于是,她又跑下一楼,终于得知文颜在A区404房,于是急匆匆地赶去。

  一口气跑上四楼,四周很黑,走廊的灯都没开,翡翠一步一步地往404房走。门开着,凛冽的风向翡翠迎面吹来,走进去,死一般静。

  “文颜。”翡翠的声音都在颤抖。她的手摸到了日光灯按钮,往下按,灯没亮,四周依旧是黑的,屋内没有一个人。

  一个黑影从身后闪过,翡翠紧张地回头,跟着飞奔出去。哪有什么人,难道是眼花了?翡翠再打文颜的电话,还是忙音。

  翡翠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宿舍,便匆匆下了楼,往H楼跑去。

  一口气跑上九楼,翡翠觉得心快要蹦出来了,来到宿舍一看,门锁得好好的,她终于放下了心。

  翡翠掏出钥匙,迟疑了一下,转动钥匙,“咔嚓”一声,门开了。

  翡翠开了灯,看向令自己噩梦丛生的阳台。那儿除了风卷起的衣裤孤零零地摇摆,再无别的。她走进房间,那古老的铜镜泛起了黄色的光晕,书桌上随意地放着简影送的玉蝶发夹。

  翡翠走近书桌捏起那枚发夹,玉石的光泽温润,珐琅彩掐丝的色边折射出七色的光。她对着镜子把它别在头发上,镜里的自己在笑。她大惊,用手去摸脸和嘴——自己刚才并没有笑!

  一阵耀眼的光亮起,镜子着火了。翡翠失声大叫,镜子里是那老头给她的纸人在燃烧,纸人的左手腕流出了鲜血,火顺着血液在燃烧。

  “啊……啊……”翡翠眼里全是火光,“救命!着火了,救命!”

  顾玲珑这时正从楼梯拐弯处走上来,听到翡翠的叫声,急忙飞奔而来。

  “救命!救命!”翡翠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直直地冲向窗台。

  顾玲珑眼疾手快地一把将她抱住,她仍在挣扎。

  “醒醒!翡翠,醒醒!”顾玲珑用尽全力去摇晃她,她终于冷静下来,一脸的汗水。

  “我怎么了?”翡翠如梦初醒,看着顾玲珑关切的眼神,她想起刚才的噩梦,“顾玲珑,我看见了——”

  “嘘!”顾玲珑示意她安静,然后慢慢地走向她的床。

  翡翠不知他要做什么,跟在他身后张望。她的手拉着他深蓝色唐装的下摆,眼睛死死地盯住了他的手。

  被子被掀开,是文颜躺在那儿,左手上的动脉早已割破,血已经冷得结起了痂子。文颜脸色青白,紧闭着眼一动不动。

  “啊!”翡翠再也忍不住了,失声大哭。

  顾玲珑抱住她,用身子挡住那血腥的一幕。翡翠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地抓住顾玲珑,顾玲珑把她搂得紧紧的,安慰着她退出了房间。

  不多久,警察就来了,翡翠与顾玲珑也都被带去了警局。

  因文颜出事前一直和翡翠有电话联系,所以翡翠很难摆脱嫌疑。

  坐在冰冷的凳子上,顾玲珑从袋子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翡翠感激地接过来:“顾玲珑,不如让唐宋元来保释你吧!”

  “我怎能丢你一个人在这儿呢。”顾玲珑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

  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进来:“你们可以走了,有人保释你们出去。”

  会是谁呢?翡翠皱了皱眉头。

  警局外的街上,简影的车停在那儿。他看见翡翠出来了,赶快走上前。

  翡翠拉着顾玲珑转身正想走,却被简影用粤语叫住了。顾玲珑拍了拍翡翠的肩膀,然后自己走到了一边。

  “翡翠,你回到我身边吧!”简影直视着她的眼睛。

  “别以为你担保我出来我就感谢你,你欠冷家的一辈子也还不清!”翡翠说完转身就走。

  “你敢发誓说你忘了我吗?”

  翡翠停住脚步回头道:“我从未留恋于你!”

  简影一把将翡翠揽入怀里,翡翠手一挥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看着简影被打红的脸,翡翠眼里流露出不忍,简影淡淡一笑:“你还是忘不了,不然你不会心痛,不会看见子剔透打我时上前阻拦,而现在你还戴着我送你的发夹。”

  翡翠已泪流满面,顾玲珑在一旁看见急忙走过来,手扶上了翡翠的肩头安慰了几句,然后礼貌地和简影告别。

  “这么晚了,我送你们回去吧!”简影对顾玲珑友好地说。

  “谢谢你担保我们出来,我的车就在附近,就不麻烦你了。”

  简影微笑着伸出了手,和顾玲珑轻握,离开前对着翡翠说了句粤语,翡翠一听脸色更苍白了。顾玲珑扶着翡翠在寒风中走着,把大衣脱下裹着她,自己只穿了一件唐装棉袍。

  翡翠的手始终被顾玲珑紧紧握着,一路上他们的话不多。终于上了车,翡翠慢慢地放松了绷紧的神经,进入了迷迷糊糊的状态中。

  “文颜,是你吗?”翡翠慢慢走近。

  对面的人不说话,背对着翡翠,一身的白衣裙,唯独那双高跟鞋,后跟上绑着一对红色蝴蝶结。地上有暗红色的液体慢慢扩散,仔细看去,全是血!翡翠吓得连连后退。

  “啊——”尖叫声直刺耳膜。翡翠扭头看去,却没了踪影。她脚下绊到了什么,一滑摔倒在地,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她抬眼一看,自己身下的正是那跳楼身亡的断臂女生。

  “啊!”翡翠挣扎着退后。

  女生“咯咯”地笑着,那唐代镶金虎头白玉镯裂成了三截,她的脸也裂开了,却仍在“咯咯咯”地笑,血液从裂缝中溢出来,样子非常吓人。

  “不要过来,不要!”翡翠挣扎着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你不是要救我吗?来啊,来救我啊!”

  是文颜的声音!翡翠紧张地回头,却看到了一只血淋淋的断手。

  “你说要帮我,但我却成了你的替死鬼!那可恶的纸人,把你变成了我,为什么死的是我?为什么?”

  纸人?翡翠双手拼命地挣扎。

  “我成了你的替死鬼!不公平,不公平!”

  一只断手卡住了翡翠的脖子,拼命地收紧。翡翠伸脚去踢,前方空空如也,手用力地想要扳开,却怎么也使不上劲……

  “翡翠!”顾玲珑见翡翠在说胡话,摇醒了她。

  “顾玲珑!”翡翠猛地睁开眼,再也忍不住抱着他大哭起来。

  “好了,别怕,我一直在你身边。”顾玲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你有点低烧。刚才做噩梦了?别怕,先躺下。”

  翡翠发现自己正躺在顾玲珑家的床上,她侧过脸,看见了顾玲珑忘记收起的纸人掉在地上。

  地上的纸人被小猫玲珑拖到了沙发底下,伸出的半截竹制手骨上沾着血,那样子像极了死去的文颜。难道,她真的是替我挡了一劫?

  小猫玲珑蜷缩在角落,舔着被竹条刮破的伤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物奇谭(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物奇谭(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